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会员区

石三生
[主页]->[新会员区]->[石三生]->[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石三生
·毛左派偃旗息鼓 顾晓军趁火打劫
·两个中国天才韩寒与薄瓜瓜
·强烈推荐韩寒角逐诺贝尔奥斯卡奖
·撑起稻草人韩寒的骆驼们之鄢烈山篇
·对骗子情有独钟的新中国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韩寒与余杰,是坏与更坏的区别
·美国《time》糗大了:韩寒是专制的帮凶
·破译韩寒与顾晓军的政治隐喻
·互联网也唱红打黑 顾晓军欲决战韩寒
·牛津大学与薄熙来有一腿
·李承鹏忙演戏 资中筠是看客
·艾未未急如律 刘晓原试反水
·华西都市报造谣与政法委的活埋名单
·特赦天下
·中国正在进步
·只谈韩寒
·“三个代表”与《三重门》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别倒驴的韩粉与毛左思维
·于建嵘暗讥GFW 韩寒咬出XXX
·江泽民现身星巴克与新浪给鸡拜年
·赵普抢了薄熙来的风头?
·孔庆东迷途知返 “三个代表”是扯淡
·赵普效应与薄谷开来事件
·韩寒的靠山是他?
·江泽民救过胡耀邦吗?
·薄瓜瓜的声明是文革作风
·小消失的城市与断代的《江泽民传》
·陈光诚已死?
·美国政府已成骗子的托儿
·陈光诚提三条要挟温家宝
·陈光诚大逃亡证实瞎子也会飞
·陈光诚进美使馆 奥巴马仍被驴牵
·陈光诚瞎子妙算想救谁?
·美国政府为何炒作陈光诚
·陈光诚做过人体器官移植?
·中国三大假货:薄瓜瓜、韩寒、陈光诚
·一时疏忽,黑了一个网站
·陈光诚为何想亲吻克林顿?
·美国政府抛弃陈光诚的原因
·陈光诚为何又想逃离中国?
·一个牧师与一个瞎子合谋的骗局
·一个牧师
·揭开陈光诚临沂计生事件维权的骗局
·指导奥巴马正确解读评估报告
·言语轻薄的陈瞎子对美女啥感觉?
·美国国会中,有些议员是婊子养的
·维权律师陈瞎子是“三个代表”的典范
·陈瞎子一个事故的N个版本
·多线索求证陈瞎子维权的骗局
·全球扫盲之看图说话
·“瞎子摸象”是个很大的局
·陈瞎子已经走火入魔
·纽约大学的孔杰荣教授很阴谋
·陈瞎子的二难问题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依法治国必须公审陈光诚法办陈光诚
·李开复为何给马英九与韩寒拉皮条
·捧韩寒的台湾立法院顾问是个骗子
·某法大师诗《选择》解读
·巧家爆炸案为什么“巧”
·胡锦涛主席引用韩愈诗赏析
·不得了,被环球网潜规则了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
·第一回外交部私通邪教凯风网鸡刀杀牛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二回)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从新华社记者“自宫”说开去
·骗子律师高智晟 白痴作家刘三妹
·高智晟满门皆骗士反邪教中共布疑阵
·全世界都在看美国与诺贝尔奖有多蠢
·诺奖尚未揭晓 瞎粉们已内讧
·外交部颠倒时空造假为哪般?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五回)
·奥巴马在等什么?
·顾晓军主义催生绝世神功
·你想要一个怎样的政改?
·世纪大案--维稳与政教纷争之谜(第六回)
·陈瞎子能否“开天目"?
·美国智囊被噤声陈瞎子利空思变
·打通“任督二脉”符合脑子进水的症状
·顾晓军“入常”致“法拉利车祸”易主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送女上学很无聊
·在绝望中制造希望“法拉利车祸演绎的危机”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骑车送女是作秀无疑
·芜湖副市长詹云超真是富庙穷和尚?
·陈瞎子再被狙击 奥巴马装聋作哑
·询六四惊现共济会 翻薄案搜出一何新
·詹云超副市长给我出了个难题
·世纪阳谋转基因与薄熙来的末日之谜(引子)
·顾晓军与七个局中人
·骆家辉大使真的很猥琐
·又一个瞎子轰动海外
·李旺阳生的矛盾死的蹊跷
·李旺阳之死的N个可能
·美国、香港Google李旺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孙立平先生的“公约数论”太梦幻

