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永海
[主页]->[百家争鸣]->[徐永海]->[家庭教会结束警察上门来我出门被跟着]
徐永海
·圣爱团契文稿(3)
·基督徒老民运人士杨靖已被抓走3天
·坚持走家庭教会的道路
·圣爱团契文稿4
·圣爱团契文稿(5)——为被判11年刑的刘晓波祈祷
·二十年来圣爱团契所走过的道路
·主的好使女勾庆惠姊妹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2010年写的文章
·*******2010年1月写的文章
·请关心政治释放犯查建国的身体
·为困境中的胡石根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6
·为被警察带走“被旅游”的高洪明祈祷——圣爱团契7
·为了民主我们坐牢都不怕还怕爱仇敌吗
·为曾经的六四领袖现在的传道人陈天石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8
2010年2月写的文章
·********2009年2月写的文章
·为被遭软禁的高洪明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0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圣爱团契文稿11
·侯杰:我读《铁屋中的绿树》
·马淑季:铁屋中的绿树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2010年3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家庭教会带领人致信天主教教宗
·因两会我们团契的6位基督徒失去自由——为此致朋友们、主内肢体的一封公开
·胡石根等基督徒被阻止参加教会活动
·基督徒徐永海在复活节前被软禁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2010年4月写的文章
·刚出狱的维权人士残疾人倪玉兰已经流落街头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2010年5月写的文章
·给胡石根兄、康玉春兄、高洪明兄、李海兄的信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2010年6月写的文章
·六四前基督徒徐永海被阻止出家门
·《民主论坛》使坐牢时的我摆脱了苦上加苦——曾因政治、信仰原因而坐过牢的
·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胡石根兄的一封信
·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高洪明兄的一封信
·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朱锐大姐的一封信
·致傅月华大姐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傅月华大姐的一
·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张晓平兄的一封信
·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就“科学及科学与信仰”研讨一事致严正学兄的一封信
·通过推进科学进步来推进信仰与民主
·从福音化到民主化——我们需要人心的改变
·北京圣爱团契研讨会纪实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2010年7月写的文章
·中国一基督徒七一致信中共总书记
·圣爱团契为被抓的刘贤斌弟兄祈祷
·一个中国政治受难者的求助信
·遭软禁的基督徒致信正访华的德国总理
·给舒海云(Ingrid Jung)女士的信
·圣爱团契众肢体为遭软禁的胡石根祈祷
·受逼迫家庭教会一带领人致信美国总统
·圣爱团契为狱中何德普狱外贾建英祈祷
·北京一良心犯致信六四领袖王丹
·为良心犯妻子贾建英祷告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2010年9月写的文章
·北京一教会对发起焚烧古兰经的琼斯牧师说不
·开展空间能源研究的呼吁书
·圣爱团契众肢体听李克牧师评三自
·历史规律不可抗拒
·十一前2天基督徒徐永海遭软禁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2010年10月写的文章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因刘晓波获奖而在软禁下的主日敬拜
·遭软禁一基督徒致信十七届五中全会
·北京一家庭教会致洛桑大会的公开信
·2014-1-17圣爱团契圣经学习
·请为自焚维权者王学琴祈祷(图)
·何德普多坐3月牢来迎接刘晓波获奖
·自焚维权者王学琴今日将露宿街头
·徐永海等10余人被扣押在派出所反复做笔录
2010年11月
·*****2010年11月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何德普已坐满8年牢却不能回家
·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之一)
·答小溪(之二):答小溪弟兄的《评徐永海《终极论》中“磁铁管发电”设想》(
·为即将出狱骨头最硬的何德普弟兄祈祷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回忆2003年11月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2)回忆2003年11月1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3)回忆2003年11月11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4)回忆2003年11月12日
·不让露宿街头的访民冻饿而死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5)回忆2003年11月13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6)回忆2003年11月14日
·就信仰自由一基督徒致信温家宝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7)回忆2003年11月15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8)回忆2003年11月16日
·软禁下的胡石根弟兄55岁生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9)回忆2003年11月17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0)回忆2003年11月18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1)回忆2003年11月19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2)回忆2003年11月20日
·良心犯回忆狱中随笔(13)回忆2003年11月21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家庭教会结束警察上门来我出门被跟着


   家庭教会结束警察上门来我出门被跟着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6年1月8日
   
   1、
   
   今天是周五,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聚会学习《圣经》的日子。一早7点,我妻子去上班,看到大院门口的监视房里有4、5个人(此监视房,建于2006年1月我出狱时,特意用来监视我,这就马上10年了)。我妻子特意又返回、上楼、回到家里,问我今天有什么事情。我说,没有什么事情呀,也就是上午在家里聚会学习《圣经》呀。
   
   上午10点至12点,一些主内弟兄姊妹陆续来到我家,大家一起唱诗、祈祷、学习《圣经》,我们今天学习的是《彼得后书》第1章。“他已将又宝贵、又极大的应许赐给我们,叫我们既脱离世上从情欲来的败坏,就得与上帝的性情有分”。我们来接受耶稣,就是来拿去我们常人的内心、情欲(如仇恨、嫉恨和由此带来的焦虑、抑郁),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内心、性情(如大爱的心和由此带来的喜乐)。
   
