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谢选骏文集
·龟壳主义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在地狱遭到杨开慧与贺子珍江青的分尸
·你的美国梦只是一所房屋吗
·抵抗自然规律的生意经
·中美之间的王朝政治
·川普的斯拉夫宫廷政治和超模文工团
·马克思和希特勒谁更邪恶
·共产党早就对中国进行了“去中国化”了
·台湾人是更为纯粹的中国人吗
·诺贝尔文学奖还是诺贝尔性侵奖
·和平经济与战时经济
·韩国人就是穷凶极恶
·我授权西方领导人担任世界宪兵
·自愿的性侵不算性侵
·“一国两制”是否豆腐渣工程
·快餐店的厕所距离餐桌不到两米
·只有死人才不会背叛
·“道统”之作为思想主权
·孔子如何成为间谍的
·中端人口(段友)率众起义
·马来西亚华人走投无路了
·改革是假的,开放是真的
·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美国是否要放弃自取灭亡的历史机会?
·势均力敌的基督教
·俄国会因为中国而陷入大饥荒吗
·法国人就是鼠目寸光
·共产党对美采阴补阳还是采阳补阴
·德国总理默克尔是否遭到苏联红军强奸
·美国人为何一厢情愿
·不准毕业毋宁自杀
·爱情为什么不值钱
·从共产主义到共享经济
·联合国已经分裂为两个阵营
·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有什么样的政府就有什么样的人民
·延安精神到达罗马
·自相矛盾的美国和自相矛盾的中国
·中华民国拯救犹太人所以自己灭亡了
·中国人的儿子都死光了吗
·中餐习俗肮脏但却促进了医学的发展
·芝加哥警署欢迎中国学生报案
·伊斯兰教、洪秀全教、列宁主义、纳粹主义
·亚裔青少年类似黑五类吗
·学历和读书毫无关系
·信用社会能兼容于共产极权吗
·新中国的决心只是赚钱吗
·新华社挖苦习近平只会重复毫无新意
·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封建之美胜过现代之恶
·希特勒和默克尔都是穆斯林
·西方文明榨干了地球资源
·希特勒的塑造者
·毛泽东最喜欢黄色电影
·列宁孙文毛大虫都享受不到的待遇
·“伊斯兰国”油尽灯枯,欧洲变成太平间
·共产党中国已经西方化了吗
·共产党是共产党的敌人
·文革杀死了八亿人
·伪民族主义唯恐天下不乱
·中国人是高智商还是低智商
·言论自由的限度
·文化战的前哨抵达欧洲
·沃伦参议员终于认识到了人权的经济学价值
·政教分离与政教合一的历史循环
·中国人太不了解美国了
·堡垒都是从内部和高层攻破的
·毛泽东是改革开放的急先锋
·电影公司其实就是电淫公司
·广告也是中特社的文化战争的一条战线
·和氏璧为何成为帝国的传国玉玺
·台湾何不改名叫“外国”
·华人为何善于浪费公民权
·中国为何三十年才能反省一次错误
·伟大时光夺走你的一切,活该。
·美国有个第三世界
·德国人不懂取消外资股比制是个陷阱
·中国政府=私营部门=犯罪团伙
·可否修宪以结束中国的百年革命
·灵魂深处爆发逆向的革命
·官府怕洋人的传统美德
·中国还不是西方的对手
·鬼魔崇拜害人不浅
·中国大陆已经分裂为几大块了
·拉丁人为何特别“流氓”
·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中兴事件与大国解体
·“决不当头”与“高个子顶着”是两股道上跑的车
·戈尔巴乔夫敦促普京投降书
·这35人是什么皇亲国戚
·宣告破产还是继续上诉
·日本的成就来自甘做老二的安分
·中兴华为的业务可能独立于政府但不可能独立于共产党
·川普总统成为巫婆——“通俄门”离“通共门”一步之遥
·基督之爱进入敌基督的环境
·靖国神社与毛泽东纪念堂异曲同工
·反美就是反中共
·个人创新与国家盗版
·天才与庸人
·经济学家缺乏人性
·警察只会调查,无法阻止犯罪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神论者的无尊严、无依无靠

   
   鸦片贩子国家英国的《金融时报》哀鸣说:“西方许多人感到没有尊严、无依无靠 ”。
   
   这还是鸦片国家《金融时报》的“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说的。
   


   在一篇《精英不能漠视大众利益》的文章中他说,在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首场党内初选中,被称为“江湖骗子”的共和党总统候选人角逐者特德·克鲁斯(Ted Cruz)抢了“自恋狂”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风头。与此同时,号称“民主党社会主义者”的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的支持率与体制内竞争对手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不相上下。针对精英阶层的叛逆就此全面展开。关键问题是西方精英能否(以及如何)更贴近民众。
   
