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小平头夜话
·立此存照:陈用林意欲何为?(图)
·盛雪和陈用林,一只苍蝇盯上一个臭鸡蛋?
·盛雪之“当代秋瑾”和“民运领袖”是怎样被包装起来的
·求证:盛雪已被“自由亚洲”开除?
·回应张健、唐伯桥的泼诬
·旧闻新帖:盛雪的死党——法国张健证实是骗子!
·第一回:盛雪泥菩萨过河 “丧事且当喜事办”;广生急病乱投医 “躲鬼躲进
·第二回:盛母被吹嘘成“圣母” 死人给活人脸贴金 (图)
·第三回:锡红漂白成盛雪 与特务暗通款曲 (图
·第四回:写祭文 “著名作家”露馅了 ;欺天下 “领军人物”留笑柄
·盛雪糗事一箩筐之第五回:韩主席屁股没热闹辞职 盛领军安排后事露败象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小议盛记民阵悉尼大会
·盛雪低调示弱、博取同情的“怜悯”
·如此几个香港“民運老戰士”(图)
·盛雪的打手之一:丁鸿富(丁一夫)
·盛雪借申办假难民敛财最新一例 (提示:链接)
·你与他讲道理他和你耍流氓——反驳盛雪团伙李一平的抹黑(图)
·奇文共赏:盛雪团伙的谩骂贴集锦(图)
· 李天明兽医如是说:骟了费良勇!而且用不消毒生锈的破剪刀(图)
·中共《明报》为盛雪“中国间谍”辩诬(图)
·盛记民阵之团伙(图)
·真假吕千荣与神棍陈泱潮——致友人书(图)
·假“吕千荣”现形记
·真正的“六四”屠杀见证者—— 陈毅然
·道歉与揭露
·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致陈卫珍女士的信(图)
·陈破空比国援藏大会讨伐盛雪
·起底盛雪民阵香港分部諜影黑幕(上 )
众人评盛雪
·假难民梁咏春——多伦多难民系列之一(图)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平头按:义正词严,理性睿智,大气磅礴,正气凛然,不可多得的一篇好文!陈卫珍女士作为一个冷静的旁观者能有如此见地,如此义愤,将盛雪团伙的共谍李方驳得体无完肤,足以令厕身于“民运”江湖的一众“民运人士”赧然!近期,中共动员诸多手段为盛雪辩诬,如亲共《明报》连发文力挺盛雪;盛雪团伙的打手们以打群架的规模围剿揭露盛雪的作者;纠集所谓海外各人权组织如西藏人组织、维吾尔人组织、台湾人组织,甚至还有韩国人组织等等为盛雪背书。这是盛雪所能动员的力量了。挟持别人是盛雪的拿手好戏。这篇声明最弱智可笑的地方是,对盛雪的家庭婚姻生活给出了完全肯定的结论。我相信许多知情者一定会发笑。可见这篇声明有多少事实价值。这就好比给一个丑妇涂上夸张的油彩,当油彩剥落之后,露出了丑陋的本相——这就叫做欲盖弥彰!刘希羽在邮组发文:“判断问题需要常识。周永康完全有能力找到100万人为他背书,说他是伟大、无私的人,这能证明周永康无罪吗?希特勒更有能力找人为他背书。这种把戏不管用。最重要的是要正面回答问题,不正面回答问题,让不是司法部门的人证明自己不是间谍,让人签名说明自己是好人,与“与王丹同行一样”,统统都是欲盖弥彰的闹剧。”极具反讽意味的是,面对如此举报,2月28日盛雪召集多伦多众喽罗到她家开会,名为讨论台湾选举,实为向多伦多喽啰们问计,顺便为自己打打气,话说出席会议的有一老者,叫做韩文光韩老先生。老先生1929年生人,今年虚岁八八。老先生为人正直,1990年就参加民阵,实为民阵元老,是盛记民阵中硕果仅存的忠厚长者。如果说连韩老先生这样的忠厚之人都拍案而起,那么盛雪的的确确是众叛亲离啦!会议中,老先生不满盛雪盛雪诬陷他人,仗义执言,说,我觉得调查报告有问题,六四二十几年了,每一年的募捐从来不公布,账目有问题,盛雪的私生活也有问题。其实老先生说的还是比较客气的。何止账目有问题,贪污会议费用,截留赖昌星的捐款四万美元,都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至于说到私生活,那岂止是一个烂字了得!岂料老先生说到盛雪的私生活的时候,她的天字第一号乌龟老公——多伦多华人称之为“千年王八忍者神龟”的董昕不知触动他哪根神经,昔日盛雪与面首当他面淫乱的“三个代表”耻辱竟象电影蒙太奇的画面闪现定格三幕经典画面:九十年代顾明和盛雪合开咖啡馆同居、几年前盛雪与一个小她十几岁的美籍华人高光宇网恋,双双从纽约驱车返回多伦多,顾明、董昕亲赴美加边境迎接盛及姘头高光宇、去年张晓刚居然色胆包天地当着董的面与盛雪姘居大被同眠……一想到此,“忍者神龟”突然圆睁双目,双手握拳,冲过去要对韩老先生老拳相向,亏的被众人拦住,事态才得以控制……扯远了,言归正传。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图:盛记加拿大民阵主力阵容(前排右二长者八旬老翁韓文光)
   前排從左至右:樂群、盛雪、韓文光、韓廣生(中共贪官,前沈阳司法局局长)。
   后排從左至右:余曉智、應宏善、李心佛(又名:边大卫,光头者)、梁詠春(红衣肥头大耳挺胸叠肚者)、羅樂(化名,经常潜回国内)、逸君(又名:贺军,盛雪男宠之一)。

