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陈泱潮文集
·新传道书目录
·1.本文是經過恒切禱告獲得聖旄袆优c恩賜之作/寫作本文的緣起(2圖)
·2.首先要抓住佛教徒的注意,有效切入话题?
·3.解析和研讀《金剛經》前,應明白神與佛和神祗(神仙)的定義和區別
·5.1.佛教讀經宗旨:“願解如來真實義”
·5.2.“如來”無形無相
·5.3.“如來”亦無色無音……
·5.4.“如來”之所以是“如來”的根本特點:無所從來,亦無所去
·5.5.釋迦牟尼有來有去,確有其人
·6.“如來”的本體實存就是自有永有無形無相無時無處不在的真空妙有
·7.全球化宗教合一的信仰基礎:共同一致信仰唯一真神造物主上帝
·8.佛教信仰對象“如來”與上帝信仰及耶穌基督本是同一
·9. 當今佛教必須進行【絕相超宗】的革命:堅決廢除偶像崇拜
·10.佛教按照《金剛經》原教旨,回歸上帝如來正信的必要性和緊迫性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12.未來佛彌勒昭告佛教徒要認清信仰對象,合一宗教信仰
·ZT我对中國和台湾问题的思考
·13.佛教徒回歸釋迦牟尼原教旨唯一真神上帝如來信仰,是末日得救的保障
·民主化是不可阻擋的世界歷史潮流!
·14.中國暨全球華人華裔基督徒,擔負著大復興上帝信仰的神聖使命
·15.具有戰略性全域性的偉大事功是對神聖上帝耶穌基督最好的侍奉和貢獻(2圖
·4.依據佛教主要經典《金剛經》,弄清 “如來”之真實含義
·8.佛教信仰對象“如來”與上帝信仰及耶穌基督本是同一(1圖)
·11.关于佛教現在佛釋迦牟尼掌教的運數:紅陽三時期和五階段
·就上帝本體實存無形無相事告全球一神論者書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2:
●对东方闪电全能神教女基督的致命批判
·歡迎告別人肉假全能神迷信,確立真全能神信仰
·2015年复活节摆放在基督祭坛上的献礼(组图)
·找不出《聖經》根據就是邪惡的欺騙
·誣泻唾H損《聖經》話,豈是真全能神會說的話?
·詆毀真全能神,榮耀人肉假全能神是嚴重的犯罪
·聖子耶穌道成肉身只有一次,豈可多哉?
·要正確認識《聖經》發展的三階段
·為什麼基督(救世主)是男性而不會是女性?
·假冒全能神,乃是不可饒恕的罪惡!
·女基督二次道成肉身在《聖經》中沒有絲毫根據
·《聖經·恒約·窄門真經》才真正是《啟示錄》預言的那書卷
·沒有聖經根據的無稽之談絕對不是真全能神的作為
·人心最嚴重的敗壞莫過於膽敢冒充全能神搞人肉假神迷信
·神如果需要親自來人間作工,那祂還是神嗎?
·全能神教實際推崇榮耀的不是上帝,而是人肉假神
·請比較《聖經·恒約:窄門真經》和《話在肉身顯現》
·一切天命前定,不會按照人肉假神的如意算盤運行
·《聖經》“
·“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全体兄弟姊妹必读
·人子告“东方闪电-全能神教会”书(第1集)
·《聖經》的神聖性不容女基督人肉假神誣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3:
●对假耶稣假基督张国堂的致命批判
·恰恰是“非人手凿出来的石头”对骗子假耶稣张国堂作出结论性的最后一击
●回应张国堂
·张国堂【迎合中共官員利益】路線,豈能促成和完成民主革命
·再谈张国堂先生似是而非的思想路线的局限性
●对名利熏心居然敢于冒充上帝的张国堂先生附体邪灵的批判
·假耶稣的马脚(一)——回答张国堂先生《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信口雌黄
·假耶稣的马脚(二)——看张国堂先生《教会是圣灵的圣殿,真理的柱石——警告陈泱潮》的邪恶
·请背着牛皮不认赃的张国堂先生给个说法
·张国堂先生确实真该当心下地狱了!
·鸵鸟的狡辩――提请张国堂先生要有一点做人的起码道德
·张国堂先生能够多重帮助中共完成其特殊任务!
·驳斥张国堂对《圣经·启示录12:1-2》的屈解
·如果您对“人子”含义不明白,请看看《圣灵福音·末期与“人子”》
·《特权论》所揭示的真理终将赢得中国人民的全面确认
·ZT:王雍罡先生有关陈泱潮和张国堂的评论两帖
●铁杖辖管假耶稣张国堂
·张国堂的流氓和无耻
·对官迷张国堂政治前途的判决书
·为张国堂鸣不平
·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再谈邪灵附体的假耶稣张国堂断章取义曲解《圣经》的邪恶手段
·你张国堂要值价:不要回避和转移论题
·跪拜在君士坦丁权杖下的假耶稣张国堂
·说什么“上帝的儿子就是上帝”,难道你张国堂就是张国堂的父亲?
·你这个假耶稣为什么要一味逃避和偷换论题?
·你这个假耶稣假上帝不是骗子,谁是骗子?(外一帖)
·你假耶稣张国堂的问题
·斥假耶稣张国堂拿教会做假冒上帝假冒耶稣挡箭牌的遁词
·假耶稣到底是邪灵耶洗别,还是“推雅推喇教會的得胜者”
·到底谁在说谎?事实胜于雄辩: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成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假耶稣就是推雅推喇教會自称先知的邪灵耶洗别!
·事实胜于雄辩:假耶稣张荒唐狡辩无用
·推雅推喇教会的得胜者只能是维护上帝耶稣圣灵尊严、战胜邪灵耶洗别即假耶稣张国堂谎言者!
·《特权论》是文革期间写成定稿的一份历史文献。我已经无权改动它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ZT:争战这个疯子不容易,老陈费心了!
·假耶稣张荒唐除了投降悔改,逃跑是没用的!
·请假耶稣张国堂回答:到底为什么《圣经》强调不能搞偶像崇拜?
·假耶稣张荒唐:在《圣经》如许明确的话语面前,你还有什么可以狡辩的?
·难道你假冒上帝就是“比所有凡人都更加敬畏上帝耶和华”?
·假耶稣张国堂不仅亵渎神圣,而且欺辱广大读者
·质问假耶稣张荒唐:弥赛亚怎么能够妄称自己是上帝???
·假耶稣张国堂“不可在教会之外另搞一套”的虚假性
·请看骗子假耶稣张国堂说谎诬蔑论敌的极其无耻的嘴脸!
·骗子假耶稣张国堂绝对不是精神病问题
·ZT:警告张国堂!你在侮辱全人类。请慎重考虑法律后果
·假耶稣张国堂是个十足的、丑恶的、恬不知耻的、地地道道的骗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推荐杨建利:习主席不是毛主席

