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九剑博客
[主页]->[新会员区]->[九剑博客]->[全身敏感部位被10万伏高压电棍电击 王长龙告江]
九剑博客
·【今日点击】王立军不经意讲话洩露骇人事实
·【今日点击】多位证人指控中共惊世的罪恶
·513旧金山庆祝法轮大法日大游行
·纽约八千人大游行 共庆法轮大法日
·2014世界法轮大法日特别报导
·世界法轮大法日 加国总理部长齐贺
·追查国际收到大量举报 作好大审判准备
·南海危机 华人越南遭难 中共为何不伸出援手?
·法轮功纽约大游行揭露中共罪恶 民众纷纷支持
·共庆法轮功开传 纽约时代广场集体炼功
·【细语人生】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续集(一)
·【细语人生】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续集(二)
·【细语人生】和师父在一起的日子续集(3)
·全球同庆第十五届世界法轮大法日
·【热点互动】第15届世界法轮大法日:再看法轮功
·现场实况:8千法轮功学员曼哈顿盛大游行
·庆贺513受瞩目 民众学炼法轮功
·【历史今日】中共“大跃进”真相 4500万冤魂
·联合国广场集会 法轮功学员再揭马三家血腥迫害
·密西根州政要颁九封特别感谢信 褒奖法轮大法
·法轮功越禁止什么,中共越栽赃什么
·传普京将见江泽民 领土核心机密被曝光
·黄海波嫖娼细节网上曝光 幕后有黑手?
·法国网络电视台专访法国法轮大法佛学会主席
·丹麦国家电视台报导法轮功及真善忍美展
·江泽民曾给罗干下达4口头密令 内容太惊人
·【今日点击】李长春〝证词〞:这事儿是周永康干的
·【今日点击】调查电话证实活摘器官真实存在
·【今日点击】活体摘取器官黑幕到底有多深?
·移植外科医生披露:中共摘取活体器官是千真万确
·罗干执行江泽民密令 两大恶行震惊国际
·乌克兰将公审共产党 中乌民众说什么
·中共邪党窃国以来造下的世界之罪(最)
·会流泪的尸体(组图)
·【今日点击】调查电话证实活摘器官真实存在
·中俄天然气协议 中共让利为哪般
·9岁女孩被轮奸 前中共政法官员出逃曝惨绝人寰黑幕
·乌鲁木齐爆炸案 中共被炸出更深真相
·逮捕江泽民或是终结中国恐怖袭击的首选
·【石涛评述】〝六四〞25年后的真相
·江泽民曾密令“114”暗杀行动 被神秘破解
·河南三花甲老人天安门裸体鸣冤
·【今日点击】前39军中尉曝光六四清场经历
·美国会通过决议案纪念六四
·中共监管局长掩盖刑讯逼供
·【禁闻】血洗天安门 参与军人流泪忏悔
·中共顶不住了 在加拿大律师追查下不断改口
·公安部高官曾在内部会议泄露罗干密令
·国际人权律师:中共强摘器官仍在持续
·见证历史!更多六四现场照片网络曝光(慎入)(组图)
·加拿大总理:共产主义是致命思想瘟疫
·曝国安绝密 中共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成
·中共抛出邪教名单暴露一惊天秘密
·党媒介绍邪教 中共头号大邪教被扒皮
·8964后港报头版回放 党媒:伤亡逾万激起公愤 组图
·六四解密报告:中共27军边大笑边扫射
·破记录 18万人悼〝六四〞 大陆客感谢港人
·18万人纪念六四 〝今夜维园 滕彪最精彩〞
·奥巴马罕见就中共六四问题发声
·再现25年前六四事件真相
·赵迩珺:解体中共是华人真正需要的中国梦
·章天亮:平反六四 中共已无机会与可能
·六四25周年 各界聚焦世界最大邪教
·美国明州三十五位众议员关注中共活摘器官
·【禁闻】评论:中共没有资格判定哪个组织是否邪教
·涉嫌活摘器官 浙江肝移植专家出国被追查
·成都司法局网站惊现〝中共才是正宗全能土匪神教〞
·伦敦国际移植大会 涉嫌活摘器官者被诘问
·国际移植大会代表关注发生在中国的器官移植
·【今日点击】坦克.人的故事(十)
·历史今日】江泽民成立“第二权力中央”操控中国黑幕
·照片见证中共的邪教加黑帮本质(一)
·照片见证中共的邪教加黑帮本质(二)
·4武警凶手被射杀 昆明血案关键证人或不公审
·两照片见证天安门前惊人瞬间 曾震惊世界
·玉清心:追查国际伦敦发通告 活摘器官医生何去何从
·报告显示超8成祼官对中共无信心
·中俄反对人权、法治为联合国未来宗旨
·中共隐藏15年的一个核心机密被法国电视台撕开
·鲜为人知 关贵敏揭中共高层秘闻
·日本电视台黄金时段介绍法轮功
·【今日点击】白皮书被质疑港〝一国两制〞已死
·刘云山出访欧洲四国 追查国际发布通告
·晚年张学良:我是罪人中的罪魁
·刘云山出访芬兰遇法轮功抗议 从后门开遛
·戳到党中央心窝上 中宣部密令追杀3视频
·国际移植大会代表发声反中共强摘器官
·跟党走灾祸多
·写给我的朋友
·无法接受 高院拒批唐慧女儿案被告死刑(图)
·美国机密档案:六四屠杀10454人
·【今日点击】周永康曾庆红密谋江死后调薄熙来回京
·揭穿骗了中国几代人的谎言(图)
·江泽民与黄丽满办公室淫乱曾被人撞破
·军队系统官员遭中共迫害内幕曝光
·迫害法轮功遭恶报向高层延伸 大清算延至副国级高官
·大陆警察保护法轮功学员 各有各招
·【袁红冰专栏】台湾觉醒 重挫中共统战阴谋——谈新书《台湾生死书》
·刘云山访欧步步惊心 灰头土脸“吓傻”
·同胞啊 自己要选择自己的未来
·央视一女主持离职 开启“连环地震”序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全身敏感部位被10万伏高压电棍电击 王长龙告江