   
   
   不得不再说几句
   
   陈卫珍
   
   前几天收到一个好心朋友的来信,要我退出这个争议,免得被攻击和诽谤,但是昨晚看到李方3月2日发表在博讯上的文章,小女子感到不得不再说几句。
   
   在这篇文章中,李方把《婆娑谍影》和《民运黑洞》这两本书捆绑在一起来定论,显然故意采用了以假乱真、混淆是非的障眼法。
   
   《婆娑谍影》这本书我没有仔细读完,但是我能明显看出来,这就是中共抹黑的书。与《民运黑洞》相比较,有三点明显不同。
   
   1,《婆娑谍影》著书的目的,是直接针对众多的民运人士,几乎把民运群体中的一些活跃分子一网打尽。至于其中的文字,非常粗糙而低劣,情节更是让人能看出来是在捏造。有的民主人士口碑良好,即便怎么抹黑,民众也是不会相信的;有些民运人士,虽然口碑不太好,但要说是中共间谍,打死也是让人难以相信的。可以说,只要稍微有一点分辨能力的民主派人士以及大众,是能够判断出《婆娑谍影》这本书是出自中共的手笔。但《民运黑洞》不同,这本书是针对一些罪恶现象,从纵深和宽广两个维度进行了论证和考察。这本书里的大部分文章,我们看不到故意抹黑和造谣的痕迹。这些有理有据的文字,是在竭力澄清一个道理,在努力纠正一个错误,是在想方设法展现一个事情的真相。
   
   2,执笔者不同。《婆娑谍影》这本书的作者就只有一个,叫贾书祺,这还不一定是真名实姓。但《民运黑洞》这本书作者众多,实名实姓,并公开表示愿意为自己的言行承担法律责任。且身份特殊。有的是当事人多年的朋友,在一天拍案而起、割袍断义,如陈毅然和刘邵夫;有的是多年的同事,有一天幡然醒悟、划清界线、口诛笔伐,如彭小明和费良勇;有的打过几次交道,决然终止关系,避而远之,如朱瑞和三妹;还有的远在千里之外,长期跟踪观察,如小平头。这是本人所见过的对政治人物所进行的指控文字,可信度还是相当大、所揭露的问题也是比较严重的一起案件。其实单单就作者群体的组成,就在相当程度上已经说明了问题的本质。
   
