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斧一凿谈(九)(十)]
东方安澜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斧一凿谈(九)(十)

          (九)白木家具禁忌

   陈寅恪“别人讲过的我不讲”,我当然没有他牛气,但也不想过分拾人牙慧,接下来我想说说我知道的白木家具,特别是其中的某些禁忌。

   这里先为各位普及一下家具常识。一个器物,分两大类料,一类木板材料,这个地球人一看都懂;一类叫箍方,包括除木板之外的所有家具料作统称箍方。

   做大件家具时,一般小户人家不太介意的情况,像主要箍方头重脚轻上下倒置的问题,换了大户人家就讲究了。譬如做个台子,四只台脚是粗大的木料,刚可以比划两下的小正太急于显艺,毛手毛脚,拿起来就划线、制样。这里就要注意木材的根和梢。肉眼看,腿料木纹细密“山”字纹型底的那是根部,有时往往孰上孰下看不出,那就丢河里,沉下去的是根,浮的一头是梢部,这样准没错。往往考究的人家都很精细,一般很客气说话委婉,但你的一举一动人家都看在眼里。稍有差错,免不了闹个大红脸。所以吃百家饭这个行当,也蛮难的。

   笔者曾经遇见一家破落户,“老佛爷”坐在中堂,身上拾掇得清清爽爽,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小姐出身,“蒋二奶奶”的霸势还在,说话条理分明,做事规矩谨严。打制家具,梯子你不能说梯子,要说步步高,这叫“讨口彩”。做步步高,踏步是单数,十一级或者十三级,连搭脑可以是双数。为什么是这样,对不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不问师傅,告诉你,学生意,不是学校里那样,不懂问老师。拜师学艺,没人手把手教你,你就“看”“听”“悟”。所以古式学徒磨练出来的人,大多八面玲珑。

   东方安澜说,“所谓老师傅,是无数错误和吃亏的总和”。八十年代末,农村流行片子床。本来计划到五六点钟歇工可以齐活了。结果,片子床后背有两根搭棍,用的是黄苦莲,这下东家不乐意了,咋办?拆!拆掉了换下来,就这样吃二遍苦遭二茬罪,结弄到半夜三更大家都灰头土脸心情生锈,人人没有好脸儿。为此,笔者苦闷了好长时间,这才想起当年母亲扯着我的耳朵把我往钱学森的方向拽是对的,可惜犟驴儿心性迟钝,不能体会家慈的良苦用心,现在只能在岁月的时光里自我改造了。

   禁忌其实还蛮多的。桑树不能做橱柜床榻,只能做台条椅凳。苏南地区民情温顺,忌讳无处不在。柏树一般做棺材用,不做家具用材。黄柏滑爽、松脆,做古琴是上好的料子,其他,只能建司马承祯的道观。苏南不产楠木,过去是大户人家的厅堂梁柱才偶尔见到,那个跟梁实秋吴国桢同学的浦薛凤家,就是明朝建造的楠木祖宅。

   

          (十)硬木补记

   酸枝和花梨,谁贵谁轻,有时也随时代的变化而互换。我刚学时,花梨贵过酸枝,但在九十年代后期,随着社会喜好的变化,酸枝因其质重,纹叶形似老红木,几年内突然间返身骑在花梨头上。但过了十来年新世纪中期,酸枝由于性大,树质哪怕已经干服了,做成器物后也会扭曲变形,远不及花梨的性小收缩膨胀率小,酸枝返修率高,所以又开始走下坡了。

   酸枝是因为时风喜好贵贱倒置,也有因地理差异而贵贱倒置的。《南越笔记》记载:“铁力木理甚坚致,质初黄,用之则黑,梨山中人以为薪,至吴楚间则重价购之”。说明铁力木在原产地不值钱,运到江浙才身价百倍。

   我们晒太阳,必须跟着太阳移影换步。一棵树长在那儿,它不可能移动换位,俗话说,“万物生长靠太阳”,在树晒不到的地方,就是树背。当然,一棵树长在山阴和山阳还另有不同。长在山阴又晒不到太阳那一面,就花梨木来说,容易起“老虎皮”。这类树树性劣,做器物不大容易刮得光洁。

   老虎皮是白衬衫上的墨迹,特别显眼。木工把老虎皮表面刮光,到油漆工做到整体效果看上去差不多,两工种都很费功夫。但反过来,以病为美又是一番风景。试想,白衬衫上墨迹星罗棋布,是不是另一种风格。曾经就有上海客户,要求一套家具,都用老虎皮做,做好以后,咦,麻脸大婶摇身变成了可人的小清新,惊艳,惊艳,引来赞叹一片。只是难为了木工和油漆工,从刮光到打磨,较平常费了很多工时。

   老虎皮费工时还是小儿科,真正让木工避之唯恐不及的,是遇到鸡翅木的石灰芯。石灰芯这东西,赛过石板不让钢铁,刮刀一刮就钝。在厂里,分配到石灰芯的活儿,那叫一个“怨命”,跳楼的心都有。不过,有石灰芯的鸡翅木都是东南亚出产的,顶呱呱的好木料,现在非洲鸡翅木没有石灰芯,材积大,纹理松,色泽淡,比比差了几个品级。

   还有,香味和甜味容易招致蚂蚁。我昨晚吃了个香瓜,瓜瓤没有及时丢掉,一晚上下来垃圾袋上爬满了蚂蚁。我估计,某种香甜味,蚂蚁极易敏感。这也是买了紫檀锯料时,“十檀九空”的原因。在本地白木中,枇杷树和白蒲枣树也是极易蛀空的好木料。这么些年,我唯一看见的是一截白蒲枣树做的船舵的舵身,后来我偷偷锯下来做了一只短刨。

   买紫檀或其他木料,残酷的是,小空,你买者没眼力,自认倒霉;大空,跟木场老板商量,一般会有数补偿,这也是买料时的约定俗成。为了两相得宜,彼此不吃亏,后来木场上改变了办法,紫檀木论斤卖,其他仍然按照材积卖,这就避免了蛀空的纠缠。

(2016/03/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