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中国财政危机]
藏人主张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中国人无能还是北京嚣张?
·共产党改变了吗?
·中国经济的的“麦道夫”骗局
·关于本人放弃中共国籍的声明
·艾未未谈谭作人案和他自己被软禁过程
·论近60年以来中国民间社会革命观念之嬗变
·中国跨入全球失败国家行列
·檢點「新中國」六十年史
·中国建国60周年人权听证会
·北京举行中共建政60周年庆典
·冯博士委托唐律师起诉意味着什么?
·“国进民退”威胁中国经济
·米奇尼克给中国知识分子的启示
·揭開神秘的“大外宣”计划之面纱
·中美贫富差距的比较
·德国学者再批中国作家
·刘晓波和中国政府谁在发抖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财政危机

   何清涟:中国财政危机:距悬崖还有一公里
   
   何清涟
   2016.02.28 06:17VOA
   


   最近,中国崩溃论再起,悬崖、危机、崩溃等过去由境外势力垄断的词汇都出现在公开言论中。与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崩溃论的主力是中共自家人,“境外势力”只有章家敦在预测中国离崩溃不到半年。最重要的是,这次预言危机的人当中,有个重要人物,那就是中国现任财政部长楼继伟。
   
   楼财长发警告:离悬崖还有一公里
   
   2月26日上午,中国财长楼继伟在G20结构性改革高级别研讨会的分会场——“OECD经济政策改革‘力争增长’”上发表简短演讲,提醒各国,越推迟结构性改革,改革空间越小,别等到站在悬崖边再改革。
   
   作为中国财长,楼继伟当然知道要如何保持“政治正确”。他表示,中国比较有幸,还比较有改革空间,但中国也有许多问题。他还发表心得:空间是在变化的,越推迟结构性改革,越侵蚀改革空间,好比让自己站在悬崖边上。“一个人可以掉下悬崖,但是一个国家掉不下去,所以我们只能承受痛苦。最好离悬崖还有一公里就预见到,加紧改革,不要等到最后1米。”楼财长强调,大家往往更关注短期的问题,这没有错,但是更加需要关注长期和短期的问题。
   
   内行听门道。楼财长很聪明地将中国问题放在全球问题当中来谈,但实际上他预想的重要听众是国内比他更有决定权的最高领导层。目前正值国内舆论空间步步收紧,各类经济数据的颁布都要审查后才能发表,一心为党国着想的任志强因说了一句“人民政府啥时候改党政府了?花的是党费吗?”算触了今上“媒体姓党”的逆鳞,此时此刻正在经受网络大字报狂风暴雨般的洗礼,还有可能被开除出党、上央视认罪亮相。因此,即使贵为一国财长的楼继伟,也只能借国际会议发出警示。
   
   财政部是中央的钱袋,从政府公务员的工资、军费、公共安全支出、西藏、新疆、西北等动荡不安的少数民族地区的高额财政转移支付,以及全国各省市的主要公共支出如教育、医疗、养老等,几乎就全靠它了。楼财长职司是管理中央财政这只钱袋,他提到的离悬崖一公里的危机,当然主要指财政危机。而且他还说了,“空间是在变化的”,各国有幸离悬崖还有一公里,亦即1000米,那么中国每天那距离是缩短1米、2米还是更多?是缓慢前行还是快速滑行?这就得看中国的改革举措是否有效了。
   
   国家账本显示财政安全有问题
   
   国家财政部的收入支出明细帐就是中国的国家账本。目前这本国家账本已经收不抵支,财政困难确实已显山露水。以下三条消息放在一起看,就可以嗅出危机味道:
   
   一、2015年财政赤字高达2.3万亿。2016年2月1日,每日经济新闻刊发《2015年财政赤字达2万亿 2016年平衡收支恐更难》,其中提到,2015收支差远超预期。2015年全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高达15.22万亿元,同口径增长仅为5.8%,增速创自1988年以来新低;但同期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高达17.58万亿元,同口径增长13.17%。收支相抵后,2015年中国财政赤字突破2万亿元,达到23551亿元,且高于年初预算数字7351亿元。
   
   二、2016年1月财政收入同比下降0.7。据财政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1月份中央政府支出为8387亿元人民币,较去年同期的7512亿增加11.6%。1月份中央政府收入为7256亿元,较去年1月的7305亿元略减0.7%。1月份赤字1131亿。但考虑今年经济下行之势,今后数月内增加财税收入的可能性不太大,财政赤字将继续增加。
   
