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汝谐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毕汝谐文集]->[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文集
·邱娼子乱伦淫母案始末叙事诗(全一百零五首)的理论基础 毕汝谐(纽
·习近平和崇祯在2019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秦朝英少将,来世你我同台竞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莫给北京当间谍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国共祸起萧墙——习近平韩国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阅兵不举手敬礼说明什么? 毕汝谐(作家
· 林郑月娥何去何从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间谍也干点别的:诈骗、贪污等等 毕汝谐(作家 纽约)
·父与子(中英解决香港问题期间的一桩花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习近平有贵族气质?
·习近平主席的两种结局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陈同佳是天才型的杀人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敬答谢贤选骏仁兄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毛泽东和习近平在2015(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独幕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台湾正处于第三次排异反应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莫雷和庄则栋的出现都是历史的必然 毕汝谐
·习近平、毛泽东、令完成、高瑜的一台戏 (无场次警世话剧)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习近平夜游狮虎山 (警世小说) 毕汝谐(纽约作家)
· 制作某人面具是西方的一种高规格礼仪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就是“豌豆上的公主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今不如昔——人命并不关天!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习主席的见识不及妇人 毕汝谐(作家 纽约)
·18/4/2 发表 习近平势必对川普让步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8/4/6发表 习近平打响南京保卫战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红朝帝王将相的心思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高粱大豆是一面镜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刘少奇的政治成熟度不及童大林(外一则)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接过储安平的笔,新一代储安平在成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2007年发表林彪、叶剑英两元帅谈中国之崛起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文革年间,我与薛蛮子的一次打赌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九级浪 (电子版)按语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九级浪》材料之一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关于《九级浪》的一段回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童养媳“九级浪”终于风光出阁了!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毕汝谐复胡平
·九级浪 (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 纽约)
· 习主席也应以史为鉴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饥饿能够把大家闺秀变成女扒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下流话折射文革政治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大东亚共荣圈与一带一路之比较 毕汝谐(作家 纽约)
·这一夜,我决定不当强盗当作家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巨金害了红卫兵,巨金害了习近平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我与何长工之女、之孙女交往的旧事 毕汝谐(作家纽约)
· 请中国爱国者从速奉献金银财宝 毕汝谐 (纽约作家)
·九级浪(电子版) 毕汝谐(作家纽约)
·用黑格尔反击下流话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警惕中国走德日军国主义道路!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与俄狄浦斯适成对照的人性的嬗变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诗歌艺术应当表现人类共性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雪莱名著“为诗辩护”系美学圭皋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士作家杜伦马特的经典剧本“老妇还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来自巴山蜀水的另类病毒 毕汝谐 (纽约 作家)
·湖北女作家方方揭示社会阶层固化现象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孔夫子说得好:小人穷斯滥矣!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瑞典作家斯特林堡的自传女仆的儿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纸面上的法律平等和事实上的不平等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毛泽东雍容大度地领衔电贺赫鲁晓夫 70寿辰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Muckrakers)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朱自清的诗论专著《诗言志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100年前美国出现“扒粪者”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郭沫若的艺术社会职能观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百善孝为先,张扣扣永垂不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女诗人舒婷以《致橡树》等诗篇闻名于世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自骗性心理机制是弱者喜用心理防卫机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孔子曰必也正名乎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恩格斯早期著作“英国工人阶级状”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世界男低音歌王夏里亚宾的跳蚤之歌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艾青的诗理论专著诗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陆文夫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小巷深处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陈先发倡议诗哲学曲高和寡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拉的著名小说陪衬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库普林的亚玛街的女人----俄国妓女血泪史 毕汝谐(作家 纽约)
·众志成城 砥砺奋进 毕汝谐( 作家 纽约)
·老舍的妓女题材小说月牙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丁玲的妓女题材小说《庆云里中的一间小房里》毕汝谐(纽约 作家)
·美国的月亮就是比中国的月亮圆! 毕汝谐(纽约 作家)
·著名演员董某某因妻女向港商卖身羞愤自尽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易卜生的探究先天性梅毒的剧本群鬼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号外!点击量五千万乃是半个亿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左传“子产论尹何为邑”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武舟著《中国妓女生活史》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严歌苓的妓女题材小说《扶桑 》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沈从文的妓女题材小说丈夫 毕汝谐(作家 纽约)
·黑格尔的悲剧理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日本老电影砂器 毕汝谐(纽约 作家)
·我所知道的公安部长李震之死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马卡连柯的代表作教育诗 毕汝谐(纽约 作家)
·爱伦堡的长篇论文《谈作家的工作》 毕汝谐(纽约 作家)
·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妓女题材的成名作《穷人》 毕汝谐(纽约 作家)
· 莫泊桑的妓女题材的小说《菲菲小姐》 毕汝谐(纽约 作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刺杀习近平 (无场次警世话剧) 毕汝谐(作家 纽约)
   
   
   
    我不可能不触犯禁忌,因为我是查理!

