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
独往独来
·彭小明;追究毛泽东女儿李讷的刑事罪行:血债法偿,冤债理偿!
· 告诉你世界科技实力的真实状况
·董狐;习近平大搞反韩反萨德闹剧‘一错再错’,终成最大输家
·恶谋(中):谁背叛了中华民族?重庆轰炸与红色间谍
·朝鲜的26种怪象你知道多少?朝鲜以罕见言辞抨击中国卑鄙、低级
·她为何还要讲夹边沟的故事?艾晓明保卫历史记忆
· 易中天--他最大的错误不是文革
·董狐;另眼看《人民的名义》中的‘包子’与‘猴子’
·朝鲜半岛危机真相——中共丧尽了道义(六) —— 中共耗费巨量民脂民膏,养
·梁之:从章立凡的“亡朝时代”看赵家王朝末期
·惠风博客;彭德怀趁中日淞沪血战猛攻赣州
·董狐:坚决支持郭文贵抗暴反腐,揭露习王孟付四人帮打郭新手段
·东方历史评论|史料:袁世凯当选民国总统
·朱忠康;形色色右派是怎样被打成的?
·朱忠康:毛泽东身边的“女皇”
·董狐:郭文贵以一己之力对抗邪恶的习王孟付四人帮,谁怕谁?谁输谁赢?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董狐:郭文贵爆料敲响了中共的丧钟,将使世界反共正气开始上升
·董狐;郭文贵爆料,瓦解了习王联盟,粉碎了习‘皇帝梦’,中共还有20大?
·董狐;王岐山‘黔馿技穷’,习近平‘调虎离山’
·董狐;王岐山被‘调虎离山’记
·张洞生;觉醒的民众应与反共民主行动派一起,结束中共暴政
·專訪陳用林:中共全面滲透澳洲内幕(1)
·张洞生:支持配合郭文贵,痛打盗国贼落水狗王岐山
·二大爷别院|计程车司机:小人物在大时代中的挣扎和觉醒
·曾庆红握有习近平“作风问题”检讨
·王之:齐奥塞斯库同志的故事
·董狐;对19大和以后的政治形势一些管窥之见
·赵岩专访郭文贵10•31文字版
· 陆道渊 :‘庄子切棒悖论’、‘调和级数悖论’等的浅简彻底解决
·日本专题 了解现代化高科技的日本
·比南京大屠杀更甚 以杀人为乐的广西文革大屠杀
· 陆道渊:对数学基础的0和1的新认识
·朱忠康:重评毛泽东
·川普总统在韩国议会上的精彩演讲
·彭德怀留下的惊天秘密
·张洞生著台湾出版的《黑洞宇宙学概论》在大陆《天猫Tmall》出售
·徐文立:真实的以色列,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朱忠康:中国最高端出了个谎话连篇的造假者
·自由亞洲電臺:为什么袁立必须消失?
·张洞生:对中共专制独裁政权向自由民主制度转型的探讨
·新浪博客:孔子和平奖已成为获奖者的魔咒?
·反思录 ——从当代历次重大冤案中,探索真实的毛泽东
·袁隆平:仰天长叹 中国最大的劫难已无法避免
·张洞生:王岐山当上了国家副主席,就拿到了免死金牌吗?
· 林彪打败国民党的真正原因
·傅国涌:最早洞悉文革真相的人
·袁征:人类文明史上最伟大的五分钟
·苏联及苏共解体的真正原因
·格致夫:王岐山曲线回归 暴露习近平一真相。吉歌核爆
·袁隆平谈粮食问题
·习近平已被王岐山操控且难以自拔
·xpt博客:美国贸易战 干得好
·文庙的博客:南韩自挖坑 习近平葬送了中国的改革开放
·云峰侠客;习近平走投无路 金正恩乘虚而入
·溪谷闲人;习二中国挑起经济战、贸易战
·鲍彤:热热闹闹但是毫无法律含义 ——续评2018人大修宪
·石破天惊:林彪专机黑匣子录音被俄罗斯解密!
·Pascal的博客:对华人最坏的国家我们认为最友好
·舞者博客:习近平必须下台的十大罪状
·为了忘却的记忆:反美斗士们,叶落归美
·贾舟子的博客;大解密:毛泽东写给汪精卫的密信
·溪谷闲人的博客: 身段放软嘴巴硬,博鳌论坛孤独求败
·高伐林博客:叙利亚为何蠢到用毒气遭来美国空袭?
·文庙的博客:中美贸易战打碎了厉害国的强人玻璃心
·黄浦江不死的游魂 石挥
·格丘山;一个令中共三代家族胆战心惊夜不能寐的消息
·乡干部:从一个乡镇干部的视角看待习近平
·乡干部:谁说中国人素质低不能搞民主?那是胡扯!
·董狐;三字经
·乡干部:2017的乡村:瞎忙和作死
·美国战略:中国人从来没有弄懂美国的军事和外交
·中国的敌人是谁?
·大面积停产,中国的实体经济究竟是被谁打垮的?
·胡亥的博客:川普开打贸易战 习王体制经受极端考验
·巴山老狼;专制中国:被世界十面埋伏,听国内四面楚歌,
·溪谷闲人:美国经济进入数十年来最佳繁荣期
·吉歌的博客:从六四到六五:反共反习大联盟成立!
·生命之轻的博客:刘鹤无恙习堪忧
·吉歌的博客:敲醒袁红冰:以最大文明战胜中共
·轼前秈苑川金会底牌尚未揭开,习近平已被扒光底裤
·贾舟子:颠覆你的认知: 伊拉克与阿富汗现状
·云峰侠客:习近平当政五年 败招迭出国运逆转
·贾舟子的博客:美拿伊朗高官及其子女开刀了
·王博看美加:解读蓬佩奥在美国投资峰会上的讲话
·韓 旭:李克强龙兴之地—— 河南政坛可能掀起政治风暴
·吉歌的博客:核爆:王健自杀,习近平鲸吞海航
·挺不错的博客:贸易战势如劈竹,川普总统众望所归
·挺不错的博客:芯片打击大脑,大豆打击中国人的胃
·蔡慎坤:谁丢了老祖宗留下来的领土?
·胡亥的博客:网络流传中共政变不是空穴来风
·吉歌的博客:核爆:韩正查海航,王岐山随时自尽
·吉歌的博客:谈野兽的本能:透视习近平被罢免
·胡亥的博客:习近平权力真空,江泽民仍掌8341
·文庙的博客:习近平能仿效华国峰而善终吗?
·吉歌的博客:核爆:为什么海航是习近平的?贯君的父亲是习近平
·今天起,世界变了。 信源:世界日报
·胡亥的博客:世贸组织末日 习王体制大厦将倾
·芬兰唐夫的博客:看看刁远凹究竟有多蠢
·文庙的博客:中美战略对抗激化华人立场惊天剧变
·巴山老狼:董瑶琼:伟大的“泼妇”是怎样炼成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

