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范子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范子良文集]->[瞻仰抗日烈士杨光泩纪念像有感]
范子良文集
·大纪元:樊中庄被抓 范子良呼吁各界关注
·大纪元:樊中庄情况危急 范子良再度呼吁
文集
1998
·向范氏家族成员谈家史
1999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
·我有一个梦,梦想有个“窝”(充实稿)
2000
·让更多的人看到优秀文章,也是一种启蒙工作
·《回顾20世纪》整理后的感想
·致朋友们的一封信 附:我的感想
·把刽子手的名字记录在案
·陈生江的情况
2002
·十里坪的魔鬼警察
·我和林老同歌哭!
2003
·纪念“六•四”十四周年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3.8.23)
·致十里坪劳教所副所长胡建宏的信
·致浙江省司法厅的信
·要揭露警察的违法行为
2004
·通报金波先生情况
·致湖州市公安局局长凌秋来的信(2004.5)
·我们的共同理念是用任何手段也破坏不了的
·作家戴晴将《长江,长江》一书赠给民运朋友
·致公安部部长周永康的信
·与朋友们分享
·为王金波先生呼吁
·不要遗忘朱利锋!
·我只能为民运跑跑龙套
2005
·致洪哲胜
·同声谴责济南土匪恶警迫害王金波!
·祝贺春节
·读《徐水良文集》的一点联想——也谈联合国改革
·王金波先生平安回到家中!
·纪念“六.四”十六周年
·对正义党通讯《 陈用林是一个人权迫害的骨干分子》一文的回应
·为毛国良先生第八次被砸饭碗而大声疾呼!!!
·林老关爱青年朋友!
·代邮国涛给诸位的信
·樊中庄先生被抓
·民主大业后继有人
·我的宗旨以及自我定位是“跑龙套”
·回复《回忆录》
·为今后的结社打下基础
·浙江缙云樊中庄的病况
·密切注视杭州朋友的安危
·声援程云惠女士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利!
·说说范方平
·让后人牢记共产党的罪恶历史
·浙江警方又在干啥?
·奇文共欣赏
·当心,今年收获的稻谷有毒!
·关于谭凯案的一些新情况
2006
·寻找焕武兄!
·后共产时代中国价值取向探索
·谈谈《浙江教育电视台》的《小强热线》和《走进今天》
·浙江缙云樊中庄先生的近况
·高举反专制大旗 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冲向顽固的专制堡垒——祝贺中国民运2006年柏林大会胜利召开!
·著名人权、民运、维权活动家:余铁龙先生
·谁来关注“人权”?——就“虐猫”事件谈我的想法
·我终于见到了同道余铁龙先生!
·海外民主党应率先“进军台湾”!
·民运需要智慧和勇气——学习严正学先生百折不挠的维权精神
·紧急救助法轮功学员陈忠升先生!
·我不相信共产党会“立地成佛”
·转基因大米已端上餐桌,不知道是福还是祸?!
·向比尔.盖茨先生进言
·铮铮汉子谦谦君子——记法轮大法弟子陈忠升先生
·向这群苦难的老人伸出援助之手,为他们呼吁!为他们呐喊!
·湖州织里火灾的死亡人数52人
·亲情
·湖州市织里镇又是一场大火
·湖州织里发生火灾和群体抗议事件后 官方正在追究泄露真相的无辜民众
·我的狱中难友李毛兴先生被屈打成招判处死刑!
·恐怖!!! 徐双富等三位基督徒已被秘密处决!
·为内蒙女孩给焦柏固先生的求援信
·请朋友们都来使用skype网络电话
·紧急情况通报 杭州公安又抓人了!
·又一位打造共产政权的功臣被党抛弃
2007
·遥祝鲍彤先生蒋中朝女士俩老健康长寿 平平安安!
·学习朱虞夫先生满腔热情关怀狱中难友家属过好春节!
·老当益壮矢志不渝的沈继忠老先生
·向朱先生提个建议!
·我家的孝子
·后生可畏——写在民运人士谭凯即将获释之前
·就严正学案致胡锦涛先生的一封信
·致李国涛暨上海各位朋友
·多行不义必自毙——正告浙江缙云李金亮及其他恶警们
·我所崇敬的维权英雄
·“六四”18周年前夕一次“拒绝遗忘”行动
·百万条手机短讯——引发一场大游行的启示!
·紧急救助福州林信舒老先生于危笃之中!
·浙江缙云县公安局的无赖恶警
·司法黑暗迫使残疾老人走上漫漫上访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瞻仰抗日烈士杨光泩纪念像有感

