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小平头夜话
[主页]->[新会员区]->[小平头夜话]->[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小平头夜话
·ZT:八旬老难民余老太——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二
·ZT:“狗血”难民张晓刚——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三
·ZT:“瘪三”难民诸葛乐群——盛雪多伦多假难民窝案系列之四
·刘希羽:盛雪曾试图帮情夫面首张晓刚在加拿大申办政治避难
·ZT又经沧海:盛雪惯于拿私事炒作和她的“五小”
·ZT又经沧海: 盛雪这次真吃瘪了
·又经沧海: 盛雪想出风头 在香港、台湾一次造假
·吃六四人血馒头的戏子——知情人对盛雪的揭露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ZT东西南北论坛:民運吸血鬼盛雪
·一然和徐科技共同揭示盛雪与中共方面暗通款曲的实质
·ZT:盛雪究竟是什么人
·JW:达兰萨拉参访团盛雪之非常6+1(图)
·ZT:JW对盛雪的评注
·唯色 :由推特上的争论来看许多人(盛雪)的双重标准
·ZT卞和祥:盛雪又在偷梁换柱了
·卞和祥:请盛雪切勿绑架西藏人!(图)
·作者: 徐水良:从赖昌星事件,看盛雪的黑白通吃本性
·加拿多:众人眼中的盛雪 (上篇)
·高原:盛雪理应辞职
·人之贱无敌——推友公开给盛雪的留言
·苏君砚:我退出民阵的几个原因
·于柬:一个多伦多捐款者的质疑 (图)
·民阵:盛雪必须引咎辞职
·徐水良: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徐水良:谈谈小平头
·香港老民运:“盛雪现象”再思考 (图)
·王一平:盛雪、黑洞和李伟东 (外一章:小平头:读后感)
·大吕:是民运组织还是黑道?——兼论陈达钲(六哥)
·第十回 张向阳义愤举报不停 矬乌龟老拳怒向老翁
·华道:海外臭名昭著的民运汤灿,玩“鸭”高手 -——盛雪
·南京 邹义:关于揭露海外民运腐败的声明
·王传忠:关于盛雪事件之点评(多图)
·王传忠:解剖盛雪"伪见证人"真相
朱瑞驳斥
·朱瑞:盛雪和另一种殖民
·朱瑞:盛雪是怎样“支持”西藏的
·朱瑞:盛雪的心路与套路
·朱瑞:盛雪把假难民带进了汉藏交流
·朱瑞:受害者的反击 ——谈谈小平头对盛雪的揭露
·朱瑞:《见识江湖——回忆与文存》导言
·朱瑞:习近平为西藏问题「扫除障碍」了吗?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上)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中)
·朱瑞:登峰造极的谎言(下)
·朱瑞:张向阳到底是不是一个“托儿”?
·朱瑞:盛雪是募捐还是诈捐?
·朱瑞:关于“北美华文媒体参访团”不为人知的真相
·朱瑞:《民运黑洞》是一面照妖镜
·朱瑞:打压言论自由的《解構》一文(图)
·朱瑞:听魏京生先生谈盛雪吞噬五万美元民运捐款
·朱瑞:盛雪又在狡赖
· 朱瑞点评“盛雪的回应”(图)
·朱瑞:寇天力挺盛雪的背后(图)
·朱瑞 鲁德成:回复台湾中央广播电台温金柯
·介绍博客:历史照妖镜——盛雪问题资料库
劭夫爆料
·刘劭夫:不得不作出的回应
·刘劭夫:让事实说话——盛雪办假难民获利房产证明
·刘劭夫对盛雪抹黑的回应
·刘劭夫:王、赖越描越黑
·刘劭夫致彭小明的信
·刘劭夫:盛雪表演何时休?
·刘劭夫:戳穿盛雪的谎言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刘劭夫:盛雪的“民阵主席”有多少合法性?(外一篇:盛雪贪污募捐几个实例
·刘劭夫:藏人也不相信盛雪了
·刘劭夫:沐猴而冠
毅然揭盛
·针对盛雪问题,一然女士写给海外民阵理事会的信
·盛雪老公董昕致陈毅然的邮件,成为盛雪接受公寓馈赠的佐证
·陈毅然:我的质疑——关于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真相”
·陈毅然:我的质疑——驳斥多伦多民阵调查组所谓事盛雪”真相”
·陈毅然:盛雪的马仔罗乐是个什么人?
·无耻之尤——陈毅然致盛雪公开信
·陈毅然:无趣——评潘晴奇文
·陈毅然:盛雪何时能讲真话?(多图)
·陈毅然:究竟是盛雪自己抹黑自己还是揭露人抹黑她?
·陈毅然:反驳台湾《焦点访谈》主持人杨宪宏的不实访谈
·陈毅然:再揭盛雪
·陈毅然:是揭穿罗乐的时候了(外一章)
卫珍政论
·陈卫珍:不得不再说几句——驳斥共谍李方(图)
·陈卫珍:浅谈民众的舆论监督权——兼谈张健先生对民众舆论监督权的模糊和解
·陈卫珍:再读彭小明“从祭母宣传看盛雪指鹿为马”有感
·陈卫珍:再读费良勇先生“盛雪当主编──浊世留丑”有感(图)
·陈卫珍:廖天琪会长有错吗?
·陈卫珍:六四27周年感言(图)
·陈卫珍:盛雪遭长久质疑是什么原因?
·陈卫珍:晒一晒盛雪主席的仙范儿
三妹也说说
·犀利辛辣,一针见血——三妹给盛雪的公开信
·刘晓东(笔名三妹):民运骗子唐柏桥行骗的两个实例
·刘晓东:海外民运“内斗”与媒体
·刘晓东:盛雪把西人骗得胡言乱语
·刘晓东打油诗:吃六四血馒头的民运公娼盛雪(图)
·刘晓东:盛雪至今自称民阵主席等诸多问题的历史真相
·刘晓东:朱学渊飞赌城急不可耐向谁表态?
·刘晓东:谎言的迷惑和真相的残酷——盛雪谎言的总结
·刘晓东:三人评论从未谋面的郭国汀的集锦(后面附有郭国汀的发言稿)
·刘晓东:揭老底儿集锦——人以群分,朱学渊不用说,我们也知道他与谁同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刘劭夫: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论海外民运群体的“盛雪现象”