   我们不是中国人。或许即便是中国人也不会永远甘愿将管理公共事务的责任交给自我选定的精英。然而在西方,“公共领域是所有人的财产”这个公民理念不仅古已有之,还是近几个世纪最终取得成功的奋斗目标。美好人生的一个不可或缺的特征是,人们不仅享有一系列个人自由,而且还掌握公共事务的话语权。
   
   个人经济自由可能造成巨大的不平等,这使民主理念的现实意义空心化。治理复杂的现代社会需要技术知识,而我们已经面临经济和技术官僚精英与普通民众之间鸿沟过大而无法弥合的危险。在极端情况下,信任可能完全崩溃。到了那种地步,选民将转向局外人来清理体系。我们不仅在美国看到信任转向局外人,许多欧洲国家也是一样。
   
   有人对此不以为意,认为这可能是不满者在发泄,而多数人将继续选择中间立场。这相当有可能。但这是一种高风险的战略。如果不满日益加剧,那么中间选民基础可能瓦解。即便它撑得住,一个弱势群体不满而主流社会充满不信任的民主社会将不会是一个幸福的社会。然而,见多识广的精英人士与普通公众对体制的态度恰恰出现了此类分歧。
   
   那么造成这种分歧的根源是什么?一个是文化的改变。另一个是对国家民族构成变化的不满。还有一个是对不平等程度加剧和经济上缺乏保障的焦虑。或许最根本的原因是,人们日益觉得精英阶层腐败、自满和无能。煽动者利用了此类焦虑和愤怒的来源。他们就是这样的人。
   
   正如经合组织(OECD)在最近的一篇报告中指出的那样,最近几十年多数成员国的不平等程度大幅上升。顶层的1%富人占税前收入的份额升幅尤其大。这种经济精英人士的成功与其他人相对缺乏成功的反差在美国体现得尤为明显。因此,经合组织指出:“从1975年到2012年,在(美国的)税前收入增量总额中,大约47%流向了顶层的1%富人。”随着美国出现拉美式的收入分配模式,其政界也冒出一个又一个拉美式的民粹主义者,左、右翼都有。
   
   那些中间立场的人应该如何应对?成功的政客明白,有必要让人民感到他们的担忧将得到考虑;他们以及他们的孩子们的生活将会更加美好,他们也将继续拥有一定程度的经济保障。最重要的是,需要让他们再次能够信任经济和政治精英的能力和廉洁。
   
   这里是必须要做事情的一些要素。首先,在全球化的所有要素中,大规模移民是最具破坏性的。移民需要得到控制。美国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允许1100万无证移民的存在。就欧洲而言,如果欧盟要存续下去,重新控制边境是压倒一切的任务。眼下难民肯定是重点。这就要求欧洲创建在欧盟边境以外恢复和维护秩序的强大能力。
   
   其次,欧元区需要从根本上质疑其以紧缩为导向的宏观经济信条。现在的实际总需求远低于2008年初水平是令人震惊的。
   
   第三,金融行业需要得到遏制。越来越明显的是,金融活动的大规模扩张并未带来相应的经济表现改善。但它带来了巨大的财富转移。
   
   接着是必须要保持资本主义的竞争力。我们生活在一个新的镀金时代,在这个时代,企业行使着巨大的政治权力。一个回应是无情地鼓励竞争。这将需要果断行动。
   
   随后,必须让税收更加公平。资本所有者、最成功的资本管理者和一些占据主导地位的公司享受着极低的税负。企业领导人坚称他们遵守了法律,这还不够好。这算不上讲道德的行为。当商业利益在立法过程中扮演强有力角色的时候,这种观点尤其不厚道。
   
   此外,有必要挑战股东至上的信条。股东享受着有限责任的巨大特权。鉴于他们的风险有上限,他们的控制权在实际意义上也应该受到限制,照顾那些对公司风险敞口更高的人,比如长期雇员。最后,有必要严格限制金钱在政治中的角色。
   
   西方政治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大。许多人感到没有尊严,无依无靠。不能再忽视这种情况了。
   
   ……
   
   上述论调表明,鸦片贩子无法理解:无神论者的无尊严和无依无靠。
   
   正如《圣经》所说,如果没有上帝或不信上帝,任何人死的时候都像动物一样。
   
   需要补充一点:如果没有上帝或不信上帝,任何人活的时候都像动物一样。哪怕他是世界首富或中国首要。
   
   鸦片贩子不懂得这一点,所以他们发动了鸦片战争,结果百年之后导致大英帝国自身的瓦解。
   
   鸦片贩子不懂得这一点,所以他们的金融错误百出,他们自己也像动物一样毫无尊严、无依无靠,又怎么能给大众充当明灯呢?
(2016/0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