本文首发黄花岗杂志第三十四期

   晨练时张先生送我一张8月24日的湖州晚报,第四版广告版上刊有一张照片,没有标题,也不是报导,只有说明:“杨光泩烈士纪念像落成(这一行字印在照片上),照片下方:在著名外交官杨光泩烈士诞辰。110周年之际,昨天上午(8月20日),伴随着少先队员庄严的鼓号声,由美国远道而来的杨光泩亲属,在南浔区菱湖光泩公园为杨光泩先生的纪念像揭幕。”“杨光泩(1900年—1942年),祖籍浙江吴兴菱湖人,系中国现代著名外交官。1939年10月,受命于危难之秋,赴菲律宾任中国驻马尼拉总领事。就任期间,积极宣传抗日救国。1941年12月7日,马尼拉沦陷后,杨光泩等八位中国外交官被日军拘捕杀害。”“记者:王正伟实习记者:范婷婷通讯员:李惠民摄。”

   张先生还告诉我,菱湖新公园已改名为《光泩公园》,公园内新设了杨光泩的纪念像,8月20日杨光泩的亲属也来了,摆了十六桌酒席……云云。

   我怀着崇敬的心情,与老伴一起去拜谒杨光泩烈士纪念像。先从我家门口数步子,到杨光泩故居纪念碑前,一共走了166步。再去光泩公园,拍摄几张照片回到家才化55分钟,真可谓“近在咫尺!”感慨油然而生,不得不写几句。

   日本侵略军灭绝人性,连手无寸铁,根本不曾兵戎相见的外交官也要杀害,真是惨无人道!我为故乡出了这位杰出的英烈倍感骄傲!我想:应该将这份“光荣感”付诸行动,宣扬这位忠烈的英雄亊迹。于是我逢人便问,(也算是作民意调查吧!),结果让人大为失望,知道一周前发生在菱湖这件大事的,真可谓“寥若晨星”,大多数菱湖人对一周内发生的事不知晓。更遑论远在68 年前那埸为国捐躯的大事了!原因很简单,掌握在政府手中的新闻媒体也不于报导,湖州晚报广告版上那张照片,总共只有172 个字的说明,《湖州日报》、《湖州电视》更不可能报导,这怎能体现当地政府的“重视”?

   《我国在二战时牺牲在外交战线的民族英雄》文中有这样一段话:“回忆这些战斗在烽火连天的二战时期堪称民族英雄外交战线的外交官的感人至深的伟大业绩,我们是否很受感触,放下党派之争不说,我要说,只要是为了中华民族大义而做出牺牲自己的人士,为了中华民族得到彻底解放,为了中华民族尊严做出殊死斗争的先烈,永远是中华民族的英雄,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丰功伟绩和历史功绩”。

   也就是说:杨光泩先生等九位外交官,作为烈士的身份,是毋庸置疑的。1947年7月7日,国民政府派专机到菲律宾,专门将杨光泩等8 位外交官的遗骸运回南京。在9月3日抗战胜利纪念日这天,被一同安葬在南京菊花台,并将菊花台改名为“忠烈公园”。

   可是,共产党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相隔半个世纪后的1989年12月2日才“批准”为“革命烈士”,人们不竟要问:你不“批准”为“革命烈士”,杨光泩等8位外交官,就白白牺牲了?真是荒谬绝论。还有报导说:杨光泩是国内少有的国共两党均承认的“双重烈士”。言外之意还有许多抗日烈士不被“批准”的?。

   “双重烈士”这句话使我想起了,九十年代听短波,一位带着浓重湖州乡音的赵先生,在听众热线中控诉:他的姑夫在抗日战场上受伤退伍,在五十年代的镇反中被镇压,同样一位抗日英雄,冤死在共产党的屠刀下,如此说来,共产党政府分外“优待”杨光泩等9 位烈士了?!不可思议!只能说是倒行逆施!。

   2002 年4 月,杨雪兰和大姐杨蕾孟在菱湖举办杨光泩烈士殉难60 周年纪念座谈会时“深情地”反复说,“家乡人民没有忘记我们……”。这句话是官面堂皇的话,也是外交词令,忘不忘记?全在“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心照不宣”!

