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郑恩宠
·伯尔曼的法律与宗教观
·律师参加北京自由改革派誓师会
·刘萍女儿是90后,中国希望!
·12省31律师致信河南政府
·上海斯伟江律师致孟建柱的信
·曹思源:修宪、取消专政、平反六四!
·赞许志永家人婉拒捐款
·上海逾百青年工人罢工的启示
·律师、公民呼吁修宪修法!
·12律师公开信关注曹顺利病情
·入狱丁家喜是北京律师所主任
·李静林律师为巩进军辩护
·民众抗雾霾 胡佳被传唤
·上海千户不越级上访取得胜利
·律师团就念斌案致信全国人大代表
·骆家辉:中国未来取决于律师、司法独立
·美国要陈光诚不要王立军要访民?
·上海千户理性访民取得胜利
·谭敏涛:2013中国律师界“十大伤不起”
·骆家辉:中国骚乱、逮捕、起诉律师
·支持曹思源《四点修宪案》!
·曹思源:关于修改宪法的四点建议
·骆家辉:接触、支持法律和宗教人士
·骆家辉与公益律师共进午餐
·美报告:中国打压律师所、宗教等常态化!
·孙文广:邓小平的罪行该清算!
·香港万人游行为什么?
·周永康倒台属官场内斗?
·没上海人受美国议员的关注?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大陆世相百态
·裴毅然9:大陆世相百态
·加入为曹顺利禁食接力祷告
·看看香港想想台湾
·巨额维稳费不是发给访民
·维稳费用于武警、监察、安全设备等
·何俊仁:为香港普选愿坐牢!
·人大代表呼吁废“另类劳教”
·律师应邀参加美领馆剪彩、晚宴受阻
·30律师要求公开人大十年开支信息
·低龄赴美留学七年增三百多倍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倍以上
·低龄赴美留学生增三百以上
·火化毛泽东遗体并迁葬的提案
·访民案何以引最高院的关注?
·杭州律师王成被软禁在公安派出所
·张庆方、刘书庆律师为许志永二审辩护
·两会间律师界对制度的控诉!
·香港律师:西藏是否应有民族自决的权利?
·深圳六千工人罢工!
·大学生上访被拘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
·基督教“三自会”与中共的恩恩怨怨
·每年二百万被害人获赔无门
·中国以多种罪名起诉政治犯、异见人士
·中共官场学历全面造假
·李克强记者会为何不谈周永康?
·范木根法律后援团成立!
·葛文秀等十律师任秦永敏法律顾问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曹胜利被当局迫害致死
·李金芳:关注曹顺利!
·艾晓明:访张庆方律师谈许志永案一审
·六律师为吉林法轮功学员辩护
·胡佳呼吁完成曹顺利的遗愿!
·美国务院就曹顺利死亡发表声明
·夏钧律师出席台湾立法会听证会
·英、美政府分别就曹顺利之死发表声明
·北大八百右派维权请愿
·将爆发的中国主权债危机
·欧盟、美英关注曹顺利死亡事件
·中国未来取决于什么?
·上海主教范忠良在软禁中97岁去世
·大纪元:从陈光诚、郑恩宠、高智晟看中共的维稳费
·香港占领中环温度在升
·刘卫国律师驳外交部发言人
·胡佳:武警巡逻常态化
·军队为何大挂五领袖题词?
·被遗忘的罗隆基
·曹顺利死亡引联合国谴责
·上海37市民上街哀吊曹顺利
·揭露官场假博士是民众进步!
·论上海近千市民悼念曹顺利及反思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关于曹顺利联署近三千
·香港绝食争普选局势升温!
·人权组织为曹顺利在联合国默哀
·滕彪在港为曹顺利呼吁!
·联合国秘书长对曹顺利深表关切和哀悼
·受台湾鼓舞香港将占领中环
·四律师在我下乡地被拘
·10省市22女律师为幼儿家长提供援助
·上海146市民签名悼念曹顺利
·近百人抵我下乡地声援四律师
·上海数千人为地下主教范忠良送葬
·米歇尔是律师习夫人是歌星
·湖南法院驱赶四律师出法庭
·全国律师、网友营救四律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71岁陈泱潮找到真理路

郑恩宠点评:
    71岁的陈泱潮是基督徒,前半生在中国大陆,后半生流亡海外,一生为中国民主、人权而奋斗。有关他的经历,看他的简介和文集即可。前几天,他在网上写道;"中国人权律师是未来中国民选总统的预备队";“有大志的中国人权律师不怕坐牢!敢于坐牢!勇于坐牢!”。
    71岁的陈,与时俱进,找到中国未来解放的路。未来的民选总统,不是我们这一代人权律师,而是我们下一代、下二代律师。陈比我大5岁,或许我们看不到这一天了,我们是基督徒,有生之年,上帝让我们找到了真理路,光明路,我们在这条路上走过,我们是这条路上的铺路石。有一首赞美诗《主是道路、真理和生命》。
   转载来源:博讯网
   

