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徐水良文集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真想不到,事实可以这样抹杀!
·与中共进行沟通或妥协必须遵循的原则
·反对派与中共交往的五项原则
·中国走向民主是历史的必然
·对俄国保持必要的警惕
·必须十分重视教育和人的精神素质
·制止中共超限战核大战
·马英九胜选的意义和我们的希望
·制止中共用核大战毁灭人类
·政教分离的“政”指的是国家,政权和政府,不是指政治
·告别革命派是共产党的镜像孪生复制品
·必须为共产“革命”正名
·什么是中国目前最大的敌人?兼与洪哲胜先生商榷
·当代的战争根源究竟在哪里?
·反对把责任推给老百姓
·古谜脸皮是否厚了点?立档以存照
·再谈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
·徐水良跟帖答张三一言先生
·评马英九谈话《六四不翻案,统一不能谈》
·普通政治不可能和意识形态分离
·忍不住讲一点——答张三一言先生
·中共的特务活动及其对反对派的控制
·关于自由主义问题的一些看法
·努力分清盲目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理性爱国主义民族主义的界线
·中共情报机构对付反对派的两极策略和三步大棋
·批评绥靖思想
·重视中国民主变革的决定性力量农民
·简评递进民主制
·中共贪天之功为己有
·中国问题的哲学思考
·中共用特务控制反对派
·关于左右概念和自由主义概念
·保障错误思想的言论自由及相关的宽容态度
·简评秦晖先生《中国现代自由主义的理论商榷》
·进口西方垃圾文化的教训和覆辙
·不要越搅越臭
·建议多数民主党朋友不同意见转入内部讨论
·读胡星斗教授三篇文章
·谈甘地主义并奉劝中共不要把事情做绝
·近来发表部分观点汇编
·防止误导!
·西方人权,与上帝和神权没有关系
·谈一点与严家祺先生的不同意见
·胡锦涛到访纽约
·简评纽约抗议活动
·重发两篇文章修改稿(暂时未找到)
·简评李敖北大演讲
·近来部分短评观点汇编
·李敖北大演讲的骂和帮
·李敖清华演讲无耻吹捧中共摘录(暂时尚未找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回答不断申请入党的吕千荣
   
   徐水良写道:

   
   陈女士你没有搞过政治,不知道政治的复杂。你真诚地调解,但实际上,吕千荣的这个表现,已经明显可以看出来,不可能没有背景。所以,你真诚的调解,完全是白费力气。至于具体什么背景,我一下子难以看清,更没有证据,所以就当没有背景来说理,但心里必须有数。这样,才能妥善应对。
   
   徐水良
   
   2015-12-31日
   
   在 12/31/2015 02:50 PM, xushuiliang01 写道:
   
   你搞错了,在这个问题上,我这方面,从来没有抓特务。我先是一再好心劝告他不要这样做,但是吕千荣坚决不听,坚持邪恶,坚持不断满怀仇恨坚持谩骂攻击,信口污蔑别人特务,所以才不得不嘲弄揭露他的邪恶,并且揭露他自己明白无误、迄今一直在申请乞求入党要做中共走狗的白纸黑字的材料,肯定这些材料是他自己写的甘做走狗的材料,如此而已。
   
   相反,他那边,一方面一再强调自己不断申请入党,另一方面,有从头到尾毫无根据、满怀仇恨地信口污蔑别人特务。你既然作出不是特务的结论,那么他就应该履行事先承诺,向本人道歉,否则,他可以这样任意造谣污蔑,却不需要道歉,还有公理吗?
   
   人有好人、坏人之分,魔鬼和慈悲之分,不是只要是非特务,大家就都是朋友。否则,你们不抓特务,却拼命反魔鬼邪灵做什么?你要我们与满怀仇恨不断攻击他人、灵魂里充满魔鬼邪恶的人合作,恐怕也违反你们自己的基督教教义吧?
   
