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徐水良文集
·自由世界必须高度警惕中共第五纵队
·再说第五纵队
·付振川:观礼台上俯瞰“六四”夜……
·也谈文化和文明
·现代中文词典文化定义中的错误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伪黄右真黄左为什么全力挺川普?
·从郭文贵爆料和64事件看特线问题
·澄清几个问题
·杨舒平演讲事件再评论
·仲大军事件评论
· 政治正确还是政治错误?
·胡安宁问题猜测
·澄清79民运的某些历史
·我在微信耍毛左
·嘲笑陈大骗子骗术太差;傅申奇文章揭穿陈大骗子
·微信聊天兼笑汉奸二毛子
·徐文立:聰明乎?愚笨乎?痛答陳尔晉
·林彪的四野有多少日本关东军?
·苏联解密档案:解放战争中苏联对中共的支援
·继续笑毛左:大暴君大汉奸毛将遗臭万年
·继续告诉毛左汉奸儿皇帝毛及其它常识
·毛魔大汉奸,毛左小汉奸
·顺口溜
·中国需要一次清除毛邓汉奸贪腐集团的大扫除
·笑笑陈大骗子没本事造谣却硬要漫天造谣的超级愚蠢
·驳中共网评员cwing(百无聊赖)
·战毛左,谈民运
·必须批评法轮功的媚共投共错误
·与法轮功人士继续辩论
·关于于光远先生的部分材料
·继续回击伪轮媚共投共反科学反民主的污蔑攻击
·天方夜谭的奇谈
· 再谈郭文贵爆料问题
·一批长不大的小毛孩
·华盛顿自由塔报专访郭文贵:中国在美国情报网拥有25000间谍
·给中共“内斗”双方支个招
· 他用自己的生命论证了自己理论的错误
·再驳‘没有敌人’的谬论
·粪土当代诺贝尔和平奖文学奖
· 只有批臭无敌论和反暴力论,民主革命才会到来
·关于革命和暴力问题驳陈卫珍
·对刘晓波问题的另一类疑问
·谈民运,谈其他
·在两个上海女士视屏后面的评论等帖
·驳胡平杨建利低风险低门槛等陈词滥调
·郭文贵、民运和革命等问题讨论
·揭露中共特线很重要
·互联网时代新型革命抛弃旧式组织旧式领袖
·再批新自由主义
·对郭文贵未来前途的估计
·高智晟声明真假的常识判断和辩论
·继续讨论高智晟声明问题
·提醒国内朋友千万不要自投罗网
·几个学术问题的讨论
·川普总统必须对大选以来的仇恨浪潮负责
·继续辩论高智晟和唐辛大会等问题
·关于特线问题聊天记录整理
·也谈当代中国宪政尝试的失败及其原因
·关于唐柏桥辛灏年问题的一个跟帖
·再辩特线问题
·我对郭文贵问题的原则看法、立场和策略
·再谈信仰的负面作用
·也谈孙中山问题
·人类的第一生产力就是人本身
·再谈小学生的道理和成年人的道理
·本人对陈卫珍近来言论的评论
·信仰可怕
·国难日、国殇日里说祖国
·八月底部分网上发言
·9月前半月部分网上发言汇编修改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嘲弄特线)
·近来网上发言(信仰和宗教问题)
·近来网上部分发言(革命改良,党主立宪问题)
·近来部分网上发言(杂论)
·什么情况下才能有一国两制
·“台湾两杆红旗”是中共在台第五纵队
·马列之罪,还是民众素质和传统文化之罪?
·近日评论:19大、郭文贵等
·近日评论:文化和信仰等
·近日评论:杂论
· 国共两党都是列宁式的党
·理解有人肩负护同伙的任务
·不要把特线问题与观点问题混为一谈
·关于伍凡问题
·必须警惕问题的另一面(对曹长青视频的批评)
·民主其实是指公权力没有自由
·自由化民主化与信仰化成反比(与去信仰化成正比)
·对刘军宁讲座《自由的价值》的评论
·关于19大和郭文贵等问题部分评论
·为蒋介石和国民党讲点公道话
·再谈宗教问题
·评郭曝料、特线、丢车保帅等问题
·马列教人士的共同特点和共同的撒谎狡辩办法
·一些理论评论
·不是前进太快而是倒退太快
·人民资本主义vs共产党人干资本主义
·分析郭文贵不反习策略的一个短帖
·关于彭明等问题
·再辩彭明问题
·几条评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无敌派伪右是权贵公敌的渗透势力


