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台北——他乡遇故知]
陈维健文集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形势变化再说习近平/陈维健
·14亿人只有上街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
·不要让他成为沙漠里边的一个声音
·对与王岐山习近平必须有一个交待
·是郭文贵谎言装胆还是“环时”装腔作势
·谋杀!谋杀!刘晓波肝癌晚期是中共实施的慢性谋杀
·把《中英联合声明》当废纸最后会砸自己的脚
·郭文贵从扒粪者到革命的呼唤者
·谈谈文汇报《日本政客叫嚣支持反华势力》/陈维健
·拿下孙政才与台湾的危局/陈维健
·中共为何不敢与印度打仗/陈维健
·美朝战争打得起来吗?
·三学运领袖被判香港已是党天下
·从一个视频想到暴力革命与非暴力革命
·恶警摔妇事件与习近平被挖坑
·十九大王岐山是上还是下/陈维健
·中共明目张胆渗透西方政坛-谈纽西兰华裔议员杨健
·“十九大”前哨战步步惊心
·中共国庆台湾庆祝统一党横行台湾
·“十九大”后凛冬将至黑暗来临
·习近平的新思想毛泽东的老思想
·十九大常委出炉,一个胖子六个小矮人
·党管啥 啥遭殃
·川普到访中国将享受帝皇接待
·习伟人是怎样形成的
·中国正在走津巴布韦的路,习近平是下一个穆加贝
·清理低端人口北京成为权贵阶级的城邦
·为何这么大的三起公共事件没有引发抗议潮
·西藏与中共谈判重有启动?
·毛伟人以放屁入诗 习圣人以厕所革命
·2018 年
·2018年敢问路在何方!/陈维健
·西方开吹反共集结号
·打倒共产党!
·消灭私有制中共二次革命
·二教授文章针锋相对 党内斗争胜负未定
·骂美国是立场去美国是生活————谈华人移民的人格分裂
·习近平打黑除恶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修宪倒行习近平步袁世凯后尘将引发护国战争
·主席任期制已铁定取消红二代反不反
·美朝首脑会晤直接打脸中国
·白眼翻出海外中共大外宣假外媒
·川普对习近平三斧头震摄帝制
·习金会谈后中朝政治接轨
·川习;永远的朋友与永远的敌人
·内涵段子;娱乐至死将成为自由至死
·美对中兴的禁令打下了《厉害了!我的国》
·金正恩是立地成佛还是政治变脸
·从中美贸易谈判看习近平的猪队员
·大马变天阻击中共渗透获胜利
·刘鹤认怂签约官媒提不平等条约
·纪念六四 反思六四 展望未来
·卡车司机呼出习近平下台!打倒共产党!
·黑烟滚滚的航母
·中共到底在演哪拙戏?阳谋还是阴谋?
·中共到底在演哪拙戏?阳谋还是阴谋?
·许教授文章一篇讨习檄文
·越南;一个共产党国家的掠影
·邓小平打越南送给美国的投名状?
·龙泉寺无花不佛 释学诚姓党不姓释
·小国纽西兰的大气与义举
·美台复交一举解决台湾的邦交问题
·一场街头砍杀扯出中共以黑治国
·不忘初心消灭私有制强盗开始抢劫了
·曾姓游客瑞典撒泼看中国的国民性
·看看《纽时》邓文津对民运的批判与对习近平的赞美
·彭斯;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中美会擦枪走火吗?
·爱国侨领张乙坤在纽西兰享受国家荣誉
·鹰的重生——中国海外民运
·从留园魔王看中国留学生的价值观
·习太阳还能照多久?
·文革又要重来了!
·文革又要重来了!
·台湾九合一选举的一些思考
·基因编辑婴儿与人类命运共同体
·第二波反习拉开序幕
·傲慢导致华为掌门人之女孟晚舟被抓
·孟晚舟案件与习近平的打算
·习近平对美的21字方针
·吴敬琏的真刀真枪改革与习近平的坚决不改
·2019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国文化人生有三喜,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在今日的国人皆有洞房花烛之喜,金榜题名也不难,唯有他乡遇故知不易。世界之大,人海茫茫,如人过中年,知交半零落,要在他乡遇故知更是难上加难了。佛经中以“盲龟值浮木”来比喻人生难得,说一只百年一浮头的海龟,伸出头来刚好套在浮在海上的一块浮木上的一个洞里。他乡遇故知就是盲龟值浮木那样的难得珍贵。
   
   2016 年的开年,我去台湾观选,台湾经过二十年多年的民主浸润已经显得祥和,那种蓝绿对立旌旗遮日,罗鼓喧天的街头选战已不复存在,虽然政党间唇枪舌剑的辩论依然,但与普通百姓来说,在平静中已各有心仪的对象,等着投票日在选票上轻轻地画上一勾,完成一个公民的权力与责任。
   台湾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温馨的地方,虽是他乡如故乡。因为在这一块岛国的土地上有着浓浓的中华文化,最让人体会到的是台北触目皆能看到的书店,虽然已是信息时代,但书店并非冷清,书柜前面依然是站满了读书人,索索的翻书声中是静谧安祥,更无“清风不识字,为何乱翻书”之文字狱之忧。台北的书店最可人的是那深藏在街头巷尾的小书店,大都设了咖啡座,拿一本书坐下来,喝一杯女主人揣过来香浓的咖啡还有何求,这年头这样的书香之地,恐怕也只有台北了。


