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苏明张健评论
·要做人就必须反共;不反共就无以为人
·共党说政治改革,可信性又在哪里?
·世界未必美好,唯中国人苦难最重
·中国需要自由主义和自由主义者
·在人民和国家面前,共党算个什么
·动脑筋独立思考,才可识破共党的谎言
·高通胀、高失业率,粮食不足,何来强大辉煌
·对英雄、男儿、男人的召唤
·对人民的杀戳、奴役和抢劫,就是中国特色
·共党已经在安排后事了
·共党搞了三次倒退的革命。人民该革共党的命了
·虚伪的共党说一套做一套
·从四菜一汤到亿万脏钱
·人民币闹钱荒,外汇储备也闹荒
·这个日子实在是没什么过头了
·政府的好坏是要由人民来评价的
·六十多年的文化沙漠上,再添六亿文盲
·暴力反抗共党是每位公民的光荣的权力
·为什么共党提出的主义和制度都遭人恨
·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英雄辈出的民族
·习近平的路越走越短越危险
·满手血债的胡锦涛却有脸参加峰会
·共党没有开疆拓土,可行政建制增加了25%
·共党倒台是怨不得任何人的
·穷了六十多年的中国人仍将穷下去
·造假下的盛世能维持多久
·共党使所有的中国人蒙羞受辱
·共党的作恶是没有底线的
·习近平的这出戏演得太坏
·共党是自己把自己拉进绝境死地的
·共党的丢人现眼知多少
·共党的宣传既站不住脚又经不起推敲
·共党腐败的始祖是毛泽东
·究竟是政权去满意人民,还是人民去满意政权
·共党罪恶罄竹难书,但骗人术高超
·共党的骗术能继续多久
·习近平的愚忠符合党的利益,与人民无关
·小丑、骗子,还是流氓
·共党不垮台,还等什么
·国际社会承认刘晓波,不承认温家宝
·祖宗留给中国人的家底,现在还剩多少
·中国最大的敌人就是共党
·八旗子弟能喝粥度日,共党只能外逃
·习近平捧邓小平,其实是想当独裁者
·好人都是共党的敌人,那么共党是什么人
·共党把社会主义变成了暴政、贫穷、落后的代名词
·斯特拉斯堡的《中国和亚洲民主化论坛》
·胡温也要政绩,造假就心照不宣了
· 为什么共党如此恨农民
·匪类治国,民无宁日
·一百零八万共党捲款外逃
·共党当政,中国怎么可能好起来
·国土面积减少且失业率大增,是辉煌吗?
·坚决支持香港人民和平占中行动
·台湾的人均GDP是大陆的十四倍
·少知无识,毁家败国,共党坐大
·是共党领导经济,还是经济惩罚共党
·高贵的人必将战胜邪恶的政权
·中国的核心问题,就是共党的极权暴政
·昔日的文明中国社会变成了野蛮社会
·共党的这六十年,中国大陆成为了万恶的社会
·人民的幸与不幸,共党说了不算
·习近平的能力和程度也就到此为止了
·中国人越愚越蠢,共党就越强大辉煌
·GDP的百分之一百四十三是国债
·共党要的是钱,可中国人给不起了
·马克思主义是藏污纳垢之处
·共党们自以为有身份
·自然的人性必将战胜共党极权
·在国际社会,共党就像个妓女
·共党的谎言,比神话故事还神
·共党非要领导一切,但却坚决不负责任
·塔利班也恨共党
·共党为自己制造出来的敌人有多少
·流行性疾病大爆发,共党的办法是撒谎
·习近平如何对付这次的占中行动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的霉运,共党的大限

2016-03-22

   

   近十几年来,从中国大陆移民海外的同胞越来越多。其中申请政治庇护的,技术移民的,投资移民的,以及探亲、投亲靠友、留学和旅游的中国人遍布世界各地。这本来应该是个好的趋势。中国人终于从自家的院墙、城墙走了出来,跨过了省界、国界,走向了世界,向全世界的人民去展现华夏民族高贵的精神面貌和优秀的道德品质,以及推荐我们发明、创造的科学成就,和文明制造出来的精良的产品、商品。

   然而国际社会失望了。它们所期盼的全没看到,作为中国人的“家丑不可外扬”的东西反倒展现得淋漓尽致。且无论我们是否愿意承认,事实却是中国人越来越不受人待见,甚至被人看不起,乃至遭恨。

   在过去为四、五岁的孩子启发教育必读的《千字文》中,有八个字是:“孤陋寡闻,愚蒙等诮。”当然,能解读这八个字的同胞实在不多,大多数同胞所爱说爱听的是“名牌大学毕业”和多少个学位的话。问题是无论年代多么久远的老校,至今没有一个毕业生获得过诺贝尔科学奖的。那么这些“名校”又何来的名呢?

