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中国共和党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共和党]->[耶稣的勇敢和孟子论勇]
中国共和党
·中国人民必会接受君主立宪的皇帝——告郭国汀
·人民不认识人民,人民不信任人民——中国民主的悖论
·先救人,后救国——告余杰
·先谋道,后谋政——告余杰
·文森特:末代教宗?“教宗预言”再获关注
·要静下心来读书并结交天下英雄——致星光兄弟
·《圣经》导读
·我的目的是夺取政权并巩固政权——告郭国汀
·我忠于上帝,顺从上帝
·读书人的任务是破邪立正——告曾节明
·读书人的任务是破邪立正——告曾节明
·要重视道德学问的学习和修养——告曾节明
·要教化而不要争斗——告曾节明
·是我张国堂疯了,还是习近平疯了?
·是我张国堂疯了,还是习近平疯了?
·官员就当“存天理,灭人欲”——告曾节明
·张国堂大战恶魔毛泽东
·过则不惮改——告曾节明
·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告李悔之
·文革是毛泽东的僭主专制,也是人民民主专政——告李悔之
·明朝灭亡的根本原因——告曾节明
·我张国堂有崇高的权威,读书人才有崇高的社会地位
·要反思辛亥革命以来的中国民主思想和追求——告郭国汀
·为被夏俊峰杀死的城管哀痛
·不可参与习近平的第二次文革——告李悔之
·热衷政治的人越多,政治就越惨烈——告李悔之
·要爱官并说服官员接受宪政民主——告网友
·争吵是国家和民众的最大祸害!——告成都市网友
·不要议政,而要专心研究道德学问——告李悔之
·要学会谦卑——告西安的董建林主教
·美国人民和政府官员也接受基督教和政治学的指导——告金光鸿律师
·希望富贵尊荣与追求真理并不矛盾——告金光鸿律师
·“宗教与政治分离”的主张是共产党的诡计——答金光鸿律师
·就共产党是敌基督质问大公教会董建林主教
·张国堂初始向共产党宣战
·张国堂初始向共产党宣战
·欲求生富贵,须下死工夫——警告曾节明
·紧急呼吁陈泱潮去北京说服习近平接纳陈泱潮
·习近平是法轮功的敌人——告动态网
·要探讨如何接管中国——告王军涛
·中国民主运动要倚靠上帝,也要依靠教会——告郭国汀
·不信我的人必将贫贱——告郭国汀
·西方神学家对《圣经》预言的讲解都是错误的
·就共产党是敌基督质问大公教会董建林主教
·西方神学家对《圣经》预言的讲解都是错误的
·不信《圣经》就是罪恶——告郭国汀
·孔子也是民主时代的圣人——告陈泱潮
·我张国堂就是犹太人所等待的弥赛亚——告郭国汀
·不信我的人必将贫贱——告郭国汀
·中共的罪孽人人皆知——告郭国汀
·关于时局的紧急声明(草稿)
·中国共和党关于解散共产党的声明
·中国共和党关于放宽入党条件的声明
·祝网友圣诞快乐!