   徐水良
   
   2015-12-31日
   
   
   在 12/31/2015 02:16 PM, 陈卫珍 写道:
   好了,请相信我的判断,你徐老先生和吕千荣弟兄都不是特务。
   
   那么既然不是特务,就没有敌我矛盾,大家就应该学习彼此包容彼此接纳彼此欣赏彼此合作,如果看不惯,最多是置之不理就可以了。谁 能主动这么做,谁就是在最细微处推动民主和自由事业,而这些细微处的努力,经常更加重要,只是很隐蔽,许多人看不到而已。
   
   现在你们这样吵,让真的特务很开心,他们能更加清楚地看到民运或者说民众内部的诸多软弱和不足。他们会更加有信心,瓦解并击碎我 们。我感到每一个人的力量都是宝贵的,不要小看最小的一个。
   
   我个人在许多方面可以说就是白痴,比如电脑,最多就是上网和打字,其他就怎么都学不会。开车,我也是怎么都不能熟练。但我有我的 优点。我有特别灵敏的直觉,另外,我能读懂人性和心灵。所以这次就请相信我的判断,你们都不是特务。
   
   要不,你们跟我比比,看谁能比得过我解读心灵和人性更加深刻,我们可以找一个主题来。比不过我,那就请相信我的判断吧。
   
   此次辩论就到此后
   为止吧。结论不需要重复了吧。​
   
   
   在 2015年12月31日 下午1:56,徐水良写 道:
   
   陈女士:
   
   你看不出来?我只是嘲弄嘲弄这种心地特别邪恶、人品特别恶劣、内心充满仇恨不断攻击别人,特别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中渣滓,不让这些渣滓特别猖獗而已。
   
   徐水良
   
   2015-12-31日
   
   在 12/31/2015 01:47 PM, 陈卫珍 写道:
   徐老先生,请原谅,我感到自己真的是不配在这里发言,你们 一个个都是政治家的头脑,我可能就只是一个白痴级别的了。但有的时候,真的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看你们这么尖 锐地冲突,我还是得说几句。
   
   我刚才看了吕千荣弟兄的那段文字,我想他的意思是想表达,他其实很爱、也很想报效这个国家,但却受到了无辜迫害。这不正好从 另外的一个角度说明了中共的残忍本质吗?试想一下,现在如果有体制内一直非常忠于共产党的某个官员,却受到了迫害,然后醒悟 过来所作的见证,不更加有说服力吗?
   
   至少我个人是作了这样的解读。所以,有的时候,我们也需要冷静,经常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也是会有偏差的。
   
   你们斗争久了的人,会依据经验和信息,我没有经验,但是用我心和灵的直觉。有的时候直觉会更加准 确的,因为没有其他外来因素的干扰。而经验会有局限,信息会有真假。
   
   我还是认为,吕千荣不会是特务,就如你也不是特务。你们这样吵,真的特务就会很开心的。
   
   在 2015年12月31日 下午1:34,徐水良写道:
   
   每一个真民运人士都会受到像你吕千荣这样的中共走狗的造谣污蔑,不受到中共造谣污蔑的,不可能是真民运。你引用那那些中共特务不断漫天造谣的材料,已经多少年了,早已经被驳倒或者被大家识破是假的。你自己不去看过去的文章,不去查证这些东西的真假,却要浪费我无数时间再作解释?那不过是中共抹黑和浪费民运人士精力的一个圈套而已。我会上当吗?即使我要故意上当,那也要看我吃饱了撑得慌,没事情做的时候,也许可以再写一点。就像现在我略微有点空,就写这些东西,嘲笑嘲笑你这个低档走狗,开开心一样。
   
   我作为当代中国民运最早的第一个发起人和命名者,难道需要用与你这怎样你这种无关紧要、文化水平很低、内心邪恶、人品恶劣、不知天高地厚的低档中共走狗辩论,来证明自己是真民运?你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太把自己当跟葱了,你这样的中共小走狗,无论是污蔑还是赞扬,对我都是无关紧要!
   
   你和陈泱潮、盛雪、鲍戈这类人,都是文化水平低、内心邪恶、人品恶劣、特别不知天高地厚的一批渣滓。
   
   而你自己的中共走狗材料,是你自己写的,是你自己一遍又一遍论证的,是你自己一遍又一遍吹嘘的,我无需花力气来证明。你还是继续想办法去进行你自己的狡辩去吧。
   
   现在,就让你和陈泱潮、鲍戈这样的中共走狗不断对本人造谣、诬蔑和攻击,从反面证明我是让中共及其走狗特别痛恨、特别害怕的真民运人士。我落得享受你们从反面用造谣、污蔑、攻击对对我进行的捧抬。
   
   徐水良
   
   2015-12-31日
   
   
   吕千荣写道:
   徐水良,你侮辱诽谤我的我都敢和你公开答辩,为何网上大量你的民运朋友、同道大量揭露你是中共特务的问题和我 对你是中共特务的揭露,你都不敢公开和我答辩?这不是已经证明剥下你是中共特务的画皮了吗?
   
