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水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刘水文集]->[乌镇互联网大会掩盖网络封锁]
刘水文集
·国际记者联会及香港记者协会有关刘水遭警方限制工作报道
·独立中文作家笔会狱中作家委员会关于会员刘水被拘押的声明
·台湾行政院大陆委员会:2007年中共违反「言论自由」案例一览表(刘水等个案
·何清涟:江泽民的政治遗产——政治问题非政治化处理
·逸敏:刘水被甘肃省庆阳市警方阻止参加国际笔会香港会议
·2006年5月29日被深圳警方传唤媒体报道
·入狱期间部分媒体相关报导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
·第四次入狱期间部分声援关注文章(二)
·知名作家刘水获释揭露当局构陷黑幕
·张津郡:刘水事件始末
·张津郡:刘水事件周年评述
访谈
·刘晓波: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两篇)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上)
·对抗是知识分子最舒服的姿态——异议作家刘水访谈(下)
·香港记协主席胡丽云小姐采访概要
·北京“新青年学会”四君子亲属访谈
·自由亚洲电台访谈
政论 时评
·莫言:文学与体制的双生子
·真相与清算:有关李鹏日记、陈希同亲述
·柴玲宽恕与李旺阳被自杀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
·“启东事件”三点启示
·劳教与专制制度同体
·劳教所是中国最大的黑监狱
·陈平福式的平民抗争
·反日保钓游行的启示
·知识分子和公民韩寒
·春晚十宗罪
·朝鲜半岛准战争态势分析
·台湾将统治者关进监狱中国开天辟地第一次
·一寸自由一寸血——力虹早逝留下两个命题
·胡歐會上《我的祖國》在示弱
·血拆暴征是主权归党的产物
·以藝術反抗體制──黃香作品《拆》與《茉莉花開》述評
·殖民抑或文明输入?
·QQ与360比的是谁比谁更坏
·政治与情色交媾
·“警察国家”的国保
·政改画饼充饥有名无实
·没有大师的大学校园
·作为政治春药的标语口号
·言论自由与因言治罪
·官员为何不敢公开财产
·谁的香港特首
·维稳战争
·中国每天都是愚人节
·六四事件与知识分子
·陈光诚使馆避难说明了什么
·“六四”不该被遗忘
·中国历史上的伟大创举——乌坎模式初探
·阿克毛难题
·罪恶的户籍制度
·当集体幻化为意识形态
·暴力司法
·带血的审判:质疑昆明少女卖淫案
·甲流疫苗接种与生命平等权
·异议人士“剥权”追罚现象
·当自杀成为公民最后的“权利” ——评唐福珍和杨元元自杀事件
·李庄现象
·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胡锦涛微博引关注说明什么?
·“民工荒”是农民工用脚给城市投票
·推荐诺奖得主赫塔·米勒新作《安全局还在行动》
·八零后:被去政治化的一代
·总统坠机惨案背后的波兰
·新闻如何自由
·谷歌退守自由
·无业和流浪是基本公民权
·北京流动人口管控监狱化
·弑童案揭穿中国社会密码
·赵作海案:合法的作恶者
·探访富士康大本营
·“80后”眼里的文革
·朝鲜有个郑大世
·与大贪官胡长清一面之缘
·从米奇尼克对话看社会转型
·苏东转型后的共产党出路
·北大清华代表的邪恶教育制度
·在郭德纲被封杀时刻站在他一边
·海来特•尼亚孜何以被重判?
·暗杀记者将不是预言
·邓玉娇案是民间的一次集体操练
·巴东县政府23日所发邓案新闻通报无效
·当官员生殖器成为公器时
·巴东:溃烂的恐怖之城
·艾未未三博客被封
·权力正在强暴邓玉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乌镇互联网大会掩盖网络封锁

   

   

   12月16日至18日,官方在乌镇举办第二届中国独家发起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并出台《乌镇倡议》。习近平高调参会并宣称“加快全球互联网建设,实现互联互通”。那些参会的大陆网企掌门人,回避提到中国大陆网络封锁现状;参会的外国政要和门户巨头有人发出不同声音。而会前两日,知名律师浦志强因在新浪微博发布七条微博,在北京被以“煽动分裂民族分裂罪”和“寻汛滋事罪”定罪,后判三缓三。自2000年以来,中国大陆因互联网言论而被定罪者不计其数,成为全球因互联网而治罪人数最高国家。

   古老乌镇与新兴互联网,武警严防与信息自由,当代罕见的以网络封锁监控为新特征的“警察国家”,通过此举最为真实地表现出来。同时,官方面对质疑而宣称的所谓“互联网主权”,不仅有违互联网开放原则,是全球数个仅存网络封锁的国家,而且与中共宪法“言论自由”形成悖论。

   

   

网封是书报审查延续

   

   

   中国国家级网络防火墙长城防火墙(简称GFW)——思科公司协助中国官方开发;自主开发安全软件“金盾工程”。既切断链接国外网络,阻绝全球自由信息共享,同时又具网络审查和监控功能。据称全国尚有警察序列的职业网警三万名,全球罕见。政治敏感词网站、尴尬的新闻事件、新闻报道网站、异议维权讯息、政治活动网站、敏感博客微博、宗教网站和色情网站,都是严密监控和屏蔽对象。2000年以来因言治罪政治案件,皆因网络言论引发,判刑最重者当属海外民运先驱王斌章先生,因宣传民主自由思想、组织民运,而被从越南秘密绑架回国,被重判无期徒刑,现在广东韶关监狱服刑;刘晓波先生因在网络发起《零八宪章》签名活动被判11年。网络言论治罪远比其它异议维权行为严厉,杨天水、陈西、刘贤斌、陈卫、张林等等,他们被重判十年以上或多次入狱,笔者两次因言入狱并被永久限制出境。

