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非类-弋夫(二十五)]
拈花时评
·中国地产业存在大崩盘的风险吗?
·墓碑(十)
·墓碑(十一之一)
·墓碑(十一之二)
·与“爱国就必须支持共产党”论道
·墓碑(十二之1)
·墓碑(十二之2)
·墓碑(十三)
·中国的法律是常备用品?
·再登网友来信,关于陈美含
·再贴关于陈美含和陈雪华母女的来信
·墓碑(十四之1)
·墓碑(十四之2)
·谷歌就这么走了?
·zt-你以为你是驴子啊
·新闻摘录并评论:十大地产公司土地储备之和已达3.05亿平方米
·墓碑(十五-1)
·墓碑(十五-2)
·三贴关于陈雪华陈美含母女的来信
·囤地的国家风险与公司风险
·《网络神兽古鸽迁移记》(转载)
·墓碑(十六之1)
·墓碑(十六之2)
·墓碑(十七之1)
·我推本周
·墓碑(十八之1)
·墓碑(十八之2)
·我推近两天
·中央是英明的,全是地方官的罪过
·调查称近3年8起拆迁活埋自焚案无一把手被问责
·三日拈花推
·中共执政集团已经成了一个纯粹的自利集团
·墓碑(十九之1)
·墓碑(十九之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可能已经被捕
·拈花又推
·陈雪华的朋友的来信
·zt-藏人泣诉:青海死亡逾万 中共拒外救援
·我党的宣传加洗脑绝招——感动你
·日媒:中宣部限制玉树救灾报道
·zt-山西忻州限价房成公务员小区 干部牟利超五千万
·墓碑(二十之1)
·墓碑(二十之2)
·新闻摘要及评论:民政部回应称“捐款要收20%手续费”不可能
·拈花十日推
·关于陈雪华的最新信息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墓碑(二十一之3)
·广东雷州一教师酿校园血案 17名师生受伤
·江苏泰兴429中心幼儿园凶杀案
·中国35天连发5起校园血案 社会问题极度严重
·zt-税负全球排名第二高的中国福利全世界最差!
·拈花一周推
·共产党vs郑民生们:谁更加变态
·墓碑(二十一之1)
·墓碑(二十一之2)
·拈花一周推
·赵作海与“命案必破”
·墓碑(二十二之1)
·墓碑(二十二之2)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三之1)
·墓碑(二十三之2)
·墓碑(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2)
·陈美含的母亲-陈雪华的来信
·墓碑(二十五)
·这就叫做政治黑暗-公安部:精神病院未经警方同意不得收治正常人
·拈花一周推(1)
·拈花一周推(2)
·墓碑(二十六)
·荒诞的朝鲜
·真实的民意表达-永州民众花圈祭奠杀法官朱军 数百人冲击法院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二)
·陈雪华、陈美含的最新遭遇
·联邦制更加适合中国国情
·墓碑(二十七)
·墓碑(二十七-2)
·拈花一周推
·陈美含母亲陈雪华的来信(6月13日)
·墓碑(二十八-1)
·墓碑(二十八-2)
·致BBC中文网
·拈花一周推
·墓碑(二十九-1)
·墓碑(二十九-1)
·zt-太子党家产大起底(作者:许行)
·中共党首的两难结构
·最新消息:陈美含小朋友已经回到母亲陈雪华的怀抱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一)
·房产商自曝投200万获纯利2亿 称政府为其撑腰
·评论:北京公安局长:再有警员收钱捞人将坚决开除
·拈花一周推
·关键时刻: 李鹏六四日记(二)
·谁说毛时代不腐败?-毛贼泽东的61座行宫
·评论:来自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统计-全国至少空置6540万套住宅
·拈花一周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非类-弋夫(二十五))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陶春秀在张有元入狱后一下子变成了反革命家属,虽一再声明与其夫划清界线得以保住治保会主任,境况已大不如前。实在当时的街道办事处也乱得不行,找一个熟悉三元坊情况的街道积极分子代替她也不容易,撤换只是早迟的事了。这个女人认定丈夫之所以下狱又带累了自己全因为小青梅这个该死的狐狸精作祟,摸脸上的伤疤便撩起心中那把怒火呼喇喇地往上冲,“哼,龟儿烂婊子居然可以逍遥法外,不怕你躲齐天,老娘只要捉到你一定要拿你的骨头磨水喝!”于是四下托人明查暗访誓要抓住小青梅置之死地而后快。
   
     这小青梅混在人群里却不知往那儿逃,心想若现在去火车站往外省走则无异送死,那些地方一定布下了天罗地网,公安人员在等她哩,何况身上只有几毛钱走得了多远﹖不如还是回小哑巴家避一避再打算,地方又偏僻,还没有人知道她的这个落脚点,于是转进横街绕小路急步走了。
   
     小青梅,你往哪里逃?
   