陈泱潮 ‏@CDZCYC
   
   2016-2-16

509.14年前,我发表了《强烈呼吁释放杨建利——兼谈对话与和解是今日中国的伟大选择》一文http://blog.boxun.com/hero/chenyc/50_1.shtml,指出:“对杨建利博士的关押和刑责,只会造就民主中国伟大的领导人 ……”今天,我特此将杨建利近作《习主席不是毛主席》推荐给广大读者。相信广大读者会和我一样,对中国的民主化前景,怀抱必胜的信心!

   

   附:

习主席不是毛主席——兼谈帝王、官僚与民间的三方博弈


   杨建利
   
    习近平上任伊始,外界看来还在立足未稳的时候,发起了一场罕见的反腐运动,让习惯了江泽民和胡锦涛时代权力运作四平八稳的观察家大跌眼镜,却不料习近平的政治手腕相当老辣,在王岐山的配合下,其反腐运动改变了江胡时代浅尝辄止的做法,几年下来,竟然成功地借反腐稳固了权力,还赢得了民间的一些叫好。
   
    随着反腐运动的展开,宣传领域内,习近平开始被塑造为与毛泽东、邓小平相提并论的三代领袖之一,仍然在世的江泽民、胡锦涛被迅速边缘化,自邓小平以来的元老政治基本结束。在传统媒体和互联网门户网站,习近平的新闻或指示,被放到了近乎夸张的显耀位置,使有着文革记忆的我想起来文革时的造神运动。
   
    最近一段时间,黄兴国、李鸿忠等人的“核心”劝进,将习近平的造神运动再次推向一个高潮,显示习近平在军改以后,已经基本稳定了权力基础,确立了对高层权力的垄断地位,与此同时,意识形态领域的大幅左转、对国企垄断的保护、对异议人士的抓捕升级,也让人感觉似乎毛泽东又回来了。恰逢文革50周年,我想就习近平与毛泽东面临的与官僚、民间的关系做一比较,尝试分析习近平的造神运动能够走多远,习近平时代的方向在哪里。
   
