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

   

   08年的冬天,下过几场雪,天气格外冷。我却不觉得,因为生活更冷。我窝在县南街的小屋里,看着书,望着外面迷茫的景象,空落落的。其时,我正候着一份工作,过了一月一号,就可以正式上班,这个工作,我等了一年的时光。

   等候的日子,容易胡思乱想。为了这个等候,我值得吗?5年过后又一个冬天,12年的常熟,没有下雪,我却也和大雪遭遇过。那是我去蓬莱,恰巧遇上北方第一场大雪,回来以后,由于无法克服的原因,我被迫辞去了这份曾经等候过一年的工作。

   被辞职后,心境清凉如水。从期待到鸡肋,这5年,发生了什么,有哪些闪失和错误,还是冥冥中有不能克服的玄机。如果要追究罪魁祸首,我想是我的好逸恶劳的结果。盲目和迷茫,还有懒惰,加上一点点理想。我对世界全无防备,让我在注定失败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不知为什么,我丢掉了好好的木匠不做,却无名着落拾起了写文章的行当。行走于社会的边缘写文章,实在也是饿死一条路。文学是一张永远无法兑现的期票。幸亏朋友接济,能在前面有个工作,这等于有个期盼。所以08年的冬天于我来说格外的真实。因为冬天与饭碗密切相关。

   说赋闲,有点装,那就用贴近草根的词,失业吧。反正就是闲着没事做,看书,也有厌的时候,下雪,填补了精神的空虚。08年的雪,又正巧下的特别大,为历年罕有。我似乎有两个我,一个是好吃懒做的我,无能又不争气;一个是高高在上置身事外的我,仿佛不需要考虑大地上生存的事情。一个我看不起另一个我,另一个我又鄙视着我,不食人间烟火。我的世界里充满着矛盾。在大雪里,我顶风冒雪,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连周围的行人也绝迹了,我依然在风雪中茫然,不知何去何从。

   作为另一个我对我无能的惩罚,让我遭受大雪的折磨。尽管风夹着雪来的很旺,势头也很猛,但江南的雪怎么下也没有狰狞的恐怖,大雪像一个市侩的妇人,对我进行无情的嘲讽;也像一个审判我的法官,对我的无能进行着裁决,而我,也心甘情愿接受这一切。另一个我恨着我,也可怜我,而我却断然拒绝了他廉价的同情。多少年的失落,我变得敏感而多疑。下雪时漫天飞舞,行人从多到少,雪花从细碎到绵实,最后,还原了世界的本来面目,一片素静。雪片不厌其烦敲打着大地,清静里唯有细微的嚓嚓声,这忧伤的声音,敲打在心头,对于游离于现实的人来说,特别的疼痛。雪下的久了,下的大了,怨恨和愤怒,还有大地上的不公不义都被厚厚的覆盖了,让我丢掉了烦恼,一时六根清净。放眼望出去干干净净,只剩下无数虫草冬眠的呢喃。

   为了免于疼痛,忘却忧伤,雪霁的日子,我一直流窜在县南街前后的老街老巷里。拿着相机,留存一些印迹。我很佩服那些摄影高手,能把相同的景色拍成不同的照片。无论从角度、光影、色彩上,都能拍出奇效,令人啧啧称奇。我是粗枝大叶的性格,也只会死板死眼,对着景色乱按快门。县南街是一片老城区,说实在的,老屋老街,一年到头灰蒙蒙的,除了外地人和老人,青年人都逃走了。没有什么可值得留恋的。当然,摄影师有资格说,美在发现。摄影师是心灵敏锐的一群,但在我等俗人看来,老院子内培植多年的紫藤花和枸杞藤,留有泥雕的翘檐屋角,下雪之后,屋檐瓦沟处又结了又粗又长的冰凌,是不可多得的取景佳迹。

