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郑恩宠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深圳六千工人罢工!
·大学生上访被拘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会”与中共的恩恩怨怨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中国以多种罪名起诉政治犯、异见人士
·中共官场学历全面造假
·李克强记者会为何不谈周永康?
·范木根法律后援团成立!
·葛文秀等十律师任秦永敏法律顾问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曹胜利被当局迫害致死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六律师为吉林法轮功学员辩护
·胡佳呼吁完成曹顺利的遗愿!
·美国务院就曹顺利死亡发表声明
·夏钧律师出席台湾立法会听证会
·英、美政府分别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
·北大八百右派维权请愿
·将爆发的中国主权债危机
·欧盟、美英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关于曹顺利联署近三千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人权组织为曹顺利在联合国默哀
·滕彪在港为曹顺利呼吁!
·联合国秘书长对曹顺利深表关切和哀悼
·受台湾鼓舞香港将占领中环
·四律师在我下乡地被拘
·10省市22女律师为幼儿家长提供援助
·上海146市民签名悼念曹顺利
·近百人抵我下乡地声援四律师
·上海数千人为地下主教范忠良送葬
·米歇尔是律师习夫人是歌星
·湖南法院驱赶四律师出法庭
·全国律师、网友营救四律师
·“两会”刚结束上海强拆继续
·港人作长期抗争准备国人将同样?
·两律师在常熟法院开庭被打伤
·众律师、公民抵建三江营救四律师
·支持博讯删除大X报(蔡某人)的报道!
·为何中国、香港律师相继绝食?
·台湾学运、香港“占领”在法律框架中
·中国律师绝食于建三江
·外交部批彭定康说明什么?
·27律师促律协援助四律师
·建三江四律师蒙难记/欧彪峰
·香港会有真普选吗?
·香港绝食开始将影响大陆?
·处核心作用的维权律师
·香港绝食“占领中环”行动预演
·建三江前线律师、勇士全被抓!
·习近平下令解决上海访民诉求?
·香港第一波17人绝食开始
·7律师在港举牌取缔建三江黑监狱
·紧急救援建三江的律师、勇士/杨建利
·秦永敏声援中国维权律师
·改变中国的五种力量
·高洪明:为中国维权律师说话
·全国各界声援维权律师
·秦永敏:治理“访民综合症”
·四个人港人“占领中环梦”
·政法大学教授声援建三江勇士
·香港绝食进入第三天
·49律师和学者致函公安部抗议践踏法律
·王甫律师:建三江困局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女律师战斗在建三江
·律师组团继续前往建三江战斗
·高扬人权旗帜中国律师群体
·江平:维权乃是律师之天职
·香港绝食进入第四天
·关注香港未来就是关注自己未来
·香港年青人不接受北京指挥棒
·谢燕益律师:建三江最新情况通报
·《环球》:律师是第一政治反对力量
·山东民众声援维权律师
·隋牧青律师:评建三江事件
·香港“占领中环”在筹备中
·建三江处处设卡如临大敌(4月2日)/谢阳律师
·律师前往全国律协请愿
·济南游行抗议纪实/刘卫国律师
·香港反对派代表人物访美
·香港绝食进入第七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习近平何时取得律师资格取信于民?

郑恩宠点评:
    唐荆陵律师今年才44岁,20岁时就走上中国公民觉醒之路。上海交通大学化学专业毕业,又自学法律取得律师资格,是一个出色的中国律师,是中国甘地们中的一个佼佼者。律师取得双学历是法治的必然需要。习近平是小学毕业,在农村劳动七年,不需考试取得清华大学工农兵学员资格,三年化工专业学生。习近平归根结底还是有个好爸爸。习近平是所谓法学博士,何时考个律师资格给国人看看?
   转载来源:参与首发
    欧阳小戎:北漂逸闻录——唐荆陵律师
   [日期:2016-02-23] 来源:民主中国 作者:欧阳小戎

   
   