   一
   
    毛泽东名为人民领袖,实际上拥有的是帝王般的权力,他对权力的掌控程度甚至超过历史上的一般帝王。习近平身兼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以及一大堆的“小组长”职务,国内享受着媒体的超级赞美,国际上光鲜无比地满世界撒币,其地位已经超越中共“集体领导”的约束,俨然一副帝王派头,所谓“习李体制”中的“李”(克强),则沦为一个小心翼翼的宰相,遑论其他常委。
   
    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在政治观察家眼中,十八大前后那段政治斗争的基本脉络已经清晰,这让我们可以看到习近平掌控权力的偶然性,以及他走向帝王之路上不同于毛泽东的一些风险。
   
    习近平在十七大入常是权力平衡的结果,胡锦涛属意的李克强无法取得江泽民的信任,而江泽民又无法推出自己的人选(陈良宇早被胡温拿下,薄熙来在高层树敌太多,且不被胡温接受),于是,具有年龄优势且表现中庸无过的习近平就意外地坐到了储君位置,但这并不是江泽民心仪的人选,所以,江派势力对于习近平显然缺少热情,但与胡锦涛选定的隔代储君胡春华不同,原本并不十分起眼的习近平越过政治局委员这一台阶,短时间内蹿升进入常委且平稳无过,想把他拿下来就必须挑战中共多年形成的权力分配规则,甚至影响统治阶层的稳定,这是视稳定为政治要义的江泽民所不愿见,甚至也力有不逮的。但江派势力中较为年轻者显然没有江泽民这种老年人的耐心。现在来看,郭伯雄、徐才厚、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虽然并不具有一个反对习近平的密切合作集团和严谨计划,但是郭伯雄、徐才厚作为军方大佬,周永康、薄熙来作为政法大佬和候补大佬,令计划作为团派势力关键人物,各自在小范围内不约而同地对习近平表示出不屑(而不是不满),恰恰因为没有一个广泛的反习联盟,这几派势力的同时存在,表现出当时高层普遍没有将习近平太放在眼里,以为习近平根本没有自己的实力,“叫他干满一届滚蛋”。
   
    但习近平在通向最高权力的道路上,不能不说运气特别好。首先,郭伯雄、徐才厚等军方大佬,与周永康、薄熙来是两股并无密切合作和深入沟通的势力,至于令计划,虽然更有城府,也更有优势扩权,却未必明确在团队内部提出过威胁习近平权力,他们之间,最大的可能是高层人士之间心有灵犀的一个默契:习近平没什么势力,好对付,走走看再说。也就是说他们并没有深切地感到有合在一起对付习近平的紧迫性和必要性,否则,政治结局与今天定然不同。
   
    不仅如此,未来的政治风险反而转变为习近平唾手可得的百年难遇的政治资源。
   
    2012年的三件事改变了权力格局,给了习近平绝好的机会。首先是刘源、廖锡龙对谷俊山中将的穷追猛打,导致谷俊山在2012年初被撤职,象谷俊山这样的草包将军,被抓以后,为了自保,可以做出什么事是可以想象的,军方对习近平的不屑一顾的言论于是暴露,但这些言论,往大里说,是反对未来最高领袖,往小里说,也可以说只是军人之间私下的牢骚话,仅凭这点内部言论,习近平恐怕还无法与军方叫板。但王立军事件几乎在同一时间爆发了。
   
    显然是王立军的被抓,最终暴露了周永康、薄熙来密谋通过权力运作将习近平从弱势总书记位置上拉下的计划。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个计划竟然把中办主任令计划也扯了进来,令计划加入这一密谋似乎是很仓促的,其中的关键一点,可能与2012年所发生的第三件事有关,那就是3月18日令计划儿子的车祸事件。
   
    2012年春天的这几个事件,除王立军出走之外,另外两件在当时甚至并未引起人们太多的关注。但是这几件事的发生可以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在整个的胡锦涛时代,上有江泽民的牵制,下有各种社会矛盾的冲击,高层权力已经呈现碎片化趋势,以至于有“政令不出中南海”的说法。如果说郭伯雄、徐才厚一方、周永康、薄熙来一方还有过比较长期的默契的话,那么令计划在一个不算很大的要挟之下就轻易加入周、薄联盟可以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很多人都对获取更高权力怀有强烈信心,且不把反习视为一件特别不得了的大事。这是江胡二主矛盾长期存在所形成的恶果。
   
