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罗列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远方的呼唤》跋
·《帘卷西风》序/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1——5]/罗列
·《帘卷西风》[6——10]
·我其实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帘卷西风》[11——15]
·帘卷西风[16——20]
· 远方的呼唤[21——25]
·岂是"煽动"二字了得
·帘卷西风[26——30]
· 帘卷西风[31——35]
·帘卷西风[36——40]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1——4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46——55]
·帘卷西风[56——60]
·我看胡嘉获萨哈罗夫奖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1——65]
·帘卷西风[66——70]
·罗列/从杨佳袭警到哈尔滨六警察袭人
·帘卷西风[71——75]
· 帘卷西风[76——80]
·罗列/我所了解的国内《08宪章》签署者
·从飞向剑桥大学讲台上的那只鞋谈起
· 帘卷西风[81——85]
·帘卷西风[86——90]
·罗列/帘卷西风[91——95]
·罗列/也谈邓玉娇与杨佳
·我与1989
·罗列/写在六四二十周年前
· 帘卷西风[96——100]
·帘卷西风[101——105]
·帘卷西风[106——115]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关于刘晓波的判刑及其它
·(小说 )216病房/罗列
·想见张春桥的巨野
· 帘卷西风[116——125]
·帘卷西风[126——135]
· 帘卷西风[136——145]/罗列
· 一张纸币
·贾府里的焦大与党国治下的记者
· 帘卷西风[148——150]
·罗列/ 帘卷西风[151——155]
·帘卷西风[156——165]
·帘卷西风[166——157]
·帘卷西风[166——175]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2010年德国之声“世博中国与世界互动”十篇入围作品集
·转载胡平何清涟傅国涌关于米奇尼克的文章
· 帘卷西风[176——185]
·想起龙应台
·袁伟时:教育、历史、新左派和当前的改革
·辑录一封几年前的信
·晓波兄,有良知的中国人会为你骄傲
·挪威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 游庐山记
·我也想谈一下艾未未
·帘卷西风[186——190]
· 马英九:2011年元旦贺词
·买《1984》记
·2011年十月散记
·《少数与多数》
·蔡英文总统大选第四阶段结论性讲话
·从孔教授的骂人谈一点我眼中的中国知识界
·哈维尔:我们每个人都是极权机器的共同建造者
·马英九元旦祝词:为下个世代点亮蜡烛
·春节前街头观察有感
·[散文] 五妹
·七律• 答友人《夜闻》①
·游滕王阁记
·遥祭方励之先生
·方励之:中国的失望和希望
·(奇文存档)新史记-薄公子熙来列传
·《非梦非烟》序
·如果我是总统
· 非梦非烟[1——20]
·一首诗在我记忆中的变迁
·买《历史决定论的贫困》记
·由《旧制度与大革命》想到的
·S
·也谈保钓反日浪潮
·非梦非烟[21——30]
· 非梦非烟[31——40]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远距离看2016年美国大选之二

——克鲁兹在下一手什么样的棋?

    政治家往往深谋远虑,当然这常用来形容我们这里社会主义国家的政治家的,政客则往往投机取巧,这当然是指我们伟大领导人所讨厌的政治人物的——近日看新闻,说美国共和党候选人克鲁兹提议,将中国驻华盛顿使馆门前的广场改名为“刘晓波广场”,且参议院全票通过。

    这消息传到中国后,很令中国官方和民间哗然,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回应此事说美国参议院这种作法是“闹剧”,《环球时报》则说美激进人士在用小伎俩恶心中国,中国在大国崛起的路上会碰到许多小人,看看网上的跟帖,民间的呼声也相当有意思,有的主张中国政府将美驻华使馆门前的街改名为本.拉登路或斯诺登路,有的甚至主张将中国男厕该为白宫,将女厕改为靖国神社——这里顺便将日本捎带埋汰了一下,反正在中国民众那里,日本美国一直穿一条裤子,在钓鱼岛问题上,美国一直帮日本拉偏架。但这些,我相信我并没有完全看到全部的事实,个中缘由除了中国的网络管制及版主的自律外,可能还会有中国官方不乐意看到的赞成观点被删掉了,那个网站的跟帖中,只有一个小心翼翼地问,“刘晓波是谁?能不能具体说说他究竟犯了什么罪?那西方给他发奖的具体原因是什么?”看到这些甚嚣尘上的东西,我禁不住又一次想起刘晓波的兄弟王小波的疑问,“那沉默的大多数此时在想什么?”

    国与国之间交往的最高原则应当是国家利益,我相信奥巴马在本届总统任期结束前,不会签名通过此提议,众议院人多嘴杂也很难达成同意的一直意见——他们和他们的下一届领导人为了和中国做生意,买中国的国债,绝不会让中国领导人觉得吞一只绿头苍蝇,因为谁也无法一下子就改变中国一党执政的局面,即使克鲁兹当选为美国总统时也不会这样,目前他的这一提议不过是他为了问鼎总统宝座时所下的一招棋,他大概是想赢得一些被中国廉价商品夺取工作机会对中国烦感的人的选票,可他似乎忘了,在庞大的移民北美有投票权的大陆华人当中,有许多是共产党员和他们的家属,他们受党教育多年,一定会听党的话,就凭这件事,他们决不会投克鲁兹先生票的!

    ——2016年2月17日

   

   

(2016/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