   
   
   
   
   
   七十
   
   
   
   
   
     又是一年,春节刚过棒子回西安,去矿院当老师,他都耽误一年多了,临走前他母亲做了几个齌菜,他上街端了两个荤的,叫齐院子里的弟兄伙喝酒,雄心壮志,发誓要在物理学上取得成就。
   
     大腊生要回北京听候发落,来找么哥,心头不安,坐了好一阵从口袋里掏出张宣纸来,上面八个大字,“明月、清风、秋虫、良人”送么哥,竟是学的黄庭坚。注“么哥,没啥送你,我功力不够,不是送你一幅字,是送你一句心里话,我知道你讨厌劝世文,但是我还是要说,虽然我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但是我有把握。这些年你累够了、挨够了,也许将来更艰难,我耽心你,你是黑五类,命贱,明理又太深,更危险,只希望你做个安份守己的小老百姓,求个平安,改掉坏脾气,恬淡些,这个也合你…”么哥过意不去,找不到任何东西送他,只送他上火车。
   
     大腊生话虽不错,么哥年纪轻轻,勃勃生机,更有一腔怨恨,如何能做到?一年后,大腊生从江西管制劳动回来,么哥偷偷刻了个石镇纸回赠,“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辩。”希望他成为名医。
   
     秦小红到展览馆找到么哥,“么哥,我分到龙口去教中学,现在去县头报到。”“龙口?你?吃三大砣的地方,你得住?”“不住又啷个做啊,在学校表现不好,系上就这样招呼我,反正我也不在乎,不过以后恐怕见面都难啰。”“喂,龙口不通汽车的,差一大截,少说要走百把里山路,起码走三天。”“我晓得…”快哭了。“哪天走?”“明天清早,坐船下去。”“明天?你啷个不早点
   
     注:黄庭坚,北宋诗人、书法家。
   
     说,哪个送你去?”“哪个找得到你啊,你都不在家,我哥哥送我去。”“明天早上我去码头送你。”“你莫去,我爸爸妈妈都在…”“我见不得人啰。”“不是这个意思…见了面好生摆下嘛。”“好,摆下子,摆下子。呃,我有个同学也在龙口教书,叫秦昭基,要不要去找他?”“噢。”么哥陪秦小红,一直摆到家门口。“跟你说,明天清早我去码头送你。”“嗯…”
   
     码头上,秦小红多远就看到了么哥,偷偷溜到跟前,“来了好久?”“十分钟。”“你哥哥送你?”“嗯,真的,不哄你。”么哥从口袋里掏出两本小册子,“没得啥送你,这是嵇康写的《声无哀乐论》注,还有德彪西的音乐评论集《克罗士先生》注给你路上混眼睛。”“嵇康?斩头的时候还在顾日影抚琴的那个先生?一千七百年前?他死后《广陵散》就失传啰?”“是的。讲来好笑,红卫兵、造反派前后抄过我家三回,居然放过了这两本。现在音乐离我越来越远啰,给你看也许有点用。嗯,德彪西写的评论没有对应的曲子来听就好难理解,以后我再想办法。呃、呃,批判地接受嘛。”么哥扮个鬼脸。“嗯,谢谢。嘻嘻,听歪嘴和尚念经。”“我不过去啰。”么哥苦笑一声。“嗯。”秦小红一阵为难。“保重。”“再见。”
   
     读毛主席的书、听毛主席的话,佩戴毛主席像章、手不离红宝书已不足够了,于是“三忠于”注活动在巴城普遍展开,每个人必须向毛主席早请示,晚汇报,表忠心,查思想,人们见面第一句话便是毛主席万岁,或者来一段毛主席语录。任何单位都有一个红色会场,专门搞革命活动,会场当然要喜庆,要红得爱人,么哥他们就天天干这活路。
   
