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匣子说话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 GT:瞧!——毛共匪帮伪政权在联合国的精彩表演
·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GT:毛魔其罪恶累累血债滔滔罄竹难书天理难容啊!
·致中国控诉公开信
·GT:瞧!——绝望的挣扎和垂死之哀鸣
·GT:给“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一个赞
·惟有自由主义才能救人类
·GT:究竟何谓“政治”?
·究竟何谓“法律”?
· 究竟何谓“国家”?
·究竟何谓“政党”?
·究竟何谓“腐败”?
·究竟何谓“民主”?
· 究竟何谓“革命”?
·GT:与蔡英文商榷
·GT:陈破空究竟要破什么空?
·GT:李光耀不是人
·GT:亚投行——深不见底的陷阱
·究竟何谓“中国特色”?
·GT:瞧!——丧家犬余樟法的敲门砖
·GT:毕节四童集体被自杀究竟意味着什么?
·GT:正告洪秀柱——亲共乞和,死路一条
·GT:“苟合”=“婚姻”?
·GT:斥无赖子习近平“蜕化变质”说
·GT:并非“依法”与“以法”之别
·GT:保党派的宿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必须突破马毛们的话语体系 必须褫夺马毛们的话语霸权

    黑匣子主义认为,近一百多年来,或曰近数十年来,马克思们,尤其毛魔,从其马克思主义的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出发,大搞文字游戏,大玩其违心主义诡辩术,先偷换概念,再强加于人,此乃马克思们尤其毛魔惯用的鬼蜮伎俩,也是他们的拿手好戏。他们总是施展一些阴谋手段,以狗易羊,指鹿为马,颠倒黑白,以假乱真,反虚为实,把许许多多基本概念或曰名词,偷过来换过去,颠过来倒过去,借以混淆视听,自欺欺人,遮掩或歪曲事物真相,使人们上当受骗。所以,举凡他们的所言所行,你就不能不小心谨慎,三思而后行,不可迷信盲从,多数情况下还非得从反面去解读才行的,否则,一个不留神,轻者上当受骗,重者掉入陷阱甚至“黑洞”,枉送了卿卿性命。这样的案例可谓多矣!
    最典型的一个例子就是,他们所说的“革命”其实就是“反革命”,他们所说的“暴力革命”其实也就是“暴力反革命”。也就是说,他们把“反革命”变成了“革命”,把“暴力反革命”变成了“暴力革命”,就这么一个概念的偷换和颠倒,真正的“骗了无涯过客”,也不知道究竟害死了多少人。也正是由于这一基本概念的成功偷换和颠倒,致使一切与此相关的概念的偷换或颠倒似乎就变得顺理成章,易如反掌。于是乎,“异端”变成了“真理”、“邪说”变成了“科学”、“魔教”变成了“宗教”、“有魔论”变成了“无神论”、“妖孽魔障”变成了“人类文明”、“违心主义”变成了“唯物主义”、“历史虚无论”变成了“历史唯物论”、“诡辩术”变成了“辩证法”、“毁灭整个世界”变成了“改造整个世界”、“灭绝全人类”变成了“解放全人类”、“落后”变成了“先进”、“野蛮”变成了“文明”、“邪恶”变成了“正义”、“蒙昧”变成了“良智”、“倒退”变成了“前进”、“反动”变成了“正动”、“抢劫”变成了“共产”、“征服”变成了“解放”、“奴役”变成了“自由”、“独裁”变成了“共和”、“专政”变成了“民主”、“猪权”变成了“人权”、“霸王条款”及“魔教戒律”变成了“宪法法律”、“魔鬼”变成了“天使”、“流氓”变成了“君子”、“强盗”变成了“圣人”、“罪魁”变成了“功首”、“灾星”变成了“救星”、“红魔王”变成了“红太阳”……并且,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对于马克思们制造的那堆文字垃圾的解读、诠释与批判,也就显得特别的棘手,以至于批不胜批,驳不胜驳,真能叫你望而生畏,望文兴叹,哭笑不得,徒唤奈何。
