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斧一凿谈(一)(二)]
东方安澜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牛木匠

   掰开手指数数,历史上有两个皇帝既垃圾又牛逼,宋徽宗和明熹宗,垃圾的是两位都不务正业没把国家治理好,牛逼的是两位都在各自的艺术门类里做到极臻上乘。万历以后,遗风披及,皇帝都好像不大愿意上朝,魏忠贤有事,到鲁班馆去,找皇帝,一找一个准。皇帝一只脚搭在作台上,翘起了屁股正起劲地吱嘎吱嘎呢。

   不知木匠皇帝做出来的家具谁敢用,纯粹摆在那儿,皇帝又好没成就感。不过,据马未都说,木匠皇帝叫小太监偷偷拿集市上卖过,还挺受欢迎,说不上争相购买,但围观者众,颇受赞誉。俗话说,“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况且,这个榜样是一等一的牛叉叉的皇帝。上行下效,由朱由校大哥带头,我们木匠帮在历史上也飙了一把,据说当时鲁班馆林立,不知当时鲁班馆馆长是什么级别,反正做鲁班馆馆长,魏忠贤贵为九千岁也不敢得罪他。

   牛木匠,朱由校大哥不是第一个。又一次我伯父从部队上回来我们闲侃,说他发现泥水匠做老板的多,木匠大多没出息。我哈哈大笑,除了我把由校大哥抬出来以外,我跟他说,引领俄罗斯进入欧洲列强的彼得大帝,哦,彼时还是伊万四世,也在圣彼得堡做过木匠;当然,近来最牛的木匠是天津那个啥啥啥,大家都知道。

   一个社会成这个样子,它背后看不见的是强大的文化背景在起支撑作用。由于朱由校大哥的带头,家具制作技艺在明清两代达到峰巅。北京如此盛况,富足而好雅的苏州当然也不甘落后。一方面吴地有钱,一方面好跟风,吴人特别爱面子,这表现在造园和家具上。我们乡下有句话,“村看村,户看户,社员看干部”,城市之间也一样,这是文化心态。一下子改变不了的。好像你们北京人买奔驰宝马我苏州人弄个老桑,心里总觉不爽,所以这几年一直要弄个地铁试试,攀比较劲,人之常情。

   “北人有钱娶小,南人有钱造园”,这也是文化心态。造园、家具、服饰、琴棋、美食,文化心态无不侵润在物质和精神领域里。人们对物质产品的兴趣和爱好,反映着人的意识和感情,和精神追求成为一体的两面。吴人好古风雅,无论巨贾大亨还是没落贵族都保留了士大夫的遗风。你看包天笑《钏影楼回忆录》,没落的士族人家宁愿内里千仓百孔,它那个外面的花架子就是要死撑着,死要面子活受罪。弄得北方来的小偷进去一看,擦,溜眼了,除了几个破家具,还不如俺家呢。

   

        (二)吴地家具风尚

   在江南文士的眼里,生活的格调和方式,包括陈设布置、家具器物,一切显示出主人的爱好、品性和审美意识的。这就是性趣,性趣性趣不是性取向,而是个性趣味。就像王子猷雪夜访戴奎,这是趣味相投而引起的潜意识里的文化冲动。如果一板一眼想到明天还要挤地铁上班,洗洗赶紧睡吧,那历史上就不可能出现这么有意思的佳话了。历史的好玩就在于多多出现奇出怪样的玩意儿。明文震亨《长物志》记载,吴地文士的尚古风气常常集中地表现在“燕衔之暇,以之展经史,阅书画,陈鼎彝,罗肴核,施枕簟”的日常生活中。

   一个社会手工艺的发达,需要几代人的传承,也需要当时社会的稳定和繁荣。苏作家具在明代中叶非常盛行,说明在明代,苏州地区的手工家具作坊已经形成气候。其配套设施,比如原材料选购,锯板,设计,雕花,木作,油漆,修葺等等工种和环节,能彼此配合得严丝合缝,这样家具产业链才能兴旺发达。明范濂《云间据日抄》上说,“细木家伙,如书桌禅椅之类,余少年曾不一见。民间止用银杏金漆方桌。自莫廷韩与顾、宋两家公子,用细数件,亦从吴门购之。”王士性《广志绎》也说,“姑苏人聪慧好古,亦善仿古法为之。……又如斋头清玩,几案床榻,近皆以紫檀花梨为尚。”这两则说明明代中叶以后,苏作家具产业,已高度发达。中国历来是个权力社会,上有所好下有所效,所以你想想由我们朱由校大哥带头,这红木家具制作不火,也难。

   到晚明和前清,中国传统文化的发展越来越臻成熟。从明人高濂的《遵生八笺》到文震亨的《长物志》,再有清人李渔的《闲情偶寄》、沈复的《浮生六记》,我们可以看到,他们都着意传统化的江南文士人生观,寻求现实生活物质文化的精神开拓。古斯塔夫·艾克在《中国花梨家具图考》绪论的结束语中,也一再着意提到在《浮生六记》中由苏作家具营造出的江南士大夫家庭的生活意境。社会的发展,文化的发达,有闲阶层的日益增多,必然产生对物品要求的精致化。用文绉绉的话说,就是要把人格心灵外在化。这在苏作家具的制作上尤其体现出来。

(2016/02/1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