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郑恩宠
·24国际组织谴责中国镇压维权律师
·独立中文笔会声明谴责抓捕律师
·“人道中国”专项救助被捕律师及家人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唐荆陵律师是真正政治犯
·唐荆陵律师法庭自我辩护词
·李和平律师母亲:儿子为何不来电?
·人权律师已成中共的政敌
·日本律师协会谴责中国逮捕维权律师
·纽约时报:维权律师办公条件差很贫困
·章小舟:前赴后继的维权律师们
·上海四访民率先声援被捕律师人生大进步
·程星:打压律师激起民愤
·马英九:抓捕律师中国大陆政治不稳定
·陈光诚:谴责抓捕律师从捍卫物权到捍卫人权
·被捕24岁赵威是李和平律师助理
·被捕47岁律师隋牧青自掏腰包办政治案
·上海城投总裁换人牵出江绵康
·浦志强律师坚持不认罪
·天主教温州教区向全国呼吁信
·抓捕律师后温州抓牧师
·燕新律师:公民有权不合作为唐荆陵辩护
·郭宝胜:基督徒捍卫十字架的抗争
·中国70冤案和上海冤案走向
·一个信徒一个兵人人都是十字军
·浙江多名牧师遭传唤多座十字架被拆
·谢阳律师被拘押在长沙
·隋牧青律师拼命三郎
·温州梧田教会请律师维权
·被捕王全章律师扔铁碗帮访民
·股灾.抓律师.拆十字架
·李嘉诚抛售上海200亿元房产
·夏钧律师谈中国的“死磕律师”
·“有案必立”真相
·《争鸣》:对“新黑五类”的全面专政
·张镇强:为周世锋律师们辩护
·上海有访民给习近平响亮耳光
·李春富律师被警方带走
·50多国2.4万律师声援中国被捕律师
·浙江泰顺拆十字架警方传唤牧师
·港团体明信片签署声援维权律师
·上海英雄李化平将出狱
·李和平律师妻诉九大官媒
·“习法治国”向维权律师亮剑/《争鸣》
·强拆十字架不断 港多团体抗议
·佳木斯南岗教堂遭拆信信徒上访无果
·港民:维权律师是公民觉醒先行者
·多名律师及子女出境被阻
·浙江金华逮捕七名基督徒不准见律师
·尚宝军律师会见狱中的浦志强律师
·保卫十字架基督徒联手抗争
·92岁牧师的紧急呼吁
·王宇律师被天津公安河西分局关押
·肖国珍律师:律师助李焕君成维权人士
·拆十字架和抓律师有何关联?
·维权律师遭遇“黑七月”
·余文生律师:改变腐败制度是律师底线
·配合当局贬低律师的人多可悲?
·维权律师妻子们最美的情书
·赞湖北公民为困难者筹集律师费
·股灾与抓捕律师
·65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65岁生日我有重责未了
·用谣言批评政府适得其反
·四律师出境被阻上海访民拿到数千维稳费
·不建立宪政将是下一个法西斯
·抓律师与拆十字架
·新加坡多党竞选气死谁?
·打压律师为何风向突变?
·郭飞雄获奖给维权者启示
·我和人权律师团276律师两年风雨行
·安徽19人冤案平反律师功不可没
·法学博士组建台湾新政党
·张千帆:15000部法律良法有多少?
·张千帆:宪法不能规定公民义务
·北京二人士获释
·习访美前给奥巴马一个大礼物
·习访美前为何出台保护律师规定?
·欢迎美高官约见良心犯家属
·教皇和习近平抵美待遇大不同
·教皇和习近平访美谁更受欢迎?
·教皇在国会演讲引全美国关注
·克里见良心犯家属后参加习奥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80良心犯及家属参加美国会早餐会
·奥巴马对习近平狠批中国人权记录
·打压律师导致访民拦截习近平
·访民拦截习近平根本原因和出路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余杰:那群站在军事法庭上的平民
·美国要遣返38850人中国拖延拒绝
·以省长为被告案已有25年历史
·上访像一个个小六四习近平会解决?
·张千帆:法治与“党领导”难以兼容
·上海钟晋化律师抵美揭司法黑幕
·西安高校女教师被停课
·打压律师官调突变?
·杨秀珠揭江绵康宣布起义
·中国人权律师成立两周年
·广西爆炸证明上访在中国是死亡路
·为高瑜获萨哈罗夫奖的通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入狱律师谢阳妻是教授博导

   郑恩宠点评:
    我们这一代维权律师的素质不低,从谢阳律师妻子是教授、博士生导师、访美学者看,中国为何有着光明和伟大的未来?正是在黑夜中有了一批举起火把,点亮人们前进路的律师。中国的曼德拉、甘地就在你身边。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陈桂秋:709律师大抓捕——谢阳妻子惨遭株连
   [日期:2016-04-09] 来源:参与 作者:陈桂秋


   
   (参与2016年4月9日讯)
   
   
   
    株连:指一人有罪而牵连他人。株,本指露出地面的树根,根与根之间牵连甚多(百度百科对株连的解释)。在中国古代,株连这种违背人性的暴虐刑制常被当权者所用。在公元1060年完成的北宋时期的著作《新唐书•奸臣传上•李林甫》里曾描写:“杜良娣之父有邻与婿柳勣不相中,勣浮险,欲助林甫,乃上有邻变事,捕送诏狱赐死。逮引裴敦复、李邕等,皆林甫素忌恶者,株连杀之。”
   