【大纪元2016年03月28日讯】“把我全身衣服扒光……恶警孙殿成拿了据说是全教养院电压最高的一根电棍(十万伏以上),猛电击我全身最敏感部位,依次从头部——眼睛——嘴——脖子——两腋窝下——心脏——肚脐——两肋神经——小腹——生殖器——大腿根——脚心——后背——肛门,就这样转着圈,来回反复电,前身后身,翻来覆去电了二十分钟,疼得我死去活来。”
   
   
   
   

   
   “恶警胡大明用电棍长时间电我的嘴达一分多钟,电棍直接猛击嘴唇,像无数条带针尖的火舌一样凶狠地扎烫着我嘴上的血肉,我紧闭嘴唇,使劲憋气,极度的疼痛、恐惧与缺氧使我感到好像要被打死了一样的难受……同宿舍的犯人说:‘我在丹东监狱都呆过,从监狱到教养院,还头一回听说电棍还有往嘴上电的!这也太狠了!’”以上是原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政府职员、法轮功学员王长龙在他的控告书中的自述。
   
   全身敏感部位被10万伏高压电棍电击 王长龙告江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明慧网)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日,王长龙向最高检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法轮功王长龙在本溪教养院非法劳教期间,曾多次被高压电棍毒打,其中一次恶警使用十万伏以上特高压电棍毒打他。
   
   王长龙,男,今年四十三周岁,大专学历,曾是辽宁省丹东市东港市孤山镇政府职员,现因修炼法轮功被无理开除。
   
   一九九八年,王长龙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原来经常眼疼、头疼、晚上睡觉爱出虚汗,严重时,还出现过晕厥的现象,在修炼法轮功后,不见了,身心越来越健康。在工作中,王长龙按法轮大法的要求,认真勤奋、兢兢业业地做好本职工作。二零零一年,在全国人口普查工作中,他被评为丹东市级先进个人。
   
   下面是法轮功学员王长龙在过去十六年中遭受的迫害。
   
   一、在洗脑班中 被迫害昏死过去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北京上访,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半 个多月后,我们在北京的一个小旅店里被东港市公安局的警察周恒臣、王盛乙等人,绑架并劫持到东港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失去了人身自由,并被勒索伙食 费二百元。出来后,我回单位孤山镇政府上班。
   
   二零零零年末,当时的孤山镇长兼党委书记尤泽军,指使当时的孤山镇副书记宁成良,把我办公桌里的几本大法书撕掉。
   
   二零零一年九月,孤山镇副书记宁成良叫我到东港市参加“法制学习班”,结果到了东港一看,原来是给法轮功学员办的洗脑班,地点在东港市桥东老年福利院。有 公安、陪教人员十多人。法轮功人员十多人,都被限制人身自由,强迫看污蔑大法的录像。我在政府正常上班,被欺骗到这里后,不但每天都被逼迫看侮辱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像带,而且被限制人身自由,一言一行都被严密监视。气氛沉闷,精神压抑,不到两天,就昏死过去,于是被放回家。
   
