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东方安澜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一斧一凿谈(二十五)(二十六)
·一斧一凿谈(二十七)(二十八)
·一斧一凿谈(二十九)(三十)
·早上更衣室对谈
·4.28,常熟开关厂维权人的觉醒与抗争(作者:徐文石)
·逃不生记
·夏朝阳(小说)
·塌陷2016(小说)
·说说杨绛
·再说杨绛
·夏食随记
·说说马英九
·臭不可闻“两头真”
·贼(短篇小说)
·说说柴静
·说说《伤仲永》
·12月6号被琴湖派出所传唤一整天记实
·说说亲昵
·摞柴庐
·陆文、野夫及其他
·东京热·懒·素食
·刃成钢·与铁匠有关
·无习不好·与木匠有关
·我的吴市记忆
·外 塘
·说说龙应台
·丁酉杂记(一)
·丁酉杂记(二)
·丁酉杂记(三)
·丁酉杂记(四)
·丁酉杂记(五)
·丁酉杂记(六)
·说说周国平
·说说“低端人口”
·说说郭文贵
·再说郭文贵
·在靖江,偶遇王全璋律师
·说说松江抱摔妇孺一事
·吃瓜群众们,千万别再把群主不当干部了
·食不果腹吃阴枣,身在绿营心在汉
·说说黄奇帆
·人渣基辛格
·酒 虫
·养兔
·有奖销售
·大队的小店
·陆品良
·《射雕英雄传》
·致瑞士诺华的一封维权信
·致瑞士联邦委员会的一封维权信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一)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二)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三)
·一个保安员的日常(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

   绕过大石块,提起裤脚管,踏平崎岖路,呼吸潮气味,一路向前向前再向前,我们这是在去铁佛寺的路上。接连的阴雨,突然云开天霁,虞山上的游人从各个角落冒出来,人一下子多了。但我们走的是荒径,只有身边的腐叶同行。我们的目标,是一个年湮代远的历史遗迹。

   要不是有人指点,谁也猜不透在我们眼皮子底下,虞山的僻隅,有这么个闹中有静的好地方。我喜欢这地儿。这地儿吻合我生命中长久期许的气味。每走一步,就多一份喜欢。虞山上几乎没有这么坑坑洼洼的路了,游人一走到这里,会以为是断头路,加上大石阻挡,很多人会为此折返。我们心中窃喜,庆幸没碰见过一个游客。这里与外面的世界近在咫尺,又远隔千里。仿佛在这里能冷眼旁观世态,又能孑然遗立,出世与入世,俱在此中央。

   在我的心灵深处,有一个从未去过的地方的影像经常出现,今天所见,完全契合了心中描绘的地方。心灵的十全十美就是这样,完成一个命中注定的约会。黄土路经过山洪的冲刷,呈现出沟状,大师说,有的地方需要登山杖。大师走的艰难,我看着不忍,想借把力给他,但他徒步惯了,这些小坎,难不倒他。不知是难走的山路使铁佛寺湮没于虞山的葱茏秀映之中,无人认识;还是铁佛寺消失的年代足够久远,反正我和大师从没听人提起过。不过,只要注定有缘,总能相见。今天,就是一个缘定的时间,我们没有预约,悄然而至。

   大师说,指点的人说这里有两株银杏。有银杏的地方就有古寺,有古柏的地方就有道观,这似乎是规律性的暗示。走着走着,我们停下来,前面有两段倾倒的水泥柱,也有倾倒香灰的薄廊,地上有零散的残垣断壁被藤蔓缠绕,这里比外面多了几重野意,看起来我们似乎到了。某种暗示告诉我们,这里一定有一个湮没的陈迹。但没看到标志的银杏,我们又不能确定。

   但看着脚下宽阔的台阶,和用古老城墙砖筑成的台基,我们确信,已经离我们寻找的目标不远了。银杏不知是躲避我们,还是考验我们的耐心,游离于我们目力范围之外。但我们知道,跟银杏有个约定,心有灵犀之中,我们早晚会见面。我们也不急于寻找,摊开双手,任凭缘分的指引。婆娑的阳光林叶间漏下来,变幻着角度晃在脸上,使人心情舒展。清澈的阳光涤荡着心灵的粗旷,把平日杂乱纷繁的生活洗涤净尽,心灵在素净的林野间静静流淌,我和大师谁都没说话。也许情投意合,才是人的原始基因里,深藏在岁月源头中的自然密码。