   有人以学了辩证唯物论而自豪。却不知早在唯物论之前,黑格尔率先发明了唯心论。更不知道唯心论理论完全符合了中国道家学说的修心养性,更是符合了中国佛家学说的“如来藏性之心,心物一元之体”。如果说这些博士、硕士们不懂儒释道,至少也该懂得儿童读物中的“性静情逸,心动神疲,守真志满,逐物意移”了吧?估计见过这十六个字的同胞也不多。所以就更不必去提懂与不懂了。

   然而越是不懂的人,就越是无所畏惧。当他们高喊五千年文化和民族复兴时,理直气壮的嗓门比谁都高。这真是近代中国大陆人的一大怪现象。下面的话本不该说,但又不吐不快,且又不负责任。

   近十几二十多年,中国大陆输出的商品大多是假冒伪劣毒货。有什么样的人,才生产出什么样的货。精神、道德、良知乃至人性都已缺乏了的国家,也只能生产假冒伪劣毒货。谁也不能否认的是,这个世界上的一切的事与物都是人造出来的。好人造好的事与物,坏人就只能造出坏的东西。就以哲学为例。哲学是从宗教中脱离出来的一门人文科学,自然科学又是才哲学中脱离出来的。尊重了人本,科学必然昌明。

   中华民国的人口两千多万,是中国大陆人口的八十分之一。但同样是六十多年,中华民国的科学家已经获得了两、三项诺贝尔科学奖。固然说,科学上的发明创造是为人类造福,而不是为了得奖。但有能力为人类造福的天才,也必须生活在一个好的人文环境的社会。这就是哲学的问题了。

   好人发明出好的主义和思想,由此出现好的社会风尚。反之,坏人发明坏主义,坏思想,由此产生坏的社会风气。坏主义、坏思想毒害了人民,于是大多数的人民只能挣扎在生死线上活着。而一少部分的人们则像动物一样在活动着。

   习近平大谈马主义。可是世界人民太清楚欧洲人民生活在极权下的那一千年是多么的黑暗。习又大谈毛思想。可世界太清楚在毛当政的27年当中,竟有上亿的中国人死于毛思想。中国人不敢说的话,国际社会替中国人说,并直接把毛定性为魔头。

   最可笑的是习跑去欧洲像讲故事似地讲述中国人如何苦苦寻找强国之道一百多年,终于找到了特色社会主义。由欧洲基督教产生的社会主义思潮已有两百多年了。世界各国早就以社会主义思想作为一种方法去消灭贫穷。共党打出社会主义的旗号六十多年,贫穷的人口更多更穷。加上了特色以后,情形更加恶化。啸聚山林的大盗还懂得杀富济贫,共党却只懂得贫富一块杀,为的是它们自己喝酒吃肉大称分金银。

   毛邓江胡习竟然没有一个懂得过去幼童懂得的“坐朝问道,垂拱平章”,当然也就更不懂得“治本于农,务兹稼穡”了。所以此次两会中才有出了个“藏粮于地”的馊主意。共党把“度”字偷偷改成了“毒”字。于是不读书的中国人便狂呼滥喊“无毒不丈夫”。这就是在教唆中国人要阴毒、恶毒,否则就不佩做中华民族的男子汉大丈夫。

   一个工于心计的戚戚小人,日久天长当然人性泯灭。再加上刚吃了几顿饱饭,且口袋里又有了几块钱,于是自以为得志了的小人,便猖狂起来。它们不懂的是,失去了理性的猖狂如同洪水猛兽,冲出了国界,冲向了全世界,丑态百出可又自鸣得意。按照道家学术则认为,这种人已经不是人了。那么遭骂、遭恨就是必然的了。

   两、三个月前,一位四十岁上下的男性同胞,在大庭广众面前,底气十足地说出了“道可道”三个字,却再也说不出下面的“非常道”的三个字。其实他连“道”为何物都不知道。说出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无非是自我表现或者是哗众取宠。当别人告诉他的时候,可怜的他马上又做出一副不肖于听的嘴脸,岂不可悲可恨。

   这种同胞比比皆是,习近平堪为他们的典范。《明道语录》中说:“天无道则不运,国无道则不治,人无道则不立,万物无道则不生。道岂可须臾离呼。”共党不懂“道”就是规律或法则可以。刘、项尚且不读书,又何况盗匪呢。

   宇宙之道就是天地之道,也是万物之道,更是人之道。所以说,人与宇宙万物同根。由于天地本不全,也不完美,所以人必须“参赞天地万物之化育。”孔子的“天人合一”的思想其实是在告诉人们,天道即人道,人道即天道。最终归结到人本,也就是人的自然属性,而不是神本。中国所有的是三大学术思想却没有宗教。任何人装神弄鬼或抬出个神来,也只能哄骗愚夫蠢妇。

   古有夏夏杰自我造神,被殷汤推翻了;后有秦皇汉武想做神仙,结果都是吃错了药一命呜呼。毛泽东自我造神,结果成了孤家寡人。现在又有了个习近平在自我造神,结果被有识之士看破,一致认为习的“十日文革”到了两会开始就破产了。两会的十来天中,人人都注意到了习绷着个脸,行动反常,证明了习近平是个不学无术的人。就连“喜怒不形于色”的起码道理都不懂,就更不必提“且志吾过”的反思了。