   

民主中国阵线发言人 刘劭夫


   

第一节


   
   现在,即使是停止对盛雪(臧锡红)的全面揭露,盛雪这个在民运圈里行骗多年的政治骗子,已经是一个过去式了。盛雪在海外民运群体(严格来说应该是异议群体,说“民运”,是从俗。)已经臭名昭著。她对民主精神和民主原则的嘲弄,她在民运江湖里的倒行逆施,兴风作浪,最终令自己身败名裂。她败坏了自己的名声,也败坏了民运的道德形象。盛雪这些年的作为,尤其是在她2012年担任民主中国阵线主席之后,这个人作为一个伪民主派,一个政治骗子的真实面目暴露无遗。盛雪的问题反映了中国民主阵营里所有的阴暗面,例如谎言、阴谋、虚伪、诬陷、腐败、秽乱以及结党营私、党同伐异等等。对“盛雪现象”做一个理性客观的分析,对于重建中国民主群体的的道德形象,对于中国政治反对派的运动做出深刻的反思,寻找一条海外异议群体健康的发展之路,从而推进中国民主化的进程,意义深远。
   
   盛雪团伙打着民运的旗号,对中国民运为祸甚烈,是当代中国民运史上所仅见。可以把盛雪的在民运的政治舞台上的表演,视为一种特有的中国政治文化现象。中国海外民运的“盛雪现象”是中国健康的政治力量的堕落。盛雪这个政治骗子,是随着海外民运的逐渐衰落崭露头角。此人投机民运,依靠谎言、作秀,以色相上位,对民运肌体进行了恶心的腐蚀,逐渐占据了民阵这个山头。“盛雪现象”在海外民运群体中有一定的市场,甚至貌似能成为主流,表明了中国民主运动的道德形象的轰垮,中国民主运动对于极权主义不再拥有道德优势。
   

第二节


   
   这里需要对盛雪“从事民运”的历史做一个全景式的扫描。1989年8月,“六四”血迹未干,盛雪以“留学”之名来到加拿大。是年,她参加了在多伦多成立的民阵分支组织。至于她所编造的她是“六四的幸存者,见证者”的谎言,早已被人所戳穿,徒增劣迹。记得有一次我们聊天,说如今海外民运的中坚,基本上都是民主墙时期的骨干。她说,其实我也是七九一代的。我愕然,问此话怎讲?她说,那时候我十六岁,每天都去西单民主墙看大字报,所以我也是民主墙一代的。我无语。难怪她自称是六四的幸存者,见证者。根据她的逻辑,全北京人都是幸存者和见证者了!
   