    陈泱潮简介
    【概述】
   
   
   
   
   
   
    陈泱潮,原名陈尔晋。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际,出生于中国云南省昆明市武成路关帝庙与基督教堂前之白土司公馆。
   
   
   
   
    幼孤、少失学,长期生活在社会底层,历经非常之磨难,对中国社会现实和人民的痛苦有深切的了解。 深信本人(如上网月余才发现此照片莫名其妙显现之背影者)为“大肚能容天下难容之事”而来,负有推动中国民主化变革、建立千年福国—世界政府、以“上帝之道”统一世界宗教之使命。
   
    人生信条: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
   
   【行迹】
   
   
    在童年就经受了一系列非常打击和摧残之后,1958年以优等第一名毕业于云南省宣威第一高级小学。
   
    旋因家庭出身于“官僚地主资产阶级”,被剥夺受教育权利,沦为共产中国特有的现代农奴——“小地主”,在沉重的压力下务农11年。
   
    之间,“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被当作斗争重点;“文化大革命运动”再度经受严酷的斗争洗礼,在风口浪尖中被卷入群众组织,主管宣传工作。
   
    身处当时当地三大派政治斗争漩涡中心,居然奇迹般幸存下来,且奇迹般挣脱“小地主”锁链,跳出农门实现了我要读书的宿愿。
   
    1969-1971年,毕业于云南省曲靖师范中学教师文科培训班。之后到矿山职工子弟学校任教,又转工厂做工会宣传工作。
   
    在读书与工作期间,进一步深刻感受到共产主义理念与客观现实的尖锐冲突,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拚搏状态。
   
    1974年在文化大革命严酷禁锢思想动辄处死“思想犯”罗织文字狱的非常时期,在长期刻苦的理论学习与丰富的社会实践相结合中,在极不自由的环境下,敢于进行最自由的思想,遂得以洞察“蠹虫群为患,大厦须翻新”,本着“解民于倒悬,何惜头与躯”的精神,写成《特权论》一书四篇十四章。
   
    深刻揭示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及由此产生的一系列弊病,指明了解救之道——必须且必然要进行民主革命建立三权分立两党制衡的民主制度。
   
    至1976年初,以“马东伍”之名,三次上书毛泽东。
   
    在华国锋发动宫廷政变抓捕“四人帮”后,组织力量红油墨全文赶印《论》文……但在发动新疆赛福鼎武装起义与邓小平复出可望推进和平变革之间,再次置个人安危与得失于不顾,最终选择了后者。
   
    1977—1978年.以“殉道者”之名.将《论》文删节本如前异地投寄中共中央两报一刊胡乔木等。
   
    1978年4月30日被中共公安机关查获抓捕审查。脚踏鬼门关,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
   
    1979年3月7日获释,结论待作,立即前往北京。看到已凋零的民主墙,闻讯已有自由发表言论者被抓……在以亲戚关系投奔邓小平还是诉诸人民播下火种两者之间,最终还是选择了后者。
   
    6月,通过“四五论坛”特刊,在北京西单民主墙公开发表《特权论》删节重印本《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由英国著名汉学家、亚洲人权观察负责ROBIN MUNRO(中文名罗斌)1984年伦敦出版发行英文版精平裝兩種版本,书名为《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 美国诸多大学图书馆和研究机构收藏此书。下圖是英文版平裝本,封面字跡是四五論壇1979年重印本作者陳爾晉〔陳泱潮〕親筆刻寫:
   
   
   
   
   
    继续多次给中共中央及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等上书,力求及时推动中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
   
    期间于1979年8月平反。
   
    1980年奉调进京,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共青团中央联合主办的中国青少年研究所筹备组工作。
   
    《论》文在民主墙发表后,反响强烈,与全国民刊有广泛联系,酝酿筹组“中国公权大同盟”,支持竞选人民代表、成立全国民刊协会……
   
    1981年中共中央下发“坚决打击和取缔非法刊物非法组织”的9号文件后,迅即发起成立“民主爱国护法请愿团”,奋起反抗。
   
    同年4月4日,被中共中央当作“首犯”,下令首先抓捕。在南京火车站旅途之中被绑架。
   
    之后,4月10日才开始对全国民刊骨干徐文立、付申奇、何求、朱建斌、王屹峰、王希哲、徐水良、孙维邦、牟传珩,钟粤秋、张京生、秦永敏……等等,实行大逮捕。
   
    邓小平针对《特权论》(不点名!)发表谈话,声称“中国根本不存在也根本不可能产生官僚特权阶级”!“他们那个纲领旗帜观点是鲜明的……能量极大”云云!
   
    在此背景下,1981年,时任中共中央宣传部长的邓力群,亲自捉刀撰写署名长文,不点名(!)“批判”《特权论》关于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间的不相容性),必然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论断……
   
    《云南省昆明市检察院1982年刑字第1号起诉书》指控《特权论》“给全国非法刊物非法组织提供了理论基础和指导思想,给国内外敌对势力提供了攻击我党我国的口实…….”
   