   
    在现代社会,作为前现代社会的专制产物——株连还会存在吗?也许您不相信,但是我信----因为株连已经真实地在我身上发生----我被“可能危害国家安全”限制出境。虽然我国法律规定“罪责自负”,但是株连亲人已经是警方对709被捕律师们的家属普遍采取的法外措施。
   
   
    2016年4月4日,我从深圳罗湖口岸准备入关到香港旅游,在入关处,工作人员拦住我了,在等待了半个小时后向我宣读了一份决定:“由于你的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有关公安机关决定限制你的出境。”
   
   
    当初我脑子里都懵了,我怎么就危害国家安全了?不论工作还是生活,我都是个非常循规蹈矩的人。
   
   
    我是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除了专业授课,我总是鼓励学生们不仅要努力读书与钻研,掌握真本领,而且要尽可能把握好个人感情生活,因为我是这么走过来的。我尽自己的能力教书育人,尽力辅导我的研究生,同时悉心教育照顾好孩子,操持家务,偶尔外出旅游,也是难得的休闲娱乐,我没有时间也没兴趣关注政治问题,然而政治却来关注我了!
   
   
    2015年7月10日我的律师丈夫谢阳在“709律师大抓捕行动”中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捕,虽然我对谢阳的具体工作情况几乎一无所知,但基于我对谢阳人品的了解,以我粗浅的社会常识判断,谢阳绝不可能有任何犯罪活动,最大可能就是办案中得罪了某个官员,人家要整治、教训他一下。这类整人的事,我们日常生活中不时耳闻,所以我对他会 很快获释充满期待。
   
   
    于是在接下来的9个月里,我违心接受长沙市公安局的非法指令,从不接受国内外任何媒体采访,从不和其他被抓捕律师的家属联系。谢阳一直被剥夺会见律师的权利,我也忍了。我总认为我的示弱、退让会换得人性正常的同情。在漫长的等待煎熬中,我常常在任何场合不自觉地哭出来,在厕所里哭,在办公室哭,边开车边哭,但我在女儿面前却要强颜欢笑,还要经常笑着安慰已经懂事的女儿,告诉她爸爸没事,很快就会回家!不仅如此,我还要笑着去上课;笑着去公安局递交信件,问问谢阳的情况;笑着面对探询的朋友同事。
   
   
    我一直认为,这个社会虽然有种种缺点,但是基本的法律、人情道理还是要讲的,我不相信他们会把我认为根本不可能犯罪的谢阳无限期关押。
   
   
    而今,大半年过去了,谢阳不但未获释,且被正式逮捕,被判刑坐牢的现实已经开始呈现。不但如此,对我的株连也不知道何时已经悄然启动,之前有人认为对谢阳等律师的抓捕是政治迫害,我还半信半疑,如今如此可耻的株连竟然降落到我头上,我还有什么可说?这不是迫害是什么?下一步的株连迫害是什么?我拭目以待!我将直面公权的无耻滥用!
   
   
    谢阳律师妻子:陈桂秋
   
    2016年4月8日
   
   
    陈桂秋教授被边控
   
   
    陈桂秋系谢阳律师的妻子,湖南大学环境工程博士,化学博士后,教授,博士生导师。湖南浏阳人。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计划入选者,美国Rice University访问学者。Journal of Hazardous Materials、Chemosphere、Chemical Engineering Journal等多种国际SCI杂志审稿人。先后培养硕士研究生30余名,博士研究生5名。
   
   
    我被边控的详细经历:
   
   
    我于4月4日从深圳经罗湖口岸,想到香港旅游。11点30来到办理出关手续的大厅,把港澳通行证交给一位女工作人员,她几秒钟就看到电脑系统的提示与别人不同,马上和2米外的一个警察示意他过来,然后把我的证件交给警察,他带我到一个4平米大小的玻璃房子,把我交给另外两个女警察,拿着我的通行证走了。
    看守我的其中一个警察,站在门口,直直地盯着我,也不看别的地方。几分钟之后,我被盯毛了,我也直直地盯着她看,她才偶尔看看别处。两人都站在门口,除了监守我,一直在拉家常:孩子上学啦、新买的皮鞋啦、值得逛的商店啦,等等。7分钟左右,换了班,来了两个另外的女警察。
    大约10分钟左右,进来一个女警察,快速把玻璃房的窗帘都拉上,我感觉不安全,就问她为什么拉窗帘,她说马上就要处理我的事,是为我好,免得处理时我不好意思。我反驳她:“你快把窗帘拉开,你这样做我反倒感到不安全,我的事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她说她在执行任务,不能打开窗帘。
    我以为马上会有结果,可左等右等也没看到有人通知我什么。我问她们,她们说在查,快了。期间我想看看时间,准备拿手机时被她们制止了。我饿了,想把包里的牛肉干拿出来,也被制止了。
    20分钟左右,进来一个男警察,警号是2420、、,我没记住。他拿了一张纸,普通收据大小。他核实了我的姓名,就说:“我现在向你宣读一个决定,由于你的出境可能危害国家安全,有关公安机关决定限制你的出境。”
    我相当愕然,他问我听懂了没有,要不要再念一遍,我就要他再念了一遍。我问他哪级公安机关做的决定,他说不知道。我继续问他对我的限制出境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什么时候结束,他也说不知道。
    他说他是执行任务的。接着他和其他两个女警察就催我走:“拿着你的东西,往那边走。”就这样,一个遵纪守法、在谢阳被捕后依然遵从国保对我的的四不政策----不接受媒体采访、不出境、不和其他受害家属密切联系、不通过微信来传播真相的709受害律师的听话家属,变成了危害国家安全的人。我甚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锁定为此类人员。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2016/04/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