     注:嵇康,三国魏文学家、音乐家。注:德彪西,法国作曲家。注:三忠于,指忠于毛主席、忠于党
   
     、忠于革命。
   
     “哟,希罕,无产阶级回来啰。咦,进门啷个不先喊
   
     毛主席万岁呃?喂哟,你这身摆扎比塑《收租院》那几个
   
     舵把子还像艺术家?。”中秋节,袁二哥、肥狗、二哈、芳妤、大头全在松松家摆龙门阵,么哥那天正好回家早了点。“假积极,龟儿胭脂萝卜,妈屄红皮白心。”“喂,说是你龟儿满嘴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啧啧啧,来搞两段,搞两段。喂,好久入党?”“有人说,你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白天保皇派,晚上造反派,左起个嗓子,那一派都说你最铁杆,狗肏的!”花文娴怀胎大肚也跟住起哄,“李哥哥,我真是搞不清爽你是造反派呢还是保皇派呀。”“老子警告你,冯莫、卢子逸是我的朋友,是你的学长,他们对你好大意见,说是干到十一、二点你还要拉起去这个单位搞,去那个单位搞,人家谦谦君子嘴上不好说,哪个像你这起疯子。”么哥陪住干笑,脸一阵红一阵白,半句也吭不出来,连芳妤也阴阳怪气地来一句,“出身不能选择,道路可以选择嘛,?”只有大头不说话。穆太太不停地抽烟,不知一伙崽儿讲啥子,估量么哥今天遭大家炮制啰。么哥坐不住了,起身要走,“哎呀,多坐下,莫走舍,你是我们的光荣呃。”
   
     “莫忙回家,等我两分钟。”大头跟了出来,“走,出去走下,浪大月亮。”回家拿了瓶酒,揣了一大包毛豆、生葵花。“晏啰,不去啰。”“走走走,啰嗦啥子?哈哈,遭修理够啰,不要玩不起嘛,大家以熟相欺,你莫往心头去就是。”“没有呃。”“就是,你龟儿说话从来是哪壶不开不提哪壶,好啰,人家原汤原汁端来招呼你,活该。”“跟你说我没有发气,还要啷个说嘛。”“喂,去哪点喝?”“我不喝。”“是不是?我说玩不起嘛。”“好,走走走。”“走,去祭天门,那头的夜景天下无双,现在还有车。”
   
     两岸灯火通明,客轮、货轮、粪船穿梭不停,汽笛长鸣,江对面一幅巨大的霓虹标语,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胜利万岁!“喂哟,太美啰,”两人坐在坎上,大头灌一口酒,把瓶子递给么哥,“哈哈,“门外月华如水,但少闲人,如吾两人尔。”是不是?”“呃,是、是。”么哥低头喝闷酒。“这酒是苦的,红苕白干,好难吞,该是?酒票用完啰,老子泡药酒都不够。呃,说是你最喜欢祭天门啰。”“呃,是。”“呃,你龟儿啷个天天搞三忠于啊,浪大瘾啊?”“忠于毛主席舍,忠于革命,忠于党。”“你?莫非你想入党?做梦!”“没有。”“你想改变成份?哼,把心肝掏出来都不得用。”“我没有,是单位上派我去的,我要吃饭啰嘛。”“老子不信,冯莫、卢子逸啷个不像你这样玩命?”“各人是各人嘛,喊老子出来是问这个?”“不是,来,喝酒。”“八月十五、八月十五,日子都过昏球啰。”么哥倒了点酒在手上,站起来,一点一点往天上洒,眼睛湿了。“祭田慧芬?”“嗯…多少冤魂…”良久,“呃,讲真的,你现在是不是真的拥护共产党?”“你是来盘问老子的?”“没有,没有,我们从小耍起,啥子都不瞒人的。”“呃,你问这问那,对你有啥好处?”“随便问下嘛,看你气都吭不出来,我也不舒服嘛。”“哼哼,天底下有啥硬汉子,随便哪个遭共产党揪去两顿打,妈偷人都要讲出来…反正我也不在乎啰。”么哥像是自言自语,“哼,不能反对他,就加速他。”“这话是哪个说的?尼采?注”“管球哪个说,我照我的本心去做,我拼命搞三忠于就是在加速他,趁他发癫从后头推一把。哼,老子“淈其泥而扬其波”注,高兴得很!”“喔哟,你要遭枪毙的,天啰,共产党要是晓得的话,枪毙你十回都不得解恨。”
   
