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全身敏感部位被10万伏高压电棍电击 王长龙告江]
九剑博客
·【特稿】认识法轮功真相是读懂香港政局的关键
·【特稿】为何江系策划的恐怖杀戮真相不被公开?!
·港府对面中共血旗突然倒挂 天意昭显中共灭亡
·路透社:9年来港警首次用催泪弹对付民众
·中共建政65年来屠杀无辜中国人的历史
·【热点透视】江泽民现身 揭晓新“四人帮”之谜
·掸封尘:“国庆日”?“国殇日”!
·江泽民〝死穴〞再被点 党媒高调捅破邪恶〝610〞
·追查录音曝江泽民直接下令用法轮功学员器官做移植
·十一国殇日 聚焦全球此起彼伏的诉江案
·中共建政65年 迫害法轮功把自己送进坟墓
·弃中共保平安 一亿七千余万华人“三退”
·直播:国殇日反迫害促退党 香港集会游行
·【特稿】反思“十一” 解体中共走出国殇
·【禁闻】退党精选
·香港“雨伞革命”把中共推上火山口
·【特稿】香港雨伞革命彻底击碎全世界对中共的幻想
·【今日点击】九龙旺角爆冲突 戴耀廷呼吁示威者撤离
·中共启动特务及黑社会袭击参与香港雨伞革命民众
·香港“雨伞运动”受暴徒袭击 知情者:每人5千元雇佣来的
·中共发动黑帮暴力袭击 港人齐谴责
·【禁闻】四大影帝齐发声 谴责港府撑占中
·市民怒骂港警保护袭击学生黑帮离场 女生被气哭
·中共千人“特务部队”已秘入香港
·中共发动红黑两道性骚扰女性 各界齐谴责
·辛灏年:雨伞革命 牵动两岸三地局势
·中共打压〝占中〞屡换手法 明暗箭齐发
·组图:反占中暴徒恶形恶像一览
·香港事件凸显中共邪恶本性和共产党组织原则不会变
·梁振英警察黑帮一起上 江泽民欲靠实现第二次六四再上位
·证据确凿 中共出钱“反占中” 价目表曝光(组图)
·独家披露北京对香港雨伞运动误判后采取的应急手段
·迫害法轮功主犯刘云山罪状公告
·【特稿】“反占中”是中共地下党策动
·现场直播:旺角蓝丝带离开 警方防占领区扩大
·“江泽民被中南海抛弃” 十一前最大罪行被曝光
·曾庆红家族控制的国安黑帮假扮占领者冲击香港警方
·金正恩将以〝反人类罪〞受审 共产体制末日来临
·【今日点击】梁振英迫林郑搁置学联对话 港民抗争继续
·天津公安局人事大动 引出震惊国际大事件
·美国会中国委员会:中共继续大规模迫害法轮功
·独家:江派意图再制造“六?四”事件的夺权行动流产
·宾州众院决议吁停止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
·讨江檄文
·11年前改名的中共神秘机构 记录江泽民的恐慌历史
·玉清心:中共活摘器官仍在继续
·【历史系列片】真实的江泽民(十四)
·英解密文件:中共阻止香港民主化
·美国会研讨:香港抗争顺应全球弃共浪潮
·追查国际关于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证据专辑
·见证武力清场!法新社记者全纪录 港警暴行网路疯传(组图+视频)
·【今日点击】云南晋宁征地血案 5人被活捉烧死
·大纪元为何能连续准确预测中共政局走向?谜底揭开
·法轮功学员旧金山大炼功 西人现场学功
·【今日点击】江泽民6点建议曝光 求赦免争议激烈
·《九评共产党》十周年 旧金山举行强阵容研讨会
·警察入屋监视 高智晟举刀逼退
·追查国际对北京迫害法轮功学员王治文的责任人的公告
·中共正在掩盖群体灭绝罪的罪证(图)
·北京律师为法轮功学员无罪辩护
·毛选里被删掉的最不敢见人的“经典”语录
·刘云山宣传口抹黑雨伞运动细节被曝光
·“活摘器官”论坛 加拿大部长现场支持曝中共罪行
·【特稿】依法治国 绕不过法轮功受迫害问题
·前大连尸体工厂员工曝恐怖内幕(慎入)
·曾庆红郭伯雄梁光烈涉活摘器官 追查国际调查取证
·敏感时刻 曾让江泽民恐惧胆寒的人被放出狱
·15年迫害 王治文首张照片曝光
·【热点互动】15年冤狱再关洗脑班 如此〝依法治国〞
·《大屠杀》揭活摘器官内幕 震惊加国会
·四中全会召开 海外踢爆中共惊人罪恶
·真相节目:解析〝1400例〞
·被中共谋杀的女性法轮功学员(1)
·被中共谋杀的女性法轮功学员(2)
·新书〝屠杀〞 温发布会唤正义良知
·欧美亚齐反活摘 器官移植大会怎开?
·全球营救 王治文终获释回家
·“610”血腥迫害法轮功学员 有死亡指标
·迫害法轮功主犯刘京罪状公告
·徐才厚被正式起诉 军队涉活摘事实不断曝光
·徐才厚被送审 江泽民岌岌可危
·跟着党走,就这下场
·【特稿】香港“雨伞运动”再曝中共邪恶基因
·满洪宇:一个99%中国人都不知道的秘密
·徐才厚控制下军委参与活摘器官的机构及名单
·乌克兰选举共产党惨败 首次被踢出议会
·2108名大陆军医涉活摘器官 追查国际第二批名单出炉
·【历史今日】蒋中正坚决反共捍卫民国
·迫害法轮功主犯李长春罪状公告
·法轮功创始人赢得各族裔尊敬 中共谎言不攻自破
·百度解禁江泽民汉奸历史
·中共三前常委和二军头间接承认涉大规模杀人秘闻
·阻中共强摘器官 逾215美国会议员联署281决议案
·【今日点击】徐才厚揭四名正国级高官 同涉一重罪?
·宋紫凤:九评灭共剑出匣,十载霜天吐莲华
·马英九:台湾不接受大陆提出的一国两制
·给中学同学们的一封忠告信
·档案解密 毛泽东曾害317万人 详情曝光
·《九评》十周年 三退成大潮促中共解体
·刘少奇怎样惹上杀身之祸?(图)
·迫害法轮功主犯王茂林罪状公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身敏感部位被10万伏高压电棍电击 王长龙告江