   3,成书的过程不同。《婆娑谍影》这本书,是在一个固定的时间段里完成,显然是某个间谍经过一段时间搜索信息,然后捏造想象而写出来的,而《民运黑洞》这本书,则是在一个长度的时间过程中沉淀下来的。就人类社会谣言的传播规律,一般来说,当一个人生活中仅仅是出了一些小毛病或是偶尔发生的过犯,可能会出现一个阶段的谣言,或者是小范围内的谣言,当一些“谣言”以大规模、长时间并以不同的角度在不同的地域一直盛行不衰时,这就应当引起人们对这些文字的重视,这其实在告诉人们这些言论,最大可能并不是谣言,而是事实,且是一些持续不断在重复的罪恶行为。
   
   显然,把《民运黑洞》这本书,与《婆娑谍影》捆绑在一起来下定论,显然是李方所采用的以假乱真、混淆是非的障眼法。
   
   在文中,李方分析了《婆娑谍影》是中共的杰作。对,《婆娑谍影》确实是中共的杰作,就在读者的认同心理中,他笔锋一转、顺水推舟,说,中共的另一部杰作,是《民运黑洞》。在其行文中,我们能看到他移花接木、以假乱真的伎俩是相当娴熟而高明,很容易让一些普通民众被迷惑。但他自以为是、聪明过度,低估了许多读者的判断分析能力。
   
   在本人阅读《民运黑洞》这本书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这些作者都仅仅是为了造谣和抹黑一个无辜的人而写下这些文字吗?这个说法如何能成立呢?更为关键的是,我后来在网上找不到任何指控可以表明这些作者的品质和人格都是如此恶劣。要知道,对绝大部分正常的人性而言,要去花时间和精力去无辜造谣、栽赃陷害一个人,是做不到的。如果把这个推到老共身上让他来背书,然后把这些作者都打成是中共特务,在我的眼里,这个行为倒是另一个活生生的明证,证明了这本书的指证就是正确的,因为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书中所指证的当事人之恶劣行为之一。更何况,一个头脑稍微清醒的读者和民众就能判断,这如何能成立呢?你看这些作者平时的言行,哪一个像在网络上曾经活跃或者是正在活跃的中共五毛的素质和特征?难道中共在一夜之间提高了五毛的素质,改变了五毛的特征?再说了,要说中共单单为了抹黑并打击一个海外民运界的活跃分子,花费巨大的精力、心血和成本,在多年前就把这些人一个个安插在当事人的身边,只等着有一天对其进行抹黑和攻击,这种说法真的是过于低估老共的水平,更是过于抬高盛雪。就目前盛雪在海外民运界的地位和对中国的民主事业所曾经发挥的作用,还远远够不上老共如此处心积虑、花费成本来抹黑的资格。更何况,有很多的文字揭露盛雪的名声,很多程度上是靠着哗众取宠、虚假作秀的方式来博得的。至于国内外民运界对她的恶评如潮,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
   
   一个在一些人思想中流行的非常滑稽而幼稚的推定:要是有人对你质疑越多,就说明你越是优秀或者是功劳越大。如果按照这个逻辑,目前来说,中国社会质疑中共的有识之士已经非常之多,今后还可能越来越多,那么我们就应该推定,这说明中共越是优秀或者越是功劳巨大?显然,当民众对一个公众人物的质疑之声越来越多时,确实存在一种情况,是因为当事人过于优秀因而招致嫉妒而引发的,但这并不是全部情况,甚至可以说这只是一种非常特殊的情况。还有一个非常普遍的情况是:当质疑声音逐渐增多时,是说明这个公众人物已经出问题了,或者是自身的问题不断暴露出来了。有的是因为当事人恶劣到了已经成为过街老鼠而遭遇人人喊打,有的却是因为自身已经臭不可闻,仿佛成了敞口的公共厕所而遭人质疑……
   
   在这篇文章中,李方摆出一副要为受屈者鸣不平的姿态,把《民运黑洞》这本书里所有作者的质疑和指证,用完全自我为中心的思维模式,给出一个笼统、简单而武断的推定:这些人都是在撒谎,重复地撒谎,妄图通过“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成真理”的方式来抹黑盛雪。但是,他没有针对书中所指证的具体问题给出详细而有说服力的论证和反驳,他们是如何撒谎,为什么在撒谎?这让我想起中共惯用的一个给民主人士和维权人士定罪的方式:你们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你们妄图颠覆国家政权。但是从来就没有给出有说服力的论证,维权人士究竟犯了什么国家法律?究竟是用什么方式来颠覆国家政权?
   