   我认识她的时候是在1991年7月,她是民阵加拿大分部副主席(主席是蒙特利尔的伍春萌,激光物理学家),多伦多还有民运组织民联,主席是汪小风。在1993年1月民联、民阵合并大会之前,多伦多的两个民运组织已经先期合并了,由伍春萌出任主席,盛雪副主席,汪小风内定参与新合并组织的总部工作。但是,华盛顿的合并引发了更大的内部斗争,盛雪依然以民阵的名义在多伦多活动,我则被选为民联阵总部的第一届监事会成员,并担任民联阵多伦多支部的主任委员。这时候,海外民运开始衰落。1994年在某民运大佬的倡议下“以商养(民)运”,频频来到多伦多并资助盛雪与顾明开了一家咖啡店。这家咖啡店生意不好,难以为继,在1996年初变卖。这个时期,还成立了以盛雪为主任顾明为副主任的“六四事件调查委员会”。这个委员会没有其他人员,也没有做过任何调查工作,可是需要蒙骗的时候,盛雪还是会捡起这个幌子。事实上,盛雪的政治行骗,早在踏进民运队伍的初期就开始了。
   
   应该说,在这个时期,盛雪在海外民运的格局中还是一个地区性的人物。到了1996年9月,盛雪作为加拿大公民在中国驻多伦多领事馆获得了回国签证,踏上了回北京的旅程。过去了一个多月之后,在一次民运的活动中,盛雪第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并且讲述了她的回国经历。后来,这个经历登载在《北京之春》上面,经过丁楚的生花妙笔,被渲染成为盛雪大义凛然怒斥北京国安的“革命斗争桥段”。当时可能没有人会怀疑盛雪的说辞。直到最近几年,网络上有人怀疑盛雪的真实身份,才对她的96年回国经历提出质疑。质疑有这么几点。第一,盛雪是加拿大公民,已经获得了合法签证,北京边境没有理由拒绝入境;第二,盛雪在当时并非是重量级人物,出国之前在国内也没有所谓的反政府的政治活动,对于这么一个人,北京当局不会大动干戈;第三,她所描述的场景,我们只有在电影里才看得到,不会是当今国安部门的工作方式;第四,当时北京和温哥华之间每周只有一个往返班机,不可能当即遣返;第五,她是过了一个多月之后才出现在公众场合的。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她一个人的说辞,没有旁证。联系到盛雪此人惯于说谎,她的话有多少可信度?我们不难判断。值得注意的是,在此前盛雪的丈夫已经多次往返于北京。盛雪的公婆都是五十年代的老公安,在公安的岗位上退休离世。董昕的弟妹,弟媳妹夫都是北京公安局的警员。
   

第三节


   
   盛雪二十几年的“民运”生涯,有两件事情是转折性的。第一件事,是她1996年的回国,从这个时候开始,盛雪的身份变得扑簌迷离;第二件事,是1998年她被聘为自由亚洲电台的特约记者,开始吃上了民运饭。担任自由亚洲电台的特约记者,为她进行政治行骗提供了更大的平台。从此,她利用媒体这个公器,干起了“锡红报道盛雪”的勾当,于是乎,“著名记者”的桂冠自然而然的戴到了她的头上。这套把戏越玩越是精熟,为电台作报道,可以挣得银子,报道自己又可以扩大自己的名声,可谓相得益彰,名利双收。为了有新闻可写,必须要折腾一些事儿,才有报道的由头,于是在多伦多的小圈子里,弄点“民运”的动静,是她多年的把戏。严格说来,多伦多的一众朋友,是她的衣食父母。这便是她与民运的关系,是须臾不可分离的利益。96年回国和担任特约记者这两件事,是她坚持“民运”,玩转民运的因果。
   
   盛雪是一个真正吃六四人血馒头的人。她曾经申请到美国读语言,但是因为有移民倾向,签证两次被拒。六四后,西方国家出于对中国学生的同情,放宽了学生的入境签证。六四刚过,盛雪就获得加拿大的签证,并于当年8月抵达加拿大。在六四刚过的那段风声鹤唳的日子,升学能顺利拿到处境卡,可以想见,在六四那段时间,盛雪可能连看客都不是。她正在焦急的等待签证,她会贸然的上街支持民众的拦截军车坦克的行动而影响自己的出国吗?难怪她连六四的基本情节都说不出来。来到加拿大渐渐地吹嘘自己是什么六四的幸存者,见证者。多亏了知情者的严厉指斥,她才有所收敛。可是在洋人那里,她依然重复着她的谎言。到了加拿大,立刻拿到了“六四绿卡”,解决了身份问题,不用为学英语而缴纳学费。后来又任职自由亚洲电台,成为加拿大唯一吃民运饭的人。六四给盛雪带来了机遇,带来了人生的转机,从一个籍籍无名的边缘人,成为了头上有“民运领袖”的光环公众人物。对比那些在六四后亡命海外的学生,盛雪何其幸运也!
   