【大纪元2016年03月28日讯】“把我全身衣服扒光……恶警孙殿成拿了据说是全教养院电压最高的一根电棍(十万伏以上),猛电击我全身最敏感部位,依次从头部——眼睛——嘴——脖子——两腋窝下——心脏——肚脐——两肋神经——小腹——生殖器——大腿根——脚心——后背——肛门,就这样转着圈,来回反复电,前身后身,翻来覆去电了二十分钟,疼得我死去活来。”
   
   
   
   

   
   “恶警胡大明用电棍长时间电我的嘴达一分多钟,电棍直接猛击嘴唇,像无数条带针尖的火舌一样凶狠地扎烫着我嘴上的血肉,我紧闭嘴唇,使劲憋气,极度的疼痛、恐惧与缺氧使我感到好像要被打死了一样的难受……同宿舍的犯人说:‘我在丹东监狱都呆过,从监狱到教养院,还头一回听说电棍还有往嘴上电的!这也太狠了!’”以上是原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政府职员、法轮功学员王长龙在他的控告书中的自述。
   
   全身敏感部位被10万伏高压电棍电击 王长龙告江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王长龙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法轮功王长龙在本溪教养院非法劳教期间,曾多次被高压电棍毒打,其中一次恶警使用十万伏以上特高压电棍毒打他。
   
   王长龙,男,今年四十三周岁,大专学历,曾是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政府职员,现因修炼法轮功被无理开除。
   
   一九九八年,王长龙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原来经常眼疼、头疼、晚上睡觉爱出虚汗,严重时,还出现过晕厥的现象,在修炼法轮功后,不见了,身心越来越健康。在工作中,王长龙按法轮大法的要求,认真勤奋、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二零零一年,在全国人口普查工作中,他被评为丹东市级先进个人。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王长龙在过去十六年中遭受的迫害。
   
   一、在洗脑班中 被迫害昏死过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半 个多月后,我们在北京的一个小旅店里被东港市公安局的警察周恒臣、王盛乙等人,绑架并劫持到东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失去了人身自由,并被勒索伙食 费二百元。出来后,我回单位孤山镇政府上班。
   