    唐荆陵律师刚刚在看守所里度过了他四十四岁的生日,算来已经被关押了一年半有余,起诉他的罪名是所谓“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并被判刑五年。这位谦谦君子在一九八九年考入上海交大化学系,时值六四爱国民主运动之后,举国政治氛围萧杀,尤以青年学生,受政治管控最为严厉。若因此推论:这一代青年将变得思想僵化,则难免有教条主义之嫌。中国之开放早成不可逆转、遏抑之潮流,一场涵盖整个社会的巨大变革必将降临。欲隔绝于世界主流文明之外圈地称王,必将与全民族共同利益为敌,最终亦必将为全民所抛弃。虽有统治当局处心积虑地洗脑,仍无法阻止人们对文明价值的思考与追求。洗脑教育在一定程度上阻断了人们接触文明价值的机会,然洗脑行为本身却令许多人憎恶,因此也使许多原本不关心于此道的人们心生厌恶、反感,进而渴求洗脑之外的新知。一个不懂得尊重个体利益与价值,视个人为蝼蚁的政权,势必不可能成为社会的整体利益和整体价值保障,不客气地说:无视个体的政权,势必成为全社会之公敌。社会系具体个体联合而成,无视个体,即无视整个社会。
   
   
    一九九三年,唐荆陵毕业赴广州工作,他对老本行化工似无甚大爱,几年后改修法律,并于一九九八年获得律师执业资格,据唐夫人汪艳芳女士称,弃工学法,只因看中这一行业的前途,与人权并无直接瓜葛。孰不知多年以后唐成为一位人权律师,并于此道再不离弃。这对年轻夫妇辛苦经营,历经贫寒,勉力相互扶持,在广州安家立业。唐家位于天河区,周围景致格局,大有城乡结合部之格调。附近市场里大量出售便宜而不太卫生的食物,及同样廉价且品质堪忧日用杂货。警察时常派人堵在他家门口不教其出行,将他软禁起来,让狭窄的楼道更平添几许神秘与无奈。我初来到唐家时,那家中尚存留着些许新居的喜气,陈设简朴有条,洁净又多妙趣,一派生机。其时他年方而立,唐夫人待人天真平易,尽管丈夫及家庭初遭变故,失去了优厚的律师待遇,却洋溢着难以掩抑的幸福感与希望,隐约似初恋少女一般。当她不经意间说起与丈夫共度贫寒的艰难光景时,非但全无寒酸之叹,神色中倒是对那段苦寒时日似有一丝难以割舍的隐隐留恋。我在公交车站上等候,远远见一中等身材男子,不疾不徐前来,一身简朴深色装束,渐渐看清他布衣布鞋,衬得白皙面孔越发平静,双眸在眼镜后似乎格外有神,还看不清脸孔,便已感觉到他一路都在看着你。言语如同步履一般,不媚不慢、不冷不腻,中正平和。他走过来,扬手轻轻招呼我一声,让我随他同归。我问:“你怎么知道是我?”话刚出口有点后悔,觉得这个问题太过于幼稚,也许会遭来嘲笑。幸而他并无轻慢之色,答道:“你背这么个大包,一看就知道是外地来的。”那轻轻一笑从此似定格在记忆中,从此无论世事如何流转,见面亦或不见,若提及唐荆陵律师,便永远是那形象。
   
   
    多年以后,我看见他在看守所里身着囚服,手捧夫人送来生日鲜花的照片,一片酸楚,几欲泪下,非为他的憔悴,乃为他憔悴面容背后的平静,虽夫妻分离之哀伤亦不能独占。这悲怆的旅程虽似注定,回头看时却也是一步步渐渐演化至今。十年前,轰动全国的太石村维权事件中,青年律师唐荆陵受维权热情影响,前往太石村声援关注维权进展,并试图为几名受报复村民提供法律援助乃至代理,在村外遭暴徒袭击,砸坏了汽车。待到太石村维权活动失败之后,唐也因这一遭,被吊销了律师证。从此走上没有回头的异见之路。
   