   盛雪成为一个知名的“民运”人物,应该是在2003年费良勇担任民阵主席开始的。这个时候作为全球性的民运组织可能只有民阵一家了。费良勇在经过齐墨反水之后,决意使民阵振弊起衰,进行了环球的巡游,收拾人心,鼓舞士气。2006年的全球支持中国及亚洲民主化论坛大会,是从1993年以来海外民运的一次重大集合,也是一次重大成果。于是形成了民阵以费良勇、盛雪,彭小明和潘永忠四驾马车的格局。
   

第四节


   
   中共执政以后,中国真正意义上的民主运动应该是1978年发轫的民主墙运动。这场遍及全国的民主运动鲜明的提出建设民主中国的政治诉求。作为这场民主运动的骨干,是中共建政前后出生的一代青年知识分子。这一批民主斗士,无疑是当时中国的社会精英。这批社会精英的思想资源,一是来自于传统的儒家民本思想,来自于儒家天下为公,怀抱家国天下的建功立业的理想;二是来自于西方启蒙主义,在文学和社会科学领域的批判现实主义和启蒙主义,具体是天赋人权,人人平等,宪政政体等等。这两种思想资源的汇合激荡,成为七九一代年轻人的世界观和价值观,成为他们批判极权统治的思想武器,成为他们立志以民主变革中国的理想激情。
   
   盛雪此人走上“民运”之路,完全没有上述的思想资源作为基础。此人不爱读书。有一次在她的工作室里,她竟然对我说,我没有读过古典四大名著。我惊愕得说不出话。至于西方启蒙主义和批判现实主义的思想更是付之阙如。当她踏上加拿大的土地,驱使她参加民运的应该是对中国现实的不满,因为他的家庭以及个人遭际,都不会令她对中共政权抱有好感。
   
   一个人幼年时期的际遇往往影响其一生。盛雪及其家庭都是中国社会的边缘人,早年在中国的遭遇,影响和塑造了她的人格和个性。少年时期踯躅街头,打架斗殴,所沾染的江湖习气,我们可以从她的在民运组织的行事风格,便可以看出端倪。盛雪出国之前基本上是体制之外的闲散人员,她甚至没有担任过哪怕是少先队的小队长这样的班干部。所以,在她眼里就根本没有规则,有的只是江湖哥们,称兄道弟的那一套。但是作为一个政治社团,毕竟不是江湖帮会,以江湖帮会的模式来运作现代政治社团,尤其是一个以追求民主为理想的社团,当然最终会跟盛雪的知识和学养相抵牾,她本人对民主社团天生的抵触就不会奇怪了。
   
   盛雪在多伦多从事“民运”活动二十多年,形成了以她为核心的的小圈子,而这个小圈子的特殊组合,造就了她跋扈独断的行事作风。盛雪身边,大约有这么几类人:一类是跟盛雪有特殊关系的人(此处可以意会);一类是她的朋友;一类是她帮助申办身份的之后成为朋友的;还有一类是正在申办难民的。这四类人是盛雪核心小圈子的人,形成了一定的利益关系。受她之恩的,有求于她的或者是特殊关系的,都会对她亦步亦趋,余下的朋友碍于情面也不会公开反对。久而久之,多伦多的民运小圈子就形成了盛雪的一言堂。随着整个民运世界范围的衰落,多伦多民运由于加拿大社会的文明和包容,以及民运小圈子一定的利益关系,显现了一枝独秀的局面。盛雪是善于利用一切机会的,她不失机会的宣传她的个人。打个比方,就说“十元计划”吧。这个计划是在2004年新年聚会的时候,盛雪提出来的,初衷是为了帮助杨子立新青年四君子。后来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坚持下来了。具体的工作是由陈毅然等几个人完成的。而且,“十元计划”十多年下来总捐赠数额不超过三万元。但是盛雪善于宣传,每年都在自由亚洲电台,在民运的会议上拿这个说事,这个事情成了她一个人的功劳,成了她的一个主要的政治资本。(关于十元计划,陈毅然女士有完整的叙述,请参见陈毅然的相关文章。)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