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卖艺也卖身]
石三生
·Wu Dengsheng and Gu Xiaojun PK Nobel Peace Prize
·To the mayor of Weifang City Deputies to the National People's Congres
·Taiwan's Ang Lee not understand mainland's Gu Xiaojun
·To NPC deputy and mayor of Weifang Liu Shuguang second letter
·The idea of "​​civil rights" to recommend to the Nobel Pea
·Establish "Gu dough culture media company " Announcement
·中国文学的堕落与黄浦江死猪之殇
·“相對論”般的思想 《紅樓夢》般的文字
·請潘基文關注中國作家顧曉軍的困境
·典當行或成矛盾爆發地
·潍坊国土局为何要自证脑残?
·第一夫人成為時代人物的尷尬
·“习总打的”的伟大意义
·以防不測
·陈光诚是假瞎 全世界却装瞎
·陈光诚或成菲佣
·李克强与陈光诚接踵访欧有感
·顾晓军与陈光诚PK诺贝尔和平奖
·老子是个伪君子
·俞可平终于找到了替罪羊
·东北六月三把火
·顾晓军或成诺贝尔和平奖大赢家
·南非的良心与中国的骗子
·谁伪造了陈水总的微博?
·当局或借厦门纵火案诱导新型犯罪
·厦门日报越俎代庖向死人宣战
·从延安城管到革命圣地
·奥巴马或特赦棱镜泄密者
·愚蠢的美国泄密者斯诺登
·前谷歌副总裁李开复为何乱弹琴?
·中美英接踵上演间谍闹剧
·斯诺登与陈光诚
·再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四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五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六谈斯诺登与陈光诚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
·时评家石三生的遭遇
·聂树斌与王书金谁是真凶?(五)
·曾成杰死刑之谜(二)
·他们和他们及谁与谁
·曾成杰死刑之谜(三)
·红歌将军与气功大师
·陈副省长的戾气与奸诈
·愚蠢的问题 难产的答案
·你的祖先是猴子吗?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二)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三)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四)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五)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六)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七)
·中美人权对话的骗局(八)
·孟建柱主管政法委 依法治国仍空谈
·作孽与漂白
·作孽与漂白(一)
·作孽与漂白(二)
·作孽与漂白(三)
·作孽与漂白(四)
·作孽与漂白(五)
·作孽与漂白(六)
·新快报丢骨头又丢人
·新快报丢了骨头救了市
·爆炸与维稳
·变态
·时与局
·时与局(二)
·漫谈“布道者”贺卫方
·别了,骆家辉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
·看任志强与央视互咬有感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二)
·国家安监局拿习总开涮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三)
·李嘉诚属“既得利益”怎成“笑谈”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四)
·黄岛爆炸案为何张冠李戴(五)
·李嘉诚真的高尚吗?
·被李嘉诚炒红的张子强
·农业大丰收的神话将破灭
·偃旗息鼓的"十连增"
·李嘉诚与张子强
·李嘉诚与张子强(二)
·李嘉诚与张子强(三)
·李嘉诚与张子强(四)
·为愚蠢的湖南益阳当局支招
·李嘉诚与张子强(五)
·李嘉诚与张子强(六)
·李嘉诚与张子强(七)
·“转基因”转的到底是什么?
·陈光标和他的钱干净吗?
·央行为何纵容陈光标不法
·陈光标敢再说一次“绝不食言”吗?
·习总吃包子不是作秀胜似作秀
·看不懂的河南连霍高速大桥垮塌事故
·国税局为何纵容陈光标?
·“中国首善”渐露马脚
·陈光标的“中国首善”罩着多少阴霾?
·陈光标何不兑现承诺、破财消灾?
·缺德的“全国道德模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卖艺也卖身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五十六
   
   看到顾晓军先生已经说了“可能的,是龙应台倒填日期、又重写了那段繁体字…则是她的一种认错…只要肯改,我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先帝”我当然希望:龙应台能成为一个有错就改、痛痛快快改错的人,且能成为中国文坛的一段佳话,而不是狗。”石三生我如果再继续写《龙应台的潜意识浅析(三)》,是否就有些太得理不饶人了呢?
   