   
    ——毕汝谐自白
   
   
   
   
   
   [时间:2016年初。
   
   [人物:
   
   中年军官
   
   美女甲
   
   美女乙
   
   老者
   
   官人
   
   [舞台是北京某高级公寓客厅一角,有沙发、茶几等物;正面墙壁上方有一行红色霓虹灯大字:既失利益者俱乐部
   
   [霓虹灯之下,并排挂着三帧大幅彩照——第一帧徐才厚的照片罩着黑框、第二帧、第三帧照片上的周永康、薄熙来满面红光、神采奕奕。
   
   [舞台深处,有一与木制阶梯相连的高台;高台之上,一名肥头大耳的官人安坐于阔大的办公桌后面;此时,官人正在闭目养神——看上去像是一件道具。
   
   [幕启:中年军官独自面对徐才厚的照片,呈稍息姿势。
   
   中年军官:(向徐才厚的照片行了个军礼)老首长,您走了,冤枉!徐才厚上将死得不明不白,就像当年林彪元帅死得不明不白!习近平反腐,带有极其明确的选择性和偏向性,刀锋无情地挥向异己,而众所周知的几大家族巍然如山!覆巢之下,安有完卵?老首长,您进去以后,我也倒霉了!整天价提心吊胆;每次的敲门声,都像是王岐山人马的脚步声!每天清早醒来,都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我被开除党籍、军籍,抄家没产;只剩下这条命,这条命是捡来的!时穷节乃见,老首长,我要给您报仇!
   [美女甲、美女乙上。
   
   美女甲:你又在跟徐副主席说话——你跟徐副主席有说不完的话!
   
   中年军官:人同此心——你们跟永康常委、熙来书记也有说不完的话!
   
   美女甲:我生是永康的人,死是永康的鬼!
   
   美女乙: 我生是熙来的人,死是熙来的鬼!
   
   中年军官:今天,咱们这个既失利益者俱乐部,将增加一名新成员;请你们跟他说说话。
   
   美女甲:谁呀?
   
   中年军官:我舅舅。当年,他是解放军报首席记者,文笔呱呱叫!
   
   美女乙:哪一位?
   
   美女甲:笔名是什么?
   
   中年军官:“双刃剑”!听说过吧?
   
   美女甲:岂止听说过,“双刃剑”的每一篇大作,我都拜读呢。他也是既失利益者?
   
   中年军官:去年夏間天,中国股市陷入剧烈震荡,甚至一度滿盤皆綠!他的那个独生子借钱炒股,赔得一塌糊涂!跳楼死了!留下一封遗书——“我决定跳楼,请别给我收尸!来世做牛做马报答爸爸!”
   
   美女甲:够惨的。人世间,每时每刻都在上演各式各样的悲剧。
   
   美女乙:股灾之后,跳楼事件层出不穷!跳楼好像是炒股人的专属死法!
   
   中年军官:都说人生有三大不幸,一是少年丧母,二是中年丧妻,三是老年丧子;我舅舅一个人占全了!宝贝疙瘩没了,这个打击太残酷了!他老人家的偏执性格更严重了,多次在大街上与陌生人吵架;老头没有任何朋友,整天独守家中,面对儿子的遗物,强化思念之情,加重精神上的折磨、、、、、、
   
   [门铃响。
   
   中年军官:他来了。(迎过去开门)
   
   [老者拄着手杖上。他年近七十,表情阴沉。
   
   老者:三儿——你不介意舅舅喊你的小名吧;几十年了,习惯了。
   
   中年军官:(亲热地)舅舅,我当然不介意;按照咱老家习俗,大舅的权威有时高过父亲;俗语说得好:娘亲舅大,父亲叔大!
   
   老者:三儿,给舅舅介绍一下吧。哦,(注视美女甲)这位就不必了,你是央视天下华人节目的主持人,大名鼎鼎,天下谁人不识君!
   