   官方网封,封杀的是信息和知识,这跟固有的书报出版审查、查禁书籍,如出一辙。同时,网络封锁必然伴随着政治恐怖。中国大陆关押的网络言论政治犯,应居全球第一。讽刺的是,官方在此届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主题居然是“互联互通、共享共治——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乌镇参会的大多是网络不发达或同样封锁网络的国家,欧美国家官方和全球网络巨头少有人参加,这跟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一样,只有几个“难兄难弟”勉强凑数。参会的维基百科创办人吉米·威尔回答记者时公开表示,维基百科永远不会为在中国大陆稳定运营而过滤敏感信息。就在乌镇会议前夕,维基百科在大陆被全面封锁。

   近日,中国互联网信息中心主任李晓东,在回应乌镇大会记者提问时恬不知耻放言:“中国没说不让你们进来,你不符合中国的法律和文化,你就进不来。中国如果是局域网能有这么大吗,有6.68亿网民的局域网吗?上不了facebook就不能聊天了吗?没有谷歌就不能搜索了吗?”但一个重大事实是,百度、QQ、博客、微博等,都是剽窃国外技术和模仿同类产品,且随意过滤屏蔽信息、关停删贴。

   

   

网络监控四个时期

   

   

   第一时期(1999年——2003年):1999年,官方开始网络审查、删贴。论坛式(BBS)公众和个人网站是这一阶段主流,天涯社区培养了第一批网络公民,满足了中国人的“信息饥渴症”和思想交流需要。网络幽灵GFW开始粉墨登场,实施网络黑名单和敏感字词屏蔽。海外Wikipedia、YouTube等智库型和新闻类网站被封闭,google宣布退出大陆。来自这些网站的真实信息,使得政府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慌;海外开发的“自由门”等翻墙软件针锋相对,有效破解GFW,如同早年“敌台”美国之音等,为那些“第一个吃螃蟹”的渴望真实信息的勇敢者打开自由之门,封闭、洗脑和愚民的专制国度开始碎裂。互联网是上帝送给专制中国最好的礼物。

   第二时期(2004年——2010年):BBS、论坛、网站、博客上启蒙和觉醒的声音渐次增多。外媒报道的大陆新闻和民主自由的信息,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中国普通知识分子的视野。设置在“国境线”上的GFW根本无用武之地,网络监控的主战场也从国外转向了国内。官方于是颁布了一系列的条例,如实名上网、网站备案,以及规定网站对于用户发言负法律责任,逼迫网站实行自我审查。许多著名论坛、博客、网站被强制关闭。国际著名网络服务商如微软和思科,在压力下不得不对中国政府妥协甚至合作。同时政府雇佣的网络评论员“五毛”对民意误导。2008年,大雪灾、西藏暴恐、列车对撞、毒奶粉、杨佳案、四川地震、奥运会、金融危机等数起极端与重大事件,其中的真相与谎言,通过网络封锁与反封锁而推至极致。2009年5月,工信部出台绿坝预装方案,但如过街老鼠遭受各方强烈抵制,最终无疾而终。

   第三时期(2011年——2015年):人们对官方媒体谎言忍无可忍,翻墙成为城市年轻网民和大学生的时尚。2011年Twitter适时推出中文版。这期间民族事件、历史纪念日、自然灾害、庆典盛会、维权示威、黑恶事件和食品医疗事故等等层出不穷。这些事件的报道和揭露都借助最新的网络技术以不同形式得以实现,彻底击毁了官方的信息垄断,引起政府的强烈恐慌,同时也促进了网络维权事业的蓬勃发展。网警普遍监控所有即时通讯、电子邮件、短信和通话。

   第四时期:未来的网络监控将逐渐失效。因为互联网的信息“脱敏”功能,源自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监控者,和年轻网民被信息、思想和普世价值观激发的自由愿望。虽然监控与反监控、封锁与反封锁剧烈争夺信息受众,但是互联网培育的自由信仰是不可逆的。微信兴起,更符合中国传统政治高压下,老百姓喜欢窃窃私语“耳语”的习惯,监控也相对较松。

   

   

官方网络封锁弊端

   

   

   乌镇互联网大会显然只是大陆最具权势者的“命运共同体”,然而,并不能代表6.7亿大陆网民民意,更别说全球网民。这如同当年中共号称要“解放全人类”,其实需要解放的恰恰是自己。互联网培育了中国式网络民主,也造就阿里巴巴等迥异于传统经济模式的繁盛网络经济,但是,无法掩盖言论遭受严酷打压的事实。

   互联网作为工具的开放性特点,天然激发人们的智慧和创造力。当局出于维稳需要,近期更是彻底封杀VPN,这是对人类智慧与尊严莫大的亵渎和侵犯。智能手机作为每个人都能用得起的信息终端,使得网络封锁沦为丑陋的行为。当局最为尴尬的则是,只能被动地充当信息封锁者,一则互联网技术开发落后而贫乏,二则网络带动的经济市场不可逆,三则各种网络平台让政府沦为笑料对象。

   政府发起的世界互联网大会如同阅兵,是独裁国家的专利,透露出不自信、狂妄自负和野蛮挑衅意味。不可否认,短期网络封锁将导致三项巨大灾难:民众只知道自我功利的意义,普世价值观阙如;不可能出现真正意义上人格健全的人,整个社会傻瓜化;经济发展因信息的严重不对称而走向停滞。

   

   原载香港《争鸣》月刊 2016年1月号

(2016/01/0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