   
    此处有必要回顾一番太石村维权之简况,因为此事几乎等同于用事实宣告:共产党政权无心于中国之法治。当一个政权无心法治时,它必为法治之敌,其中没有中间状态。二零零五年,广东番禺太石村的村民们,因疑心村委会帐目不清,要求查账,遭村委会搪塞敷衍不过,便伙同乡镇及更高的数及政府一同打压、报复村民们的维权。不肯退缩的村民们,按《农村选举法》要求召开全体村民大会,改选村委会。此举在互联网上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支持,很多人从全国各地赶来,支持村民的维权。而番禺当局的“对策”,是派遣大量联防队之类的闲人们,将村子团团围住,在进出村庄各个路口重重设卡,凡有外乡人试图进村,便盘查阻拦,恶语驱逐乃至打砸人车。这种由政府组织的黑恶做法在中国并不少见,但得到包括互联网在内诸多媒体充分曝光的,太石村堪称极少数典范,甚至独一无二。当时互联网刚刚迎来第一次繁荣,人们对此事件的关注随着官民对立的情绪的高涨而日益高涨:一边是步步依法守法的平民,试图用共产党政权颁布的法律保护自己的利益;另一边是无法无天的共产党政府,践踏他们自己所制定的法律。此事引起广泛关注(甚至连《人民日报》都为之发社论),其发展方向在极大程度上预示着中国社会未来的走向。许多仍对胡温乃至整个共产党体制抱有不切实际幻想的人们,天真地指望着中南海会做出姿态,严惩那些违法的地方政府,还村民们于公道,以示共产党政权愿意遵守自己所制定之法律。但结局教他们失望或者清醒,村民们维权落败,地方政府继续骑在人民头上拉屎撒尿,积极声援村民维权的人士们,譬如郭飞雄,被定性为“一小撮心怀不轨”的“敌对分子”,不久遭“秋后算帐”,(郭飞雄次年被捕,获刑五年)。此事实直接告诉那些对为所欲为仍心存一丝顾忌的官僚和恶吏们:你们从此可以放心大胆、随心所欲地鱼肉百姓去了,党中央站在你们这一边!
   
   
    太石村维权失败后不久,作为报复手段之一,唐荆陵律师证被吊销,当局本指望藉此类报复,威胁打压维权人士,使参与维权的人们恐惧,退回到党所许可的生活中去;使关注维权的人们不敢再进一步,停留在彷徨之中。却有那么一类人,当他们认为自己所行之事并非错误的时候,越是打压迫害,他们就越发坚定,从此走上专心为人权事业效劳的道路。
   
   
    “我现在已经不能称为‘律师’,只算是个‘法律工作者’了。”他微笑着自嘲道。问及生活来源如何解决时,他并不十分在意地答道:“帮过去的同事们整写资料,算是相互帮忙吧。”语色中,不能再当律师,虽多少心有不甘,却也丝毫未以失去了律师这份收入丰厚的工作为意,倒象是为多出许多时间能做些人权方面的工作而慰藉似的。他家中陈设简朴、洁净,倒是有好几台电脑一字排开,占据客厅大片空间。原来他建了很多个QQ群,在QQ群上推广人权及民主理念,QQ群的数量多到需要好几台电脑同时开机,才能全部运转得起来。我心底暗笑:“QQ群,那不是小屁孩们的玩具么?”于是问:“年轻人们似乎不太关心这些吧?你为何不找些已经现成具备民主理念的人们,好找些共同语言呢?”他告诉我:“已经觉悟的人们,不需要我们再下功夫,我更看重年轻人们,更有活力,而且比我们少受许多洗脑,把时间和精力放在他们身上才更有意义。”我嘴上应承着,心头却不以为然:“他们只管打网络游戏当新新人类,哪管你什么民主、人权?大概要白费心思吧。”
   