    而这一切的一切,说到底,其实都应该归咎于马克思所发明的马克思主义“阶级论”即“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归咎于马克思把“人性”偷换为“阶级性”,然后强加于全人类,迫使人类分化成为阶级了,以至于没有了共性,没有了共同的价值观,没有了共同的语言,各说各话。或者说,是马克思们凭借其共产魔教主义阶级主义而自外于人类了,成为外星人或魔妖了,不会说“人话”了。
    众所周知,言为心声,语言是思想的载体,是人性的物质外壳,是表达与交流心理活动(或曰思维活动)的工具。全世界的语种尽管多达数千种之多,但却大都可以互相转译,互相交流,就是因为人类有共同的人性,七情六欲、生老病死、喜怒哀乐、食衣住行、婚恋嫁娶、吃喝撒拉睡等都是大致相同或相通的,即令聋哑人也还可以设法通过手语进行表达和交流的。可是啊!——哪曾想,马克思们却不通“人性”,只讲“阶级性”,或曰“集团性”,即所谓“党性”或曰“魔性”。所以,他们从他们的“流氓无产者阶级阶级性”即“党性”即“魔性”出发,运用违心主义诡辩术制造出一系列所谓的“阶级习惯语”,即他们集谎言、诡辩及悖论之大成的“话语体系”,则完全是反人性的,只能叫“行话”、“黑话”、“鬼话”或曰“魔咒”,人是搞不懂的,根本无法交流。也就是说,马克思们与人类之间基本上是没有共同语言的。而当人们用他们的话语体系去思考的时候,实际上也就成了他们的思想俘虏,所以无论你思考结果如何,他们已经胜利了!
    尤其是,马克思主义诡辩违心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反脑袋主义者毛魔,待到他一旦成为血腥的“当权者”之后,即其所谓“解放后”,为了贯彻其话语体系以建立其话语霸权,为了通过血腥的“思想独霸”达到血腥的“思想统一”,毛魔则首先凭借强权对血腥的“解放区”——“红区”,即其所劫持的中国大陆实施苏俄式户籍管理,严格限制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出行及迁徙的个人自由,然后再对血腥的“解放区” ——“红区”,即其所劫持的中国大陆包括报刊在内的所有媒体实行独霸,将全部媒体都据为己有,并作为他的宣传机器即所谓“喉舌”,而且只许他有“喉舌”,不许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有“喉舌”,也就是等于强行割断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喉舌”,蒙蔽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眼睛”。并且还大兴其告密文化,伴随着其“一枪杆子插到底”与“一党棍子插到底”紧密结合的魔文化,将其专以告密为生之党羽即匪特即眼线渗入到基层,到排班,到村组,到车间,到居委会,乃至各家各户,夫妻床头,情书往还,无孔不入,无处不在,隔扇有耳,“咳一声都有人录音”(胡风语),邻里守望,蛊惑煽动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们互相猜疑互相检举互相揭发互相撕咬互相陷害,且美其名曰“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同时,又垂下森森铁幕闭关锁寨,隔绝亿万民众与外部世界的一切联系,强行堵塞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耳孔”,并对海外媒体实行全面封杀,还不惜以卑鄙无耻的流氓手段干扰和破坏《美国之音》、《自由亚洲》之类来自自由世界的无线电广播。如此等等。
    反正,毛魔血腥武装篡权窃国,成为大陆中国血腥的“当权者”之后,即在其所谓“解放后”的“红区”,为了贯彻其话语体系以建立其话语霸权,为了通过其极其血腥的“思想独霸”达到其极其血腥的“思想统一”,强行捆缚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手脚”,割断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喉舌”,堵塞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耳孔”,蒙蔽了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的“眼睛”、“鼻孔”以及“脑袋”,从而使大陆中国亿万民众即亿万亡国奴们有脚不能走,有手不能挥,有口不能言,有目不能明,有耳不能聪,有鼻不能闻,有脑袋但不能有思想,迷迷瞪瞪,浑浑噩噩,香臭不分,正邪不辨,黑白不明,天日不懂,麻木不仁矣。