   我现在针对网上对你徐水良的揭露和我对你徐水良的揭露 如下:
   
   在 12/31/2015 12:45 PM, xushuiliang01 写道:
   
   吕千荣,你的材料都是你自己写的,全文都在,不是别人捏造的。你却污蔑别人断章取义,能够抹杀你自己不断论证和吹嘘挣自己做中共走狗的白纸黑字的材料吗?
   
   吕千荣,你一再论证自己是被中共脑控的走狗,迄今为止一再自吹“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积极申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向党和政府立下了报国誓言”,你的走狗面目早已由你自己一次又一次论证和吹嘘证明。我还需要用辩论来证明你的走狗本质吗?让我吃饱了撑的,做二百五呀?
   徐水良
   2015-12-31日
   吕千荣说道:
   
   徐水良,你和我我们两个人谁不敢辩论到底谁是禽兽,你为何总是断章取义不复制全呢?你昨天说你有眼疾不能看贴你今天怎麽又都说看了呢?你既然看了我昨天和今天我发的帖你还要诬蔑诽谤。我昨天和今天对你的回答在这呢?
   
   ===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陈女生,你不看他的文章,难怪你对他本质认识不清。他是及到现在为止的九年之间,不断申请人党。请看他最近的自述:
   “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本应该成为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策划、产品开发和品牌策划、广告策划、人才策划等);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残疾人的骄傲的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残疾证上被定为肢残二级(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象镰刀型畸形,只有正常左手的二分之一长且没有拇指,手掌手指都小),又因十几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2009年后又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农民,在我2000年8月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教释放后至今十二年多来的其中的九年间,一面是我积极申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向党和政府立下了报国誓言;一面是我长期受到了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的人,很容易被中共利用。中共现在招募线人很策略,不说要他们当间谍,而是说你要入党,要求进步,那非常好,但你要接受党的考验;或者说,你想去搞民运,搞宗教,也没问题;但请你帮我们党在那里做工作。什么工作,当然是线人工作。但有没有正式的线人头衔。现在民运中许多线人都是没有线人头衔的线人。因为没有正式头衔,我们可以慎用线人称呼,只说他们是中共走狗,即可。
   
   上面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要当党员。而每个党员,几乎都要经受“党的考验”,先做党的耳目。这是必然经历。吕千荣也不可能例外。
   
   徐水良
   
   2015-12-31日
   
   
   在12/31/2015 10:33AM,陈卫珍写道:
   刚刚从外面回来。
   
   徐老先生,我说句公平话,吕千荣弟兄什么时候递交入党申请书献媚中共来着?如果在年轻的时候,大家还不了解中共,那也不说明什么的。我年轻时还递交过入团申请书呢?人在无知的时候做的事,不说明什么的,最最重要的是当下的态度嘛,您说呢?
   
   他其实上次一开始还是很诚恳,希望您能解答一下他的问题,我那个时候感到很好的方式,后来不知怎么,你们就尖锐地对立起来了。他在国内那边,正处在一种高压当中,很容易在文字里会带出一种冲突的情绪或者一种无辜地控诉什么,也很正常,他其实就是希望在平安之地的我们能够给予一份理解、同情和支持,这不能成为他是精神病的证据。您看,对于同样的一种文字表达,我们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的。
   
   到现在为止,我真的不认为他是中共走狗,这样的说法是重了,我感到他虽然可能没机会读书很多,但还是有一颗简单而纯净的心灵,只不过就是因为在某些方面很较真,不小心就钻入了一点牛角尖。而在他死钉着您是特务的时候,一不小心又碰到了您在40年反共生涯中所磨砺的犀利锋芒,然后你们就针尖对麦芒了!
   
   徐老先生,您的脾性真的是很倔强,是我碰到的老人中最倔强的一个。不像张三老先生,就带着老者的那种从容,而您呢,简直就是20多岁的愤青!我有时还在想,要是我老爸跟您这么倔,那我跟他抗争了20年,我肯定早就是一个秋瑾!
   
   我还是建议徐老先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真的要让自己好好休息。您对民主和自由事业很执着,这个小女子我真的很欣赏也很佩服。您在抓特务这个方面,我也对您的观察,在某个方面还是很肯定,不怕因此得罪人,因为这就是我最真实的看法。可是,您真的需要休息。因为您老是抓特务,您总是得绷紧神经,还得要火眼金睛,时间长了,肯定会血冲脑门犯糊涂的时候,这个应该没说错吧?您可能抓对了8个,弄错了2个,特线就会充分利用您的这点错误大做文章的,再加上这2个被冤枉的再来几窜鼻涕眼泪的,一下就把您顶在了一个被误解的尴尬处境。您说我这分析得是否有道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