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苏明张健评论
[主页]->[百家争鸣]->[苏明张健评论]->[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苏明张健评论
·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能看透共党的本质
·共党不懂经济
·共党不会金盘洗手,只能被犁庭扫穴
·内讧加外患,共党四处树敌
·知识是美德,不是人渣子犯罪的工具
·暴力腐败的共党难道推不翻?
·香港的占中行动是习近平一手造成的
·什么才是中国经济的真相
·千万不可上共党的当,为共党站台
·滥杀少数民族的共党会对汉人手下留情吗
·中国人吃共党的苦头吃得还不够吗?
·习近平的深化改革在哪里
·共党从结伙至今都干了些什么
·共党向索马里海盗付了350万美元赎金
·大陆中国拿什么去与世界相比
·中国的第二次大饥荒随时会发生
·习近平要回答的八个问题
·匪类存活的基础是混蛋、白痴们
·共党卖国知多少
·共党的恐怖当政害苦了所有的中国人
·中国经济的破败是共党造成的
·共党八十多年的各种经济形式
·转发:廖天琪---为香港的和平占中运动建言
·党是什么党,法是什么法
·藏汉人民是兄弟,共同敌人是共党
·被杀的维人每人获赔四十万
·对藏人、维人屠杀前共党用的诡计
·全体中国大陆人,人均负债三万元
·一万六千多的煤矿,一年死多少人
·习近平想做香港市长,也要港人同意才行
·共党政权还能撑多久
·共党对人民的屠杀,被说成是父母打孩子
·共党的六十年,严重地伤害了中国人民的感情
·是经济惩罚共党,还是国民们惩罚共党
·齐奥塞斯库被处决二十年的启示
·这个会开得好
·共党的宣传真恶心
·恶人当政暴富,国民贫穷
·共党“法治”的成本太昂贵
·为什么中国人不招人待见
·共党的世界加工厂是卖国经济
·共党犯罪是因,国民反共是果
·去年屠杀藏人,今年屠杀维族人
·中国人要对共党、对这六十年,反思再反思
·耗资七千亿的奥运,使中国更穷
·捂紧口袋,苦日子还在后头
·“经济腾飞”,可粮荒在即
·中国人千万不能做不知不觉的蒋干
·共党已经为自己挖好了坟墓
·银行可以倒闭,土豆当主粮
·最惨烈的金融风暴是在中国大陆
·窝囊透顶的胡锦涛
·中国人总是共党的受害人和牺牲品
·地痞、流氓当政,中国凭什么强大
·共党是“恶不积,不足以灭身”
·海峡两岸一边一国,共党是分裂者
·共党为什么如此虐待农民
·别整党了,胡锦涛该赶快谢罪下台
·中国人应该结社、组党来对抗共党
·中国的经济越崩溃,共党的抢劫就越疯狂
·中国的国情是共匪在当政
·共党害人连婴儿都不放过
·该是中国民众结党、结社的时候了
·共党的成就仅仅是把土匪的习气发扬光大
·奥运后的中国人权状况更恶劣
·造假的奥运丢尽了中国人的人格
·共党的行为告诉我们什么是剥削
·京奥输出的是共党的造假、虚伪和狂妄的本质
·共党折腾够了,也离垮台不远了
·死皮赖脸的共党该是受惩处的时候了
·真正拥有说话权的是民众,不是共党
·共党结下的民愤太大,人民必然惩治共党
·共党无规矩,所以为所欲为
·从来要人命的共党,仍在要人命
·共党想把中国人毁成无祖国、无祖宗的畜类
·向贵州瓮安县的中学生们致敬
·共党终于迎来了全民对它的暴力革命
·共党的巨大成就,就是把经济搞垮
·苦难深重的中国民众不需要奥运
·这场地震暴露了共党的嘴脸
·共党与民间团体毫无可比性
·以人民为敌的共党是输不起的
·北京奥运可把中国人害苦了
·共党的不说实话,永远是个大问题
·中国大陆没有明天
·捂毛、愤青愤老、帮闲篾片,还是不是人了
·中国人的勇气都到哪儿去了
·共党为自己设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坎
·和谐盛世是用大屠杀创造出来的
·这是共党第三次对藏族同胞的屠杀
·从苦难文学开始,复兴中国文化
·被共党用完即弃的军人们该觉醒了
·中国人的尸体,共党拿去赚钱
·排名倒数第三的低素质和四个全面
·令人恶心的年年“两会”
·共党确实是要玩完了
·国祸、民祸的总根源是毛泽东
·共产的僵尸们也救不了共党
·共党不知耻,一些中国人也无耻了
·革命、起义、政变,不是我们的目的,却是我们的权力
·做人的权利和尊严万万不可放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世事变革的动力是人,不是神佛皇帝

