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匣子说话
[主页]->[百家争鸣]->[匣子说话]->[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匣子说话
·GT:此乃史无前例的民主革命
·GT:安理会只拍苍蝇 不打老虎
· GT:男儿乎?魔儿乎?
· GT:今之中国大陆无国家
· GT:中国特色——专制主义源远流长
· GT:无赖子习近平愚不可及
· GT:托克维尔困境——马牛风耳
· GT:无赖子习近平乃毛氏共产魔教主义忠实信徒
·GT:养虎遗患乎?狼狈为奸乎?
·GT:中国大陆亟待进行一场民主革命
· GT:好一堆文字垃圾 好一个悖论泥潭
· GT:马克思主义即反人性主义
· GT:香港——中国民主革命前哨阵地
· GT:魔教与宗教——没有对话的余地
· GT:专制等于腐败 专政甚于专制
· GT:中国人不适合人类?
·GT:古今第一大卖国奸宄毛泽东
· GT:又是一个红色阿Q
·GT:这里没有“公民”
· GT:这里没有“第一夫人”
· GT:“公民”与“政治犯”
·GT:这里没有了灵魂
· GT:“强国梦”与“解放梦”
· GT:瞧!——好一副无赖子习近平的自画像
· GT:“这怎么不是血呢?”
· GT:这是一个人类尊严全然虚无的魔窟
·GT:身份证中暗装芯片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毛共匪帮面临全面崩溃
·GT:毛共不是玩意儿——是匪帮
· GT:邓魔与毛魔——并无二致
· GT:《李慎之的检讨书》——违心主义洗脑文化的结晶
·GT:“基督教”与“民主主义”不可以也不可能成为“拉郎配”
· GT:当下不要“爱国”——要“救国”
·GT:余杰投机基督教,什么坏事都可以做了!
·GT:毛氏文革目标究竟何在?
· GT:毛邓江胡习:一丘之貉,良可哀也!
· GT:究竟何谓“恐怖主义”
·GT:自由不是没有代价的!——美国精神是伟大的!
·GT:讨马讨毛讨共还须讨习
·GT:马克思主义究竟算啥子玩意儿呀?
·GT:在共产魔教主义专制统治下,维护与发展宗教信仰自由,意义特别巨大
·GT:东江水寒鸭亦知!
·GT:这里没有法律,也不需要律师!
·GT:肃清共产魔障 联合国责无旁贷
·GT:魔窟时代行事准则
·GT:此乃覆盆之冤也!此乃覆巢之厄也!
·GT:必须将“毛共”与“中共”切割开来
·GT:给宋庆龄盖棺论定
·GT:毛尸不埋,红祸未已;魔障不除,世无宁日!
·GT:价值观领域的世界大战
· GT:这里只有魔律
·GT:有关“党性与人性”的问题
·GT:中国人不属于人类而只是另类?
·GT:这是一个革命的陷阱或曰“黑洞”
·GT:黑匣子主义檄文
·无尊严,毋宁死!——马加爵案的昭示
·GT:为何“天安门”成了“地狱门”
·GT:请别忙宣布“世界自由日”!
·GT:瞧!——普京还在狡辩
·GT:曼德拉乃马克思主义机会主义者也
· GT:曼德拉现象究竟意味着什么?
· GT:这里本来就是军国主义体制也
·GT:侯欣——一个难能可贵的明白人
·GT:蒋介石的确了不起!
·GT:应该而且必须“认清毛共”
·GT:联合国应该首先追究红色中国反人类罪
·GT:马英九必须悬崖勒马!
· GT:普京!——魔海无边 回头是岸
·GT:聂元梓陷入一个悖论之泥潭而难以自拔
·GT:大陆中国魔权触目惊心!
·GT:李洪林仍在悖论之泥潭中挣扎
·GT:瞧!——红色中国的亡国奴们真个是狗彘不如也
·GT:为鲍彤增添第“六奇”
· GT:“二二八”VS“六四”
· GT:此乃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也!
· GT:美国对毛共的幻想
·GT:奚啻谎言而已矣!
·GT:马克思的《资本论》乃共产魔经也
· GT:《21世纪资本论》究竟算什么玩意儿?
·GT:究竟谁是恐怖主义?
·GT:人魔不两立——乌克兰是又一个例子
· GT:巴以冲突其实也是马克思惹的祸
· CT:莫指“强盗”为“腐败”!
·CT:莫指“魔鬼”无“人品”!
·GT:奥巴马断送了全球反恐大战的战略成果
·GT:这里根本没有宪法!
·GT:一个并非真理的真理
·GT:重建联合国 重订国际法
·GT:联合国国际法院何时建立“红色中国特别法庭”?
·试从伊拉克战争看病入膏肓的联合国
· GT:何清涟抑毛扬邓为那般?
·GT:奥巴马背弃了美利坚合众国的立国之本
·中国民主革命前哨战业已打响
·解除香港危机的钥匙在联大
·联合国接管香港乃唯一出路
·GT:中国大陆亟待依法立国,而非“依法治国”!
· GT:奥巴马有今日,早在意料之中也!
·建议“诺贝尔和平奖”更名“诺贝尔自由奖”
·GT:何来“人权至上”与“主权至上”的大比拼?
·GT:香港主权危机必须国际化
· GT:非非法法万岁!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黑匣子主义认为,其实,马列斯毛之类的流氓无赖强盗混账者阶级的天然代表,他们既不是唯物主义者,当然也不是唯心主义者,而是荒谬绝伦且反动透顶的违心主义者,或曰诛心主义者,或曰反脑袋主义者。他们所违反的、所违犯的、所诛杀的恰恰是万物之灵长的人类作为思维器官的大脑,亦即是人心,是人性,是人的私性,是人的本性,是人的共性,是人的天性,是人的灵魂,是人的自由,是人的尊严,是整个人类。他们通过强行洗脑换脑即所谓“思想改造”迫使人们“统一思想”和“统一行动”,统一到尽说违心的话,专干违心的事,言不由衷,口是心非,自欺欺人,害人害己,进而将有思想的人类变成无思想的机器或牛马,乃至终于酿造出了清华大学流氓无赖强盗混账教授李希光这号居然妄图根本取消或彻底诛杀万物之灵长的人类作为思维器官的大脑的基本功能——“自由思维”的反脑袋主义之极品矣!
   