   《中国网络民评官百人团》石三生 九州评论•之六百九十六
   
   点开博客中国居中推荐的清华大学博士生导师、“为了公共利益年度人物奖”获得者孙立平先生的《共识已经不可能,唯一的办法是寻找最大公约数》。虽然不明白“共识已经不可能”论是否正确?但对孙先生由此推演出的结论,却以为是根本没有可能了。
   
   孙立平先生说:“共识不太可能,但有一个东西是可能的,这就是人们利益的最大公约数。一个失业下岗人员和马云不见得会有共同的改革共识,但他们的利益还是会有一些共同的地方。比如,在雾霾的问题上,他们的利益应该是一致的吧。”


   
   石三生以切身经历,加上这几年来在与潍坊市政府及一干衙役争讼以来,于奔波的旅途中接触到的形形色色普通百姓的看法,认为一个下岗人员与马云马大爷可以达成任何共识。但就是不会在雾霾问题上寻求到一致的利益。
   
   很显然,孙先生不是底层人,就自然不知道下岗工人的最担心的利益到底是什么?要求一个下岗工人去担忧雾霾。无疑于提醒一个奄奄一息的叫化子不要去吃垃圾筒里、已变质的食物。
   
   曾经一次旅途闲聊,就听一个锦州的农村妇女,谈起他在青岛地区一耐克鞋厂打工的经历:这几年、已经陆续有好几个工友得了各种奇怪的癌症,大家都怀疑是厂区里充斥的橡胶制品引起。她也很担心自己那一天也会得上这毛病。我就问她:“为什么不回家种地去呢?”她叹口气,上有老要养、下有小的要读书。种地,能种出个温饱就不错了,孩子不要念书吗?
   
   而且,据她说,就连这对生命没有保障的工作,也快没了。工友们一直在传说:“老板嫌大陆的成本太高,要把厂子搬去越南还是柬埔寨了”。
   
   这还是不下岗的、农村还有饭碗可端的农民对利益的追求。如果是住在那鞋厂附近的下岗工人,感觉到耐克鞋厂的老板制造的污染已经威胁到了自己的生命健康,就去跟老板谈判、寻求什么“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孙立平先生觉得他们有可能达成一致吗?
   
   一个下岗工人与马云达成利益上一致的最大公约数。怎么可能呢?马云嫌雾霾大,自会跑去没有雾霾的美国纽约买一座公园来盖别墅。杭州雾霾大,马云可以跑到北京去住;北京雾霾大,马云可以跑到香港去住。一个微末的下岗工人甚至连个住家都没有,怎么可能与马云在雾霾上有什么“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呢?那锦州的农妇,明知青岛的厂区会致癌。不也照样要去做工的吗?
   
   当然了,如果孙立平先生所谓的“最大公约数”就是让马云们使劲缴税、用于治理雾霾。倒是有可能。但那又与下岗工人没什么关系了吧?
   
   马云可以与大眼睛的赵薇在雾霾问题上达成“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可以与王林王大师达成“利益的最大公约数”。唯独与下岗工人,不可能在雾霾问题上有什么“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是不是这样呢?
   
   记得,顾粉团的森林之子在《“公正第一”是民主的真谛》中提到:习总当年也借鉴顾晓军先生的“寻找公约数。而从本质上讲,则就是--寻找公正”,说过“众人的事情由众人商量,找到全社会意愿和要求的最大公约数”。
   
   很显然,一个是清华大学的博生生导师,一个是清华大学的法学博士。一个是可以左右改革的领袖,一个是高高在上的对改革失望者。都不约而同、一先一后地谈“最大公约数”,应该不会仅仅是心有灵犀吧?
   
   雾霾当然是“众人的事情”。但连国际社会之间,都无法就雾霾问题达成“利益上的最大公约数”、年年开会都要扯皮。孙立平先生寄望于一个下岗人员与富甲天下的马云马大爷来达成。不是很梦幻的吗?
   
   当真改革已死。倒不如研究一下、看看能不能在下岗人员与马云马大爷之间先达成共识:把顾晓军先生创立的“公众认为正,才是正”的“公正”作为第一价值观了。
   
   孙立平先生以为如何呢?相信只要习总愿意、只要孙先生愿意,不论是马云马大爷、还是下岗人员,应该都不会说不愿意吧?
   
   【石三生 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13:38】
(2016/01/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