   向下向下再向下,走过两个缓坡,我终于没耐住,指着地上一片落叶,误以为银杏。我的急躁,连自己也感到好笑。虽然银杏被大师否定掉了,我还是有所发现。从这里,延伸到我们来时的方向,隐隐是一条路径。粗看在林子里别无异样,但杂草和腐叶明显稀薄,路径上的树也比别处细小,两尺多宽的径距一直延伸向树林深处,我敢说,这是一段被废弃的山路,山路的痕迹犹在,当年那些脚踏的步履,却已不知所踪了。

   更让我颤动的,是回望下来的缓坡,构筑台基的粗大的城墙砖的间隙里,有山洪冲刷过的凌乱与倒伏。山洪的泻痕、野草的倒伏,组成大自然漫不经心的随意,在这种随意里的,是荒凉与颓败,是落寞与萧瑟,这组景象,神似印度神庙或柬埔寨的吴哥窟,我似乎站在某个文明的遗迹前,内心升腾起一阵庄重与肃穆。前人曾经存在过的印迹和被时间剥蚀后自然的野气,生息循环,揭示出强大的力量,在这股力量面前,人显得格外渺小。我们是来寻访铁佛寺的,可是在几小时之前,我们连铁佛寺的名称都没听说过。可是铁佛寺,曾经在这里,香火鼎盛。我想,宇宙中一定有某种盛衰的启示,让无数生灵在迷雾中穿行,最终在尝尽了悲苦与欢欣之后,走完自己悲欣交集的一生。这是生命的神秘,也是万物的劫数。

   沿着左手鹅鹅缓步,又是一个缓坡与台阶,来到一处平谷。我们欣喜的发现,找对地方了。金黄的银杏叶铺满了谷地,霎时,我们的心情美美的。冬日闲阳从树影间透下来,四周镀上了一层喜人的金色。两株银杏像两尊门神,为我们准确描绘了铁佛寺的座向。我猜测,铁佛寺的大门应该就在这两株银杏中间。当初的这儿,不知先有寺庙还是先有银杏。这儿坐落在半山腰,俯瞰老城,历历在目。真是一方宝地。

   我们在这里徘徊流连,风物无限,都在自然风光里,天地一瞬,此刻最真。吹拂山岚,曾经的繁华和现在的落寞,俱在眼前的清风里飘荡。山岚澄澈而明净,人的心灵仿佛在旷野上奔跑,能踏平情感上的所有沟坎和崎岖,在清风里,感受大自然的喜悦与欢畅。如果人能在这样的清风里永生,我愿意放弃尘世的一切。清风里有简单和富足。人的情感,是一个丰富多样的存在,在人与人之间拥挤踩踏的情感路上,有多少误会和敌意,有多少蓄谋已久和猝不及防,需要我们化解或面对。在所有尘世的经营中,权谋、欲望、征服,刺激人去制造无穷无尽的存在感使命感,可在成功得到之后,换回来的最终是一声凄凉的回音。怜悯并珍惜的,是我们存在的时候,内心里被唤起的五味杂然的情感有过着落的地方。在铁佛寺,在银杏下面,我找到了这种情感寄存的地方。

   铁佛寺不知存在了多久,又消失了多久,但山岚、清风、林影、闲情和冬日依旧,是大地上最珍贵的赐予。最珍贵的东西,又往往容易为人忽视。在这里,清净到无人打搅,使人有在生的杂乱中脱颖而出的清新感。我能感觉到,那件尘世的外衣挂在不远处的城墙之外,站在这里的,是一个全新的我。这样难得的清新感觉,我祈祷它越长越好。可惜,这样全新的感觉没有保存多久,就被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老夫妻打断了。

   我从放纵的思绪中回过神来,老夫妻已经在近前了。老夫妻显然是虞山上的山民,装束也是常见的山民模样。和种田的农民气质迥异。男的背负着双手,看我们在银杏下走动,颇为亲近,脸上浮现出随和的笑靥,告诉我们,这里原来是两座寺庙,铁佛寺和地藏殿。问到寺庙的前世今生,他们也是一片茫然。近地的山民尚且如此,也难怪我们从来没听说过了。

                                 104年12月27日

(2016/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