   其实,没有多少人会真正认为谎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只有中共这种惯用谎言治国的统治者才会有这种思维模式。谎言就是谎言,真理就是真理,谎言怎么重复都不会变成真理的。只能说,有的谎言重复一千遍能让有些人误以为是真理。更加完整一点的说法还需要加上一句:有的谎言,即便重复一万遍都不可能会有人相信是真理。李方如何有资格下判断,这些指证都是谎言?再说,究竟哪些是谎言,哪些是真理,民众自有自己的判断。对于《民运黑洞》这本书中所提出的各种有理有据的指证,李方也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认为那不过是“听隔壁大妈,家长里短数落邻居这不是那不是,读完了你就记不住到底她在说什么。”既然如此无足轻重,那又何必因为这本书而对编者和作者进行如此恶毒的攻击和辱骂呢?甚至对读者发表真实的读后感,都会像是被击中要害,暴跳如雷呢?
   
   本人在阅读之后,感到书中所指证和质疑的问题非常严重,甚至是无法想象的。有一个阶段,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么严重的问题,如果说当事人的家人不说,为什么朋友也不说?朋友不说,上级怎么也不说?上级不说,怎么下级也不说?这么多严重的罪,竟然就重复地犯,持续不断地犯!你要说,那是因为根本就没有,那些人都是在造谣,这种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强词夺理,如何拗得过生活本身的铁定规律?这还好,亡羊补牢为时未晚,终于周围最亲近的朋友和同事感到不能继续纵容,必须要进行督责和纠正了。这诸多罪中的任何一样,要是发生在教会,早就已经得到了纠正和处理了。从这个角度,我们能看到中国目前许多民主人士,对罪的敏感性是远远不够。在这个角度,我希望越来越多的民主人士能够归信基督信仰。然而,让人感到不可理喻的是,这些严重的问题,在李方的眼睛里都认为无足轻重。这个思维模式也让我想起中共集团,中国社会目前已经是病入膏肓,然而这些权力掌握者对各种严重的社会问题,从来就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这个所谓的博讯记者李方,从他对待《民运黑洞》这本书中所质疑的各种问题的态度,能够看出他从来都没有真正思考过海外民运究竟如何才能走出困境和低迷这些重大而严肃的问题。
   
   当我看到李方在文中所表达的那些仿佛充满正义的豪言壮语时,就感到滑稽得要喷饭。大家可以看一看他在私下邮件里对我所进行的低级下流的谩骂,我想请问一句,一个关心中国民主事业、浩然正气激荡于胸的人,会可能对一个素未谋面的女性用这种低级下流的话语进行辱骂吗?而且还不只一次。即便我与他在政见上不同,也是不可能会采用这种方式。更何况,我只是发表了一些真实观点而已。俗话说阅人要看细节。就从这个小小的细节,读者可以判断这个人究竟心中有没有正义?如果一个人从其生活细节中表现出来的是卑鄙猥琐的小人,那么这人的本质就是一个小人,豪言壮语则只是喊出来的口号而已。马克思喊出了为全世界人民谋幸福的宏大口号,可他连自己与仆女私生的儿子都恶待,比凶残的猛虎还不如。在共产主义体系中全是这么一些把大口号挂在嘴上的恶人和小人。就基督信仰对人性的考察,一个人对宇宙真智慧之探索的深度和广度,与其内在生命本质的纯度和热度成正比的。人性中所有美善的品格是浑然一体不能分割的。有些人可能会在某些方面出一些小问题,但是一个人的内在品质如果已经表现出严重的堕落和异化,那么就不要指望从他的智性中能产生对于社会性事件具备真知灼见的智慧和判断。从这个人对朱瑞和我的辱骂习惯,只要条件具备,完全可能是一个性暴力犯罪者。而且内心极其阴险狡诈,完全是共产邪灵体系中的仆役。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