   我知道,县南街这片嚷嚷了很久,要拆迁。一般政府做事,先放声音,再真枪实弹。政府实力足,说拆迁,是不会放空炮的;第二,这么大的雪景,恐怕许多年不会再有了,拍些照片,留存自己一段懒惰的记忆。雪落在不同的宅院里,形成各有特色的小情小景。江南私宅内的小景,走不出辽阔的胸襟,只适合悠哉游哉的水乡生活。雪覆盖了枯枝枯藤,使世界的线条变得简洁而明快。我喜欢简单的世界。这样的雪景慰疗了我的忧伤。雪景不长久,美丽的景观成为短暂中的真实。游走其中,我也不怕碰壁,鼓起勇气推开一扇扇虚掩的门,庆幸的留存了老宅院的一个个面貌。08年的冬天,我就在这样的雪景里流连忘返,麻痹自己。短短几年,如今重翻这些不老的照片,却已经多了抚今追昔的感慨。

   08年的冬天,我不应该如此忧伤,更没有颓废的理由。尽管在候着工作,心里不踏实,活的吊儿郎当,但还有爱。有爱的日子,充满了幸福,使孤单的身影显现出了活力。爱,消融了身影里僵硬的部分。不同的人,对爱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不同的人,对爱的理解和诠释也不一样。

   虽然伪装弄文学,但我的感受能力是迟钝的。在一个雪霁的早晨,风给我送来了皮蛋瘦弱粥。解开围巾,嘴哄着冰冻的手,是08年冬天最温暖的记忆。本来,我们一帮人吃吃喝喝,常聚在一起。现在,早晨的空气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我跟她推辞,但她的强势使我无法推辞。她把粥给了我,也把疑虑和不安给了我。似乎我是一只可怜虫,需要女人的怜悯和同情。我正在被女人拯救着。这碗粥,激起了我的惭愧和心动。我吃出了一种有别于平时的滋味。

   我,或者我们和风相识于年前的冬春,由于没能跟上去南京看梅花的队伍,她和我们这帮跟看梅花挨不着边的人,聚在一起吃饭。我们因同样被边缘化而聚在一起,最终,却因为对被边缘化的忍耐力不同而分开。曾经因为围绕看梅花的起因,产生过许多共同的感受。风是女汉子,大大方方,谁都乐意和她交往。此后我们就常聚在一起,我的生活也多了快乐和欢笑。小酒天天醉,日日赛神仙。很多时候,我都是白吃白喝,时间一久,我练就了吃白食的本领,从不问是谁买单的,而风们也包容了我的厚脸皮,从不为难我,点我买单的死穴。

   08年到12年,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5年的历程,内心白雪皑皑,一片苍茫。朋友们的爱和包容,是我贫困中最大的收获。和风的相处,是一个从爱到伤害的过程。风的关怀,我有感恩戴德的感动。在有事无法分身的时候,不能赴宴,要接受她爱意的骂。那是属于一种骄傲的声调。令我自卑。我有一个强势的母亲,我对强势有一种天然的抵触。风是一个好女子,之后,我又会全然忘记内心的不愉快,接受她的衣服或者其他馈赠。逐渐的,我才适应她的做派,慢慢明白,这也是一种爱,一种反感和甜蜜交织的爱。我是个感情贫乏的主,由皮蛋瘦弱粥的转折,我忽然明白,爱是相互的,而且需要各自维护,所谓且行且珍惜。08年的冬天,就这样,因为强势、因为敏感,因为各种爱恨情怨交织在一起的人事纠葛,我们结束了一年的友谊,并且在并不那么友好的气氛中结束,这是我常感沮丧的。从08年到12年,我又经历了一个阶段,渡过了人生的挣扎,内心已经从胆怯的懦弱转变成坚硬的刚冷。我一直信奉“君子绝交不出恶声”,和风的友谊,于工作的结束,让我懂得了人生有阶段性,爱也有时效性。

                     14年12月11日

(2016/02/09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