   二、被关天安门派出所的笼子里一天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十日,我再次上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打出“真、善、忍”横幅时,被北京天安门广场的一个便衣恶警绑架到天安门广场的一辆警车上,然后被警车送到在天安门派出所的笼子里关了一天。
   
   几天后,我被东港市公安局 孤山分局非法羁押在东港市看守所。刚入看守所,牢头手下的一个打手就打了我一个大嘴巴子。在看守所,吃的是粗玉米面窝窝头、不干净的白菜、萝卜汤,伙食极差。
   
   三、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东港市公安局政保科、孤山分局共同捏造黑材料,伪造“进京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非法 劳教我三年。不公开宣判,只在看守所里口头通知。我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到丹东教养院时,才看到劳教单上盖的公章是丹东市劳动教养委员会。我先被非法关押在丹东教养院,后来转到本溪教养院继续非法关押。
   
   1.本溪教养院:十万伏以上特高压电棍毒打
   
   在丹东教养院期间,我因不放弃法轮功信仰,先后两次被当时八大队恶警孙殿成、警戒科恶警胡大明残酷的用高压电棍迫害。
   
   在二零零二年七月,教养院采用高压电棍毒打、不让睡觉、打耳光等手段,同时暴力洗脑。我因写声明坚信法轮大法,而被丹东教养院的恶警孙殿成用十万伏以上特 高压电棍毒打,地点在八大队编织袋车间的仓库里。孙殿成指使四个吸毒劳教人员,把我全身衣服扒光。然后,就指使这四个人,死死的把我按在地上,每人分别按一只胳膊、一条腿。
   
   恶警孙殿成拿了据说是全教养院电压最高的一根电棍(十万伏以上特高压),猛电击我全身最敏感部位,依次从头部——眼睛——嘴——脖子——两腋窝下——心脏——肚脐——两肋神经——小腹——生殖器——大腿根——脚心——后背——肛门,就这样转着圈,来回反复电,前身后身,翻来覆去电了二十分钟,疼得我死去活来。每次电我时,都疼得我都使劲憋气,最长一次电棍不离皮肤电了近一分钟。我因忍痛使劲憋气近一分钟,差点缺氧憋死。
   
   2. 高压电棍毒打
   
   二零零二年秋天(阴历八月十五前后),我因晚上炼功,被恶警胡大明用高压电棍毒打,地点在胡大明当时的办公室里。恶警胡大明关严门,用手铐把我双手背铐在后腰处,扒光上衣,裸露上身,用电棍电我的头部、眼、嘴、脖子、肩膀、前胸、心脏、后背等敏感部位,疼痛难忍。
   
   最残忍的是,胡大明用电棍长时间电我的嘴达一分多钟,电棍直接猛击嘴唇,像无数条带针尖的火舌一样凶狠的扎烫着我嘴上的血肉,我紧闭嘴唇,使劲憋气,极度的疼痛、恐惧与缺氧使我感到好像要被打死了一样的难受。嘴立即红肿,起了大血泡,疼痛至极。上下嘴唇不敢碰,一碰就像针扎一样疼,吃饭喝水都困难。因打架而被劳教的同宿舍的犯人说:“我在丹东监狱都呆过,从监狱到教养院,还头一回听说电棍还有往嘴上电的!这也太狠了!”
   
   3. 队列军训迫害
   
   夏日炎炎,教养院强迫法轮功学员搞所谓的队列军训。当时,一个近六十岁的丹东老年法轮功学员老邵和凤城农村来的四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刘成果,因没走好正步,每人都被恶警胡大明照后腰猛踹一脚,老邵的腰从此不敢弯,一弯就疼。
   
   4. 精神摧残
   
   丹东教养院在肉体上用武力、暴力迫害的同时,还在精神上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摧残。经常强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大法和大法师父的录相,主要放的是由恶人蔡朝东污蔑大法的内容。一次“上面”来检查,因我和几名法轮功学员在回答提问时,被认为有弘扬大法的内容,每人都被恶 警胡大明打了一个嘴巴子。
   