   
   到了台北后,我忙于各种拜访,采访,发稿忽然夫人传来信息说我的知交某某也在台北。现在的人都有了朋友圈,社交相当的方便频繁,而我因被故土的赵家人视作异见而不方便进入到圈内,一应交流便让我这个与世无争的夫人悉数代替了。我接到这个信息真的是又惊又喜,自打91年出国我便没有回到故土,非是不想实是不能,多少回“梦里不知身是客”,每当飞机经过故土,我希望飞机故障能在那片土地上降落,每当到香港,隔门相望而热泪盈眶,每当到了台湾,将他当作故土聊慰思乡之情。
   
   我按耐不住激动,给他下塌的旅馆打了电话,对方的回答是查无此人,我的心喀顿一下凉了,莫非是个“乌龙”?但不久我即收到知交发来的短信他已到达,原来他在台南刚刚晚间到达。于是我放下了手头的工作即刻打的到达了那里。在旅馆的前台一问,说你的朋友已经留言在等待你了,请你在大厅等候他马上下来。
   
   我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也许时间仅仅是电梯降落的那一会儿功夫,但于我来说却是许久许久。我们是发小,整个年轻时代是一起渡过的,我们情同手足,契若金兰,我们的情义也通达到我们的家庭,由于我妈妈是当年我们学校的老师,他与我妈更多了一份师生之谊。这些年来,每年清明都是他与我的其他几个友人到我妈墓前点香燃烛的,让我这个有国不能回的不孝之子感动莫名。十年前,他曾因公出差来到我所在的那个城市奥克兰,我们有过一次会面,因他是体制内的人,能前来看我是多么地不易,也是在旅馆的大堂,我们无言地拥抱,泪水在眼眶中打转……
   
   电梯的门开了,他从电梯中出来,我迎了上去,十年的时间只让我们瞬间的陌生,他还是那的有型,年岁在他身上仿佛只添风彩,一件旅游夹克,让他显得更为精神。我们又一次地拥抱,中国的男人大凡不到深情是不会有这样的亲密。
   
   我们在街头找了一家日本餐厅坐下,台北是一个浸润了日本文化的城市,时间过去了半个多世纪,日据时代的建筑依然是这个城市的风貌。随着服务生的引领,我们在一张餐桌前坐了下来,当她知道我们是一对老友重逢时,鞠着躬向我们道喜。
   
   点了菜要了酒,他说酒要热的还是凉的。我会心一笑说自然是要热的,这清酒温热了能喝出家乡黄酒的味道。酒来了!一壶二杯,蓝边丸纹山水的酒器,服务生为我们斟满了酒,举杯一碰一饮而尽,那滚烫的酒热热地下去,一时回到了故乡的感觉。知交拿出了相机,让服务生把我们相聚的一刻拍了下来,他即刻打开手机把照片传送到了朋友圈,酒过一巡,朋友们都回复过来了,不可置信我们在台北竟然不期而遇,他的夫人回复中的动漫不停地鼓着掌,现代信息就这样把这个台北的小餐厅与故土故人联系了起来。
   
   喝酒间他说来台北前,虽非清明不知何故去了老师的墓地祭奠,我们今天在台北有此机缘,不得不说老师在冥冥之中巧作安排,要不然我们如何能有此幸运。我感怀他对母亲的感情,我说母亲在天有灵看到我们今天在此相会必是感到欣慰,可惜我不能回去为她插一支香,点一支烛,报答她老人家的恩情。说到这里不觉泪水夺眶而出。他也不语,知道我到了痛处。
   
   这家日式料理褐木色的吧台,桌椅,纸白的灯具,简朴典雅,橙色的灯光更显出浓郁的怀旧情调。我的那些知交朋友,他一个个为我娓娓道来,二十多年,半个世纪所经历的人与事都浓缩在一杯一杯的酒中,有士途官途一路前跃,有浪迹四方寄情山水,也有为生活所迫郁郁寡欢,又交织着事业、家庭、感情的变迁,二十多年各自走了不同的人生旅途,但灿烂也好,平淡也好,都到了人生的花甲之年,听之不胜唏嘘。而我的这条不归之路还“路漫漫其修远兮……”
   
   酒,一杯空了,一杯满了,不知上了多少壶,不知喝了多少杯,已是醉眼睛朦胧。
   
   我们走出了餐厅,外面飘着雨,灯光下的路面油亮亮的映着街头的倒影,我们散着步,虽有骑楼遮雨,但飘落的雨丝丝打在身上,湿了发在脸上淌着。我们有时无言默默前行,有时想到一个人,一件事又续了话题,我们转了一圈又一圈,知道终将有分手的时候,因为明天他就将离开台北,而我们能够会面也就此一夜,当再一次回到他的旅馆前,我们同时停下了脚步。一辆的士嘎然在我们前面停下,他为我打了门,我坐了进去,门关上了,我们挥手道别。
   
   夜深了,车轮在淌水的路面发出丝丝的声音,车窗上的雨刷哗哗地刮着雨水,我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了,这一别又将多少年,多少月,多少日。

此文于2016年03月01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