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郑恩宠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宪法:国家主席任期制取消可无限连任
·中国两会律师代表委员作用不可或视
·官方透露中国有近千维权律师
·上海陈建芳为何能获人权奖?
·习近平对上海访民政策继续维持现状
·上海房价每千元降二元的政绩
·绿卡和户口二选一是进步还是倒退?
·对中国律师最新数据的思考
·对美国进口大豆报复的后果
·律师上书国务院城管文件失效
·中国法官队伍是否在进步?
·有律师犯猥亵罪、转移毒品罪、危险驾驶罪
·传韩正亲信上海前公安局长张学兵落马
·美国2003年起人权报告提到我
·美人权报告2003年起提到我(二)
·性侵女学生的教授往往是犬儒加色狼
·中美贸易是舆论战也是人心向背战
·中美贸易战前国内开始乱?
·喉舌在习博鳌讲话后贸易战突然转向?
·殴打律师的9人被判刑!
·中国民营企业家为何称特朗普太伟大
·习近平何时能禁止中国的师生恋?
·美国务院、驻华使馆为何声援李文足?
·特朗普和中国官员谁在说谎?
·美英法打叙利亚中共媒体在误导?
·性与学术交易是中国高校普遍问题?
·64年党龄老人十年上访愚忠、死亡路
·中国政法大学被骗6500万元荒唐!
·律师诈骗8000万官方仍保持沉默
·央视记者遭扣押打了上海帮的耳光
·没有免费的自由!加油张凯律师!
·中纪委找到查处法院院长受贿新思路?
·中兴公司失败是败在律师上
·律师行贿法官82万官媒集体沉默
·美国打了中国律师制度的七寸?
·刘忠林25年冤案平反律师6年艰辛付出
·中“芯”根源未肃清陈良宇上海帮流毒
·巴西大豆危机和北大学生觉醒
·快讯:上海检察官、法官遭内部举报
·上海学生反性侵成功一个案例
·上海律师彭永和妻子被三公司解聘
·上海学生赴美升温回应中美摩擦
·首次中央刑事法律援助会传出信息
·中兴、华为失败系工程师治国失败!
·特朗普有私人律师美国对中国最大武器
·李和平律师证将吊销我出狱12年未接通知
·中国打压、招安律师与林昭精神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中共紧急征集涉外谈判律师为什么?
·戴建维律师犯罪为何不搞央视认罪?
·中美会谈失败中方缺贸易法律师
·中美会谈无果律师败、国家败!
·华信公司宁裁万人却保律师一人费用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厉害了,上海律师彭永和!
·上海司法黑幕总指挥陈旭在南宁被起诉
·关注、营救上海彭永和律师一家
·山东两律师被开除党籍看中国现象
·上海49岁拆迁律师宋依平突然去世
·广东刑案官派律师免费辩护全覆盖
·上海拆迁女狠将调离到江西
·习近平用律师在最高法院接待访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访民比他人更忠于迷信共产党

郑恩宠点评:
    2004年,中国政法大学博士、教师、律师滕彪在一篇博客中提到,访民是比其他任何一个群体更忠于共产党。12年过去了,我认为有些访民是比其他任何一个在中国大陆的群体更忠于共产党,更迷信共产党,更迷信共产党体制和制度的人。他们比今天的中共更爱钱,更迷信自己。中共不仅爱钱,更爱牢牢掌握权力,更垄断真理,更垄断政治的执政党。只要中共体制不解决,中共未进行真正的政治改革前,绝大多数访民的问题是不会得到解决。
    这些人不是真正的爱国者,有些人就是爱钱不爱国并属有奶就是娘的人。人家是爱国不爱党,而有些访民就是爱钱爱党不爱国,也属不爱法治的人;有些就是爱钱、爱党、不爱国的乌合之众。
   
   转载来源:博讯网

    “你恐惧,中共的目的就达到了”
   
   
   
    http://pnn.pts.org.tw/main/2016/02/05/【專訪滕彪】流亡維權律師:失去戰場、要承擔更/
   
    2016/02/05
   
    OLYMPUS DIGITAL CAMERA
    吳東牧 林師彤 / 台北報導
   
    滕彪一家子流亡了。維權律師「回不了中國」這件事,兩三年前就以曖昧的方式存在。直到去年三月,透過妻女從邊境歷險出亡,才以一種不證自明的方式,持續變化。
   
   
    滕彪目前仍持用中國護照,歐美香港台灣世界各處赴約演講,唯一到不了的地方是中國。不過這個說法也已不盡精準。去年十月,香港銅鑼灣書店人員在中港泰等地「被失蹤」(日前證實受中國公安「調查」中),他認為很多地方也都相對不安全,但卻「不能恐懼」。
   
   
    台灣總統大選前,滕彪飛來台北,應邀在台大政治系演講,並和這裡的律師、人權運動者碰面交換意見,離開前抽空接受PNN訪問。訪談大致有三個面向:如何淪為流亡者、目前的生活狀況,以及對台灣與中國社會政治情勢的觀察。以下為完整訪談內容。
   
   
    什麼都做過 因此回不去
   
   
    PNN:聽說您目前在美國流亡,請問是什麼原因?
   