   在此,再举一例:中国著名的实业家章荣初(1901—1972),是菱湖家喻户晓的慈善家。先后在菱湖兴建碳酸钙厂、缫丝厂和菱湖医院,重建青树中、小学,在建设化学厂和丝厂的同时,还建立了民用菱湖青树电气公司。到今天为止,菱湖常住人口中,大约有半数家庭,还在章荣初创办的企业、工厂、学校、医院中就业。他对家乡人民作出如此巨大贡献!应当不能忘记他了吧!可是,以他父亲章青树名字,命名的“青树中、小学”,也被篡改掉,成了菱湖中学。在理发室遇四位小年青,我问他们菱湖的名人?答:“不知道!”又向:你就读学校是谁创建的?答:“还是不知道!”可见,菱湖人的忘恩负义真的到了家了。

   要使家乡人民不忘记这些外交战线上的外交官们在对敌斗争中惊天地、泣鬼神之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我倒有一个建议:杨蕾孟是资深编辑,这件事做起来,一定会得心应手,马到成功。出版回忆录,为乃父写传记,(向家乡人民赠书)。创建一个以杨光泩命名的中文网站,家乡的茶文化很兴旺,成年人爱泡茶馆,开设网上茶馆,为家乡民众提供聊天、交流的埸所。我想:互联网这个现代先进工具,一定会让这位美国出版界赫赫有名的女杰,大书特书这个家族的英雄史诗,成为家乡人民,家喻户晓永志不忘的“纪念馆”。

   还有一点很多人特别赞尝的,1945年,失去了丈夫,严幼韵一下子变得走投无路。在朋友的帮助下,严幼韵带着三个年幼的女儿,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登上了前往美国的轮船,在海上漂了24 天,终于在美国站稳脚跟。她悉心照料三个年幼的女儿,一个个都培养教育成女中豪杰:长女杨蕾孟是美国出版界赫赫有名的女杰;二女儿杨雪兰是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副总裁,成为这家公司历史上唯一的华裔副总裁。因此,可以告慰杨光泩先生在天之灵!您的夫人和女儿为您大大争了光!

   但是,如果当初你们一家不去美国,而是回国!今天的结果就会大不相同了。是美国这片自由、民主的土地,孕育了你们的成功。杨雪兰和杨蕾孟应该说与许多上了年纪的中国人是同时代人,在所受教育上无法比拟;事业上的成功更是望尘莫及。决定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的,可以肯定地说是社会制度的不同。如果你们也生活在这个专制社会,也许会像今天国内极大多数人一样,穷困潦倒,一事无成。

   所以说走对路是至关重要的。再据近日报导:北京徐先生写给自由亚洲电台信中讲述他父亲徐迈苦难的一生。原本是起义回归的英雄,徐迈原封不动退回千两黄金的奖金,表明他的起义,不是投机,不是私利,对得起国家社会。但在中国的种种政治运动中,也难逃迫害和死亡的命运。(请上自由亚洲电台网站看原文)。

   本人家庭也深受日寇侵略之害。方一戈撰写的1937年11月5日《吴兴阻击战追记》那埸战斗,使我们全家和湖州大片土地沦为焦土,成了无家可归的难民,从此一蹶不振。因此,痛恨日冦侵略,我们是一致的。我和杨氏姐妹称得上是“三料同乡”:湖州菱湖是令尊的故乡;上海是双亲出生、成长的故乡;宁波是你们外公的故乡。同样湖州是我的出生地;上海是我35 年的“打拼地”;宁波天一阁是我的祖籍,也称得上“名门望族”。日寇侵入前的家境,比不上你们宁波外公家,足以与你们菱湖祖父的家产相媲美。因此说,命运太会捉弄人了!一切只能在不言之中,结束这篇拙文了。

   写于:

   中华民国九十九年八月廿七日

   庚寅年七月十八日

   公历2010年8月27日

   本文参考数据:

   杨光泩简介

   杨光泩[1](1900年-1942年),浙江吴兴菱湖人(湖州),曾任中国驻菲律宾总领事。祖辈菱湖开办杨万丰丝行(故址尚在北桥浜路)。杨光泩16 岁时考入清华学堂高等科(清华大学前身)。1920年由清华学堂保送留美,先后在科罗拉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求学,并获学士、硕士学位。

