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东方安澜
·祝福南非
·没有规则才出现潜规则
·世事迢迢
·《诺贝尔之夜》的梦
·地震的零星文字
·蛆虫•蠕动
·于丹的辉煌和李悦的干卵硬
·舍药
·裤裆里的飞黄腾达
·比尔•盖茨的慷慨和苏联的“援助”
·一号桥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十三)千重功用千重榫

   中国文化起源于大陆文明,文化本能上比较封闭、保守,使价值观趋向单一,重金属,重秩序,当年,那个取笑木匠哥哥的小屁孩,长大正好赶上日新月异的时代,没房没车没存款,后来挂了。他不知道偷婆娘是要有本钱的,兰陵笑笑生所谓“潘驴邓小闲”,况且这年月连蒲松林的狐仙姑娘也个个炼成了白眼狼,他不挂才怪呢。社会的形态受思想观念与民族性格与传统文化的影响,彼此制约又互为关联。

   中国传统文化基本上是连续一贯的,大陆生活的相对稳定,没有玛雅文化那样忽生忽灭的历史断层,正因为这样,从古代木器家具到今天的硬木家具,也没有断代过。这就使得制作家具的技艺代代相传,并随着工具的改善,代代匠人经验的积累,技艺不断提高,直至明清而臻大成。家具工艺,离不开光洁度、结构、花纹、造型、油漆等几个工序。但道一千说一万,古今家具的制作,都有卯榫这个东西在起作用。卯榫这个紧固链接的方法,有点类似于空气,好些部分看不见摸不着但能感觉得到,又起决定性作用。

   大凡从事过某种行业,一定会在他身上烙下印记。像笔者从事二十几年,印记之一,就是手上的疤痕密密麻麻,所幸十指齐全。这是二十几年木匠的唯一丰硕财富。一个人,把一生最精华的岁月,献给了伟大的木匠事业,“忙忙乎乎几十年,日日都像解放前”,中宵念起,梦魂屡惊。人生里有价值的事,并不是人生的美丽,都是人生的辛酸。做得怨,心里苦,总想脱离苦海,没承想回头不是岸,还是要穿新鞋走老路,靠卖文才晒手艺骗稿费。但话说回来,卯榫结构,是学在骨子里的东西,一辈子不会丢掉。

   卯榫这个东西,蛮蹊跷的,就直榫和直卯举例,看似简单,削个榫头弄进去,白痴也会,其实不然,材料有松密,材质有干湿,直榫和闷榫紧固方法不同,都影响到榫头敲进卯眼里的宽紧度,这道技艺经验非常重要。经验就是感觉。大凡需要用到感觉的地方,对心灵的敏锐程度是个挑战。好木匠,必然是个细心用心的人。

   而实际上,在家具制作中,根据不同的结构要求,卯榫之多,之繁杂,之精细,之纤巧,用眼花缭乱来形容绝不过分。粗略的算就有擦肩榫、棕角榫、明榫、闷榫、通榫、半榫、托角榫、长短榫、抱肩榫、夹头榫、削丁榫、楔丁榫、燕尾榫、挂勾榫、龙凤榫、穿带榫、透榫、格角榫、单插榫、双插榫、夹角榫、对角榫、委角榫、平压榫、穿楔、挂楔、走马楔、盖头楔等等。

   

         (十四)千重功用千重胶

   写了这么多榫头,你头里不要发晕,榫头固然重要,但军功章里也有胶水的一份功劳,在经年累月干湿冷暖的环境中,一个家具能用几十上百年,胶水功不可没。我这个人性子特别拗,就是我认准的一定要坚持。

   坚持什么呢?我看王世襄、古斯塔夫·艾克、杨耀的书,都没提到这一点,胶水的问题。就是做家具,没有卯榫是万万不能的,但卯榫也不是万能的。现在我看见很多资料上把卯榫说得天花乱坠,但罗伊斯·罗尔斯也要用汽油吧,没汽油再好的车也顶个逑。说卯榫怎么怎么样,固然不错,但排除了其他辅件的功劳,也是不对的。

   卯榫是建筑家具工艺的伟大创造,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胶水,同样是历代工艺美术大师的伟大发现。为什么这么说呢,你看长城,李春的赵州桥,还有统万城,最少也要千把年了吧,没倒掉。在没有混凝土的年代,这些建筑的粘合没有大诀窍,绝对不行。统万城现在成了遗迹,据资料,当时建造,监工验收时如果不能在墙面上斫出痕迹,杀监工;斫出痕迹,说明建筑工匠本领没往狠处使,杀工匠。那时没有鲁班奖的荣誉,靠杀腥造城墙,你说,除了卖血卖汗卖力气之外,没有特殊的粘合配方,使城墙固若金汤,火星人都不会相信。

   陈从周先生在说到古田廊桥的时候,为我们大略说出了配方,“闽地三合土旧法除加糯米浆外,另加糖渣,亦就地取材,增强强度之法。”季羡林先生在《糖史》中也认为,“中国本土过去的制糖术只知道熬煮浓缩甘蔗汁,制造硬得像石头一样的棕褐色粗糖”。我完全有理由推断,制糖的某种技术用在建筑粘合中是完全有可能的,尽管南北方的材料有差异,但中国古代的某种粘合技术,自我夜郎一下,完全经得起国际质量体系标准的检验,并不会亚于今天的混凝土强度。

   笔者做木匠时,也不是特意请教,就是和老木匠一起做时,有时说起这个话题,就是卯榫结构中要不要加胶水的问题。我知道的情况是,要!当时没有化学胶水,不像现在。但当时用生漆胶,鱼胶,骨胶。《中国工艺美术大辞典》漆器类中也列举了黄鱼胶和牛皮胶。植物胶和动物胶是胶水的两大来源。某些上胶的时候要加热煮沸,具体怎么个操作法,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学木匠,已经用化学胶了。化学胶便宜经济,动物胶生漆胶弄起来既麻烦成本又高,但是遇见关键部位的胶合还是用这两类,粘合度好。

(2016/03/1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