     注:尼采,德国哲学家。注:淈其泥而扬其波,摘自《楚辞?渔父》淈,音骨,搅乱之意。
   
     大头双手发抖,脸色惨白,满是鸡皮疙瘩。“随便。喂,
   
     你还记得历史书上讲欧洲中世纪黑暗不?哼,杀死他!烧死他!异教徒!撒旦!魔鬼!中世纪黑暗时期的杀人场上疯狂的修士、民众喊得多么响亮、多么虔诚和今天的共产党员、人民群众高喊毛主席万岁!无产阶级专政万岁!撗扫一切牛鬼蛇神!去杀死地富反坏右有啥子不同?解放了,人们盼望过上好日子,却盼来了黑暗的政教合一,历次文字狱都是这样来的,老百姓活得战战兢兢,还饿死妈屄浪多人,弄到现在大家肚皮头还是寡涝涝的。喂,大头,有哪个朝代,皇帝用军队、监狱、刑罚来推行一种宗教?敢不信奉格杀勿论?”“没、没有。”大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聪明的中国皇帝决不让任何一种宗教占上风,哪怕是儒教,自己搞一套兼而有之却十分保守的现实统治术,儒教、佛教、道教哪能干政。几千年封建专制社会,都没有啥子政教合一,嘿嘿,没有尝过这滋味,今天有了,也许是中国人命中注定要有这个经历才能成长。”黑漆漆的江水上灯光晃动,让人发虚,只有高音喇叭里的革命歌曲能盖住悄悄话、盖住恐惧,“么、么哥,老子又想听,心、心头又怕。”“莫以为他们搞、搞的是唯物主义就不是宗教,任何一种思想被夸大便出、出现宗教倾向,”两人喝酒都不咋样,酒劲上来了,舌头大了,“何况崇拜得无、无以复加。嘿嘿,偶、偶像、圣经、早祷、晚祷、告解,现在样样齐全,老、老子巴心不得,越肉麻、越恶心越、越好,物极必反,越多越来劲。”“噢,天…”“组织、宣传是、是共产党的法宝,你、你以为三忠于是偶然的?哼,几十年前就这样,只是很、很少搞个人崇拜,只有革命真理崇拜、党崇拜。现在中、中国人千人一面,张口便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莲花落,早两年是经济基础与、与啥子?哦,上层建筑,呃,否、否定之否定,波浪式前进,还有妈屄螺、螺…”“螺旋式上升。”“啧啧啧啧,现在是一、一分为二,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从啥子必然王国…”“走向自由王国。”“不搞建设,折磨国家、愚弄老百姓,天天播种仇恨,等待我们黑五类的就是坐牢、敲砂罐。毛老人家活、活得累啊,要老百姓拿阶级斗争来当、当饭吃。”“吓、吓昏球啰,就、就不饿啰、就太平了舍。”“…还想让爱和恨像基因一样长、长在我们子孙的肉里头,今天三岁小孩子一开口便是共产党好,一说地主便是黄世仁,该、该杀,哈哈哈哈,功德圆满啰,党基永固。所、所以中国文化从、从来没有倒退到今天这样可耻的地步,假话连篇,肉麻吹捧。对党忠诚的必然结果,就、就是打击异己,告、告密、昧良心、失去自、自我判断。束縳思想,对中、中国人,百、百害无一利。”“只对党有利。么哥,你、你不怕啊?”“老、老子是个俗人当、当然怕,蝼蚁尚且贪生莫、莫说人,但是“鸡、鸡死也要蹬下腿嘛。””“唉…”“实实在在,我、我和每个中国人一、一样都有一个强国梦,当《祖国颂》响起,“五星红旗迎风飘扬,胜利歌声多么响亮,歌唱我们心爱的祖国从今走向繁荣富强…”我便控制不住感情。国家、民族和党哪个分得清?假如中国受侵犯,我、我一样愿意拿起枪,填、填沟壑,当、当炮灰,在、在所不辞。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好比我有一个虐待自己的父亲,我、我能不叫他…爹?”么哥哽住了,止不住的泪水往下淌。

[上一页][目前是第2页][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