------------
   
   
   
   

   
   郑贻春:实现民主,必须首先破除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上)
   
   作者: 郑贻春【民主中国首发】來源:電子郵件时间: 1/7/2016
   
   
   
   中国大陆现在正从极权专制主义的统治状态逐步地、也十分艰难曲折地转向民主自由的现代文明之状态。毫无疑义,这种走向民主的运动乃是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史无前例的和开天辟地的社会转型过程。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重大作用、重要价值是自不待言的,是符合人类文明发展之需要的。其对中华民族的深远的历史意义和伟大的现实意义,其对世界文明和人类进步的无可估量的卓越之贡献,无论怎么估计,恐怕都不为过。然而,中国在民主转型中如此艰难而漫长,皆因民主的迷雾实在是太浓重,既是积重难返的,又是根深蒂固的,属于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正因如此,需要公民们下最大的决心,尽最大的努力,尽力地破除所有的民主迷雾,以避免重走打着民主之旗号而行极权专制主义之邪路。
   
   (民主转型与网络时代征文)
   
   
   
    201616liusi.jpg (460×280)
   
   八九民运中民众的心声
   
   
   
   中国大陆现在正从极权专制主义的统治状态逐步地、也十分艰难曲折地转向民主自由的现代文明之状态。毫无疑义,这种走向民主的运动乃是一个具有世界历史意义的史无前例的和开天辟地的社会转型过程。中国大陆民主转型的重大作用、重要价值是自不待言的,是符合人类文明发展之需要的。其对中华民族的深远的历史意义和伟大的现实意义,其对世界文明和人类进步的无可估量的卓越之贡献,无论怎么估计,恐怕都不为过。因为这是中华民族从野蛮的丛林法则转入到人类文明普世价值的伟大进军,这是中国人民自立、自为、自强,进而融入世界文明之林的辉煌之证明。
   
   
   
   一百多年以来,中国人民一直把民主当做自己矢志不移地、孜孜不倦地、百折不挠地追求并予以实现的崇高目标,但令人遗憾、更使人痛心不已的则是,中华民族总是游离于民主之外,总是不能梦想成真地达成心愿,总是极其可悲地处于极权专制主义的阴云笼罩之中,始终在蛮横霸道的强权肆意妄为的沉重的压榨之下了无生趣地、默默地苟活着。中华民族与其所追求的民主不是擦肩而过、失之交臂,就是误入歧途、走上巨大的弯路,或者干脆就是相距十万八千里,阴阳相隔、天差地别。播下的是龙种,收获的却是跳骚;追求的是民主,得到的却是极权、专制。岂不悲哉?!
   