   1924 年获国际公法哲学博士学位。在美国时,曾出任中国驻美国公使三等秘书、《中国学生月刊》总编辑、美国东部中国学生联合会主席、乔治敦大学中文教授、华盛顿美国大学远东历史讲师。1928 年2 月,任南京国民政府外交部情报司副司长兼外交委员会主任委员,代表外交部接待各国使节及外国来宾。

   1929—1933年,出任中国驻英国伦敦总领事及驻欧洲中国特派员。1933年回国,任世界通讯社社长。1937年春,出任中国驻欧洲新闻局伦敦、巴黎总部负责人。10月,受命于危难之秋,出任中国驻菲律宾首都马尼拉总领事。就任期间,积极宣传抗日救国,奔走于当地爱国侨胞和海外友好人士之间,募集捐款,支持抗日。1941年12月7日,日本偷袭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马尼拉危在旦夕。为掩护当地华侨及领事馆财产,果断婉拒盟军劝其撤出马尼拉的安排,誓曰:“身为外交官,应负保侨重责,未奉命之前,绝不擅离职守。”一面筹划应变办法,一面疏散文职人员,当时有一批由美国印刷的法币滞留在马尼拉港口海关,为了不遭日寇掠夺,毅然付之一炬。

   1942年1月2日早晨,马尼拉被日军占领。当天,日本驻马尼拉副领事木原次太郎,声称日本不承认重庆政府,也不承认杨光泩等人的外交官身份。要挟杨光泩将旅菲华侨领袖集中起来,杨光泩当场拒绝。于是杨及另外7 名外交人员被日军囚禁。虽遭百般折磨,始终不屈。日本宪兵司令太田,因杨光泩严词斥责。太田司令恼羞成怒,马尼拉沦陷后,杨光泩等八位中国外交官被日军拘捕,他们身遭严刑折磨,威武不屈。于1942年4月17日将杨光泩等8 位外交官秘密枪杀于菲律宾华侨义山。敌人未击中杨光泩要害,杨光泩以手指心,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牺牲时年仅43岁。

   1945年杨光泩等8 位外交官忠骸移葬南京雨花台。1948年旅菲侨胞为纪念杨光泩烈士,在菲律宾华侨义山建立了一座上镌“效忠成志”四个大字的纪念碑,还有一条以他名字命名的“光泩路”和光泩小学。1989年12月2日,国务院民政部颁发了杨光泩革命烈士证书,并在南京市菊花台公园修复了烈士墓和烈士纪念馆。

   * * * * * *

   严幼韵(1905—),1925年考入沪江大学,1927年转入复旦大学商科,是首批进入复旦的女生,也是该校第一届女毕业生。大学毕业后不久,与清华大学教授杨光泩(1902—1942)在上海大华饭店举行了婚礼。1930年9月杨光泩任中国驻伦敦总领事时,她随行出洋,开始了外交官夫人的生活。1938年杨光泩任中国驻菲律宾总领事时,她曾亲手设计并操办总领事官邸的装潢,陪同出席各种外交活动。“七七”事变后,她任中国妇女慰劳自卫抗战将士会菲律宾分会名誉主席,带领会员深入工厂、商店、报馆、街道等地劝募,仅1939年7月就募款数万比绍,全部汇缴祖国,支持抗战。1942年初日军攻占马尼拉,4月17日,坚贞不屈的杨光泩和留守总领事馆的另7 位外交官为国壮烈捐躯。当时严幼韵已是3个女儿的母亲,她不仅克服种种困难,抚养教育女儿,还尽心尽责地照料好其他7 位外交官的妻儿。1945年,严幼韵到纽约任联合国礼宾官,干得异常出色,直到1959年10月正式退休。同年她与著名外交家顾维钧(1887—1985)结婚,百分之百地充当了“好管家、好护士、好秘书”的角色。顾维钧健康长寿,历时17 年完成11000页、长达500万字的口述回忆录,是与她的精心照护息息相关的。1990年她向上海嘉定博物馆捐献了顾维钧的155件珍贵遗物,并为建立生平陈列室捐助10万美元。不久前,她向复旦大学赠送了两张2004年过百岁生日(虚岁)的照片,祝福母校前途无量。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