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悠悠南山下
[主页]->[大家]->[悠悠南山下]->[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悠悠南山下
·中國與華东东海劃界案
·怨恨深植於亞洲
·南中國海主權糾紛大事記
·兩個越南和黃沙、長沙群島主權
·CIA密切關注1974年之黃沙海戰
·越南紀念兩場與中國軍事衝突的事件嗎?
·為何中國在1974佔領黃沙群島?
·东海矛盾又被烘熱起來?
·從黃沙想起东海的未來
·中國新捕魚法:政府海盜行為?
·中越領土爭議:版鬱瀑布的歷史證據
·菲律賓指控中國加緊建造礁島
·我們的長沙群島將被威脅
·基辛格為中國在南中國海上“助長一臂”
·釣島哪比南海諸島 強權對陣歷史霸權
·誇大歷史性主權無助南海問題解決
·南中國海是否自古以來屬於中國?
·南中國海大事記
·中國應向印度學習
·改變現狀是南海問題的癥結
·太平島在南海衝突中神奇的樞紐角色扮演
·南海問題的歷史記錄
·白龍尾島歷史再認識
·帝國重返-從南海爭端看民族主義
·中國南海主權聲索近現代才開始
·1974年黃沙事件:美國政府說了什麼?
【 中越衝突:2014年981鑽井台事件 】
·鑽探平台和延鴻會議
·誰站在反中暴動事件之背後?
·中國強硬姿態挑戰美重返亞太
·中越暴力危機將如何收場?
·反中並非只是極端愛國行為
·越南國內外反對中國示威(圖)
·北京的帝國主義刺激越南
·評議中越2014年5月之衝突
·北京在南中國海的危險傲慢
·需把中國告上法庭和放棄十六金字
·從圖片看越中關係
·天朝使臣下安南
·美國之音《南中國海爭端》系列報道
·越共總書記:對中國要做好所有可能的凖備
·撤走鑽井平台,中國是不是向美國屈服了?
·HD-981事件:越南從未在中國面前低首
·越南與中國:共產兄弟的分歧
·俄羅斯評論:不可和解的鑽井台
·越南在南中國海開採石油
【 2016年南中國海仲裁案 】
·南海仲裁 該對中國「大妥協」嗎?
·南海仲裁案會怎樣判?
·海牙南海仲裁裁決要點總攬
·南海仲裁案:發展出中台合力對抗的態勢
·南海仲裁案: 台灣學者盼裁決是「新合作起點」
·正确对待南海仲裁裁决
·適應規則還是重歸老路?仲裁後中國及他國的戰略選擇
·南海爭議:北京說詞的十大諈^
【 從多個角度上觀看戰爭 】
1.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 中越、越柬戰爭 1975 - 1991 )
·無意義的中越邊界戰爭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新資料
·從後勤觀點探討中共懲越戰爭失敗之原因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的教訓是甚麼 ?
·一個中國人對中越邊界戰爭的疑問/zt
·越方記述 : 越中邊界戰爭
·一場被遺忘的戰爭
·難以忘記的戰爭:紀念中越戰爭26週年
·反對中國侵略越南
·血染的風采很悲涼
·動蕩中的柬埔寨 ---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
·動蕩中的柬埔寨 --- 越南侵柬和中越戰爭
·動蕩中的柬埔寨 --- 幾點思索的問題
·第三次印度支那衝突大事記( 1975—1991 )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一)
·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圖片(二)
·卡特在中越戰爭前對鄧小平說了甚麼 ?
·历史的回放——79中越战争
·黎筍談中越關係:對這場戰爭我們並不吃驚
·麻栗坡墓碑前的半瓶水 -- 中越邊界戰爭的中國遺產
·中國軍隊撤出越南
·《鬼戰友》讀後感
·導致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三千七百名越南士兵葬於中國領土 ?
·中越邊界戰爭卅二年後
·為何鄧小平要在1979年發動攻打越南 ?
·鄧小平關於中越邊界戰爭的講話
·基辛格新書述評1979年中越邊界戰爭
·德國紀錄片:中越邊界戰爭
· 關於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澳洲記者皮佐柬、越紀錄片系列
·動蕩中的柬埔寨 --- 中國反圍堵的戰略
·被遺忘的戰爭
·1979年六名蘇聯軍官在峴港殉難
·1979年的“同盟”經驗教訓
·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的外部因素
·從地緣政治背景審視中越邊界戰爭
· 誰忘記1979年越中邊界戰爭?
·越南民眾紀念越中邊界戰爭37週年(圖文)
·導向第三次印度支那戰爭之路
·從數字看1979年越中戰爭
·1974-78年越中邊界談判
·哪裡是1979年越中戰爭的原因?
·1979年對越戰爭:中國汲取甚麼的教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2016年2月17日
   