    当这些事件的爆发将政变密谋袒露在高层眼前的时候,习近平显示出了一个政治家深藏不露却又极为敏捷的身手,他不早不晚,赶在十八大即将召开的前夕,突然神隐,以退为进。不过,这也不表明习近平具有特别的政治能力,因为机会实在是太好,几乎等同于天上掉馅饼,这些案件的调查充分揭示了老人政治造成的权力碎片化恶果,以及习近平正常接班后所面对的无法有任何作为、连人身安全都没有足够保证的危险,甚至可以说,权力碎片化已经直接危及中共统治。既然表面上看习近平进入常委做王储并非自己特别追求的结果,那么,他的以退为进也就显得十分顺理成章,甚至我以为,在那一刻习近平应该会有几分真退的心理准备:如果不将这些图谋危害自己的集团全部拿下,那么,自己坐上总书记位置,就等于坐在了火山口上。
   
    球被踢到了江泽民、胡锦涛脚下,江泽民未必不想继续延续其政治影响,胡锦涛也许有过继续担任两年军委主席的打算,但他们的利益都必须依赖于中国共产党内部最基本的合作,于是,拿下郭、徐、周、薄、令,结束老人政治这一决定,就在十八大召开前夕,匆匆忙忙地定下来了。
   
    习近平不知不觉中担了一场可能发生的政变的风险,却在时间、事件巧合等诸多问题上,运气好得一塌糊涂,至于他的密友王岐山的中纪委书记职务是早就定下来,还是习近平争取的结果,在当时倒不是一件特别重要和引人注目的事,毕竟,在党的历史上,还从来没有哪个中纪委书记在政治生活中起过特别重要的作用(陈云例外,但他的权威不是来自于这个职务,且他的主要作为也不在纪检领域)。
   
    掌握了政治主动权之后,尽管仍然没有自己的权力班底,但有实力的帮派已经借助于江胡的共同决策,被扫清了。习近平、王岐山只要有勇气走下去,已经是无人可以挑战的,中共统治的特点是其强力统治不仅让民众处于原子化状态,也让一般官员处在这一状态,唯有“帝王”的绝对亲信可以稍有例外地形成自己的势力,而习近平已经迫使江胡主动配合清洗了自己的部分亲信,他已经是一股独大,无敌于天下。另外需要提及的一点是,经历过文革的习近平和王岐山,在权斗中,一旦看准时机,并不缺乏必要的勇气,这部分来自当年武斗的经验,至少是对武斗的切身观察和感受。
   
   二
   
    反腐是每一届领导都要做的事,但都不成气候,无疾而终。习近平原本只是中共权力族谱的一个旁支,在江胡二人之下,他根本不可能形成自己的政治势力,他当上总书记,但环顾四周,仍然有太多太多那五人(也许不止五人)的余党,这是让人席不安寝的。今天,当我们看清了自2012年以来的权力斗争脉络,我们才明白为什么习近平一上台就要大力“反腐”。首先是他不得不“反腐”:当时立足未稳,对政敌的清肃若以权斗的真实名义展开会遇到难以预料的风险,“反腐”则可以麻痹将被清肃的官员,使其存有侥幸心理;其次,他也有条件反腐,因为上述五人被废后,他已成最强政治人物,而这些人暴露的触目惊心的腐败问题使得江胡不方便阻止;另外,清洗以反腐的名义进行,是对民间最简单的交代,也是保持权力对民众封闭的必要手段。
   
    即使如此,习近平还是选择了利用民间的支持来对可能的上层阻力施加压力。应该说,在这个时候,习近平巧妙地借助了民间的力量,其中的主要做法是通过媒体向公众披露腐败官员的腐败信息,记得有一段时间,中国只有一个叫“周元根”的人,而没有了周永康,而政协发言人吕新华的一句“你懂的”则反映了习近平所面对的复杂局面及其小心翼翼的步步惊心。
   
    在利用媒体向高层大佬以及官僚阶层施加压力这一点上,习近平借用了当年毛泽东发动文革的手法。同时我也应该说明,我不认为习近平的反腐完全等同于权斗。权斗是其反腐的主要动因和目的,但在官员普遍腐败的现状下,将一般官员的腐败与上述五人余党的腐败行为完全割裂开是不可能的,如果那样做,那么反腐的这个招牌就会连一般民众都无法说服,要争取刘源这样的红二代支持(或者说在这一目前为止仅存的一股较强势政治势力压力之下),更不得不进行一定程度上的认真的反腐。况且,无论习近平还是王岐山,浸淫官场多年,自身相对清廉(只是相对),对于中国无官不腐的现状肯定也有切肤之痛,
   
    于是,原本主要因权力斗争而起的反腐运动,就把帝王、官僚、民间的三者关系推到一个与毛泽东发动文革时比较类似的情形之下。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