   三、县级财政捉襟见肘。官方数据显示,2015年前11个月,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同比下降29.2%,各地土地财政难以为继。据财政部调查,2015年,国内至少有21个省的基础养老保险增长率出现负数,不少地方养老金出现穿底现象,养老保险基金濒临破产边缘。官方承认的养老金缺口达1万亿,但实际情况远比这严重。过去,养老保险基金出现入不敷出情况,通常会靠地方财政补贴,但现在不少县连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都发不出,政府本身就有巨额负债问题,养老基金的运行尤如黑洞,将不断蚕食中央政府财政结余,同时令国家债务规模进一步膨胀。
   
   那么,离悬崖一公里之时,中国财政改革的第一刀举向哪里?其实关心中国经济的人应该知道,养老保险体制改革是第一刀。
   
   中国财政改革的第一刀
   
   目前中国进入人口老龄化高峰,60岁以上人口占人口比例接近15%之时,养老保险缺口与社会安定相关。如果有法可想,中国政府不会动这一块。但由于企业破产潮还在继续,为了让剩余的企业能苦撑下去,万万不能加税,否则全玩完。增收既然无多大腾挪余地,减支就成了唯一可行之法。
   
   养老保险体制改革去年就开始了,大概这就是楼财长讲的“距离悬崖一公里”的时点。2015年1月,国务院发布《机关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决定》;3月6日,楼财长在记者会上端出了改革方案,称养老保险将采用三条支柱,社会养老保险+企业年金和职业年金+个人购买的商业健康、商业养老保险。10月,“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改革”政策出台。11月初,中央公布的“十三五”规划建议要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的法规;2016年1月初,楼继伟在《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明确表示政府正在研究制定职工医保退休人员缴费政策。《第一财经日报》据政府部门数据测算,以2015年底全国退休人员的平均养老金月2250元为缴费基数,按照当前8%的医保总费率(单位缴费6%、个人缴费2%),退休人员需要缴纳的平均额度为每人每月180元。
   
   为什么要选在民生这块?这点掰开说很简单:政府工作人员的工资不能少,事关干部情绪;军费与公共安全支出,事关政权安全。只有民生方面,砍几刀问题不太大,最多就是发牢骚,写点段子骂骂政府,反正老年人的造反能力也不强。
   
   中央政府要看紧钱袋的决心,可从刘源被任命为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一职管窥一二。中国政府两只钱袋当中,央行管发钞票,财政部管花钞票。中国各省尤其是经济欠发达的省区,一向拿着本省的钱袋从财政部的口袋里哗哗地接银子,“跑部钱进”是要务。但今年不比往年,财政赤字高达2.3万亿,央妈不得不扎紧钱袋口。刘源从未在财经口任职,如今被任命此职,要的不是他的专业经验,而是他的太子党要员身份。他的到任,等于财经口大门前放了一根顶门闩:今后财政部难以招架各省要钱的苦情陈诉,可以推说:这是人大财经委定的盘子,有事找它去。有人说,人大财经委是个闲差,这话是忘记了中纪委走红的命运:在王歧山到任之前,中纪委也是个喝茶看报消闲度日的衙门。
   
   财政安全是政权安全的保障
   
   谈危机的文章不止一篇。安邦咨询2016经济研判内部讨论稿有意公开发表,其中提到的问题有:政治压力空前、政策文件失灵、大部分所谓金融创新是瞎胡闹、贫富差距影响社会稳定。三、四线城市的领导今年要以“稳”为主,搞好两点:安全不出事,运行要稳定。城市不能断水、断气,出了大事更是不行。老邓经济茶馆则写了篇《我,已经嗅到了崩溃的气息》,从人民币大放水谈到人民币币值剧贬,甚至预言3月份人民币汇率可能会剧烈跳水,外汇市场崩盘有可能。
   
   早在2003年,我就在《威权统治下的中国现状及其前景》中说过,财政安全是一国政治安全的最后一道防线。中国所有的危机因素早就埋下并逐渐严重化,但只要导致政权崩溃的即期因素,比如统治集团内部矛盾(极端表现是政变)、外敌入侵、社会内部强有力的反抗不同时出现,发生危机共振,中共政权就不会崩溃,而中国则会在20-30年内维持溃而不崩之局。
   
   本文所列举的国家账本上的几个大数,仅仅只是开始。能否在距悬崖一公里的距离内完成卓有成效的财政与金融改革,应该是中国政府现阶段的头等大事。事实上,中国政府并非坐吃等死,笔者接下来将分析目前已现端倪的危机应对准备工作。
(2016/02/2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