GT:李希光——反脑袋主义之极品

   
   
   个人标签:
    ★讨马讨毛讨共 铲除共产魔教 埋葬毛僵尸 颠覆毛匪帮 解放全中国 拯救全人类★
    ★推进民主自由 扼止独裁专制 维护人类尊严 实现世界大同★
   
   
   【附件】

   

   
   李希光要求人大立法禁止自由思维

   

   
     更新时间:2003-06-14 14:27:36

     主持人: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清华大学的著名教授李希光老师,由于李老师在一篇文章中提到人大应该立法禁止网络匿名发表自己的言论,受到了很大的争议。这次李老师亲自来到直播间,接受我们的采访。并且拿出了更加惊人的理论:建议人大立法禁止人们自由思维,要求对思维立法干涉。李教授,您能谈谈你的最新观点吗? 李希光:我认为人的思维和社会中其他行为规则一样,都应该受到严格的法律制约,个人在思维上的任何想法都要负法律责任。你不能因为是自己的自由思维,就可以任意思考任何问题,任意在大脑中攻击他人或者社会,这同样要承担名誉损害权责任或者法律责任。至于自由思维产生的负面作用甚至可能比实际的伤害还要厉害,还要危害大,而且它造成的伤害,有时候是不可弥补的。因为你产生了自己的一种特有的思维,可能你一生中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你一辈子也就只会产生一次这样的想法,但是,有可能就是你这样的不负责任的想法,导致你对这个社会或者你的领导以及你的朋友有反面的看法出现,在无形中你就危害到了社会别人,你的生活就有可能为此而发生改变。即使你对你的这种自由思维进行更正了,但是你单纯的心态是不可能再回来了。和社会上其他的行为不一样,自由思维每天都会出现不像社会上其他行为,受众是固定的,而你的自由思维的对象却可以使任意的,不固定的。所以我就建议,我们国家的人大立法机构对自由思维当中的反社会以及攻击他人的思维特别应该给以严惩。
   
     同时我建议人大应该立法禁止任何人在大脑中自由思维,产生各种思想,应该提倡把自己的思想说出来,要毫无保留的说出来,告诉别人。把自己的思想完全说出来,不能把自己的思想隐藏在内心深处,这样不利于监管。这是全球化时代、思想统一的时代。利用别人不可能知道的自由思维来思考是对政府和公众的不负责。因为你告诉别人你的思想,你说你认为清华大学的教授李希光是个伟大的人,这时候你说他怎么怎么好,大家知道这是你真实的想法,于是大家会相信你,于是我也就很开心,于是你就有可能被提拔重用。如果你自由思维了,不告诉大家你的思想,那么无论你怎样认为清华大学的李希光教授怎么好,大家也不会知道,你也就不会得到任何好处。事实上清华大学的教授李希光就是好,于是自由思维就对你和清华大学的李希光教授产生了不公正,这就是别人和你自己的不负责任。当然,这是禁止自由思维的一个好处,如果你产生出清华大学的李希光教授是个狗腿子,是个御用文人这样严重错误的自由思维,那么危害就大了,就要被严惩,这就是控制自由思维的正反例子。
   