    滕彪:大概是12年9月到14年9月在香港中文大學做訪問學者,但還是住在深圳,經常去香港。13年陸陸續續的,像許志永啊,很多涉及新公民運動的一些人就被抓了;很多跟我們一起做維權的人也被抓了。別人就勸我不要再回去,當時回去是有非常大的風險,從13年底我就沒再回去深圳。14年9月哈佛邀請,我就去了哈佛。然後15年7月,一大批維權律師被抓了,所以就更回不去,如果回去就百分之百肯定被抓了。那些被抓被判刑的人,他們做過的事情我都做過;而且除了那個之外,我還寫大量的文章批評中共。
   
   
   
    PNN:家人呢?聽說逃出來了?
   
    滕彪:對,偷渡。就是我到九月份,等於哈佛邀請我過去,然後呢這前幾月我都準備好了,才全家人一起過去。到了14年7月份,我太太從深圳去香港就去不了,上黑名單了。然後我當時一個女兒在深圳也出不來了。然後,後來從天津想要出國也出不了。跟國保交涉也是沒有任何希望。到了2015年3月才從邊境偷渡出來。
   
   
    當時說有案件正在調查,但我不清楚,到底是她們的案件,還是我的案件。如果是我的案件,找他們也沒甚麼道理。孩子才九歲。把他們攔住根本就沒道理。後來他們在私下交涉的時候就說,這個道理很明白,就是因為我,他們被攔住,就是一種政治株連。
   
   
    PNN:我們很難想像,也許台灣四、五十年以前有類似的事情。不曉得他們遇到的情況是怎麼樣?你曾經遇到的情況又是怎麼樣?
   
    滕彪:這個就是很不一樣,怎麼說呢,國保有最兇狠、最惡劣的,也有嬉皮笑臉、跟你儘量的套交情,沒有發生甚麼衝突這種的。國保跟我打交道的也很多年了,從2004年一直到我離開中國前,每個月至少都要至少都要….
   
   
   
    PNN:04年是甚麼樣的事?
   
    滕彪:有一個北大的網站被關閉,然後我就準備參加一個抗議,然後國保就……
   
   
   
    PNN:言論自由的議題?
   
    滕彪:對,各種議題,只要我參加的,像營救陳光誠啊、參與08憲章啊,然後營救胡佳、高智晟,然後六四的紀念活動,包括代理一些法輪功案件、其他的一些敏感案件,包括我們想要組織甚麼會議,都會來找麻煩。多數的時候還客氣,但是有的時候,因為他們有認我,有的時候就是要聽上面長官的,就很惡劣。甚麼「你今天絕對不能去啊」,把你軟禁在家不能出門。有的時候出門就必須做他們的警車。有幾次情況比較緊張,他們不讓我去那個地方,我一定要去,然後他們就非常緊張。
   
   
    PNN:非常緊張是什麼情形?
   
    滕彪:架住,這是我認識的國保,就是平時負責管我的國保。其他的,像我被綁架過三次,這都是國保幹的,不過是我不知道的國保,搧耳光,還有各種酷刑,就是國保幹的。其他維權人士遇到的國保也是一樣,有的是非常惡劣、非常兇狠,也有的就是工作嘛,有工作的時候就談,應該有相當一部份是那種嬉皮笑臉的。
   
   
    PNN:您家人的情形不至於那麼嚴重吧?譬如說,還有小孩,還有婦女,手段上應該稍微好一點?
   
    滕彪:對,因為他們本身並沒有甚麼,所以都是我太太去找他們說,這次為甚麼又不讓出國啊,他們一般不會主動找我太太,就是限制出國。但也有一些其他的方法,比方找他工作單位甚麼的。
   
    然後,有很多案例不管是婦女還是未成年的小孩子,都受到國保的騷擾。很多報導說高智晟的孩子、太太、陳光誠的孩子被打、貼身跟蹤跟著他上下學,還有就是住到家裡。像高智晟被抓之後,國保就住到他們家裡了。還有上學轉學轉不了的,還有就是當著孩子的面打大人的,或是當著孩子的面把大人抓走的。還有像包蒙蒙,原本要去澳大利亞留學,在機場被攔住不讓出國,然後沒收護照;安排偷渡之後,又給綁架回去。
   
   
   
    一月間總統大選前,滕彪於台大社科院受訪。
    一月間總統大選前,滕彪於台大社科院受訪。
   
   
    舉家流寓 失去維權戰場
   
   
    PNN:現在對家人或對你來說,幾乎等於回不去了。這件事情對你們生活的影響是甚麼?
   