   也罢,不如先暂停一下。插播一篇谋生的广告。


   
   忽然想起来要卖艺、卖身谋生存,是受到了樵夫的启发。在《谁是龙应台的后台?》后,樵夫说“记得此前看过先生文字,其中有自我介绍,大约是我的同龄人,与我的选择不同,初中毕业选择上了中专。当然我也知道,先生中考成绩很好。也因此,本来对先生一直怀有敬意,去年某段时间没事还专门来看看先生可有新文字。似乎先生因为某事,与烟台(?记不很准确了)地方官吏有冲突,可能给先生造成麻烦,但我知道,这类事,个中原因,外人不太搞得清楚,衙门里也不会有人愿意介入---除非先生能为其中某人所用…”。
   
   古人云“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不用说,石三生我这辈子是没本事学成与帝王家的“货”了。但说替帝王家的不管什么儒们打打下手、做做常识常理上的校对,免得闹出龙应台龙大娘这般在众目睽睽之下乱穿越的笑话,应该还是可以的。
   
   要求也不高,不求达官显贵、不求扬名立万。解决历史问题之外,但求能养活自己、养活家人罢了。
   
   说到要卖艺、卖身,自然少不得像跑江湖的人儿一般:先显摆一下自己的武艺。
   
   说来惭愧,自从招惹上潍坊市政府与国土局一干衙役,真是如同遇到了扫把星:做啥啥不成。
   
   平生第一次理性,变卖所有、在别人都不看好之际进行的最大一笔投资,生生被政府碾成了噩梦。一个新建的港口城市,从此与自己无缘。
   
   平生第一次发神经、搞出来的发明。也被够日的安琪酵母剽窃了去!早知道国家真的保护公民的财产与知识产权。也该去申请个专利呀。是不是?
   
   用了古人的另一句话说,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窗破又遭北风寒”啊!有时,不用网友们说。自己都感觉成一男版的祥林嫂了---自己晦气不说。靠近谁,谁也就会跟着倒霉!
   
   你们说奇怪不奇怪?当初,是政府让自己倒霉。而后来,自己也像政府一样、成了许多人的扫把星。
   
   瞧,写仇和,仇和就倒霉了。写骆琳,骆琳也不吉祥了。跟着顾晓军先生写莫言,莫言得了诺奖,版税才多了250万,离当初梦想的过亿差了十万里。气得他跑到博客中国发狠要“操你家姑娘”。跟着顾晓军先生写韩寒,韩寒转了行。跟着顾晓军先生写李敖,李敖抛弃了千万多的微博粉丝……
   
   这么说吧,好像除了越写害自己的许立全们,它们就越是高升。余者,都不怎么大吉大利了。
   
   于自己的“武艺”,就先展示这么多。给谁看的呢?给那些潜伏着的仇和、骆琳们看,给那些还道貌岸然着的莫言、韩寒、李敖们看。当然,也给“衙门里的某人”看!
   
   怎么样?不如趁着石三生我正遭难之际,施舍一些蝇头微利、收买了去?就算是先破财、后免灾吧。也省得像龙应台龙大娘、周小平周主席们一般尴尴尬尬:认错不是;不认错,又只好丢人现眼了。
   
   丢人事小。万一也像莫言一样,煮熟的鸭子飞了。损失可就大发了不是?
   
   石三生我也只有这么点能耐了。樵夫兄说的那个“衙门里的某人”,您到底在哪儿呢?买、还是不买?
   
   真的,果然有那个“贵人”诚意买。俺还可以给个跳楼价的大优惠啊!
   
   
   【石三生 2016年2月16日星期二 05:06】
(2016/02/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