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郑恩宠
·有廖敏月一代中国有希望!
·香港民主运动在奥斯卡颁奖礼吐气扬眉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人权奖
·中国人权律师群体获奥斯卡奖颁奖致辞
·王宇律师:范木根案开庭纪实
·上海当局将访民当蚂蚁
·上海访民称到北京上访数百次找不到清官
·向唐荆陵、刘正青律师致谢!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台湾转型成功牧师功不可没
·习近平出书:谈反腐无奈/我新作
·向退出律协的云南五律师致敬!
·支持121律师撤销司法部《考核办法》申请书
·立法游戏骗了谁?/我新作
·反腐压力上海官员对中央耍无赖
·蔡英文到教堂为二二八死难者和律师追思
·全国访民千里迢迢到京找党均无果
·倪玉兰奖金归属击碎上海访民外援梦!
·习反腐至今红二、三代无人落马
·美国科恩教授:中国研究往事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中国律师再度空降建三江见法轮功学员
·独立中文笔会在香港颁奖
·向莉:《建三江历险记》中国法治路漫漫
·上海警察不要太猖狂!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元宵佳节祝愿被囚律师
·我与98律师致人大《律师法》违宪律协非法
·李平:法律不敌党纪
·反腐习近平和上海帮都无退路
·习近平政府对访民更强硬!
·律师代表两会批“严打”未点邓小平
·五律师营救狱中90后张昆
·广东、湖南律师团为长沙农民抗争!
·中国人权律师团继续在战斗!
·燕文薪律师:为女权五杰呐喊
·百余律师及公民吁人大批准人权公约、新闻法
·福建律师告省政府法院受理
·我和姜维平、吕加平骂倒大贪记
·上海巡视组进驻江绵康二单位
·王岐山已向上海帮开刀动手
·习反腐若后退中共将人亡政息
·2015能否查清江泽民二个儿子?
·五女权人士都是80后、90后
·1.1亿赔偿太少1年一千亿也不多
·广州十高校90后学子声援五女权人士
·广州十高校90后声援五女权人士
·燕薪律师看守所会见李婷婷
·18省34女律师为被拘女权人士呼吁
·中国律师不参加年度考核声明
·我与108律师就女权捍卫者被押一事声明
·17律师上书国土部重制不动产权证
·查清江绵恒的问题只有几公里
·戴海波倒台江绵恒将被查办
·李光耀从律师到国父
·戴海波系韩正团干下属旧部
·李光耀认为亚洲和儒家价值观已过时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香港不可能走李光耀的路
·李光耀律师任哈佛研究员写《日本第一》
·上海嘉定区纪委副书记陈洪飞落马
·中国九成青年靠互联网获信息
·鲍彤:中国的老虎、苍蝇有一百万
·尸沉黄浦江牵爆江绵恒
·陈光诚成功和上海访民失败
·李光耀不符中国国情符合中共胃口
·百位律师和公民援救唐吉田律师20万医疗费
·政府危机还能赔多少冤错案?
·赞唐吉田律师2天获30万医疗费捐款
·挺起中国律师的脊梁!
·维权律师和乌合之众谁得人心?
·上海张培鸿律师为十字架辩护
·宝钢崔健倒台牵出多少上海官员?
·宝钢“地震”牵吴邦国炮击上海帮
·上海访民谁请不起律师名单列出来!
·欢迎各界参加《公民监督书》联署
·祝上海访民程玉兰获得自由!
·支持皱丽惠律师撤销中华律师协会
·学新加坡还不如学台湾
·反腐不放开户口仍不得人心
·中美律师联手为区伯提供法律服务
·千人请愿呼吁释放五女权人士
·上海高调访民有几个获难民资格?
·中共收购香港亚电视台告破产
·中共重视律师和上海维权对策?
·黄可洪律师参加广东家乡马栅村维权抗暴
·律师回乡参加广东万人抗暴
·刘晓源律师已介入广东村民万人抗暴案
·李光耀铲除共党与美结盟经济起飞
·真相是炸弹将谎言炸得粉碎
·祝杨继绳获自由写作奖
·靠大妈大爷为主的维权将结束
·舒向新律师敲诈政府案拖4年将宣判
·上海入狱访民没律师第一时间服务?
·江泽民生父系汉奸铁证如山
·李威达律师为辽宁访民服务上海访民呢?
·广东万人抗暴告别大妈式维权
·上海自贸区换主任江泽民失势
·长平:从厦门抗议到古雷爆炸
·自贸区设双主任上海第一虎是谁?
·李光耀学蒋介石1927年取缔共产党
·中共高度重视法律人维权者如何对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上海吴弘达毕生争人权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毕生争人权,吴弘达与中国劳改制度
   [日期:2016-04-28] 来源:美国之音 作者:
   
    华盛顿—旅居美国在华盛顿政治圈颇有名气的中国人权活动人士吴弘达去世,享年79岁。他是周二在洪都拉斯与朋友度假时去世的。他创办的劳改基金会发出这一消息,但没有说明其去世的原因。吴弘达的儿子和前妻正前往当地,准备将其遗体运回美国。


   
   
    吴弘达早年经历坎坷,后半生投入人权事业。劳改人权组织的安•努南说:“他说一个真正的英雄,吴弘达所开创的工作会继续进行下去,不会停止。”
   
   
    吴弘达1937年出生于中国上海一个富裕的家庭。1949年共产党掌权后,其家产被没收,家庭发生了巨大灾变。1957年,他就读于北京地质学院,因为家庭原因和反对苏联入侵匈牙利而被打成“右派分子”。1960年,年仅23岁的他在全校大会上被批斗,随后被逮捕投放劳改。
   
