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郑恩宠
·香港大捷鼓舞内地民众不做奴民
·香港大捷上海诉江
·司法部紧急部署整肃全国律师
·鲍彤:中共香港政策失败!
·香港各报评否决“假选举”方案
·否决假普选香港翻开历史新一页
·姜维平评韩正
·香港向中央说不律师功不可没
·五律师为王宇律师筹款声明
·上海发生中青年为主聚集抗议
·刘建军律师被拘留
·港亲共议员也属既得利益乌合之众
·上海张学忠律师被抹黑
·尚宝军律师:浦志强案通报
·各方成功借款王宇律师民众与律师高度团结
·上海职业访民是可悲失败者
·四川法官不配合拆迁被停职
·赞民众与王宇律师风雨同行
·上海数万人五天上街环保游行
·一半访民变网民
·上海应对环保游行对访民不屑一顾
·江天勇律师:访民必须讨论的问题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上海人民公园关闭警力大批集结待命
·英国《大宪章》800年纪念
·我与471律师质疑《刑法修正案(9)》
·国际人权组织呼吁中国政府保护律师
·4万港人参与七一游行
·法官辞职律师维权不利访民
·司法部:法律援助是律师义务劳动
·不与恶法妥协的五百律师
·11律师声明谴责当局拆十字架
·王宇律师被强行拖出法院
·信访干部是替罪羊访民处误区
·访民死亡路骂法官、律师
·有民众支持人权律师信心大增
·赞为真正困难维权勇士募集律师费
·将个人维权英雄化与民主无关
·上海教授:大陆世相百态
·四律师代理徐纯合案行政复议
·执政党六大危机
·538残障人联署释放公益人士
·我和同学潘维明先后得罪江泽民
·山东临沂300多访民静坐政府办公楼前
·上海访民律师连行政、民事案都不清
·维权律师如履薄冰
·北京律协《律师法庭豁免权》建议书
·上海红色恐怖乔忠令被关精神病院
·王宇律师凌晨被20多警察带走
·我和百余律师就王宇被带走声明
·李和平等9律师突然被抓
·对律师“大围剿”我在上海公园旅游
·余杰:中国进入美丽岛时代
·传唤11小时被威胁判刑无期徒刑
·美教授:镇压律师成世界笑柄
·台湾人权律师团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王全平捐10万元成立“710律师辩护团”
·郭宝胜:当局抓捕律师为哪般?
·美国政府谴责中国拘捕百名律师
·翟明磊:抓捕律师决策者?浑水摸鱼者?
·全国抓捕律师击退上海访民的上访梦
·战友高洪明:维权律师崛起
·林保华:抓捕律师暴力救党
·陈泰和教授律师被刑拘
·维权律师展开反击
·三律师绝不屈服抗争到底
·谢港大律师发起全球声援维权律师
·王宇律师16岁儿子留学被阻
·孙大午感恩律师出10万元辩护费
·死磕律师是将法律一条条落实
·人权律师捍卫人权最重要力量
·做访民为耻,当公民为荣
·台湾三百律师声援中国律师
·鲍彤:评当局围剿律师
·台湾律师退而律师进而从政
·妻子眼中的李和平律师
·16万4千德国律师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鲍彤:国务院内有大量违章建筑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鲍彤:高瑜家被拆 全面依法等于选择性依法?
    (博讯2016年04月04日发表)
   
   
    记者高瑜,七十多岁了,前年在“依法治国”声中被捕。去年被判犯了泄露党国机密罪,被处徒刑。因患心脏病,保外就医。在家再次祸从天降,“城管”派了二十多名大汉,暴力闯入,扫荡“违章”建筑。高心脏病复发,儿子被打伤。
   
   
   
   
    我有幸识荆,敬重高瑜对公众负责的精神和由此而来的置安危于度外的侠气。她迭遭横祸,令人愤慨。我没有造访过,不了解她家“违章”建筑的情况。但我知道,在北京,住底层的人家,门口窗边如有空地,往往围出几平方米,搭个小棚,栽种花草,饲养宠物,堆放杂物。此乃北京一景,随处可见。众人不“违章”,何独高瑜“违章”?人同此心,心同此问。这是一个疑团。
   
    在祝祷她早日康复之馀,不由我不想到另一处违章建筑——国务院的违章建筑。
   
    用不着举报,国务院应该知道自己至少拥有一群违章建筑,但国务院没有动手把它拆毁,城管也没有进去加以扫荡。分配给我家并且早已谈妥决定出售给我家的住房,就在其中的一座楼房之中。——我1989年获反革命罪,坐牢7年,1996年刑满,依法有权回家。当时的中共中央认为,不能依法,必须依党,必须把我非法关押在“国务院西山办事处”的围墙之内,由解放军看守。我委托张思之律师代我办理“刑期已满,如何依法被释放回家”的有关事宜。张律师遍查律例,不知从何下手,向全国人大常委的委员长提呈书面请示,未获回示。恰有江泽民总书记领导下的中共中央办公厅,通过国管局(全名应为“国务院机关事务管理局”),向我下达命令:“不搬家不得回家”。一年后,我家奉命搬出木樨地,搬入八宝山之南的几间房,这几间房就在那群违章建筑之内。
   
    这群建筑属于违章,是在本世纪初进行“房改”的过程中,由国管局通知我的。当时党中央决定,全国实行“房改”(即把职工所住公房售给住户,成为私房)。正当国管局办理把八宝山的住房出售给我的手续之际,我突然被告知,那个建筑群是“违章建筑”,“暂时”出售不了。“暂时”,至今十五年,全国“房改”早已完成,那建筑虽因违章而不得落实“房改”,却没有因违章而被依法拆毁。它至今仍然巍然屹立着。
   
    由此可以肯定,在以中南海为中心的首都,至少存在着两处违章建筑,一处属于高瑜,4平方米;另一处属于国务院,大概不下几万平方米。前者已被“城管”依法治国拆毁,后者则在“保安”的依法守护下稳如泰山。
   
    第一个疑团:同样的小棚,为什么高瑜的“违章”,别人的“不违章”?第二个疑团:同样是“违章建筑”,为什么高瑜的“被拆毁”,国务院的“被保护”?
   
    这显然是选择性的司法和执法:说他不违章,他就不违章,说你违章,你就违章;不想拆他,就护着他,想毁掉你,就拆了你。选择性反腐,大致也如此:想反谁,谁就腐,不想反谁,谁就是清官。
   
    这就是《宪法》所保护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吗?这就是保障人民不必人人自危的“公平”和“正义”吗?这就是信誓旦旦的“全面依法治国”吗?
   
    我看到了任性,看到了选择性司法和选择性执法。我愿意与人为善,愿意相信全面依法治国不是骗人的;但是目前的事实似乎表明:全面依法就是全面选择性依法。(文章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此为打印板,原文网址: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04/201604042316.shtml)
   
   
   
   
   
(2016/04/0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