2016-01-14

   

   对于任何一位稍有常识的人来说,都不得不承认中国大陆已经进入了时衰世乱的时期。社会人心受到这个大环境的剧烈动荡,或者是潜移默化的影响,通常会产生两种不同的思维和行为的趋势。

   一种是流向了讲求现实的颓废,贪图自身的享乐而去寻求刺激,乃至追随着统治者的疯狂、堕落和不择手段,而去无端地狂妄、虚伪和失去了理性。大有忘乎所以去随波逐流,且有争锋的意味浓厚。

   另一种则是认识到现实如此却感到无能为力去扭转或改变它,于是走向了逃避现实,倾向神秘,寄希望于神佛鬼怪的拯救和庇护,便以为找到了光明的理想境界而心安理得了。

   殊不知有着完整记录的三千年历史中,时衰世乱时期已不知发生了多少次了。而这两种应对乱世、末世的思维和行为却始终如一到了今天。可是最终拨乱反正、再造大治之势的是人。且不论他们是英雄、贤者或者是又一个专制主义者,反正都是时势造人,人造时势。

   当秦国灭掉了楚国以后,楚国的人们说出了一句名言:“楚剩三家,亡秦必楚。”结果二十年不到,灭了秦的果然是原楚国人。在人的世界里,历史是人创造的,一切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

   所以哲学这门科学,在古今中外都一样,始终在研究着宇宙与人生的问题,哲学是从宗教思想中脱离而发展起来的科学。所不同于宗教的是,哲学勇敢地面对缺憾的现时世界和悲观的人生在做工作;而宗教却是为死的问题做工作。同样对人生和现实不满,也有入世的活动,但这种活动的目的却成为了教徒死后灵魂超脱的资本。至于人死后灵魂是否常存还是消失,目前尚无一个定论。本人相信的是人的精神不死。无论流芳千古或是遗臭万年,都是人的行为的精神所致。英雄伟业是由精神导致的;奸诈、邪淫难道不也是一种精神吗?

   秦国的白起坑杀四十万赵国的战俘,曹阿瞒一生的奸与诈,共产主义造成了上亿人民无辜丧生,中国的大饥荒活活饿死五、六千万人,乃至现实把灵魂出卖给魔鬼的捂毛、篾片、城管和帮凶、帮闲们。它们留下的精神是千夫所指、千古遭骂的。科学家的精神是在理想、幻想中寻求理论的根据,然后再把成功了的理论付诸实现。

   中国人都知道我们有五千年文化,而最先出现的本土文化则是道家的学说。如果按照黄、老的说法,那就是由轩辕黄帝开始,至今至少有八千年到一万年了。如果再从伏羲画八卦开始计算的话,恐怕十万、八万年是有的了。可是无论伏羲、黄帝、老子、庄子、以致现代,道家的学说始终没有解开关于人的精神的功能、心灵的玄妙和灵魂的奥秘这三大问题。

   本人推崇精神的缘故,是几十年前遇到一位颇有名气的老中医,受到他的一句话的启发。这位老先生给人治病,却很少开药方。因为他的原则是“是药三分毒”。他所告诫病人的一句话是:“上药有三味,那就是人本身的精、气、神。”这句话启发了我对人的精神作用的重要性的认识。