   
   
   中华民族心向往之并热切期盼的民主,为什么竟要经历如此深重的痛苦、如此不堪的磨难、如此难过的局面?中国大陆的民主之路,为什么竟如此地坎坷、如此地泥泞、如此地荆棘丛生,乃至于千回百转?为什么中国人民总是灾祸连绵,始终没个完,倒霉连着倒霉,悲剧浩浩荡荡、无穷无尽?
   
   
   
   细究起来,乃是由于冒充民主的各种假面具、假借民主的各种画皮在作祟,笼罩在民主之上的迷雾在发挥着蛊惑人心的巨大作用,由于有各种各样的似是而非的胡搅蛮缠,以假乱真的、浑水摸鱼的、叶公好龙的、张冠李戴的、拉大旗作虎皮的非民主、不民主、反民主的东西都来滥竽充数,都穿上了民主靓丽的外衣,都不可避免地搅乱了我们的视线、混淆了我们的思绪,因而我们就自然而然地认不清民主的本质,辨别不了本应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民主之真相,既不能把握民主之要义,又不能洞察秋毫地明晰假民主的诡计多端之骗术。因而可悲可耻地上当受骗,也就不能不是水到渠成之事了。
   
   
   
   如果我们真正地热爱民主,就像热爱上帝一样;尽力地实现民主,就像从事日常工作一样,我们首先必须明确地认识到笼罩在日常生活中、毒化于人们思想意识的民主迷雾究竟能有多么浓重。民主的迷雾实在是太浓重,既是积重难返的,又是根深蒂固的,属于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正因如此,我们必须下最大的决心,尽最大的努力,尽力地破除所有的民主迷雾,以避免重走打着民主之旗号而行极权专制主义之邪路。
   
   
   
   倘若我们总是处在民主的迷失之中,始终走不出民主的重重迷雾,那么,我们就不会也不可能看清文明发展和历史进步的正确方向,我们就不可能真正地、明确地认识到民主所应具有的内涵与意义,我们就必然是非混淆、善恶不明、稀里糊涂,我们就极有可能一如既往地被各种各样的、形形色色的、五花八门的假民主之花言巧语所蛊惑,我们就极有可能在浑然不觉的情况下视假为真,把谬误当成了真理,把极权专制主义当做真是那么一回事儿的民主了。
   
   
   
   必须破除民主的重重雾霾,并拆掉民主的各种障碍
   
   
   
   在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里,由于中国人民极其可悲地陷入了民主的迷雾之中。形形色色的假民主搞得人们眼花缭乱、五迷三道、不明就里,甚至无所措手足,于是便都普遍地受到了极权专制的肆意妄为的欺骗、压榨,以致于横遭旷世未有的无穷无尽的巨大磨难、巨大灾祸、巨大悲剧。中国人民从未真正地经历过民主制度的全面洗礼,也从不知道民主制度所可能或必然带来的各种益处,所以直到现在仍然没有确立民主的正确观念,更谈不上确立现代政治文明和社会文明的民主制度。民主制度从来没有在中国大地上真正地、全面地建立过、实行过,可能有那么一阵子好像实行了民主,但那也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有如过眼云烟一般地转瞬即逝、渺无踪影。正因如此,贴着各种各样的民主标签的极权专制才能变换着花样地、无所不用其极地耀武扬威、招摇过市、坑绷拐骗。
   
   
   
   民主,说到底是个舶来品,起先发端于古希腊的城邦制度。古希腊的城邦制民主,主要表现在多数人的决定事务上,但却并不一定能够有效地保护少数人的利益。民主制度经过千年之久的中世纪,已经得到缓慢的发展,再经过十三世纪英国《大宪章》的制定,经过十八世纪末期的法国大革命和美国的独立战争,尤其是华盛顿作为美国的建国之父对于建立美国民主制度所发挥出来的率先垂范的独特作用,都毫无意义极大地推动了现代民主制度的进步和完善。借鉴人类历史上极其可贵的民主实践之经验,我们对于民主制度的中国化应当具有充分的乃至十足的信心,因为这是中国人民在充分觉悟的基础上所可能或必然形成的普遍追求和必将达成的良好愿望。
   