   中年军官:(挽着美女乙)舅舅,这位是大连电视台城市新貌节目的主持人,也很有名气呢。
   
   老者:听说,你们两位也倒霉了?
   
   美女乙:大独裁者胡作非为,官民疲於奔命。
   
   中年军官:舅舅,您老以后常来这里喝茶、聊天;出出怨气,骂骂大街!所有该说的与不该说的统统说出来,您就舒坦了!
   
   美女甲:双老,我陪您跳个舞吧。
   
   老者:(手杖轻轻顿地)老了,腿脚不中用了。(从怀里取出一帧罩着黑框的遗照——眉清目秀的青年)三儿,承蒙你的好意,让小弟在这里占一席之地。
   
   中年军官:(将青年遗照置于徐、周、薄照片旁边)舅舅,您看看,这么摆好不好?咱们要化悲痛为力量,化哀思为坚持!
   
   老者:不妥,不妥。这三位都是高官,是官家;小弟是白丁,是民家;官家民家摆在一起不合适!
   
   中年军官:舅舅,什么官家民家,死者为大!这么摆很合适。
   
   老者:(象征性地舞了一下手杖)三儿,听话!你好像忘了咱老家的俗语——“舅舅的棍子,打了白打;舅舅的棍子,专打不孝顺的。”
   中年军官:别,别,将来您老升天,送葬路上要由外甥抱斗呐。哦,我在您老伤口撒盐了,对不起!
   
   美女甲:双老,都是自己人,您就别客气了!
   
   [老者固执地将青年遗照挪到徐、周、薄照片的下方。
   
   老者:(望着青年遗照)小弟,你觉得怎么样?你能理解爸爸的决定吧?哦,你沉默不语,就是默认爸爸的决定了!
   
   中年军官:(端起一杯酒,点燃一支香烟)小弟,你已登仙界,安息吧;我知道你牵挂老父亲,放心不下;小弟,我会好好照顾你的老父亲、我的老舅舅!放心吧。(以酒浇地)
   
    老者: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人生悲剧,莫此为甚!小弟刚走那几天,我不想吃饭,睡不着觉,每天都要哭;说真的我都不想活下去了!
   
   中年军官:(富有煽动性的语气)这都怪习近平,当上中央财政经济领导小组组长,乱弹琴!搞得中国股市楼市巨幅动荡,老百姓赔惨了!
   
   美女甲:在其位,負其責,就算不是习近平的本意,他也要負責!对不对?
   
   美女乙:短短几个月,改革牛就变成大灰熊,坑了千家万户!
   
   老者:(恨恨地)我不想再忍气吞声!我想起京剧打渔杀家里的台词:只有杀他全家,方能消我心头之恨!(坐在沙发上)
   
   中年军官:(触动内心深处的隐秘心愿)舅舅,您老说什么?
   
   美女甲:(紧张地)双老,您说什么?
   
   美女乙:(紧张地)双老,您说什么?
   
   老者:(凝视青年遗照,怒火万丈)我说,我想起京剧打渔杀家里的台词:只有杀他全家,方能消我心头之恨!
   
   中年军官:(产生共鸣)舅舅,您老说得是!一家哭好过一路哭!
   
   美女甲:(仿佛被一道闪电照亮了思想)杀?!杀习近平?!
   
   美女乙:(豁然开朗)杀?!杀习近平?!这是好事呀!
   
   老者:小弟死后,我就萌生了跟习近平拼命的念头;不瞒你们,那些天,我想揣着菜刀在中南海附近转悠、、、、、、只要能杀死习近平,把我生切了活剥了我都乐意!可惜廉颇老矣,如果我年轻几十岁,如果我身怀勇力、、、、、、
   
   中年军官:舅舅,您老真去了吗?
   
   老者:(泄气)没,没去;窝在家里想想罢了。
   
   中年军官:舅舅,外甥无能,不能为您老伸怨报仇!
   
   美女甲:(有些神经质地)习近平把永康送进秦城监狱,我也恨不能跟习近平拼命!报仇!我要报仇!
   
   美女乙:当初,大连实德董事长徐明牵线搭桥,我和熙来一见钟情了!我们一下子看对了眼!我就像吸了海洛因,摇摇不能自持!现在,风花雪月没有了!只剩下血、血、血!大独裁者的血、血、血!我要杀了他!
   
   美女甲:当真?
   
   美女乙:当真!
   
   美女甲:二人同心,齐力断金!
   
   美女甲:二人同心,齐力断金!
   