·关于解散共产党的声明
·热诚邀请郭国汀先生加入中国共和党
·热诚邀请郭国汀先生加入中国共和党
·上亿中国人的生命证明张国堂学说是真理——告郭国汀
·团结就是力量
·西方神学家对《圣经》预言的讲解都是错误的
·孔子是民主的基础
·关于解散共产党的声明
·牛刀:陷阱与突围——关于中国吸血经济模式的再思考
·中国共和党宣传工作的指导方针
·共产党是罪恶滔天的敌基督——告郭国汀
·铲除共产党邪教,皈依中西正统——告曾节明
·习近平搞第二次文革,必将失败——告李悔之
·君子当笃信善道避祸求福
·今天接到政治警察的电话警告
·要以爱心和真理铲除中共暴政——告曾节明
·牛刀:中国经济正在崩溃之中
·社会主义道路已经失败——告李悔之
·国乱当头,不可寄希望于中共高官——告郭国汀
·不可冒用中国共和党的名称——警告王策
·要求中共邪教平反六四是践踏死难者的鲜血——告王策
·不要幻想与中共分享权力——警告王策
·如其维权,不如夺权——郭飞雄、胡佳被抓事件的启示
·我张国堂到底是疯子,还是救世主
·上帝为什么让中共在中国掌权?——质问郭国汀
·君子应该做大官——批驳孙中山先生
·明君情结是宪政民主的基础——告李悔之
·竞选改变中国——告李悔之
·组党竞选夺权是唯一可行的正道
·人不可能摆脱做奴仆的命运——告郭国汀
·毛泽东就是保罗所说的大罪人——告张琴姊妹
·加入中国共和党的必有富贵尊荣——告郭国汀
·必须更换中国的立国之本——告李悔之
·加入中国共和党的必有富贵尊荣——告郭国汀
·组党竞选夺权是唯一可行的正道
·研究《圣经》的原则和指导思想——告钟鹏章牧师
·加入中国共和党的必有富贵尊荣——告郭国汀
·“人人平等”是邪恶、愚蠢的虚话
·不可把德治与法治对立起来——告郭国汀
·没有等级制秩序就没有国家——驳黎明
·中共的法治祸国殃民——驳江平和郭国汀
·狼与野牛的故事
·不想受欺压,就信奉儒教
·加入中国共和党的必有富贵尊荣——告郭国汀
·组党竞选夺权是唯一可行的正道
·奥古斯丁说:好人的统治是有益的——驳江平、告郭国汀
·平等民主自由本身有导致专制暴政的因子——告曾节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耶稣的勇敢和孟子论勇

耶稣的勇敢和孟子论勇
   张国堂
   2016年2月22日
     孟子曰:“昔者曾子谓子襄曰:‘子好勇乎?吾尝闻大勇于夫子矣:自反而不缩,虽褐宽博,吾不惴焉;自反而缩,虽千万人,吾往矣。’”朱熹:好,去声。惴,之瑞反。此言曾子之勇也。子襄,曾子弟子也。夫子,孔子也。缩,直也。檀弓曰:“古者冠缩缝,今也衡缝。”又曰:“棺束缩二衡三。”惴,恐惧之也。往,往而敌之也。(公孙丑章句上)杨伯峻、杨逢彬的译文:孟子说:“从前曾子对子囊说:‘你喜欢勇敢吗?我曾经从孔老师那里听到过关于大勇的理论:扪心自问,自己不占理,对方即便是最卑贱的人,我不去恐吓他;扪心自问,自己占了理,即便千军万马,我也勇往直前——孟施舍的养勇只是保持一般无所畏惧的盛气,[曾子却以理的曲直为断,]孟施舍自然又不如曾子这一方法的简单易行。’”
     读《四书》最重要的融会贯通,还要运用于总结历史经验和教训,也要运用于现实实际。

     子曰:“笃信好学,守死善道。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天下有道则见,无道则隐。邦有道,贫且贱焉,耻也;邦无道,富且贵焉,耻也。”
     君子的勇敢并非不怕死,而是不从众。孔子自言:“六十而耳顺”,耳顺的意思是不因人言而踰矩。在辛亥革命之后,1949年之前,中国人死守善道会丧命吗?不会!绝对不会!但中国人谁做到了死守善道呢?没有一个!那些所谓的新儒家都是异端,因为他们都沾染了“民主、平等、自由”等邪恶思想,这些思想与儒教完全不相容。“民主、平等、自由”等邪恶思想是乱国之道,是通向专制暴政的奴役之路。因为民主就是人民是每个个人的主,而每个个人是人民的奴隶。他人不受王道约束的自由是你的枷锁、桎梏!而你不受王道的自由又是他人的祸害。而且必有领袖定律是铁律,人民必须要代理人。民主与个人的专制独裁总是相伴随。因此争民主、争自由、争平等、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总是经过混乱、内讧、内战之后又是更加残暴的专制暴政。
     儒教与基督教和西方正宗政治学是相容的,但新儒家反对基督教。对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孟德斯鸠的《论法律的精神》和汉密尔顿、麦迪逊等人的《联邦党人文集》及托克维尔的《论美国的民主》,他们又很陌生。他们受法国的卢梭的影响太大。因此新儒家都是异端!唯有我张国堂是儒教的唯一正宗的传人。儒学绝对不是无神论。无神论的儒学都是异端,伪儒。
