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陈泱潮文集
·毛泽东、陈尔晋、华国锋、邓小平对当代中国一系列根本性重大问题的不同立场和观点
·胡耀邦谈陈尔晋(陈泱潮)
·《特權論》作者與毛澤
●1977年偃武修文,紫薇星明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全文)
●1979-1980中國民運首次組建反對黨紀實
·民主通讯 2005.10.19a 陈泱潮:中国民运首次组党
●1980或從王事
·沉痛缅怀张黎群,深切追思胡耀邦(全文)
▲1979-1981年初中國民主墻運動
登峰造極之理論與登峰造極之实践
鄧小平欽定之“全國非法刊物非法組織反革命集團首犯”
·伟大的1979民主墙运动具有突破性意义的五大登峰造极重大事件(組图)
●陳泱潮救世政論文精要
·非常值得中國人認真研讀的陳泱潮四論
●视死如归,有备无患
·陈泱潮(陈尔晋)墓志铭
●2018年見證被刻意掩蓋和抹煞了的民主墻運動登峰造極理論與实践
·牟传珩:变革社会,从哪里开始——“民主墙”近四十年后的再相聚
·读牟传珩文章,补充民主墙史实见证(1圖)
●痛斥长期疯砍中国民主革命理论旗帜《特权论》
恶毒诬蔑攻击《特权论》作者的苦肉计特务打手
·12问政治流氓争名夺利嫉妒狂特务打手徐水良
◇◇◇◇◇
▲寄語未來中國《聖君立憲開萬世太平》卷
●確保中國皆大歡喜長治久安的政體制度
——《聖君立憲開萬世太平書》目錄
·當代康有爲宣言(2圖)
·後世必引以為據的陳泱潮權威史論:《辛亥革命与孙中山》目錄
·後世必引以为据的陈泱潮权威史论:《毛泽东与文化大革命》目录
·中国2018修宪之际,习近平及国人當读
·波茨坦习近平新时代宣言(组图)
·佛说中国新君主立宪开万世太平路线图(全文)
·人子(弥勒)丁酉春节告习核心书
·对中共国民主革命的三点意见和忠告(全文/多图)
·人子(弥勒)2017元旦告中国当权者暨全国人民书(全文)
·奉天承运:中国公权大变革宣言
·习近平集权後,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唯一可行之路(更多图)
·从“十月革命”百年定评,看习近平开万世太平新时代(全文/2图)
·国际人权日70周年在哥本哈根市政厅广场的演讲
·论中国社会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和政体的最佳歸宿
·潔本:民主轉型的要領——盡可能降低社會變革的代價
·【新重大信條19條】全文
·《特權論》當之無愧是馬克思主義巔峰之經典著作(善本)
·真正的紫薇聖人非常明確地指出了中共初始化兩黨制政改路線
·真正的紫薇聖人非常明確地指出了中国治本夺魁大国策
·未来中国必然會全面奉行的天賜【新王道】〔全文/組圖〕
●確保中國皆大歡喜長治久安的政體制度
——《聖君立憲開萬世太平書》附文
·中共囯因果报应或亡于朝核(全文附图)
·论3.11修宪的祸福两重性兼谈“当代国妖九尾狐狸精王狐佞”(2圖)
·習近平走偏之際,再次痛陳御用學者三大局限性
·當代康有爲先祖父陳時銓(曉鰲)先生傳略(全文/組圖)
·川普总统一举成功缔造世界和平新秩序的关键(全文)
·现实中国有超越美国的精神力量
●確保中國皆大歡喜長治久安的政體制度
——深研《圣君立宪开万世太平书》的必读资料
陳泱潮不朽的政治四論
·《特权论》全文
·《特權論》作者陳泱潮致習近平警世文:國賊論(全文)
·陳爾晉1978年幾乎被槍斃35周年紀念:紫薇聖人論
·聖君論——《特權論》作者致習近平救世文〔2圖〕
●人類歷史總趨勢與受揀選者之責任擔當
·人类未来历史的两大必然趋势——陈泱潮2001年9月12日《偃武修文战略序言》节选
·今日拯救中国的双重使命/外二篇哲思(1图)
●義言一出見英明
·《特权论》的世界意义和国际影响进一步彰显出来了
·特朗普《美国国安战略》认定中俄是【修正主义国家】的理论根源
●先知先覺者對聖君立憲開萬世太平光榮革命的期盼和呼喚
·新浪發聾振聵的好文章:你有更好的选择吗?
·谢选骏:习近平的困境 共和制是辛亥革命的错误选择
◇◇◇◇◇
●【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原始胚胎雏型
·中文原創《聖經•恒約》(合教)重要經文
·《圣灵福音》作为《圣经》续篇的意义
·恒约大略:《圣灵神舟•概述》(4图)
·佛说“如来非佛,乃是上帝”意义重大(附8图)
·关于“当来下生”弥勒成佛的地点、时间、功德和行状
·【灵本主义】与神本主义、人本主义的区别
·金鸡三唱
·佛说佛教信仰对象“如来”乃是 上帝,不能搞偶像崇拜(7图)
·基督徒如何有效地向佛教徒傳福音?(全文8圖)
·陈泱潮(陈尔晋)毕生致力的三件大事(图)
·大地震启示录6:中国未来30年谁主沉浮?(图)
·高瞻远瞩诚信真实之歌——《天药》出版说明
·丙戌元日公告:即将出版的《陈泱潮文选》目录
·所罗门新传道书【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中英文对照读本目录
·《圣灵福音》目录与概要
·陈泱潮(陈尔晋)墓志铭(2张图/善本)
◎◎◎◎◎
▲宗教救心部
●中文原創聖經續篇【恒约】
已如同聖經格式編排了語序之經文
·神洲国魂书
·拯救書
·2016圣灵元年降魔书
·曼谷书
·哥本哈根書(全文/組圖)
·締約書(全文/多圖)
·人子出,天作证(2圖)
·圣灵元年复活节福音:人子驾云降临(組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作者:顾乃忠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2月18日 转载)
   