   聚会结束后,我们主内肢体们在一起爱宴,依旧是我请大家吃一顿面条。饭后大家交通,之后陆续离开。
   
   在主内肢体们离开不久,2名公安局国保警察(穿便衣)和1名派出所警察(穿警服)上门来。他们来询问一件让我十分莫名其妙的事情,他们问我是否“理财”,是否参与了“易租宝”(不知道是否是这几个字),是否参与了“易租宝”的上访活动。并且还说,他们也知道我没有钱,也知道我不可能参与,但是因为我是“名人”,所以就要来问问我。
   
   这时,我这才理解了,为什么一大早就有4、5个人在院门口的监视房里。如果上午我出门,这些人一定会将阻止我,不让我出门,将我软禁在家;以防止我去参加所谓的“易租宝”的上访活动。果不其然,晚上我出门买东西,警察和两个保安室一个跟着。看来这4、5个人(会倒班,换不同的4、5个人)又要在这监视房里待上一夜了,也许是几天。
   
   我至今不知道什么是“易租宝”,我这是第一次听说。但是警察为什么,以一件对我来说根本无关的事情,就如此兴师动众地来监视我、软禁我。我的理解只能是,他们为了立功。也许他们会向他们的上级说:“由于我们的监控工作,我们所监控的重点人被控制住了”。这,真是让人莫名其妙,让人无法理解。
   
   多年来,因为我曾——因基督信仰——在2003年至2006年坐牢2年(包含2个多月的监视居住);而在出狱后,成了所谓的“敏感人物”,而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有时被软禁,还知道是为什么,如是因为两会,是因为“六四”敏感时期,是因为某个国家领导人来华访问,等等。有时,就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即使是被软禁了,由于我不出门,我都一点不知道已被软禁着。
   
   由于多年来,我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使我一直不能正常生活、工作,而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一家人生活十分艰难,我有病也不能得到及时的治疗,而不得不忍受病痛的折磨。由于没有钱,使我十多年来没有钱交暖气费,而被供暖公司告上法庭。(由此,因没有钱,我也不可能去理财呀,不可能去知道什么“易租宝”呀)。
   
   尤其是这几年,我的年龄越来越大,今年就要56周岁了。如果如此下去,依旧是继续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我将如何生存。为此,在此,请求主内肢体们、朋友们给予关注、关心、帮助;请肢体们为我祈祷,求主保守。
   
   2、
   
   (1)
   
   1984年我从北京医学院(现北京大学医学部)毕业后,分配到北京温泉结核病医院(后改名为北京结核病医院、北京胸科医院、北京老年医院),工作相对不是十分紧张,使我有时间去看——以前一直想看的——非医学专业的书。
   
   我看了一些物理学方面的书,如方励之先生写的《宇宙的创生》,了解了宇宙空间膨胀理论(宇宙大爆炸理论),即: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而只有上帝才能从一个“点”中诞生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从此我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
   
   作为物理学爱好者(高考时我物理分还是很高的),我进一步思考到:在宇宙诞生后,100多亿年来宇宙空间一直在膨胀(宇宙的历史已经是137.5亿年);同时千亿千亿数量的恒星一直在不停地释放出大量的光子,这些巨大数量的光子应当是加入到宇宙空间中去了,所以宇宙空间才能够不停地在膨胀。宇宙空间的“真空”不应当是真正的“空”,而应当是由光子构成的,由能量构成的,宇宙空间应当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能量库。
   
   我的结论是,宇宙空间应当是一个取之不尽的能量库,并且是最清洁的能源库。为了使人们知道真的存在上帝,和解决困扰着人类的能源危机和严重污染,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研究。
   
   (2)
   
   在1986年我从无神论者变成了有神论者,1989年我接受耶稣成了基督徒。同一时期,我从内科医生(结核内科)转行成为了精神科医生,(先在北京回龙观医院,后在北京西城平安医院精神科工作)。
   
   圣经中说:“基督也为你们受过苦,给你们留下榜样,叫你们跟随他的脚踪行”。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使徒保罗说:“只知道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整个《圣经》和我们基督信仰的核心就是耶稣和十字架,就是这么简单。
   
   同时,作为精神科医生,我发现,我们人类具有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并在这发达的大脑前额叶基础上,我们人类具有了崇拜的天性。到了青春后,人们就会具有崇拜心理,如现在一些少男少女狂热崇拜明星,以前人们崇拜的多是英雄。
   
   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英雄,我们就会具有英雄那样的心——爱好人、恨坏人。
   
   只要我们崇拜、效法耶稣,走十字架道路,(即使不懂得神学理论、宗教教义),我们就会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真爱的心——连坏人、仇敌都爱——“真心希望仇敌也来认罪(说出真相)、悔改(付出补充),接受耶稣,将来也来去天堂”。当我们个人具有如此大爱的心时,我们就会容易具有健康心身;当人人都具有如此大爱的心时,我们人类就会进入一个美好的社会。
   