     不要从众!不要人云亦云。不要迷信名人。名人是因为他们的学问主张迎合众人才出名。凡从众的人都是庸人!要顺道不顺人!《圣经》说:“顺从上帝,不顺从人,是应当的。”因为中国人民背道不义,大多数人的意见总是错误的。搞文革不是大多数人的意见吗?今日中国的悲哀是真理无人接受,谬论却受人们欢迎、追捧。由于事物的复杂,而众人愚昧。争民主、争自由、争平等导致弱智,这样,国家必贫弱、民众必穷苦。只有贵道尊贤才能国家强盛,人民平安、幸福。美国人竞选总统,他杨恒均却不竞选国家领导人,他也不帮助他人竞选国家领导人,他的民主思想完全是胡说八道,完全是胡闹、忽悠。
     耶稣对门徒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因为凡要救自己生命的(‘生命’或作‘灵魂’。下同),必丧掉生命;凡为我丧掉生命的,必得着生命。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生命,有什么益处呢?人还能拿什么换生命呢?”(太16:24-26)要坚持真理,抵制谬论。要以实践的结果的好坏来分辨真假先知、真假真理。不可搞调和。
     中国古训:“行成于思毁于随。”“随”的意思是随从众人的意见。俗话说:“众怒难犯。”君子要为坚守圣道而敢犯众怒。
     耶稣基督说:“人若因我辱骂你们,逼迫你们,捏造各样坏话毁谤你们,你们就有福了。应当欢喜快乐,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在你们以前的先知,人也是这样逼迫他们。”(太5:11-12)耶稣基督说:“人为人子恨恶你们,拒绝你们,辱骂你们,弃掉你们的名,以为是恶,你们就有福了。当那日,你们要欢喜跳跃,因为你们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他们的祖宗待先知也是这样。”(路6:22-23)要乐于坚持真理而招人辱骂、嘲笑、讥讽。不可迎合众人的心意而讨人们的喜悦和称赞。
     耶稣基督说:“所以,不要怕他们。因为掩盖的事,没有不露出来的;隐藏的事,没有不被人知道的。我在暗中告诉你们的,你们要在明处说出来;你们耳中所听的,要在房上宣扬出来。那杀身体不能杀灵魂的,不要怕他们;惟有能把身体和灵魂都灭在地狱里的,正要怕他。两个麻雀不是卖一分银子吗?若是你们的父不许,一个也不能掉在地上。就是你们的头发也都被数过了。所以,不要惧怕,你们比许多麻雀还贵重。”(太10:26-31)
     子曰:“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孔子说:在天下无道的时候,人如果坚守君子之道,而被世人轻视,自己却能安贫乐道,甘于默默无闻。这些只有圣人才能做到。
     亚里士多德说:名利两途是人的大欲。人对名的欲望远远大于对利的欲望。托马斯·阿奎那说:在人的灵魂深处有使自己的欲望得到满足的强大冲动。在天下无道的时候甘于默默无闻,这是圣人之勇。因为这是克制自己出名的欲望。圣人之勇是成为圣人的必要条件,不是成为圣人的充分条件。圣人之仁、圣人之智、圣人之勇这三者齐备,才是成为圣人的充分条件。
     现在读书人提倡“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这是不对的。中国读书人要循经顺道,追求与圣贤同心,与主耶稣基督合一。要在《圣经》和《四书》的指导下,在考察现实和历史时要独立思考,“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过头了,事实上他们都不过是人云亦云而已,他们没有取得有用的学术成果。
     不可叫嚣言论自由!你心中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做人要勇敢。《圣经》说:“胆怯的人必下地狱。”“不可说谎,说谎的人必下地狱。”
     儒教信徒绝对不能接受马列,也不能接受所谓的普世价值,就是民主、自由、平等、法治等普世价值。《圣经》说:愚昧人“是话都信。”孔子说“乡原,德之贼也”。因为普世价值与孔孟之道不可调和!如果某个儒教徒信普世价值,那么他就是一个“是话都信”的愚昧人。也是孔子所说的“乡原”。
     普世价值虽然被众人推崇,但不是真理,因为不符合《圣经》,不是出于上帝,而是人的思想。人的思想要么就是邪恶的,要么就是无用的废话。是不可信的,信的人必将一事无成,甚至身败名裂。毛泽东不是得了“国贼”的恶名吗?