   大致分析一下习的这三年多的行为,恰好正象古人所说的“皇不足则帝,帝不足则王,王不足则霸,霸不足,则道之不幸也。”既做了国家元首,却不懂得治国之道,一门心思地独揽所有权力。既然集所有的权力于一身,却又对崩溃了的金融、经济、社会茫然不知或者是束手无策。那么,至少可以去抚慰、安定人心,或许可以起到其利断金的作用。

   显然,拔一毛而利天下的事,习是不做的。他所醉心的则是“出语录”,当“大大”,“一言九鼎”,“让国家公器改姓”,陶醉于《东方又红》,乐闻全国的女人都嫁他。究竟习想干什么,估计连他自己也说不清。英雄伟业全无,虽当上了皇帝也难得民心。降格做王,也要实行仁和义,才可称为王道。

   可是国民却不敢做如是想。一旦共党匪类对国民稍示仁和义,那就不是共党了。果不其然,习对国民的打压、钳制、虐待,等同于毛魔头。习近平摇晃起了毛的“为人民服务”的夺命旗,却不见他为占总人口十分之一的冤民伸冤雪恨,也见不到他为半数以上的无业、失业人口创造工作机会,更没见到他为占人口40%的贫困国民解决生活问题。人们见到的只是他把几千亿美元撒向了外国。于是王道不张也只好行霸道了。那么,连带着而来的当然就是礼崩乐坏,斯道无存了。

   看起来,习在上台之前和之后,始终没有掂量掂量自己的德行、能力和学识。没有建立自己所要达到的目的,以及为目的所需的人马班底。更没有得到任何一个社会阶层的共识、支持而作为基础。

   然而,“人以类聚”,习是懂得的。一千几百万个勇于出卖人格、出卖灵魂的捂毛、篾片、人渣子,成为了习的正能量,像一群疯狗似的狂吠乱咬,无孔不入,喊打喊杀。这些所谓的正能量们,也只能写出一、两句暴徒式的口号文章,并且错别字连篇。习的另外的一群正能量则是由地痞、流氓、下三烂组成的城管们。这两股正能量如同阴霾一样,扫荡着全国各地和各行各业。

   股市的崩盘;钱荒和外汇荒;资金的大量外逃;房市的巨量积压;外资的匆忙撤走;进出口贸易额的剧烈下跌;工商业萧条;各地方政府靠转让土地的钱维持运作;国企、央企即将开始的大裁员,等等。可是习却是志得意满地不时亮剑、继而又愁眉苦脸地断腕。想必是由于一件实事不做,只想出风头,故而夸口治大国如烹的小鲜全然不是味。

   也或许是习的狂妄的野心触及到了那帮退休的共党元老的哪根神经,于是有意撤掉他。这个倒不是没有先例。当初的那个华国锋,给人的印象是莫名其妙地上台,之后不久又莫名其妙地下台了。

   大约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时说过,“谁不改革谁下台。”稍有些头脑的人都明白,那个“谁”指的是江泽民。江是邓提拔上台的,江得不到邓的赏识,邓当然可以把江拉下台。同样的道理,习与当初的江一样,都是没有根基、没有背景而突然被提拔上台的。如若不是江泽民那帮退休元老的共识,又哪有习的机会让他猖狂三年多。它们能让习上台,当然也能把习轰下台了。

   至于共党高层的常委、委员、以及地方的大小书记,以不作为、不说话、等着看笑话的态度,任由习的自我造神的做法,究竟是抗衡、抵制习的方法?还是等待时机推翻习近平?这就实在很难说了。对于一个正常的人来讲,精神、意志、信仰、理念都是使人坚定的原因。共党则完全不同。他们没有正常人所具备的一切,它们所注重的是个人的利益,为了利益,不惜内讧、火拼。至于理想、目标、精神等等,它们根本就没有过。

   从高层到地方,再到各行各业,共党们为了利益,早就形成了数不清的帮伙。其中相互的关系,错综复杂,且又上下勾通。这就是积重难返,已是烂透了的共党,又岂是习近平、王岐山之辈可以挽救得了的?这些帮伙正在捞取着最后的一桶金。只要政权垮台,它们便做鸟兽散。而所谓的救党、保党,它们是连做梦也不会想到的。更何况当初入党做官,就是为了捞利益,花钱买官,则是为了掠夺更大的利益。

   习近平应该是今年共党倒台的导火索。习将会是个什么下场,确实不值得关注。共党的灭亡才是中国人希望的开始。至于如何摧枯拉朽加速共党的垮台,则是仁者、智者各有所见了。本人主张了二十多年的非暴力,反而促使得共党对国民的暴力统治更邪恶。所谓知错必改,以暴易暴也是共党的暴政逼出来的。

   古有官逼民反,今人当然可以效仿。毛泽东也说过:“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共党反革命,人民就该革它的命。共党反动,人民就该正动。共党对人民犯罪,国民就该去审判它,惩处它。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