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石三生
·东北六月三把火
·顾晓军或成诺贝尔和平奖大赢家
·南非的良心与中国的骗子
·谁伪造了陈水总的微博?
·当局或借厦门纵火案诱导新型犯罪
·厦门日报越俎代庖向死人宣战
·从延安城管到革命圣地
·奥巴马或特赦棱镜泄密者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问习总:“决不允许”已经发生该怎办?
·中美合演的人权闹剧
·一塌糊涂的青岛管道爆炸事故报告
·国务院难得糊涂 中石化瞒天过海
·就“11•22”事故致李克强总理的公开信
·中国或已掌握“海水变石油”核心技术
·许志永被判刑只会成笑柄
·骆家辉指鹿为马 许志永此地无银
·美国政府的愚蠢举世罕见
·欺世盗名的“新公民运动”
·声援许志永的“法学院五学者”很愚蠢
·挪威议员为何推袁隆平角逐诺奖
·被蒙蔽的诺贝尔奖
·那些诺贝尔和平奖的角逐者们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二)
·许志永“莫谈法治”的阴谋(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九)
·谁在纵容国土系统的腐败
·傅莹的谬误与傅成玉的荒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民日报敢不敢与顾晓军一辩?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三十八
   
   不知为何,看到百度的《人民日报社长:管不住新媒体党管媒体原则就会被架空》,就想起了顾晓军主义。待到浏览过杨振武大官人的雄论,就又想起了那件往事:
   
   中专时节,石三生我这个内向而又讨厌政治的人,却偏好“诡辩”(同学语)。最热衷的话题,一是UFO,二是共产主义。有趣的是,这看起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题,同学中却无人能说得过笨嘴拙舌的自己。于前者,无论是我今天说有、还是明天说无,同学们自是由着我自相矛盾。可于后者,当我坚持认为是不可能的时,就惹恼了一个肌肉发达的入党积极分子。


   
   于是,在言语上无法取胜的他,就非得拉我去操场上比划、比划。幸亏,被同学拦住了。
   
   如今,早已忘记了自己当初是如何胡说八道、惹恼了那同学的。但真正从理论上认识到共产主义是骗人,却不过是在近几年、读了顾晓军先生的《科学共产主义的梦呓》等之后的事。
   
   由我与同学闹着玩的“诡辩”,就又回到了杨振武社长的社论。心想,人民日报社长大人的雄论,到底错在哪儿呢?为什么他会担心“新闻舆论阵地,马克思主义不去占领,非马克思主义就会去占领;正确的东西不去占领,错误的东西就会去占领”呢?
   
   回想八十年代初,党是绝对管住了媒体的吧?而且,那时、也没有“新媒体”这一说不是?那时,伟大的马克思主义为什么都没法占领石三生我单纯到与同白纸一般的心灵呢?
   
   那时,为何马克思主义就让其追随着们、只会讲不出道理来时,便妄图比拼胳膊大腿呢?
   
   在八十年代初的、那样一个几近封闭的社会,马克思主义的能力都令人生疑。如今,历经三十年改革开放,在民众的政治见识已整体高于一百多年前的马克思之后。人民日报、真的相信用老古董的马思想,可以战胜新媒体上的民众的智慧吗?
   
   果如是,杨社长敢不敢在不动用任何形式的肌肉的情况下,开展一场有关马克思主义的大辩论呢?
   
   就杨振武社长代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著名作家、思想家顾晓军先生展开一场供全民围观的大辩论,如何?
   
   若杨社长胜,就勒令顾晓军先生与顾粉转投娱乐圈,终生不得再谈论政治。甚至,就干脆由党媒收编顾晓军先生及顾粉,也是可以的吧?
   
   若顾晓军先生胜,则杨社长就大人大量、放过新媒体一马,让那些不被党媒待见的中国的民众、也好有个寄托心灵之地。
   
   当然,如果杨社长觉得与顾晓军先生辩论、没什么把握。也可以来个挑软柿子捏、与石三生我辩论一番。
   
   但辩论的规则略微不同:石三生若胜,可照前;若不胜,则就只能代表我自己或投诚、或从新媒体中消失了。
   
   请问杨社长,敢公开辩论吗?
   
   如果连公开辩论都不敢,如果所谓的马克思主义者们连个常识、常理、常情都不会讲。那么,就请杨社长们还是依照惯例----“枪杆子里面出真理”吧。又何必鼓吹什么“我们始终做到勇于担当、能征善战,敢于交锋、善于引导,澄清谬误、明辨是非”呢?
   
   如果,硬要将谬误澄清为正确、将非说成是,只需指鹿为马便可。又何必不远万里、让德国马来趟这浑水呢!
   
   【石三生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 03:17】
(2016/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