   

   
   (网帖汇编修改)

   

   

   
   徐水良

   
   

   
   2016-1-18~20日

   
   再说一遍:
   
   根据我的人本主义的理论,人类社会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人类社会,既不可能全盘公有化,也不可能全盘私有化。人类社会,最合理的制度,就是“公共领域公有化、民主化,私人领域私有化、自由化。”我们必须坚决反对马列主义的全盘公有化,也必须坚决反对反对新自由主义原教旨资本主义的全盘私有化。
   
   因此,人本主义是从根本上否定马列主义的共产主义和原教旨资本主义的理论。
   
   我们并不否定公有因素、私有因素,会随着历史和客观实际的不断变化而变化,但我们认为,马列主义的全盘公有化和原教旨资本主义的全盘私有化,都是不可能的,都是违反人类社会的客观实际和人类实际需要的、违反人性的制度,也是不切实际的、反动的、空想的制度。
   
   ====
   
   权贵贪腐集团是全民公敌,是全社会,包括权贵贪腐集团以外全社会各阶级的共同敌人,也是最坏最坏的反社会犯罪集团。抓他们当然要依法抓捕处理。你们或者是他们中间的一分子,或者是为他们辩护的无敌派伪右走卒,非常反对抓权贵贪腐集团这个公敌,非常关心这个公敌罪犯的处理问题,情理之中。只是,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而且,很多事情,还需要未来立法,然后才能依法处理。在现在没有相关法律的情况,是无法详细谈论这个问题的。
   
   茅老说法治社会没有敌人。
   
   但美国和民主国家就是法治社会,就有敌人。他应该知道这个情况,所以他不仅是客观上撒谎说谎话,说法治社会没有敌人。而且涉嫌故意撒谎说谎话。如果他不知道,就信口开河,那就是学术上极端不严肃,不负责任,是故作惊人之言,沽名钓誉,哗众取宠。
   
   看那些明显的伪右派权贵走卒五毛都出来挺茅老,围攻有敌派革命民主派,有头脑的朋友动脑筋想一想,就可以明白事情的本质了。
   
   =====
   
   有人搬出佛洛伊德把人看成一般动物的理论,来为茅于轼同样的理论背书,力挺茅于轼说:“在一个法治社会中,是没有敌人的。没有敌对势力,更没有阶级敌人,只有罪犯或犯罪嫌疑人”的说法。
   
   笔者回答:二十世纪最大的伪科学,第一是马列,第二大概要算佛洛伊德理论了。
   
   人类与动物最大的本质区别,就是人类除了一般的动物性以外,还有人类特有的人性。
   
   经济决定论者,包括马列和新自由主义伪右派,就是要把人贬低为经济动物。
   
   茅于轼和他哪位主张对穷人搞公妻制的徒弟,最大特点就是要贬低人类文明,泯灭人性和道德,让人类倒退到野蛮的、没有道德和婚姻制度、只有利益、没有道义等等的动物世界。
   
   人类与动物最大的本质区别,就是人类除了一般的动物性以外,还有人类特有的人性。
   
   经济决定论者,包括马列和新自由主义伪右派,就是要把人贬低为经济动物。
   
   茅于轼和他哪位主张对穷人搞公妻制的徒弟,最大特点就是要贬低人类文明,泯灭人性和道德,让人类倒退到野蛮的、没有道德和婚姻制度、只有利益、没有道义等等的动物世界。
   
   该无敌派马上口吐脏话谩骂:“你懂个狗屁!马列能跟佛洛伊德等同??”
   
   笔者回答:你们老是满口脏话,这样没有教养的,还懂学术?
   