    于是乎,与此同时,马克思主义诡辩违心主义者即共产魔教主义反脑袋主义者毛魔,凭借其独霸之“喉舌”,开动其独特的宣传机器,谎言和诡辩,悖论加谬论,儒教加魔教,迷魂汤并海洛因,一齐搬上阵来,漫天飞舞,狂轰滥炸,遍地开花,强行灌输,甚于填鸭,妄图凭借枪杆子强行把大陆中国办成一个统一的血腥的“毛泽东思想大学校”,以至于马列毛书籍汗牛充栋,堆积如山,尤其毛著作四、五卷数亿之众人各一套(也有两三套、三四套甚至五六套的),毛语录本数亿之众更是人手一册随身携带着,强制人人必须洗脑换脑,个个都得改造思想,改造主观世界,改变世界观与人生观,改变立场,改变观点,改变方法,总之强迫亿万民众也都与毛魔即毛共匪帮即毛共魔党即毛共流氓无赖强盗混账集团一样,信违心之教,学违心之论,说违心之话,干违心之事。诸如,学马、列、毛著作必学成“疯”,要“带着问题学,活学活用,学用结合,急用先学,立竿见影”,“天天读”雷打不动,“老三篇”还得倒着背;“封、资、修”一定要猛批,“私心杂念”还必须狠斗,“灵魂深处闹革命”,“私字一闪念”也不能放过,要“大公无私”,要“毫不利己,专门利人”,要有“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要“三忠于,四无限”,要唱语录歌,扭忠字舞,山呼毛万岁,还要早请示、晚汇报、餐前还须三祷告,破“四旧”立“四新”见行动,灭“资”兴“无”显神功。并且人人都要自证其罪,画地为牢,自我囚禁,自我戕害,自我搞臭,自欺欺人,自取其辱,“向党交心”须主动要坦诚,“思想汇报”须勤快搞,口头汇报天天要搞,书面汇报每周或每月交,年尾还得来个总汇报,须汇报学马、列、毛著作的心得体会。凡事还要联席实际多作“自我批评”即自我批判,要交代主观动机,要深挖思想根源、阶级根源及家庭根源,直挖到家庭成员乃至祖宗十八代那里去。如若稍有不顺,必遭口诛笔伐,抓辫子,戴帽子,打棍子,装袋子,无奇不有,无所不用其极。同仁同事同伙同乡同室同亲同胞之间还须互相监督、互相检举、互相揭发、互相背叛、互相撕咬。而且,所有一切有关的书面材料最终还都得装入秘密“个人档案”即《生死簿》中,说不定什么时候翻将出来作为依据而定你一个“抗拒思想改造”即“反对洗脑换脑”之类的罪名,指称你为“阶级异己分子”,为“花岗岩脑袋者”,那可是吃不完还得兜着走,不是强制劳改,便是脑袋开花。即如原毛共社科院副院长李慎之先生,为免于强制劳改或脑袋开花,惟有不停地撰写“检讨书”或曰“认罪书”,不停地自证其罪,画地为牢,自我囚禁,自我戕害,自我搞臭,自欺欺人,自取其辱,乃至自1957年至1900年的三十余年里在不知不觉中居然留下一百二十余万字的一部举世无双的“力作”——《李慎之的检讨书》,成了毛氏共产魔教主义“三独”主义者毛魔大搞马克思主义诡辩违心主义即反脑袋主义的魔教文化即洗脑文化的第一手史料也。
    还有,什么“专案组”、“学习班”、“座谈会”、“谈心会”、“交心会”、“讨论会”、“研讨会”、“批判会”、“批斗会”、“检举会”、“揭发会”、“公审会”、“公判会”、“辩论会”、“分析会”、“报告会”、“小结会”、“总结会”、“控告会”、“诉苦会”、“忆苦思甜会”、“学习经念交流会”、“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讲用会”……名目繁多,花样翻新,层出不穷,直搞得个个应接不暇,人人晕头转向,倾轧排毁,忧谗畏讥,忐忑不宁,魂魄若失,惶惶终日,鱼游沸鼎,生不如死。这一切的一切,最终目的无非是打击你的自尊,毁灭你的灵魂,贬低你的人格,损害你的健康。于是乎,灵魂扭曲了,精神变态了,思想僵化了,意识迷糊了,私心麻痹了,破碎了,灰冷了,绝望了,甚而至于先于躯壳而亡——自杀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