   科学可以帮助人们更好地了解,什么是信仰,什么是迷信;什么是基督信仰,什么是打着基督信仰旗号的宗教迷信。并可以帮助使人们更好地来具有基督信仰,来具有耶稣那样的大爱的心,来具有健康的心身,来具有美好的社会。为此,我们实在是应当进行这方面的科学研究。
   
   (3)、
   
   为此,我经历了这二、三十年努力,进行了有关的科学研究、探索,并终于完成了论文《宇宙与精神的终极》(10万多字)。
   
   可是,由于我是个良心(释放)犯,是所谓的敏感人物,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而使我不能正常生活、工作,并且我的这个科研活动也受到干扰。如
   
   在“博客中国”上,我有一个博客《徐永海》,当《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一文在我的这个博客上刊登后,有一天我发现,它被遭到屏蔽,不能打开了。(当然,我经过努力,我重新上载,虽然原有的依旧被屏蔽,不能打开,但新上载的还是可以读的)
   
   《宇宙与精神的终极》一文(书)是纯科学的,可是仅仅因为它说了真的存在上帝,而就正如列宁格言所说的那样:“几何公理要是触犯了人们的利益,那也一定会遭到反驳的”。
   
   为此,在此,我希望此文(书)能够得到大家的关心、帮助,来帮助此文(书)得到正式的发表、出版、发行。
   
   作为科学工作者(医生也应当是科学工作者),我相信,科学成果是能够使科学工作者过上正常的生活,而使我不再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不再有病无钱治疗,不再交不起暖气费。
   
   3、
   
   1989年我接受耶稣,成为基督徒,我深深地感到只有耶稣的大爱——连仇敌都爱——才能救我们中国。为此我一直面向良心(释放)犯及家人传福音,因为他们的心中容易具有更多的恨,这恨使他们的心灵更加痛苦,而易患上各种心身疾病。只有耶稣才能拿去他们心中的恨,使他们具有大爱的心。
   
   我们所信的上帝是真实可信的,我们所信的耶稣能使我们具有大爱的心。可是有些人,他们的思想还停留在文革时代,他们想当然地认为,所有的宗教(包括基督教)都是愚昧、无知、反科学的,是迷信,是极端、异端、邪教,为此他们打压我们的基督信仰,打压教会,打压基督徒。
   
   如在2014年1月,我们这个小小的教会因为聚会学《圣经》,我们13人被关进北京第一看守所,以“非法集会罪”关了1个月
   
   如从2014年初开始,到现在,已经有1千多个、近2千个十字架被强拆了。在2014年的4月,刚刚建好的、那么漂亮的三江教堂被强拆了,真是太可惜了。
   
   仅就拆教堂来说,以前就有,如在2003年,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凸渡沙教堂曾先后两次遭到强拆。即在原有教堂基础上,2003年翻修,建好;遭强拆;第二次建好:又遭强拆;最后在2004年第三次建好。是越建越大,最后建好的,可以容纳5千人聚会。
   
   在2003年,凸渡沙教堂遭强拆时,在美国的“基督教对华援助协会”主席(会长)傅希秋牧师先后两次委派北京的刘凤钢弟兄到萧山去了解情况,刘凤钢写了《来自祖国的报道》(又名《我所了解的浙江主内弟兄姊妹被逼迫的情况》)。
   
   在刘凤钢第二次去萧山时,刘凤钢被抓。为保护张胜棋弟兄,刘凤钢编出“上文”是我(徐永海)通过电子邮件发给傅希秋牧师的。几天后,我和张胜棋都被抓,后我们被判有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刘凤刚各是3年,我(徐永海)各是2年,张胜棋各是1年。
   
   2003年这一年,我个人是经历了太多的苦难,4月我家被强拆,我一家无家可归,我和妻子曾露宿街头。在如此艰难的处境中,母亲又病倒了,还好我是医生、妻子是护士,母亲住在我们工作的医院、病房,白天我们是医生护士,晚上成了陪住的家属。10月13日我母亲去世,那几天,我还多次电话给刘凤钢,希望刘凤钢参加母亲的葬礼,只是电话一直不通。我哪里知道在前一天的12日,刘凤钢在浙江已经被抓了。因家被强拆(要维权)、因我临时住在一个朋友家(不敢给朋友带来麻烦)、因母亲病危,使我对傅希秋牧师找刘凤钢弟兄去关心、帮助萧山教会一事,我可以说是一无所知。可是我依旧被抓、被关、被坐牢。(这一切都有主的美意)。
   
   正是由于这次2003年被抓,2004年被判有期徒刑和剥夺政治权利,而在2006年出狱后,我失去了医生工作,因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软禁,一直失业在家,没有收入、没有低保、没有医保,一家人生活十分艰难。并且,由于在监狱中的艰难,使我患上了疝气(不知道为什么,坐牢易患疝气,如郭永丰、余文生在狱中都患了疝气)。出狱因无钱治病,好几年不得不忍受病痛的折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