    《昆明市中级法院1982年刑字第4号判决书》据此认定犯有“反革命组织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处执行10年有期徒刑,附加“剥夺政治权利”5年。
   
    狱中始终拒不认罪。法庭长篇辩护辞题为《岂余身之惮殃兮恐皇舆之败绩》,致使公诉人当庭反过来为被告辩护!审判长亦说:“请你放心,我们一定向中央如实报告”……
   
    宣判大会高呼:“真理万岁!”“人民万岁!”……喉管被扼坏!
   
    十万言上诉书题为《匹夫无罪献璧其罪》,痛陈八十年代是中国和平地进行民主化改革的最好时机,可以毕四功于一役……
   
    狱中写有长篇《我对宪法草案的修改意见》、《弄清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刻不容缓》以及一系列猛烈抨击时弊的文字……
   
    遂因“反改造”被长期塞入“禁闭室”单身囚禁——无窗斗室之中,唯壁四面,看不到书籍报刊、听不到人声音响!这是足以将人关痴、关呆、关出神经错乱、精神失常的刑罚!
   
    无难不成佛!此期间获得一系列重大而神秘的宗教体验和启迪,开始思考和研究世界宗教,思想再次获得升华和飞跃……
   
    从要建立马克思主义新的里程碑这样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转变为坚信上帝存在、并立志要以“神之道”(即“上帝之道”)统一世界宗教这样一个彻底的有神论者!
   
    1991年4月3日刑满。经中共中央和公安部安排,被云南司法厅和狱方“护送”到东北。辽宁省公安厅、铁岭市公安局、清河区公安分局、清河电厂公安处、向阳街派出所等各级公安负责人到场“集体验收”。被置于严密监控之下。
   
    在此情况下,唯有静观、忍耐、等待。
   
    1992年底回乡省亲,趁邓小平南巡讲话之机,白手起家创办云南省宣威全益(集团)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由原中宣部新闻局局长钟沛璋任顾问。云南省财政厅厅长赵华任名誉董事长。足不旋踵引进巨资新建全益冶炼厂……
   
    资金刚到位,同样足不旋踵被中共以“被剥夺政治权利不得担任法人代表”为由,取消法人代表资格!
   
    1996年3月,又以“不请假外出”为由,被公安起诉、法院判决,处以行政拘留……
   
    近三十年来,为推动社会主义国家之民主化变革,三度坐牢,母亡家破,妻离子散,毫无个人幸福可言。被官僚特权阶级之专制机器视如洪水猛兽最危险分子,一直力图以沉默和迫害,加以封锁和扼杀!
   
    国际笔会中心因此授予“世界在狱作家”称号,列为“世界在狱作家委员会”成员。
   
    1998年,纽约举办民主墙运动20周年纪念活动,唯一被列为“全国民刊协会重要领导成员”……
   
    1999年,给海外发出《中华合众国新五权民主宪政纲要》、《天命前定》等文章。
   
    进一步主张根据中国国情文化传统国民素质、世界尤其是亚洲国家(地区)实行民主变革的经验教训,中国的最佳归宿应当是实行新五权分立、虚君共和、民主宪政的中华合众国!
   
    再次以对国家人民和历史高度负责、无私无畏的精神和勇气,向百年来中国动乱祸害之源、当代朝野仍执迷其中的权威观念与盲点挑战!
   
    进一步扬弃东西方政体制度,量体裁衣——“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
   
    2000年“紧要关头方胜出,此行时机天注定”——流亡东南亚:
   
    “与国同囚五十载,
    砸枷捣锁三十年。
    重建共和昼冒险,
    奔向自由夜失眠。
    翻栏跨沟越国境,
    佯盹屏息过险关。
   
   
   
   
   参与首发
    解聘:再有5名律师被炒——“709大抓捕”最新数据及个案进展
   [日期:2016-02-19] 来源:参与 作者: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
   
   (参与2016年2月20日讯)
   
   
   “709大抓捕”最新数据及个案进展
   
   
   (2016.01.30 - 2016.02.19)
   
   
   ▪解聘:再有5名律师被炒
   
   
   (1)截至目前,共计14名辩护律师的资格遭到天津市公安局的否认。理由为“当事人已经解除委托”。
   
   (2)最新被解聘的律师:文东海(王宇律师的辩护律师)、蔡瑛和马连顺(李和平律师的辩护律师)、覃臣寿(张凯律师的辩护律师)、尚宝军(刘永平律师的辩护律师)。
   
   (3)之前被解聘的律师:王磊(刘四新的辩护律师)、李柏光(谢燕益律师及胡石根的辩护律师)、杨金柱(周世锋律师的辩护律师)、陆智敏(李姝云律师的辩护律师)、覃臣寿(张凯律师的辩护律师)、任全牛和严华丰(赵威的辩护律师)、王飞(高月的辩护律师)、纪中久(勾洪国的辩护律师)。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