   
   
   我们应当做好民主发展所必然经历的无上光荣而又艰难曲折的道路之准备:1)民主制度是个漫长发展的历史过程,是个从一开始不怎么成熟到经过反复博弈、较量而逐步地发展、愈加成熟成型并且是不断完善的过程。如今已经进入到如美国那样非常成熟、全面鼎盛的民主时代;2)民主制度必须经过奋力争取,才能最终赢得。不争取,民主制度是不可能赢得的。也就是说,争取民主必然付出一定的乃至相当程度的应有代价;3)建立民主制度决不可能一蹴而就,不要不切实际地奢望民主制度一下子就可以大功告成。要集若干次小胜为一次大胜,要一点一滴地积累民主的实力,要调动一切积极的因素,逐步地夯实民主的基础。须知,建立民主制度,尤其在中国大陆这块民主的荒芜之地建立起现代文明的民主制度,必须要进行长期的韧的战斗才行,最好采取稳扎稳打、步步为营的战略战术,特别要首当其冲地和开宗明义地拨开笼罩在民主之上的重重迷雾,以去伪存真,以把握民主的本质;4)”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孙中山)。是做民主的推进者,还是做民主的反对者;是尽其所能地推动历史进步,还是负隅顽抗地阻挡人类文明的浩荡之流,每一个国人,何去何从?必当择善而从之。
   
   
   
   对于苦难的中国大陆来说,对于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来说,对于每一个中国人来说,在以往不堪回首的历史中,民主的迷失简直太多了,民主的迷雾实在太浓重,民主的失落已经太久了。可以说,上个世纪整个一百年都没有把民主的本质搞清楚、弄明白。这种情况,又怎么能够持续下去?在以知识经济和信息革命为标志的二十一世纪里,如果对于民主的真实含义仍然不清不楚,仍然稀里糊涂地一脑袋浆糊糊,那么,又怎么能够在极权专制主义肆意统治的中国大陆堂堂正正地、也十分顺利地建立起全新的民主制度?
   
   如果不能够完全彻底地破除民主的迷雾,那是根本无法进行所谓的民主转型的工作的,那是不会也不可能建成一个现代文明的民主社会的。因此,热爱民主、追求民主、捍卫民主、实现民主,我们当务之急、刻不容缓所应做到的,就是要拨开积重难返、荒凉苍白的民主迷雾,拆掉横亘在民主面前的各种各样的障碍。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脚踏实地、昂首阔步地奔向民主的康庄大道,义无反顾地追求并实现至高无上的民主目标。
   
   
   
   1、大言不惭地高谈阔论所谓的“民主”,其实是个惊天大骗局
   
   
   
   极权专制主义者总是匪夷所思地、大言不惭地高谈阔论民主,但却从不予以实行。比如,毛泽东曾经煞有介事地谈论过民主。特别在《毛泽东选集》第四卷里,毛泽东把民主简直是说得个天花乱坠,满嘴吐沫星子乱飞,张口一个“民主”,闭口一个“民主”,但这些都不过是嘴上混气儿而已。
   
   
   
   七十年前在抗日战争即将胜利之际,民主党派的代表人物黄炎培等人曾经访问过中共统治的延安,并会见了当时的中共首脑毛泽东,于是就产生了闻名遐迩的“窑洞对”,或叫做“历史周期律。”
   
   
   
   黄炎培对毛泽东说:“我生六十多年,耳闻的不说,所亲眼见到的,真所谓‘其兴也浡焉,其亡也忽焉’,一人,一家,一团体,一地方,乃至一国,不少单位都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力。大凡初时聚精会神,没有一事不用心,没有一人不卖力,也许那时艰难困苦,只有从万死中觅取一生。既而环境渐渐好转了,精神也就渐渐放下了。有的因为历时长久,自然地惰性发作,由少数演为多数,到风气养成,虽有大力,无法扭转,并且无法补救。也有因为区域一步步扩大了,它的扩大,有的出于自然发展,有的为功业欲所驱使,强求发展,到干部人才渐见竭蹶、艰于应付的时候,环境倒越加复杂起来了,控制力不免趋于薄弱了。一部历史,‘政怠宦成’的也有,‘人亡政息’的也有,‘求荣取辱’的也有。总之没有能跳出这周期率。中共诸君从过去到现在,我略略了解的了。就是希望找出一条新路,来跳出这周期率的支配。”毛泽东当即便答:“我们已经找到新路,我们能跳出这周期率。这条新路,就是民主。只有让人民来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松懈。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