   二零零零年末,当时的孤山镇长兼党委书记尤泽军,指使当时的孤山镇副书记宁成良,把我办公桌里的几本大法书撕掉。
   
   二零零一年九月,孤山镇副书记宁成良叫我到东港市参加“法制学习班”,结果到了东港一看,原来是给法轮功学员办的洗脑班,地点在东港市桥东老年福利院。有 公安、陪教人员十多人。法轮功人员十多人,都被限制人身自由,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在政府正常上班,被欺骗到这里后,不但每天都被逼迫看侮辱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带,而且被限制人身自由,一言一行都被严密监视。气氛沉闷,精神压抑,不到两天,就昏死过去,于是被放回家。
   
   二、被关天安门派出所的笼子里一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日,我再次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时,被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个便衣恶警绑架到天安门广场的一辆警车上,然后被警车送到在天安门派出所的笼子里关了一天。
   
   几天后,我被东港市公安局 孤山分局非法羁押在东港市看守所。刚入看守所,牢头手下的一个打手就打了我一个大嘴巴子。在看守所,吃的是粗玉米面窝窝头、不干净的白菜、萝卜汤,伙食极差。
   
   三、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孤山分局共同捏造黑材料,伪造“进京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 劳教我三年。不公开宣判,只在看守所里口头通知。我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到丹东教养院时,才看到劳教单上盖的公章是丹东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我先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后来转到本溪教养院继续非法关押。
   
   1.本溪教养院:十万伏以上特高压电棍毒打
   
   在丹东教养院期间,我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先后两次被当时八大队恶警孙殿成、警戒科恶警胡大明残酷的用高压电棍迫害。
   
   在二零零二年七月,教养院采用高压电棍毒打、不让睡觉、打耳光等手段,同时暴力洗脑。我因写声明坚信法轮大法,而被丹东教养院的恶警孙殿成用十万伏以上特 高压电棍毒打,地点在八大队编织袋车间的仓库里。孙殿成指使四个吸毒劳教人员,把我全身衣服扒光。然后,就指使这四个人,死死的把我按在地上,每人分别按一只胳膊、一条腿。
   
   恶警孙殿成拿了据说是全教养院电压最高的一根电棍(十万伏以上特高压),猛电击我全身最敏感部位,依次从头部——眼睛——嘴——脖子——两腋窝下——心脏——肚脐——两肋神经——小腹——生殖器——大腿根——脚心——后背——肛门,就这样转着圈,来回反复电,前身后身,翻来覆去电了二十分钟,疼得我死去活来。每次电我时,都疼得我都使劲憋气,最长一次电棍不离皮肤电了近一分钟。我因忍痛使劲憋气近一分钟,差点缺氧憋死。
   
   2. 高压电棍毒打
   
   二零零二年秋天(阴历八月十五前后),我因晚上炼功,被恶警胡大明用高压电棍毒打,地点在胡大明当时的办公室里。恶警胡大明关严门,用手铐把我双手背铐在后腰处,扒光上衣,裸露上身,用电棍电我的头部、眼、嘴、脖子、肩膀、前胸、心脏、后背等敏感部位,疼痛难忍。
   
   最残忍的是,胡大明用电棍长时间电我的嘴达一分多钟,电棍直接猛击嘴唇,像无数条带针尖的火舌一样凶狠的扎烫着我嘴上的血肉,我紧闭嘴唇,使劲憋气,极度的疼痛、恐惧与缺氧使我感到好像要被打死了一样的难受。嘴立即红肿,起了大血泡,疼痛至极。上下嘴唇不敢碰,一碰就像针扎一样疼,吃饭喝水都困难。因打架而被劳教的同宿舍的犯人说:“我在丹东监狱都呆过,从监狱到教养院,还头一回听说电棍还有往嘴上电的!这也太狠了!”
   
   3. 队列军训迫害
   
   夏日炎炎,教养院强迫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队列军训。当时,一个近六十岁的丹东老年法轮功学员老邵和凤城农村来的四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成果,因没走好正步,每人都被恶警胡大明照后腰猛踹一脚,老邵的腰从此不敢弯,一弯就疼。
   
   4. 精神摧残
   
   丹东教养院在肉体上用武力、暴力迫害的同时,还在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经常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相,主要放的是由恶人蔡朝东污蔑大法的内容。一次“上面”来检查,因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回答提问时,被认为有弘扬大法的内容,每人都被恶 警胡大明打了一个嘴巴子。
   