   
    劳改是惩罚知识分子和政治犯的一种手段,通过对入狱者长时间的强制性体力劳动和残酷的生存条件来洗脑,让其自我诋毁和批判,以便达到管理者认可的“改邪归正”和“洗心革面”之效果。海外人权组织统计,自中共实行劳改制度以来,数千百万计的黑五类/九类和共产党认为的阶级异己分子死于其中。吴弘达在其自传中说,他辗转待过12个劳改场所,在矿坑、工地等从事繁重体力劳动,还经常被殴打、折磨甚至忍受饥饿,度过了19年的劳改生涯。
   
   
    文革结束后,他在1979年获释,并与1985年来到美国。从此,他全力投入揭露中国劳改制度、促进中国人权进步的事业。据报道,吴弘达1979年被释放后,在中国的大学里工作,直到1985年获得美国加州伯克利大学的邀请,做访问学者。他带着40美元踏上美国的国土,后来成为美国公民。
   
   
    1992年他创立劳改基金会,收集中国劳改制度的信息,并且回到中国研究劳教制度,实地了解劳改系统情况。于1995年在中国境内被捕,当局以“盗窃国家机密”的罪名判处他15年监禁。后来由于美国各界人士的营救,他在当时的美国第一夫人希拉里•克林顿到北京出席第四届世界妇女大会前夕被中国当局递解出境,回到美国。
   
   
   
    2008年,劳改基金会在美国首都华盛顿成立了世界上第一个劳改纪念馆,根据基金会的网站介绍:劳改纪念馆旨在“保存那些劳改受害者的记忆,并教育大众了解中国共产党的暴行。”基金会表示,吴弘达生前最大的愿望就是把劳改纪念馆迁回中国。
   
   
    吴弘达曾说:“全世界都知道德国有集中营,苏联有集中营。中国也有,中国的古拉格比它们(规模)还要大,(时间)还要长。”
   
   
    作为天主教徒,吴弘达积极努力,促进和改善国际劳工权利、宗教自由。他还致力于废除死刑、禁止强行摘取人体器官和反对中国实施计划生育。
   
   
    吴弘达还是许多北京政治犯和评论家的坚定支持者,这其中包括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和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同时,他还著有许多书籍,包括《中国古拉格》和《昨夜雨骤风狂》。
   
   
    劳改VS劳教
   
   
    共产党执政后在1954年推出劳改制度(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改造条例)数十年来,被投入劳改的人不计其数,中国官方没有公开有关劳改人数的统计资料。劳改基金会在其网页上谴责:“中国的劳改制度严重侵犯人权,违反国际法,它迫使人及不属于犯人的劳动者无偿劳动,工作条件恶劣。”
   
   
    劳改基金会负责人曾对德国之声说,“没有一个确切的数说明中国监狱中有多少犯人每天工作12到14小时。相当多的犯人每天必须进行超过10个小时的劳动。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今天的中国监狱已经不再单纯是一个监狱。它根本就是一个工厂、农场或是矿场。它是从事声场制造财富的机构。出来劳动时间长,从事危险工作也是一点。比较可怕的是在化学工厂工作。我们有犯人在这种工厂工作时拍摄下来的照片。从照片上可以看到,犯人站在一个大的酸性的池子里漂洗毛皮皮革,没有任何保护措施。这对健康是绝对有害的。还有一种非常可怕的工作是在采石场和采矿场。”
   
   
    2001年,中国政府废除了劳改制度,用监狱法和看守所条例取而代之。但海外人权和法律专家担心劳改将以另一名称劳教或其他形式卷土重来。维权律师李方平曾说,他忧虑所谓的取消劳改制度只是文字游戏,因为剥削人的自由,仍是政府打压异见者的重要手段。
   
   
    而劳动教养,是没有劳改、或不叫劳改的劳改制度。
   
   
    早在1955年8月25日,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彻底肃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其中称:
   
   
    六、对这次运动清查出来的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坏分子,除判处死刑的和因为罪状较轻、坦白彻底或因为立功而应继续留用的以外,分两种办法处理。一种办法,是判刑后劳动改造。另一种办法,是不能判刑而政治上又不适于继续留用,放到社会上去又会增加失业的,则进行劳动教养,就是虽不判刑,虽不完全失去自由,但亦应集中起来,替国家做工,由国家给予一定的工资。各省市应即自行筹备,分别建立这种劳动教养的场所。全国性的劳动教养的场所,由内务部、公安部立即筹备设立。务须改变过去一个时期“清而不理”的情况。
   
   
    1982年,中国人大又通过了《劳动教养试行办法》。2013年1月7日,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书记孟建柱在全国政法工作会议上宣布,停止使用劳教制度。
   
   
    劳改劳教不再,改造方法仍多
   
   
    近几年来,河南省曾出现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机构,叫非正常上访人员训诫中心,其他地方也有类似的基地,这些情况的发生也让有些人认为,劳改劳教制度会其他形式死灰复燃。设在湖北的《民生观察工作室》表示:”劳改取消后,整个社会的人权状况并未因其废除而改善”。
   
   
    不过也有很多专家学者认为这是一个“好声音”,是中国完善人权司法保障制度的重大进步。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曾说:“这么多年来,专家学者的呼吁没有白费“。曾为人权呐喊而坐牢的维权律师浦志强曾对美联社说:”这是一个进步,因为这让警察不再能够轻易将被他们取缔的人送去劳教。”
(2016/04/2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