   马列至少还有一点歪理,还可以证伪;佛洛伊德除了任意联想想象、无法证实或证伪的无意识潜意识神秘主义胡话,还有什么?还能算科学?
   
   =====
   
   这里不断上帖为茅于轼保驾护航的伪右派最大主力——“可挟风雷破之”,理屈技穷,就暴露自己正是上海国保对付敌对势力的专业人员,一个地地道道在专业机构的长年累月、十七八年如一日对本人漫天造谣的流氓无赖,继续对本人漫天造谣,直接暴露自己上海国宝国保身份,出来造谣,技穷了吧?
   
   我不仅不屏蔽你的造谣,还要展示你的造谣,让大家知道你们的卑鄙和无耻。
   
   你们能把南京人尤其南京制药厂员工,以及原浙大员工大家知道的本人的历史,靠漫天造谣的办法颠倒过来,你们未免高估你们自己的能力了吧?
   
   ====
   
   劝某机构的专业对付敌对势力的造谣者“可挟风雷破之”,你的技术只有撒谎、造谣、狡辩,靠人多势众搞围攻。劝你别低估网友的智力。究竟谁是某势力的走狗,网友读读这里的帖子,有头脑的,马上能够做出判断。
   
   看来你们上海对付敌对势力的专业机构,只有一个造谣本事,十七年如一日对在下造谣,保持世界纪录了。
   
   ====
   
   “可挟风雷破之”先生,过去南京有关机构没有对外任务,对外任务属于你们上海管。你们何不直接伪造一份你们自己的文件,让你们的伪装线民公布,直接说我听从你们的,就用不了你们现在这样辛苦造谣了。
   
   只是,你们一次又一次伪造造谣,几乎每一次都被揭穿,反而暴露了你们自己。一般说来,人们无法证实自己不是罪犯,只能由指控方或造谣方提出确凿证据来证实,无法证实,就推定无罪,叫做无罪推定。
   
   但是,你们造谣,竟然几乎每一次都被揭穿, 不要说无罪推定,你们连搞有罪推定都搞不好,你们的造谣水平未免也太低了。应该到造谣学校好好进修提高。
   
   (这里插入一段我在一个邮件组说的话:
   
   对于你们的漫天造谣,我只有一个道义责任,就是说明那是造谣。根据无罪推定原则,用证据证明那不是造谣,是你们的责任,不是我的责任。你们安徽公安国保何不学习上海公安国保,也派人到南京和浙江,找一些事实,再捏造假材料,那样也许能搞得有些人比较迷糊。只是提醒你们,上海国保造 谣比你们技术高得多,还是一再出丑,暴露自己是造谣,包括制假,制造正义党,最后还是被本人领头打垮,最后得到的,全是相反的效果。你们的造谣制假技术差,恐怕像你们制造假国民党一样,只能暴露你们自己和在海外和你们有关的相关特线。
   
   至于我愿意不愿意揭穿你们的漫天造谣,那要 看我有没有时间,有没有兴趣。现在我没有兴趣来戳穿,相反,我倒是希望你们造谣造得越多越好,那必然越是把你们自己和你们的特线暴露的越多。)
   
   ====
   
   可挟风雷破之不断吹捧茅于轼说:
   
   //爱党爱政府,当然可以,应有之自由。
   
   但要是以爱国的名义来爱那些,无异为盗用了“爱国”之名义。这难道还不是贼?
   
   茅于轼说得对。那就是一些爱国贼。//
   
   这类话赢得无敌派五毛不断喝彩,叫好。
   
   笔者反击:
   
   一般说来,人们可以也应该爱祖国,但不可以爱危害祖国的全民公敌,不可以爱危害祖国的专制制度和专制统治者。那不是当然可以,不是应有之自由,而且恰恰是相反。至少在道德上道义上是如此。而且在法律上,二战后对反人类纳粹罪犯的处理表明,爱纳粹党,爱希特勒政府,不仅不是当然可以的应有之自由,而且属于犯罪。不属于应有之自由。
   
   ===
   
   “可挟风雷破之”先生,怎么不继续造谣?出纰漏了,回去开会研究讨论怎么对付本人,接受上级指示去了?
   