    顾乃忠: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马克思主义本土化之二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欧洲地图
   
    【关键词】马克思主义;前期马克思主义;西欧;民主社会主义;伯恩施坦。
   
    【作者简介】顾乃忠,前中共江苏省委党校教授,主要从事历史哲学和文化哲学研究。
   
    以爱德华•伯恩施坦和卡尔•考茨基为代表的第二国际和德国社会民主党的领袖和理论家,继承、发展了前期马克思主义,同时也对马克思的前期学说作了重大的修正,特别是克服了其前期著作的空想主义残余,从而使马克思主义发展到了新的阶段,并为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树立了成功的范例。
   
    在讨论伯恩施坦、考茨基同马克思的关系之前,首先必须纠正一个被人们歪曲了的观念。长期以来,由于受列宁的影响,学术界、尤其中国学术界,把伯恩施坦、考茨基同马克思、恩格斯完全对立起来,以至于在个别前卫学者开始重新思考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的价值的今天,仍然以人划线。他们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思维模式:凡是伯恩施坦和考茨基批评马克思的话,无论是非对错,都是错的;凡是列宁批判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的话,不分青红皂白,都是白的。在这种思维方式的指导下,他们不加分析地把列宁当成正统马克思主义的继承者,而把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当成马克思主义的背叛者。后文的论述可以说明,这种看法是完全错误的。列宁是不是正统马克思主义的继承者将在下一篇文章中讨论,本文只讨论伯恩施坦和考茨基。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对马克思都有严肃的批评和重大的修正,但他们绝不是马克思的简单的反对者和背叛者。以伯恩施坦而言,他所做的如同他自己所说,是弄清楚“哪些方面马克思仍然是正确的和哪些方面他是不正确的” 1。伯恩施坦甚至明确指出,马克思有不朽的地方,“马克思的值得永垂不朽的地方在于建筑物,而不在于脚手架”。2 考茨基也和伯恩施坦一样,并与伯恩施坦一起,肯定了他们认为马克思的应该肯定的东西,发展了他们认为马克思所没有的东西,同样,也修正了他们认为马克思的应该修正的东西。至于他们所做的一切正确与否,自然后人可以评论。
   
    伯恩施坦、考茨基同马克思之间在理论上的联系和区别是一个复杂的问题,全面考察二者之间的异同并对之评论不是本文的任务。就本系列论文讨论的主题而言,我认为,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在为社会民主党制定理论和策略的过程中,在与各种反对派的争论中,对马克思主义至少做出了如下几个方面的贡献。
   