     普世价值必导致中国大乱!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平等?什么是法治?什么是人权?人们对这些问题有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意见。人民不可能有一致的共识,除非暴力恐怖才能形成共识,人们才能平静。争论这些问题极易引起争吵、争闹!
     对法国所谓的“启蒙”运动进行秋后算账的时候到了,要彻底抛弃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抛弃所谓的自由主义,中国人要回到《圣经》和《四书》,真理永远不过时。这必将成为新的潮流!
     伊斯兰教的《可兰经》是正确的,伊斯兰教教徒捍卫上帝圣道权威的热心也是可贵的,但搞恐怖主义过头了!
     上帝的诫命曰:“不可杀人。”某些伊斯兰教教徒屠杀背道者的恐怖主义行为是罪恶的,因为他们违犯了上帝“不可杀人”的诫命,因此,他们自己就是背道者。《古兰经》上有杀死背道者的教义,这是正确的。背道者确实是该死的,杀背道者也是出于爱心。因为背道者的下场是下地狱,就是烧着硫磺的火湖,杀死背道者使他再投胎转世再做人,或许能得救。但《圣经》说“没有当面的审讯,就不能定罪。”因此恐怖主义分子未经过法庭审讯就胡乱杀人,这是有罪的。伊斯兰教应该建立宗教法庭审判背道者,依《古兰经》制裁背道者。《圣经》说:“审判外邦人与我何干?”因此,伊斯兰教无权审讯他们的外国人。从来没有加入伊斯兰教的人就是他们的外国人。
     对某些亵渎、侮辱、诽谤伊斯兰教的古代圣人的法国人进行精准的猎杀,是可以的,但也必须得到伊斯兰教最高负责人的批准,个人或任何组织都不得擅自杀人!因为上帝对个人的命令是“不可杀人”。上帝也授权在人间代表自己的教会和政府有权杀人。言论自由必须有所限制,不可冒犯他人的尊严!不可触犯他人民族的禁忌!
     中国应当就言论立法,对背叛孔孟之道的人依法审讯,依法制裁!什么言论自由?耶稣基督不许言论自由!耶稣基督说:“你们或以为树好,果子也好;树坏,果子也坏。因为看果子就可以知道树。毒蛇的种类!你们既是恶人,怎能说出好话来呢?因为心里所充满的,口里就说出来。善人从他心里所存的善就发出善来;恶人从他心里所存的恶就发出恶来。我又告诉你们:凡人所说的闲话,当审判的日子,必要句句供出来。37因为要凭你的话定你为义;也要凭你的话定你有罪。”(太12:33-37)对“争民主、争自由、争平等、争人权、反专制、反独裁”煽动纷争的人,必须依法治罪。人权是人的权利,不是禽兽的权利,禽兽享有人权,必是国家和民众的祸殃。辛亥革命之后,陈独秀、李大钊、鲁迅、青年毛泽东等蛊惑家、亵慢人、野心家享有人权,他们煽惑得中国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致使约五千万人死于内战和战争引起的饥荒。1949年之后,也是祸乱不断,致使约六千多万中国人死于非命。孟子曰:“无父无君,是禽兽也。”(滕文公章句下)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充分证明孟子的话是真理。《圣经》说:“亵慢人煽惑通城,智慧人止息众怒。智慧人与愚妄人相争,或怒或笑,总不能使他止息。”(箴29:8-9)《圣经》说:“赶出亵慢人,争端就消除,纷争和羞辱也必止息。”(箴22:10)《圣经》说:“刑罚是为亵慢人预备的;鞭打是为愚昧人的背预备的。”(箴19:29)那些主张言论自由的人说出了什么好话?不过就是争吵、争闹!真理都是上帝启示的。真理都是勇敢和智慧的人发现的,他们不需要宪法中规定“言论自由”,他们心中有什么话就说什么话。不在乎政府给不给公民言论自由。那些叫嚣“言论自由”的人心中必藏着恶言恶语。仁者必有勇,不需要法律保护“言论自由”。而需要法律保护“言论自由”的人,一定是恶人!法国的伏尔泰就是恶人!他也是恶人的保护者!圣徒保罗在传道的时候,多次冒丢命的危险,他常常戴锁链,他有没有呼吁“言论自由”?没有!在法律不保护“言论自由”的时候,基督教建立起来了!在法律保护“言论自由”的时候,马克思主义出来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