    滕彪:影響是多方面的。首先我作為維權律師,一個大學老師,工作沒有了,被學校開除了,律師也做不了。作為一個在中國推動法治人權,現在我戰場失去了,你沒有用武之地。當然在海外你也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但你最根本的戰場被剝奪了。另外就是,在海外,生活當然你要適應,但是一個全新的生活環境可能有很多困難。親人都在中國沒法見面。最關鍵的就是,跟國內的戰友,沒辦法在一起繼續抗爭。
   
   
   
    PNN:您的太太跟兩個小孩現在都在美國了,至少家庭是在一起的。但在中國那邊的家族親友,會不會有哪些人會受到甚麼影響?
   
    滕彪:目前基本上沒有麻煩。他們就是普通的農民、做點小生意。
   
   
   
    PNN:太太跟小孩逃出來這件事情,會讓他們失去中國公民的身分嗎?
   
    滕彪:這怎麼說呢?就是他們現在有合法的中國護照,但是他們回不了中國。要嘛回不去,不被允許入境,如果被允許入境,可能會被抓。
   
   
    PNN:您自己還是中國護照在身上,會不會哪天被註銷?
   
    滕彪:按照法律,到期之後我要到使館去延期換新護照。但是以往的經驗,這些異議人士都得不到新護照,就變成沒有身分的了,無國籍的。那當然有兩種,一個就是無國籍身分,一種就是加入別的國籍。這個還早,因為五年之前我的護照被沒收,所以我現在的護照是比較新的,所以還有好幾年。
   
   
    海外未必安全 不能選擇恐懼
   
   
    PNN:所以你還有很長時間可以保有中國公民的身分,用那個護照離開美國,去別的地方,但唯一不能去的是中國?
   
    滕彪:對。但現在有個問題,你要說唯一不能去的中國,最近情況不一樣了,因為李波的事件和阿海(桂民海)的事件,哪怕你有其他的護照,但你曾經有中國護照,你作為一個異議人士,拿到別的護照,但是你在香港可能被綁架,你在泰國、緬甸、越南、柬埔寨有可能被綁架,很多國家就不安全了。
   
   
    PNN:歐美相對安全一點嗎?
   
    滕彪:雖然目前沒有這種被綁架的情況發生,但是在歐洲,在美國,有一些維權人士、異議人士被跟蹤、威脅電話、被毆打、被襲擊也有。就是幾個月前吧,去年,陳光誠在歐洲訪問期間,他家裡被人闖進去,在廚房放了一些老鼠藥。然後大概是08年,周鋒鎖,89年的學生領袖,在三藩市(舊金山)一個抗議活動中,被中國便衣或是僱用的一些打手,就在街上被襲擊,就在抗議的人群、抗議的過程中。
   
   
   
    PNN:您基本上還是有這樣的恐懼。
   
    滕彪:我倒沒有這樣的恐懼,但是這種可能性是有的,他想要讓我們恐懼。
   
   
   
    PNN:怎麼能不恐懼呢?這種事情是很可怕的。
   
    滕彪:如果恐懼,他就達到目的了。如果你對這個事情非常恐懼,那有一個事情可以保障安全,就是你不要再批評共產黨,你不要再推動人權,甚麼都不做就安全了。但那是不行的,這是我們不能選擇的。在15年的三月份,我在倫敦街頭被搶劫,當然我現在沒有證據。
   
   
   
    PNN:要製造讓你恐懼的這種東西。
   
    滕彪:對,但我現在不知道是誰幹的,也可能是普通犯罪,但是有不少人認為,這可能是…非常可疑的一個搶劫。我在倫敦開會,從外面要回賓館的過程中,從後邊有一個騎摩托的人衝過來,要搶我的電腦包。就是一個騎摩托車,後面坐一個,把我的電腦包要搶走,我就順勢就把他鉤住了,然後整個人就被拖在地上,拖了幾十米,胳膊到現在還沒完全恢復。當時有一兩個月的時間,胳膊動不了。為甚麼有點可疑呢,因為住的那個賓館,在比較繁華的鬧市區,不是甚麼很偏僻的地方。如果那個包裡面沒有我的護照,我也不會這麼保護它啦,就給他了,但是就是如果護照被搶,我的麻煩就很大了,那肯定補辦不了,回不了美國了。
   
   
    滕彪街頭被搶,險些受困倫敦。
    去年三月,滕彪在倫敦街頭被搶,險些受困英國。
   
   
    不識偷渡況味 稚女「因禍得福」
   
   
    PNN:那現在美國的情況是怎麼樣?是教書嗎?
   
    滕彪:就做一些研究、做一些演講、寫一些文章。拿不到教職,因為在美國拿到教職很難的,至少要有一個美國的博士學位,我只有在中國的博士學位,所以拿到教職沒有可能性。生活就是現在做研究有一些獎學金、有一些津貼。去年在哈佛法學院,今年現在是主要是在紐約大學。家人也都順利,小孩上學也OK。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