    一 继承了马克思的前期学说的精华
   
    马克思的前期的学说,值得肯定的并且被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几乎都毫无保留地继承下来的思想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进化论。马克思的进化论思想如前所述,在其前期著作中表现得非常明显。《共产党宣言》对于资产阶级历史功绩的肯定,《政治经济学批判•序言》对于亚细亚的、古代的等四种生产方式序列的依次排列,以及《资本论》对于社会发展的“自然历史过程”的论述等都是进化论的体现。恩格斯在《共产党宣言•1888年英文版序言》中说,马克思在该书中的一些思想“对历史学做出像达尔文学说对生物学那样的贡献”——尽管恩格斯所指的具体思想不尽恰当,但这样的贡献确实有过,比如前一文刚刚引述过的该书关于“三个从属于”3 的论断就是属于这样的贡献。马克思本人也把自己看成是“社会科学界的达尔文”。1880年,马克思曾将自己的一本《资本论》寄给了达尔文,达尔文回信礼貌地请马克思原谅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无知。伯恩施坦和考茨基都是马克思的进化论的继承者。伯恩施坦认为,马克思在1859年发表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说出了“社会是一个发展的有机体,既不能任意地加以改变,也不能任意地使它僵化,这个社会宁可说有自己的完全独特的发展规律”的观点。伯恩施坦接着说:“同一年,达尔文的第一本关于有机自然界进化理论的巨著也出版了,人们完全有理由将这两本着作相提井论。······它们的基本思想表现了同样的精神。”——如同达尔文详述了植物和动物的新的形态和品种的起源,马克思阐明了人类各个社会发展的历史,虽然这两者的发展条件并不相同。4 伯恩施坦还以更加简练的语言指出:“我坚决相信,各民族的发展中的重大时代是不能跳过的”。5 考茨基也认为:“任何国家的人民都不能超越或者用法令来取消那些自然的发展阶段”。6 在下一文中我们将会看到,伯恩施坦和考茨基不仅是马克思的进化论的毫无保留的继承者,而且是坚决的捍卫者,曾对违背进化论的行为做过严肃的批评,因此,他们都有进化论的社会主义者之称。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无论伯恩施坦还是考茨基,他们继承和捍卫的进化论都不是他们的批评者贬称的所谓庸俗进化论;相反,他们主张的进化论——无论自然界的还是社会领域的——既有量变和有质变(突变)。考茨基曾以人的演化和社会的演化相类比。无论胎儿的发育还是婴儿的成长都是一个进化过程,但是,从胎儿到婴儿要经过分娩即突变的过程。考茨基就此得出结论:“正如一切动物必须经历一次突变(产仔或啄破蛋壳)来达到其更高的发展阶段,社会也只有经过突变才能进入其更高的发展阶段。” 7 这就是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对马克思的进化论的继承。
   
    第二,与前一点密切相关,伯恩施坦和考茨基继承了马克思前期学说中社会主义只能在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的基础上产生的理论。前期马克思认为,社会主义只能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产生,因为在这样的社会中大工业占经济的主导地位,工人占人口的多数。相反,认为在前资本主义社会,特别是在农村公社的基础上产生社会主义,在前期马克思看来纯粹是乌托邦。伯恩施坦和考茨基都不折不扣地继承了马克思的这一理论。伯恩施坦在《什么是社会主义》一文中阐发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社会主义理论时说,马克思和恩格斯反对任何关于社会主义体系的构想,反对任何固定的、一成不变的所谓社会主义的方案。“对他们说来社会主义是在一定的历史条件下完成着的社会发展过程。不是方案,不是图样,而是以今天的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物质基础的一种运动”。8 在阐发了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社会主义理论后,伯恩施坦提出了自己的社会主义定义:“社会主义是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中认识了自己的阶级地位和本阶级的任务的工人的社会要求和自然意向的总和。”9 与伯恩施坦一样,考茨基在《无产阶级专政》一书中更加具体地论述了实现社会主义所需要的各种条件。考茨基认为,实现社会主义需要人的实现社会主义的意志,必须有相应的物质基础,以及必须具备一种保持和正确运用这些条件的能力;所有这些条件只能在大工业的基础上产生,而大工业只有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所以归根到底,社会主义只能在高度发达的资本主义社会中产生。10 这些就是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对马克思前期学说中社会主义只能在资本主义高度发达的基础上产生的理论的继承。
   