   
    很大一部分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人们,曾经有过某种普遍错觉,至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如此:他们认为广东系改革开放之先锋,政治氛围相对其它地区要宽松一些,政府官员的脑子也不象很多内地官吏那么僵化无知。象唐荆陵这样秉承温和主张的人,虽会遭到打压监控,要说他将面临牢狱之灾,会让很多人觉得荒唐。这些人中有的出于单纯,有的则有矫情地一厢情愿之嫌。无论何种原因,很多人愿意相信广东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桥头堡,将会持相对宽容的态度对待各种见解,这种想法甚至称得上“主流”,尽管常识告诉人们,一名处于长期监控之下的异见人士需要冒随时被捕的风险,但人们却更愿意相信子虚乌有的“开明”,而不愿接受冷酷无情的现实。这种偏见源于将共产党政权所鼓吹的“改革”这一政治口号,与学术意义上的“改革”这一理念混淆起来。后者指的是一场以追求文明为目的,涵盖社会各方面的变革;而前者,仅仅是这个政权以延续其统治为目的的一场搜刮。对它而言,经济上逐步放开的目的,仅在于维护僵死而毫无人性的政治体制不至崩塌,与变更政治体制的民心愿望毫无瓜葛,更非其先行步骤。
   
   
    当我渐渐羞愧于当初的无知与狭隘,他已身在牢狱之中,此番对他迫害之缘由,说到底是因为他坚持不懈地推广民主与人权理念,渐渐为这项事业发展出一批热情支持者。而这些渐渐成长起来,经济和人格获得双重独立的人们,正是当初在QQ群之类的群聊工具上嬉戏的少年。广东异议界随着这批新生力量的崛起,不断富有活力,他们使广东成为过去十年中国维权活动最为活跃的一省份。这其中既有环境因素:广东有大量的私人和三资企业,在今天中国,此类企业的员工们是对极权体制的依附性最小、日常行为逻辑与党文化距离最远的一个社会群体,因此最具独立性;亦有人为努力的因素:譬如唐荆陵一类的人们,多年来冒着政治迫害,不懈推广民主、人权理念,使之更得人心。
   
   
    二零零九年,我被警察禁足,监视居住在故乡腾冲,以防我在“五十周年之际,到处乱跑,给国家添乱。”看管宽松时,可以到网吧上网散散心。一天有位陌生青年在QQ上找我聊天,说自己刚刚大学毕业,不知道未来人生归落何方,因而心情烦闷,甚至疑心自己患上了忧郁症。问他家住何处?答曰河南。我道:若身上还有到云南路费,莫若来腾冲我家散散心。我说此话时,只是为了安慰他,想让他知道远方仍有人在试图关怀他,不必对人世、更不必对自己心灰意冷。孰不知几日后,这年轻人竟然杀到我眼前,且果真不名一钱。遂留他在家中小住数日,每日陪他叙话游山,帮他打气鼓劲,以消愁绪。原来他知我被警方软禁在家,心中忐忑,来路上甚至做好了被捉走甚至死的准备,我问他为何会想到死?他苦笑而不答,我想也许是因为他心绪由于之故,原来他想的是若自己被警察捉走,便以死相争。他先前从未接触过政治反对派,心中想象着,在中国,应当由几十万人在地下四处努力奔走,试图结束共产党的专制政治,建设一个民主党新中国。我告诉他全国公开的反对派加起来未必上千时,他异常惊诧,认为堂堂中国十数亿人,竟然只有不到千人愿意出头冒险,悲莫大焉。旋又迅速明白,如现实果真如他所想象,有数十万人在努力想要结束专制,则专制已到山穷水尽,随时都会崩溃,公开政治反对派虽不足千人,却代言着数以亿人人民的心愿,无论他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因此大可不必悲观。他打算到广州找份工作,于是我留了唐荆陵家地址和电话给他,让他到广州务必去寻唐荆陵。我在广州并无多少朋友,心想他到广州之后能有些象唐荆陵一样的朋友,以为照应,必有裨益。他疑惑道:“我并不认识他,甚至连听都没听说过,冒昧前去,恐不好。”我劝他说,唐非寻常人,你只须登门,他必热情待你如兄弟,无庸多虑。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