   在以后的多少年的读书中,我才明白了“精神”这个词在两千年前是没有的。那个时候写文章的句子是由一个一个单字组成的。也就是说,精与神是两个单独的字,各自表达的是不同的意思。如果将儒家和道家学说中的“天人一体”,从现代的物理学的功能上去理解的话,那么精、气、神,应该是光、热、力的作用;如果从哲学的理念上分析,道家所说的“精”,相当于佛家所说的“心”;道家所说的“神”,相当于佛家所说的“性”。所以佛家才有“修心养性”和“心精圆明”等等的词句。

   用现代的话说,“精”便是做人的良心、良知、正义感和道德的发源地,而“神”便是人性、人格,指导着人的思考和言行。一个人无论做出了好事或坏事,都是心性所致,其实就是精神所致。儒、释、道三家的学术思想都提到了一个天道的问题,但却没有任何一家的学说中提到天上有神仙。佛家的三千大千世界中,各个世界中都有天地,然而对人的要求是心离世而身入世。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因果学说,是要人们在人世间行善。可是,连个蚂蚁的生命都尊重的信徒们,面对人世间的恶事恶人,也要除恶务尽,因为除恶就是善行。一生修持可以成佛。然而释迦对佛的解释是“大彻大悟的人”。释迦是有大功德的人,死后留下的是精神。

   儒、道两家的“天人合一”的学说,是源于老子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理论。在老子的原文中告诉了我们,形成这个理论的依据,那就是天“万物做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

   这里说的是天地生出并且养育万物和人,是没有自私的目的,更是没有任何的条件,根本不存在任何的是非,利害和功利的作用。它只是给予和施舍。万物由天而生而灭,都是自然的现象。天不居功,不自恃,更不占为己有。所以人能够效法天地的无私慈悲精神,才是道德的标准。老子从来没有说过人只要达到这个标准,便可以升天做神仙的话。他只是把做人的道德层次分为四个等级,就是人、至人、真人和神人。而神人的等级相当于儒家说的做人的最高的圣贤的等级。

   孔子提出了三十而立,是要人们去立德、立言、立功。老子说:“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孔子又强调:“毋意、毋必、毋固、毋我。”这就是中国人应有的气度和胸怀。这就是中华文化的精神。如果非要把人造出来的神和活人装神弄鬼强加进中华文化的话,不仅是亵渎了我们的文化精神,更是在当前中国大陆发生的大变革的形势下,涣散人心。还妄图把西方宗教的一神论或泛神思想全盘照搬到中国人中,以泯灭掉中国人已剩不多的自由精神、独立自主的意识和创造幸福生活的动力,泯灭掉中国人已剩下不多的独立人格和我们的智慧、勇敢的民族性,要中国人把自己的前途、命运寄托在神的身上。

   中国人有一句老话:“魔由心造,妖由人兴”,道理就在这里。如果世间的人管不了阴间的事,那么假如天界有神的话,同样也管不了人间的事。人间的事是要人去做的。做人要有尊严,那是要去去立德、去赚取;做人就要有权益,那是要人去立志去争取;做人要有自由,那是要人去打碎枷锁去得到。没有人愿意做奴隶,那就去铲除奴役人的制度和现象。

   本人始终坚持每一个个人的尊严、权益、自由以及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个基本标准无论从哲学、人文、法律的理论里都是有依据的。这就是每一位个体的人的个人主义,但却被共党作为极坏的东西来批评。共党提倡集体主义,并强调个人服从集体。可是没有个人又从哪来的集体?集体是所有的个人的权益和愿望的集合,而不是无视个人甚至是强奸个人意愿的空洞名词的集体。按照共党的“全民服从中央”的话,就连集体这个词也被强奸了。这又是个简单的道理。其依据是一个表面,是由一条一条的线密密麻麻地组成的。可是每一条线又是由数不清的点相互连接而成的。每一个个人就是组成这条线和这个面的每一个点。