   
   作者:法國國際廣播電台越語部


   
   
越南:地域與中國的因素皆是阮晉勇官路之障礙物?

   2016年1月26日於河內,阮富仲(右)與阮晉勇在黨大會上。路透社圖片
   
   
   一些報刊,主要是海外的報刊在不久前論及越南總理阮晉勇在一月舉行第十二次黨大會期間為爭奪越共總書記寶座而失敗的原因。 2016年2月7日,《 日本經濟新聞 》( Nihon Keizai Shimbun ) 曾發表一篇由該報駐河內記者 富山篤( Atsushi Tomiyama )撰寫的文章,說道 : “ 因為是來自南部的人,而且也許包括中國,使到阮先生所有的希望都消散了。” 以下為讀者介紹該文的內容。
   
   越南戰爭已結束了41年,可是,最近在共產黨領導層中的爭奪權力使人們看到南北分別仍然是越南政治中的一個因素,而且在決鬥場的幕後還忽隱忽現地閃出中國的黑影,儘管不直接觸動,但顯然北京有干涉這場牌局。
   
   在1月28日舉行的第十二次黨大會上,越共已決定讓阮富仲先生繼續擔任總書記,即國家最高的領導人,再多五年任期。
   
   阮富仲先生,共產黨內前領導層中的最高齡者,是河內人。他已成功地阻止阮晉勇總理邁向最高領導人之路。後者被普遍認為是最有資格擔任總書記職務的競選人。
   
   若獲指定擔任的話,阮晉勇將是第一位南方人當任黨總書記一職。在任總理的期間,阮先生曾極力推動各類經濟改革,指導越南參與泛太平洋經濟貿易協議( TPP )和放寬關於外國投資的限制等。
   
   若阮晉勇是代表經濟上南方勢力的話,那麼阮富仲就是具有北方共產黨人特徵的缩小形象。第十二次黨大會顯現出政治權力仍緊緊掌握在北方的手中。
   
   
   高級官員的顧慮

   
   
   1月21日,在黨大會開幕之前,據報刊所報導,一名前高級領導人曾向阮富仲致了電郵。
   
   據此封電郵的內容,阮晉勇先生是一位越南正所需要的政治人物。這位黨內老幹部抱怨說,在各位新領導人的競選者中,無一人可比得上阮晉勇的經濟知識和經驗,而且所有這些人也沒膽量敢於回應中國在東海( 即南中國海 )領土爭議的問題。
   
   上週,阮晉勇先生被排除出黨領導人的競選,由於不得到代表們足夠的支持票獲選進入新的中央執行委員會任委員。新的中央執行委員會從眾多的委員中選出政治局委員;總書記和其他高級領導人則由政治局委員中再挑選。
   
   然而,據接近黨內高層所傳出的訊息透露,南方的各位政治人物仍然努力推舉阮晉勇擔任黨總書記。
   
   在國內、外, 阮晉勇先生最為人熟悉的,他是一位有改革的能力和頭腦的領導人。原籍南方的金甌( Cà Mau )省,從少年時,阮晉勇已參加南越解放軍。他在武裝力量隊伍中有影響力和對經濟有廣泛的知識; 之前,他曾擔任越南國家銀行行長的職務。
   
   去年,似乎阮晉勇正邁向最高權力的頂峰。4月30日,在胡志明市越南戰爭結束四十週年紀念會上,他所發表的演辭,長達四十分鐘之久,比第一、第二號國家領導人黨總書記和國家主席的發表還要長。作為政府總理,領導人中的第三號人物,在一個正式場所中作如此長的演辭是非尋常之事。
   