   [二人击掌为誓。
   
   
   中年军官:(垂下头颅)堂堂中国,竟无一个是男儿!在你们面前,我无地自容!
   
   [老者也抬手抹了一下双眼,以示感动。
   
   美女甲:(辛酸地)我想去看看永康,给他送一点吃的东西;可他们不许我探监!因为我不是永康的直系亲属,我只不过是他的女人,我没有任何法律权利!法律不承认爱情!
   
   美女乙:我也一样。(头脑发热)我不想按照法律牌理出牌,我要按照爱情牌理出牌——刺杀习近平!
   
   美女甲:(任性地)既然法律不承认爱情!那么,爱情同样不承认法律!
   
   美女乙:(咬牙切齿)说得好!既然法律不承认爱情!,那么,爱情同样不承认法律!
   
   中年军官:(既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窃喜)也许,你们不是刺杀习近平的合适人选;这个使命太沉重了!
   
   美女甲:(搔首弄姿)是有一点沉重。
   
   中年军官:(循循善诱)习惯了这种沉重之后,慢慢就不感到沉重了。 (施激将法)美女们,你们要反悔还来得及!为时未晚!
   
   美女甲:我不反悔!我早就想自杀了!我的遺言是: 為了神圣的爱情,我愿意献出生命!
   
   美女乙:我也不反悔!熙来进去以后,我曾经想过在天安门广场自焚!我已经留下好几則遺言,其中一則遺言是:我深爱熙来,我爱得太深,爱得太狠!我只有去死!熙来,我知道,大连市官员私下都骂你“勃起来”!其实,这名字挺好,名符其实!
   
   美女甲:(皱眉)有点低俗。
   
   美女乙:(轻佻地)爱情就是形而上与形而下的有机体;真爱都有点低俗。我死后,遗言留给后人评说!
   
   美女甲:(注视周永康的照片)永康,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秦城监狱,我的心已是荒漠!你的那些唯利是图的女人都争先恐后地跑开了,人生冷暖,竟至于此!只有我还牵挂你,愿意为你去死!我不是你法律上的妻子,但我是你爱情上的妻子!
   
   幕后声音:应捷克共和国总统泽曼的邀请,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将在去美国参加核安全会议之前,于2016年3月28日至29日访问捷克。泽曼总统宣布邀请习近平去拉尼城堡做客;拉尼城堡距离布拉格市40公里,是泽曼总统的私人官邸。这将是外国元首第一次到拉尼城堡做客。
   
   中年军官:(兴奋起来)习近平行动诡秘,警卫森严;因此,在国内刺杀习近平不具备技术可行性;捷克采取非暴力的天鹅绒革命取得民主自由;在这个音乐与诗歌的国度刺杀习近平,成功系数很高!
   
   美女乙:(拍手)好啊,我去过布拉格!捷克是中欧花园,布拉格是卡夫卡消磨许多时光的地方、、、、、、
   
   美女甲:我也去过布拉格——风景如画,绿荫似盖,到处是喷泉、鲜花、水池、运动场地和街心公园、、、、、、
   
   美女乙:(笑嘻嘻)在布拉格刺杀习近平,就像在萨拉热窝刺杀斐迪南大公夫妇!风头十足!
   
   中年军官:机不可失,时不再来!
   
   美女甲:(嚼着口香糖)你是诸葛亮,足智多谋!你去策划吧,我去执行,万死不辞!
   
   美女乙:(恶作剧似的叫起来)干!有枣一杆子,没枣一棍子!
   
   老者:(旁白)这究竟是真事还是闹着玩?呃,假做真时真亦假!我年轻时就不热衷于打打杀杀;当年,北京天派地派大武斗,我早早当了逃兵!
   
   中年军官:泽曼总统亲俄亲华,习近平访问捷克将备受礼遇;(有力地)我们也要给他送上一个大礼——炸弹!我宣布:本次行动命名为——“习大大万岁”!
   
   [灯光骤灭!
   
   [暗转。中年军官独自面对徐才厚的照片,呈立正姿势。
   
   
   中年军官:(向徐才厚的照片行了个军礼;谦和自抑,诚恳率真)老首长,搞政变,煽动成建制的军队哗变,我力不能及!只得退而求其次,怀着一击必杀的信念,向大独裁者发动最猛烈的攻击!老子在国内搞不过他,就去布拉格搞他!令毫无防备的敌人瞬间完蛋!成功成仁,在此一举!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