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石三生
·中国的法治:一边鞠躬;一边作孽
·南海仲裁案,德国鬼子出了个馊主意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
·第二巡回法庭为何不扫门前雪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二)
·连上帝都感到意外的巧合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三)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四)
·刘刚与高智晟及其他(五)
·城头变幻难解百姓之苦
·令人窒息的理想
·也谈“刘刚改了密电码”
·“四亿九”祭
·“四亿九”之后
·推荐顾晓军、刘刚、郭文贵联袂角逐诺贝尔奖
·请王岐山书记主持公正
·后周永康时代
·等于零的人生
·再谈“刘志军倒下无所谓”
·这些年,那些事
·借海航十个亿,与郭文贵对赌
·小鸟与郭文贵
·西诺与文贵
·郭文贵与“发不会”
·特朗普、郭文贵及最赚钱的生意
·郭文贵事件之假想
·美国的月亮是真的圆
·刘大湿与十三省
·紫禁城月下放人 郭文贵初战告捷
·马云避实就虚 刘刚连遭辟谣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口若悬河 刘大湿如梦初醒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
·郭文贵与达赖喇嘛(二)
·刘刚与郭文贵
·郭文贵真情流露 夏业良随狼起舞
·老领导欲盖弥彰 郭文贵敛财有道
·此郭文贵不是彼郭文贵
·刘刚与郭文贵貌离神合
·刘刚妙计安天下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与王恩哥
·郭文贵首战五连胜 螳螂党隔海羞死牛
·和尚被抓,郭文贵再胜一回
·郭文贵是那个“老领导”的小三?
·郭文贵与黄艳
·渲染后事 郭氏骗局进入第二季
·“郭共”之争唯有顾晓军能厘清
·郭文贵爆料台湾 统一大业指日可待
·郭文贵老谋深算 刘大湿再被拉黑
·刘大湿明珠投暗 郭文贵一统海外
·达赖喇嘛或被郭文贵愚弄
·刘大湿惊天逆转 郭文贵无愧小三
·顾晓军与刘刚及郭文贵
·呼吁刘刚接受顾晓军的挑战
·向709们求财
·向刘刚大师求败 向郭文贵求荣
·刘刚护嫂荒唐 郭文贵统战有方
·刘刚孤注一计 顾晓军点睛“老领导”
·郭文贵开启核爆 刘刚单骑飞帝都
·刘刚故伎重施 顾晓军再被威胁
·向刘刚大师并高智晟认错
·江桥美女色艺双绝
·时势造英雄 刘刚造时势
·刘刚的傲慢与郭文贵的梦呓
·郭文贵的骗局与刘刚的偏见
·从“新领导”法治郭文贵说开去
·刘刚痴心难改 郭文贵反炒自己
·金无怠与郭文贵
·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组团推荐顾晓军
·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关注顾晓军
·再请154位诺贝尔奖得主推荐顾晓军
·请海外民运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请王丹、吾尔开希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再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请《纽约时报》推荐顾晓军角逐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与顾晓军,谁能做“这个世界的老师”?
·三请达赖喇嘛、刘晓波联袂推荐顾晓军
·刘晓波已走,谁来做“我们的思想领袖”?
·徐文立,让诺贝尔和平奖蒙羞
·致挪威诺贝尔委员会主席安德森的公开信
·建言王丹:让刘晓波走,请顾晓军上
·高智晟的上帝或是白痴
·顾晓军的前瞻与高智晟的反智
·高智晟正在拉底西方人的智商
·美国需要“新思维”
·2018年,上帝将因高智晟沦为笑柄
·基督教或涉嫌诈骗
·平民需要顾晓军
·被忽悠的诺贝尔委员会
·平民需要顾晓军(二)
·言论不自由也是腐败
·诺贝尔和平奖需要顾晓军
·郭文贵纳降表与黑老大获赔偿
·郭文贵飞扬跋扈 刘彦平委曲求全
·郭文贵引而不发 刘彦平此地无银
·《巡视利剑》难学 支持中纪委不易
·持续验证中共反腐败“零容忍”的真伪
·顾晓军与马克思
·联合国也腐败,特朗普应支持顾晓军
·川普联合国首秀,令人肃然起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华东师大或有难言之隐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七百三十七
   
