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石三生
·倡议追授马彩云法官全国模范、烈士、博士
·凯迪网友七嘴八舌议马彩云法官被授勋
·马彩云法官与北师大女教授
·请王岐山书记谈谈马彩云被枪杀案
·政协发言人爱吹牛,出两小题难倒他
·用“大脑革命”质疑马彩云法官被枪杀
·马彩云法官被杀,“正义”或是元凶
·倡议追认马彩云法官为“两会代表”
·依法治国,应取缔两会提案
·谁是当今文坛第一
·两会中的腐败---申纪兰篇
·两会中的腐败--傅莹卖书,莫言扯淡
·公开叫卖、转让”当今文坛第一”
·任志强、李悔之与“动物世界的阴谋”
·大陆的尴尬:承认台湾宪法,只能“一国两政”
· 习总巧应顾晓军 “九二共识”成历史
·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为何也做五毛?
·全国政协委员朱征夫是敢言还是扯淡?
·台湾蔡英文欠大陆顾晓军一个人情
·任志强与任大炮
·习总揭开了人类起源之谜
·台湾文化的假正经
·向高级动物鲁山老泉致敬
·顾晓军创立了新哲学,中国大脑敢挑战谷歌智能吗?
·中国将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正在错过下一波浪潮---大脑革命
·中国人的悲哀
·申纪兰代表的智能超越了阿凡狗
·顾晓军思想远播阿拉伯世界
·从两会代表的马桶式思维说开去
·我与叙利亚执政党成了好朋友
·给“一带一路”泼点冷水
·天上真的会掉馅饼
·高级动物在行动
·因推荐“公正第一” 石三生下场堪忧
·请问生意场大人:该如何谈生意?
·大脑革命影响谷歌 阿凡狗戏弄聂卫平
·生意场的生意经与顾晓军民主奖
·石三生影响着索罗斯和聂卫平
·当执政党不在乎被冒充
·因小气,蔡英文正在丧失先机
·报告!我要吃敬酒
·刘刚才赞顾晓军,温云超就疯了
·冒充之恶与北风之毒
·不讲公正第一,岳阳法官下口咬
·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刘刚道歉,顾晓军主义再增辉
·温云超何时得的健忘症?
·与刘刚先生商榷
·方舟子出马,山东疫苗案将软着陆
·人民日报只敢叫阵,不敢较真
·人民日报认怂,让马克思主义蒙羞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
·向清华大学校长推荐“大脑革命”
·看李悔之如何为山东疫苗案灭火
·与“朝阳群众”、“华侨”说说精神病
·顾晓军与刘刚及其他
·马云投资夭折 刘刚大战北风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二)
·刘刚大战北风,急坏了吕柏林
·朝阳群众与海外精英(三)
·请国务院收回成命
·“英雄所恨略同”与朝阳群众爱的癫狂
·刘刚给世界出了个大难题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刘刚义比关公 北风不知好歹
·“造谣”是种特权----兼感谢海外精英
·顾晓军不计前嫌 温云超忘恩负义
·跟着贺卫方教授学扯淡
·教教青年们跟贺卫方教授掐架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一)
·调侃贺卫方,温云超受不了
·聂树斌案凶多吉少
·政治家的肾与聂树斌案及其他(二)
·向诺贝尔和平奖推荐顾晓军、刘刚、蔡英文
·从高瑜、马永田抗强拆看伪维权的本质
·青年网的愚蠢等于凤凰姐的无知
·政治与生存---兼答刘刚先生
·政治与生存---兼答东野长峥先生
·政治与生存---再答东野长峥先生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
·桃园三结义与煮酒论英雄(二)
·当局为何鼓励网络恐怖?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三)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四)
·桃园论剑与煮酒论英雄(五)
·从巴拿马运河到北京如家女子遇袭
·北京两个“弱女子”的维权
·阴谋总会得逞,邪恶常占据上风
·治本无期,何不先解决下民众疾苦?
·顾晓军与东野长峥
·发改委野心勃勃 教育部乱弹琵琶
·郎咸平终于成了郭美美
·最无辜的昏官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
·在中国,网络作家还不如个乞丐
·台湾的电信诈骗犯为何钟情大陆?
·朴槿惠的虚伪与芮成钢的傲慢(二)
·龙应台的落后与愚昧举世罕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跟着李悔之、贺卫方学扯淡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五十八
   
   人们常常津津乐道曹操望梅止渴的典故,却忽略了这原本是罗贯中在正儿八经的扯淡。到了现代社会,能将扯淡当成学问乃至事业的,则非李悔之、鲁山老泉、贺卫方之流的高级动物们莫属。
   
   比如,山东疫苗大案之后,就连脑残的世卫组织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转而要求当局查清疫苗的具体去向,以便确定是否需要补种。而李悔之,此时却大谈特谈起来《不要连万恶的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如》,其本意、却不过是说“疫苗受害者国家赔偿的立法刻不容缓,不能连万恶资本主义国家也不如!!!”


   
   似乎这扯淡的话重只说一遍还嫌不够欺人,又自己篡改一字、将“要”改为“能”重复一遍,就这么的、李悔之两篇望梅止渴的文章,就都登上了48小时排行榜。
   
   不用怀疑,只要不比邓亚萍邓大娘的24岁了、才勉强读完小学三年级更缺乏专制教育,民众都会明白一个道理:在当今时代,立个法,那基本上就是个猴年马月才能完成的重大工程。也别说是立法了,就那取消“嫖宿幼女罪”、也折腾了好多年吧?
   
   这说的是能立上法。可万一、立法失败了呢?
   
   更别说,就目前体制,国家立法也是枉然了!《国家赔偿法》立了又如何?全国有几人得到了相应的赔偿?够日的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都输了官司,可曾赔偿了石三生我一分钱?
   
   关于山东疫苗的问题,当局真的想本着“公正”的原则解决,就只有彻底查清疫苗的受众。然后,该补种的补种,该赔偿的赔偿即可。至于“立法”,就只好由着人大代表们慢慢去琢磨了!
   
   认为李悔之的“立法论”是扯淡的、可不只石三生我一个。就连他的好友贺卫方教授,不也是扭头就挑起了与团中央的撕咬吗?
   
   要说为党分忧,那还得数贺卫方教授的招数高明。关键时刻,就应该跳出“疫苗案”的范畴去扯淡,方能起到转移民众视线的特效!
   
   其实,如贺卫方教授这般的招数,李悔之本来也会啊,怎么这时又忽然忘记了呢?两会之前、去跟居委会的吴妈要选举权,不就是与贺教授呼吁给共青团断奶是一样的目的吗?
   
   还有高级动物鲁山老泉,天天扯着个破嗓子呼吁“一人一票”,这不也是一本正经的、在扯淡吗?
   
   可惜,朝阳群众对石三生大师我一毛不拔。不然,就扯淡、谁还不会啊?
   
   【石三生 2016年3月31日星期四 04:56】
(2016/03/3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