   由此,有傳聞說阮晉勇的目標是正瞄向總書記的職位。可是,共產黨內多名高級領導人對阮晉勇有所顧慮。
   
   儘管經濟改革始於1986年,但越南的國營企業處處皆是,管理的規則卻又不清楚。阮晉勇不但指導越南加入泛太平洋戰略經濟貿易協議,還促成了與韓國、歐盟和歐亞經濟聯盟的自由貿易協議。一些有權力的政治人物對這些改變並不樂於見成。
   
   許多黨員也不能接受一名來自南方的高級領導人。過去的全部八名黨總書記,包括創黨的胡志明,皆是北部人或中部人。
   
   
   越共歷屆黨總書記名單

   
    (只從1956年計起。以下第一項是姓名,第二項出生地,第三項任期)
   
   1、胡志明( Hồ Chí Minh ),宜安( Nghệ An,中部 ),1956-10至 1960-9;
   2、黎筍( Lê Duẩn),廣治( Quảng Trị,中部 ),1960-9至1986-7;
   3、長征( Trường Chinh ),南定( Nam Định,北部 ),1986-7至1986-12;
   4、阮文靈( Nguyễn Văn Linh ),興安( Hưng Yên,北部 ),1986-12至1991-6;
   5、杜梅( Đỗ Mười ),河內( Hà Nội,北部 ),1991-6至1997-12;
   6、黎可漂( Lê Khả Phiêu ),清化( Thanh Hóa,中部 ),1997-12至2001-4;
   7、農德猛( Nông Đức Mạnh ),北澗( Bắc Kạn,北部 ),2001-4至2011-1;
   8、阮富仲( Nguyễn Phú Trọng ),河內( Hà Nội,北部 ),2011-1至今
   
   
   有一種普遍的觀念認為,越南的北方解放南方。諸多越南人所想的是,目前國家如此興盛是依靠北方的各種力量。一種廣泛被人們接受的想法是,在北越軍隊服務的人的子女在教育和工作方面上應獲優先。
   
   按此不成文之規則,誰是原籍南方人就不能擔任黨的最高領導人。由此,這還不是阻擋阮晉勇晉升的唯一阻礙。
   
   
   鄰居中國的影子

   
   
   越南國會主席,也是國家第四號領導人的阮生雄( Nguyễn Sinh Hùng )先生於12月23日曾訪華並會唔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據越南通訊社報導,雙方曾討論一系列的問題,包括在東海島嶼領土爭議的問題。諸名專家懷疑他們也曾談及阮富仲留任總書記一事。
   
   沒有證據可足以說明北京曾有干涉河內領導層爭奪權力之戰。但是,中國對越南政治有相當程度的影響。顯然,阮晉勇不是北京喜歡的競選人。
   
   在東海島嶼主權爭議上,越南總理曾顯示強硬的立場。 當中國開始在黃沙群島( 即中國稱的西沙群島。指2014年發生981海洋鑽井台事件。譯者註 )附近探測氣油時,越南表示中方侵犯其主權,阮晉勇則宣布越南不會以主權和合法的利益來換取 “ 虛渺友誼的和附屬的關係 ”( quan hệ hữu nghị viển vông và phụ thuộc )。
   
   日本早稻田大學越南政治研究學者坪井善明 ( Tsuboi Yoshinaru )說道,也許中國對阮晉勇先生極之疑惑,因為他主張加強與美國的關係。
   
   
   拭目以待

   
   
   阮晉勇被打退出政場,但他的影響依然在。19名的政治局委員,在以後的五年裡監察黨的各項事務的人,也已在今次黨大會中選出。這個政治局委員的名單,已包含有與阮晉勇親近的多名政治人物,例如交通部長丁羅勝( Đinh La Thăng )和越南祖國陣線主席阮善仁( Nguyễn Thiện Nhan )先生。
   
   與一名高級黨員有密切關係的越南某公司主席說道:“ 阮先生仍然擁有不少的政治權力、、、、、、, 他還未失去全部的權力。”
   
   然而,今次黨大會顯示出地域分別的現象。所導致的後果是,阻止具有改革頭腦、來自南方的政治人物成為國家最高領導人,並且也拖延了越南經濟的發展。
   
   
   嶺南遺民譯

   
   2016年2月25日
   
   資料來源:RFI 法國國際廣播電台
   
   

此文于2016年02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