    二 发展了马克思的前期学说
   
    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在继承马克思前期学说的精华的同时,还发展了马克思的前期学说。自由和民主是马克思前期学说中的重要思想之一。马克思十分重视自由。比如马克思的雄文《评普鲁士最近的书报检查令》对于专制政权扼杀出版自由的批判,对于公民的言论、出版自由的主张,不仅思想深刻,而且在今天仍然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马克思不仅提出了个人自由的主张,而且指出了获得自由的方法和途径。就个别——比如出版——而言,马克思说,获得出版自由的“真正而根本的办法,就是废除书报检查制度”本身 11;就一般而言,马克思说:“自由就在于把国家由一个高踞社会之上的机关变成完全服从这个社会的机关;而且就在今天,各种国家形式比较自由或比较不自由,也取决于这些国家形式把‘国家的自由’限制到什么程度。” 12 同时,马克思也十分重视民主。在早期的《黑格尔法哲学批判》中,马克思认为民主制比君主制优越。“在君主制中,整体,即人民,从属于他们存在的一种方式,即他们的政治制度。在民主制中,国家制度本身就是一个规定,即人民的自我规定。在君主制中是国家制度的人民;在民主制中则是人民的国家制度。”因此马克思主张:不应该“是国家制度创造人民”,而应该“是人民创造国家制度”。13 在后来的《法兰西内战》中,马克思曾设想以巴黎公社的各级“代表必须严格遵守选民的mandat impératif(确切训令),并且随时可以撤换”14 的办法实现民主。但是,马克思对自由、民主——这里主要讨论民主——的理解,尤其是对普选制的理解还是有局限性的。在紧接上述关于巴黎公社选举的设想后,马克思说了一句令人费解的话:“普选制不是为了每三年或六年决定一次,究竟由统治阶级中的什么人在议会里代表和压迫人民,而是应当为组织在公社里的人民服务”。15 马克思的这句话常常被一些人用来论证资本主义国家普选制的虚伪性,不是没有道理的。这里不存在“应当”的问题。既然代表是人民选举产生的,在逻辑上讲,他只能为人民服务;如果他不为人民服务,人民可以随时将他撤换。这种逻辑上有问题的观点,反映了马克思对普选制的轻视。也正是在这里,为伯恩施坦和考茨基发展马克思的民主理论、尤其是普选制理论提供了空间。
   
    伯恩施坦针对当时德国社会民主党内很多人看不到革命带来的一定程度的民主和选举权的作用指出,社会主义变革不是在一个短促的时期内完成的行动,但是办法已经有了,这个办法就是选举权。无产阶级以及和它的地位相同的阶级,既然已经有了这个巨大的武器,“即使他们在下一次选举时不能立即获得多数,就在那时我们也不会失败。” 伯恩施坦接着说,只要民主选举权仍旧始终掌握在社会的最大阶级手里,而由这一阶级的阶级地位产生的坚持不懈的上进过程仍旧存在,“所有这一切会作为动力而存在着,并且必然会把工人阶级所需要的改革争到手。”16 就此,伯恩施坦对选举权给予了极高的评价,认为它可以与阿基米得支点相媲美。如果阿基米得说,用一个支点可以“把地球翻过来”,那么,工人阶级也可以说,普遍和平等的选举权,可以“作为解放的基本条件的社会原则”。17 我们看到一个多世纪以来,德国的和西欧的社会民主党、工党就是利用民主的选举权不懈地为社会变革而努力。当然,普选制也会产生错误。比如,希特勒的总理职位虽然不是通过普选产生,而是通过阴谋欺骗手段获得总统兴登堡的信任而受后者任命的。但是,在兴登堡去世后的一次公民投票中,有90%的人表示接受这个集总理、总统和三军统帅职权于希特勒一身的恐怖的独裁政权。然而话说回来,普选制是多数人参与的民主制,不仅有自由讨论和互相竞争的空间,而且有定期轮换和随时弹劾的制度保障,即使有错误,也比专制体制容易改正错误。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