   5. 在丹东教养院中劳工奴役
   
   在丹东教养院期间,当时八大队的大队长刘华林、教导员秦德才、副大队长孙殿成等恶警还强迫我和别的法轮功学员外出劳役干小工,出大力。大夏天火辣辣的太阳长时间晒著,像火烤似的,头昏眼花,脸都晒爆皮了。我们被强迫加工编织袋时,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
    (1)刚被绑架到丹东教养院时,我先被关在特管队新收班。因为坚持真、善、忍做好人、维护正义而被教养,心里非常压抑。一个所谓管事的被教养的犯人,强迫 我给警察洗警服。这里十多人挤在十几平方米的牢房里,又要给这帮人洗衣服,我在精神上很苦闷,感到很憋气,压抑、郁闷,加上长时间不让学法(阅读法轮功书籍)炼功,使我得法前的昏厥症状又出现了。有一天当我刚要洗衣服时,就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一个多小时后才苏醒过来,连呕带吐,头痛、眼疼、嗓子也疼,浑身酸软。
   
   在后来的被非法教养期间,由于身体、精神长期遭受着残酷的迫害,心理压力非常大,我曾先后昏死过数次。
   
   (2)我在教养院八大队被强迫上夜班时,干的活是用编织机编织聚乙烯编织袋半成品(编织袋没封口前的桶状编织品),一干一宿,聚乙烯难闻的气味,加上机器噪音大,使我头晕眼花、恶心。我被迫一直干了一个多月。
   
   (3)在八大队的夜班结束后,我又被强迫上白班,用装订器装订编织袋两端封口,任务是每人每天七百–-一千个,每天最少干十二—十三个小时,最长一次加班到半夜。累得胳膊、脖子酸疼,手掌磨出了血泡。在这期间,我和另一个丹东姓王的法轮功学员被抽到夜班帮着包装编织袋成品,一干一宿,白天干了十二个小时,晚上又干了十二个小时,白天晚上连轴转,累得头昏眼花、腰酸背痛。在当天晚上包装编织袋的,还有东港市椅圈法轮功学员王金海,王金海第二天就到期回家了,可晚上还是被强迫干了一宿的活。
   
   (4)在八大队二楼宿舍里,法轮功学员集体睡大木板长床。屋里阴暗、潮湿,当时包括我在内的好几个人都得了疥疮,全身鼓起了红色的小脓包,又痛又痒,比针扎还难受。
   
   (5)编织袋买卖因不景气停工了,教养院又强迫我们法轮功人员出外劳役(到外面出大力)给他们挣钱。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们被强迫到丹(东)本(溪)高速公路抬石子,从路这边一直抬到路那边,两人一组用土篮子抬,一土篮四、五十斤,来回一百多米,一天抬了近一百土篮子,手磨出血泡,胳膊、腰、腿累得酸疼。晚上七八点钟才回来。一连干了好几天。
   
   二零零三年春末夏初,我们被强迫到建筑工地抬粗钢筋,一根八十斤,两人一组。年轻的人被强迫每次抬两根一百六十斤,年老的抬一根。从钢筋堆抬到两米多高的大木板平台上,一个来回三百多米,从早晨一直抬到傍晚,大伙算了算,一天来回走了好几十里地。往两米多高的大木板平台上放钢筋,需要登上一个由几根长木板搭的搭桥,还得一溜小跑才能上去。有一天下小雨,木板发滑,往上跑时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我当时往上跑时就滑倒了,手被磕破了一块大皮,鲜血直流。就这样从早到晚一整天地干,还不让休息。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们被强迫到东港市政府前四、五百米处挑选垃圾,这些垃圾都是从日本用船拉回来的,有几十吨,生活垃圾中夹杂着铁、钢、铜、铝、电线、塑 料等,要从垃圾中把它们选出来,非常难。用手拽、搬、拉,用铁锹铲、挖、切,我被强迫一个人搬一百斤重的一块铁板,因太沉,手勒得生疼,腰被累弯,已经精 疲力竭,想放到地上歇一会儿,就遭到辱骂。正值仲夏,烈日炎炎,太阳光像火一样铐在脸上、身上,热得汗水直流,脸被晒得一层层爆皮。
   
   6. 在本溪教养院中劳工奴役
   
   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我和丹东教养院中被迫害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集中转移到本溪教养院。
   
   刚到教养院的第二天,就有十几个犹大男女(被利用来转化、强迫其他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人)帮教人员来“转化”我们。白天由所谓的帮教人员来转化,晚上播放侮辱大法师父和大法的录相。近一个月的轮番“轰炸”,外加几名女“帮教”(两个四十多岁,其一微胖、一米六左右;其一微瘦,一米五多一点。一个三十岁左右,一米六多一点,不胖不瘦)伪善的说辞,说“你只有转化了,才能早点出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