   写《顾晓军思想是人类社会的航标灯》违禁,只好转个话题。
   
   写啥好呢?信马由缰、不知怎么、就点开了高级动物之李悔之的《李悔之:追求光明者,怎样才不会被黑暗吞噬?》。


   
   可李悔之的文、又实在不是我所能欣赏的。所以,只能习惯性地一直拉到文章的底部、观其尾。这么的、就看到了华东师大政治系主任的刘擎的的悼词,以及李悔之的老友于建嵘的“原则立场绝不妥协,处事方式可以不直接对抗。在不与邪恶合作的同时,尽可能寻找到改变社会的机会”。
   
   世人皆知,石三生我自从追随顾晓军先生,转变的第一个人生观、就是“改变中国”必须先改变自己。因此,对那些动辄就声称要“改变社会”的人们,要么、就敬而远之;要么、就嗤之以鼻。
   
   当然,以于建嵘教授可以出入中南海如遛弯的大人物来说,当是有能力、也有资格扯淡什么“改变社会”的。孟尝君的门客们,不就只是凭鸡鸣狗盗般的下九流技艺,就改变了历史吗?如果以此论之,于教授当是我敬而远之之人。
   
   看完了李悔之的文,果然没看懂自己对其标题的猜测---追求光明者,怎样才不会被黑暗吞噬?虽然没得到答案,但自己这被顾晓军先生认为是“网状思维”的脑袋,却不知怎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李悔之嘴中的“光明”,自然就是民主。而“黑暗”,则无疑就是这个专制的社会了。换言之,李悔之不就是在说追求民主的江绪林,被这个黑暗的专制社会吞噬了吗?
   
   江绪林果然是如此追求民主人士,为什么在网络上、没有看到他的无论是人大、北大、还是什么香港教会大学、华东师大的同窗、同事们半个字提及江绪林追求光明的事迹呢?不但找不到江绪林追求光明的事迹,他的挚友兼华东师大政治系主任的刘擎会为什么还怀疑他是个典型的抑郁症呢?
   
   抑郁症,就是精神病吧?一个精神病人的追求、到底会是什么?李悔之怎么知道江绪林追求的一定是光明、而不是黑暗呢?
   
   尤为令人不解的、是以马列政治为终身职业的江绪林,他居然是一个基督徒。
   
   石三生大师我是没进过大学门,就不知道这个“黑暗”(李悔之语)的社会的大学里,学政治与搞政治的学生或教师,需不需要先入个党什么的?曾经的大学里施行“七不讲”、真的只是个谣言吗?
   
   李悔之的文中,还提到了那个史学天才林嘉文。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李悔之眼中的、追求“光明”的人儿,都热衷不是自缢、就是跳楼呢?
   
   而最为诡异的、是江绪林与林嘉文的后事都既出奇、又雷同。说出奇,是这两位,都是活着见人,死不见尸。
   
   以石三生大师我有限的历史知识,记得只有赵高之流为了什么指鹿为马的大业,喜欢秘不发丧。余者众生,哪怕是进八宝山的大人物们,死后、即便没有遗容曝光,也会有各种吊唁的道场流传于世。如阎肃等,不但有遗容问世,就连那些明星、大腕、以及什么各界群众赴丧的场面不都是满天飞的吗?
   
   江绪林与林嘉文的死,为什么都没有经过医生诊断、抢救,也都没有人看到他们死后是个什么样子呢?
   
   百度“江绪林殡仪馆”,千篇一律的、皆为其百科所说“刚刚与几个朋友在学校送别绪林兄离开闵行校区,当殡仪馆的车急速驶出校园,将他从这个他工作了七年多的校园带走时,守到最后的老师和学生失声痛哭”。
   
   对了,中国人,最是讲究守灵的。江绪林的“几个朋友”不懂人情世故,难道华东师大也不懂吗?
   
   死了,就直接让殡仪馆拉走?
   
   高级动物李悔之先生能凭此文骗到69笔赏(需要声明的是,石三生大师我真不是“羡慕嫉妒恨”。是,也不会告诉别人)。可有多余的智慧,能解释江绪林与林嘉文两个追求“光明”的准精神病人,为什么都选择了理性自杀。而且,还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秘不发丧”吗?
   
   【石三生 2016年3月22日星期二01:30】
(2016/03/2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