   我从来不同意把一国的公民笼统、模糊地称为人民。因为每一位公民在国家事务中都有举足轻重的责任和义务。至少政府是靠公民在养活着。一个平面要看上去光洁可爱,就不可缺少一个点。国家也应是如此。每一位个人主义者必将因权益这个因素而去维护、尊重和团结其他所有的人。这便是公民素质高和社会安定的根源。

   当一个人积累的学识多,懂得了明德以后,便不知不觉地成为了一个自由主义者。这也是共党在极力批判和打击的人。因为自由主义者是站在了国家、社会和国民的高度去为民代言,批评政府,甚至还有唤醒民众抵制政府、乃至推翻政府的号召力。自由主义者既不高尚,更不伟大。他们仅仅是把社会的良知和道义当做了是自己的义务和责任,甚至是天职。即便是在宪政民主的国家政府,对自由主义者的天职也是又爱又怕,却又无可奈何。

   那么在极权专制政府的眼里,不要说自由主义者了,就连个人主义者都恨不得杀无赦。然而民间的抗暴维权群体的参与者都是个人主义者,而且此类事件每年以百分之三十的大比例在递增中。维权人士和律师不畏共党的暴政和酷刑,不但一年又一年地在尽自己的天职,而且参加这一危险工作的良知、道义人士还在一年一年地增多。更何况在民间,有大量正在策划着拨乱反正、把公权力归还给国民的仁人志士。

   其实中国人的尊严意识是共党逼出来的。同样的权益意识、自由意识、私有财产意识也是如此。是共党把中国人原本一般的公民意识逼到了高等的公民意识上。可共党面对着高层次的公民的手段,却仍停留在谎言、恐吓和暴力的低级阶段。这只能加快提高中国人的公民意识,使国民们反而认为他们所对付的不是一个政府,而是一伙流氓、土匪和地痞子们。

   政府有道,国民稍安;政府无道,民众反抗;政府霸道,公民就吊民伐罪。这是天经地义的道理。作为人,就要以自己的心性去辨别事物的好坏、是非,千万不要把真理辩论成了谬论,把道理辩论成了没理。那就是心性出了问题。但是,多读书尚可补救。如果读书不能起作用的话,那就是精神的问题了。恐怕也就无可救药了。少数人如此,问题不大。一旦这种人占到了相当的比例,国家、民族也就无望了。

   今年1月11日,共党纪委网站上发表了题为<有的领导干部把自己凌驾于组织之上,老子天下第一>的文章。这个“老子天下第一”的人,应该指的就是胸无点墨、无视事实、可又喜欢国际、国内到处胡说八道的习近平。这个人无德无才,且又狂妄、野心勃勃,捞到了中国大陆天下的所有权力,却又毫无作为,无非是满足他自己的权力欲而在搞个人独裁。

   在中国大陆的这块天下,他确实成为了天下第一了。那么,谁是第二、第三 、、、、、、呢?去庙里拜佛的人,总能见到释迦佛的头上方悬着一块匾,上书“唯我独尊”四个大字。但释迦佛既不搞独裁,也不当教主。这个“我”字,既指的是他自己,又指的是每一位平民草民。人人都能独尊,正是佛家教义中的众生平等。

   坏事总是反复重复地出现,于是好事就难得再来。两千多年的皇权专制好不容易被孙中山推翻了,中国人享受了三十八年的自由民主。共党变本加厉地实行了极权统治,中国人似乎也就心安理得地接受了。终于,经济崩溃、国破民穷、社会动荡的乱世、末世又来到了。治与乱这个循环了两千多年的怪圈又到了大变动的关头。难道我们不该想想,为什么英、美等国,几百年已经不走这个怪圈了?这就是本人在以前的评论在几次提到的问题。

   推翻共党暴政不是目的,目的是我们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政治制度。普世的价值理念是宪政、民主、人权、自由、公正、平等。可是作为中国人,还是应以古圣先贤的教导为起码的标准。其实并不难,那就是“以天地立心,以生民立命,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心胸气度达不到这个标准的人也不要紧,只为自己活着要像个大为的人,为自己的家庭儿孙,为自己的家园,也应该去搏一搏了。时衰世乱时期,大变革在即,总能搏出个新天地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