   “可挟风雷破之”先生,,你别以为你有马甲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今后就可以逃避你的罪。等你主子完蛋,要找到你,易如反掌。
   
   ===
   
   可挟风雷破之拿出倪玉贤与本人一起的照片来造谣污蔑本人。
   
   笔者回答:
   
   倪玉贤我已经好多年没见到了。他是你们上海的,77年呼吁为1976年的45运动平反,差点掉脑袋。上海很多人都知道他。至于后来他与你们什么关系,我不知道。用这种本人毫无关系的事情抹黑本人,有多大效力?
   
   再说一遍:堂堂上海对付“敌对势力”的专业机构,有强大力量作后盾,招集几十甚至数百人,长年累月对在下一个小小的“敌对势力”进行围攻,却永远被在下一个区区“敌对势力”打得一败涂地,只能靠十七年(很快就满十八年)如一日,只能长年类月漫天造谣来抹黑在下,你们可耻不可耻?
   
   劝某机构的专业对付敌对势力的造谣者”可挟风雷破之“,你的技术只有撒谎、造谣、狡辩,靠人多势众搞围攻。劝你别低估网友的智力。究竟谁是某势力的走狗,网友读读这里的帖子,有头脑的,马上能够做出判断。
   
   看来你们上海国保这个对付敌对势力的专业机构,只有一个造谣本事,十七年如一日对在下造谣,保持世界纪录了。
   
   ====
   
   这些无敌派五毛继续污蔑:“你的智力和水平实在不支持你能完成你主子交办的任务。呵呵。”
   
   笔者回答:不要以为你们有自己主子,“敌对势力”就有主子。在下“敌对势力”,只对自己的良心负责。没有他人交给的任务。
   
   你们十七八年如一日,招集多少人对在下造谣围攻,却总是被在下打得惨不忍睹。你们一个几百人的正义党特线组织,不到二年就被在下领头打垮,你们还好意思吹牛?
   
   ====
   
   我已经被权贵集团打成“敌对势力”四五十年了。茅于轼先生似乎是为我们“敌对势力”请命。可是,在下绝不领情。权贵视我们为“敌对势力”,我们视权贵贪腐集团为“全民公敌”,双方本来就是敌对关系,用不了茅于轼先生来撒谎说谎话,掩盖真相,明帮“敌对势力”,暗帮“全民公敌”。
   
   ====
   
   “可挟风雷破之”先生一类上海国保五毛,在下作为当代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的最早发起人和命名者,那历史,早已铭刻在历史上和大批知情者的记忆里,不是你们这样的小丑,靠漫天造谣,就能改写的。你们十七八年长年累月漫天造谣,对在下进行抹黑和人身攻击,结果,你们不仅在理论上理屈词穷,一败涂地;而且靠漫天造谣,人身攻击抹黑,也是一败涂地。
   
   ====
   
   有网友说:“茅把爱国的人都称为賊说明他脑袋里的阶级斗争观念很严重。”
   可挟风雷破之说:“爱党爱政府,当然可以,应有之自由。但要是以爱国的名义来爱那些,无异为盗用了“爱国”之名义。这难道还不是贼?茅于轼说得对。那就是一些爱国贼。”。
   
   又有网友说:“为什么要爱祖国?真正的人只须爱文明弃野蛮,祖国是个什么球啊?”
   
   笔者回帖:大家为了祖国好,才冒着巨大的风险和苦难,来争取祖国的自由民主,才来这里发表评论。否则,吃饱了撑的,来作这些事情?或者,是为权贵做走卒,来阻止这些事情?
   
   一般说来,人们可以也应该爱祖国,但不可以爱危害祖国的全民公敌,不可以爱危害祖国的专制制度和专制统治者。那不是当然可以,不是应有之自由,而且恰恰是相反。至少在道德上道义上是如此。而且在法律上,二战后对反人类纳粹罪犯的处理表明,爱纳粹党,爱希特勒政府,不仅不是当然可以的应有之自由,而且属于犯罪。不属于应有之自由。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