   5. 在丹东教养院中劳工奴役
   
   在丹东教养院期间,当时八大队的大队长刘华林、教导员秦德才、副大队长孙殿成等恶警还强迫我和别的法轮功学员外出劳役干小工,出大力。大夏天火辣辣的太阳长时间晒著,像火烤似的,头昏眼花,脸都晒爆皮了。我们被强迫加工编织袋时,每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以上。
    (1)刚被绑架到丹东教养院时,我先被关在特管队新收班。因为坚持真、善、忍做好人、维护正义而被教养,心里非常压抑。一个所谓管事的被教养的犯人,强迫 我给警察洗警服。这里十多人挤在十几平方米的牢房里,又要给这帮人洗衣服,我在精神上很苦闷,感到很憋气,压抑、郁闷,加上长时间不让学法(阅读法轮功书籍)炼功,使我得法前的昏厥症状又出现了。有一天当我刚要洗衣服时,就昏死过去,不省人事,一个多小时后才苏醒过来,连呕带吐,头痛、眼疼、嗓子也疼,浑身酸软。
   
   在后来的被非法教养期间,由于身体、精神长期遭受着残酷的迫害,心理压力非常大,我曾先后昏死过数次。
   
   (2)我在教养院八大队被强迫上夜班时,干的活是用编织机编织聚乙烯编织袋半成品(编织袋没封口前的桶状编织品),一干一宿,聚乙烯难闻的气味,加上机器噪音大,使我头晕眼花、恶心。我被迫一直干了一个多月。
   
   (3)在八大队的夜班结束后,我又被强迫上白班,用装订器装订编织袋两端封口,任务是每人每天七百–-一千个,每天最少干十二—十三个小时,最长一次加班到半夜。累得胳膊、脖子酸疼,手掌磨出了血泡。在这期间,我和另一个丹东姓王的法轮功学员被抽到夜班帮着包装编织袋成品,一干一宿,白天干了十二个小时,晚上又干了十二个小时,白天晚上连轴转,累得头昏眼花、腰酸背痛。在当天晚上包装编织袋的,还有东港市椅圈法轮功学员王金海,王金海第二天就到期回家了,可晚上还是被强迫干了一宿的活。
   
   (4)在八大队二楼宿舍里,法轮功学员集体睡大木板长床。屋里阴暗、潮湿,当时包括我在内的好几个人都得了疥疮,全身鼓起了红色的小脓包,又痛又痒,比针扎还难受。
   
   (5)编织袋买卖因不景气停工了,教养院又强迫我们法轮功人员出外劳役(到外面出大力)给他们挣钱。
   
   二零零三年春天,我们被强迫到丹(东)本(溪)高速公路抬石子,从路这边一直抬到路那边,两人一组用土篮子抬,一土篮四、五十斤,来回一百多米,一天抬了近一百土篮子,手磨出血泡,胳膊、腰、腿累得酸疼。晚上七八点钟才回来。一连干了好几天。
   
   二零零三年春末夏初,我们被强迫到建筑工地抬粗钢筋,一根八十斤,两人一组。年轻的人被强迫每次抬两根一百六十斤,年老的抬一根。从钢筋堆抬到两米多高的大木板平台上,一个来回三百多米,从早晨一直抬到傍晚,大伙算了算,一天来回走了好几十里地。往两米多高的大木板平台上放钢筋,需要登上一个由几根长木板搭的搭桥,还得一溜小跑才能上去。有一天下小雨,木板发滑,往上跑时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我当时往上跑时就滑倒了,手被磕破了一块大皮,鲜血直流。就这样从早到晚一整天地干,还不让休息。
   
   二零零三年夏天,我们被强迫到东港市政府前四、五百米处挑选垃圾,这些垃圾都是从日本用船拉回来的,有几十吨,生活垃圾中夹杂着铁、钢、铜、铝、电线、塑 料等,要从垃圾中把它们选出来,非常难。用手拽、搬、拉,用铁锹铲、挖、切,我被强迫一个人搬一百斤重的一块铁板,因太沉,手勒得生疼,腰被累弯,已经精 疲力竭,想放到地上歇一会儿,就遭到辱骂。正值仲夏,烈日炎炎,太阳光像火一样铐在脸上、身上,热得汗水直流,脸被晒得一层层爆皮。
   
   6. 在本溪教养院中劳工奴役
   
   二零零三年八月三十一日,我和丹东教养院中被迫害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集中转移到本溪教养院。
   
   刚到教养院的第二天,就有十几个犹大男女(被利用来转化、强迫其他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的人)帮教人员来“转化”我们。白天由所谓的帮教人员来转化,晚上播放侮辱大法师父和大法的录相。近一个月的轮番“轰炸”,外加几名女“帮教”(两个四十多岁,其一微胖、一米六左右;其一微瘦,一米五多一点。一个三十岁左右,一米六多一点,不胖不瘦)伪善的说辞,说“你只有转化了,才能早点出去。”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