     自由思维也是存在于某个社会某个国家里的某个具体的人身上的,既然这个人属于某个社会,某个国家,那么你就不能因为别人无法了解你的思维,你就对思维的内容,要求和对这个具体人的行为的内容不一样,思维就不用讲究统一性了,讲究对社会对政府的负责了,不是这样的。思维永远只是一个具体人的某种构成,就像人的手,头发、内脏等一样是构成一个正常人的某种器官一样,思维是无法离开具体人而存在的。虽然因人而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随着时代的发展,不知道自由思维还会出现什么不可确定的内容,思维是越来越复杂,于是人越来越复杂,最终导致政府越来越傻瓜,越来越丧失统治必须的权威,所以要严格控制人类的自由思维,要制订一定的标准思维模式,要通过立法来推行这种标准的思维模式,以便政府加强管理,引导群众走正确的道路。
   
     自由思维本身靠的来源是它所依附的某个具体人所接触到的一些事务。在世界来讲,思维本身基本上完全靠个人本身的素质来控制来是没有的。比如大家推崇的西方人士,他们本身的思维也是发散性的,也不是和政府口径所一致的,这说明靠个人素质来控制自由思维是不科学的。西方大众的思维也都是来自他们所接触的社会所提供给他们的各种各样的素材,对于个人而言,他不可能出于本能的控制自己的思维。中国现在看也是这样的。基本上大家看到的各种东西,比如某某某在收容所离奇死亡了,某某夫妻被人当作卖淫嫖娼给抓起来了等等,导致社会上各种思潮泛滥,这对于我们的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有很大的危害,也对我们的新闻理念有所动摇,这是很危险的。所以我建议政府一定要对这种现象有所警惕,人大也要赶快出台法律,严禁自由思维的蔓延。
   
     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自由思维对于个人来说也是很困难的。第一,自由思维要求个人必须有一定的知识面。而有一定的知识面则有两个麻烦:花费的时间太多,要看很多书,要知道不同渠道来源的人文地理,这样务必就占用了大量的喝酒打牌等娱乐活动的时间,出于对我国人民的热爱之情,我不希望人们占用过多时间自由思维,第二,自由思维的人容易产生不满情绪,知道的多,烦恼就越多,无知者无罪,知识越多越反动,所以我希望大家把时间多花在娱乐上面,多看看我们给你们准备的各种媒体,这样会使你们少产生自由思维的念头,会很开心的度过每一天的。
   
     举个例子,朝鲜就是一个取消自由思维后的社会,他的一些东西很值得我们学习。我现在每周都要坚持去金正日大学学习金正日主题思想,我觉得金正日主题思想是很好的东西,他会使你产生希望,产生一种幸福感,因为学习他,你会渐渐的忘记自己还会思维,你会被一个经过净化改良,提出过各种毒素的完美思想所吸引,所控制。虽然那里的人民在美帝国主义的压迫下和自然灾害的侵扰下,生活很艰苦,但那里的人民从不言苦,因为大家只有一个思想:伟大的金正日主题思想,人们知道,他们的一生注定是用来保卫伟大的金正日同志的,只有让他们的太阳开心,他们才会完成作为一个人的价值。于是,当我走在朝鲜的大街小巷,看到那些虽然饿得饥肠辘辘,自己皮包骨头,却一脸的满足和幸福,这都是因为他们有着统一的思想,这都是因为他们知道,他们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因为就连他们的思想也都有人给他们安排,不用他们自己去费劲的瞎想。反过来再看看美帝国主义国家的人民,虽然有车有房,生活得很富足,可是由于政府的原因,容许他们自由思维,君不见霉帝的人民各个牢骚满腹,对现实极度不满,人民在自己国土上搞恐怖袭击来发泄对当局的不满,而相对应的朝鲜,生活虽然艰苦,但人们很知足,每个人都感到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没有人会对社会有所不满,这就够了,这个事例生动的说明限制自由思维,统一思维的极端重要性。
   
     主持人:李希光教授认为,如今老百姓最常思考的问题越来越远离政府的根本利益,虽然它们很煽情,老百姓也很爱向这些问题,比如收容所等等社会问题,但是他们自由思维的,却很少是关系到国家和人们根本利益的大问题。所有的人都不会承认自己的思维不正确,可他们又不敢或者不愿意将他们的真实思想告诉他人或者政府,面对自由思维的窘迫,最终就是社会否认你。李希光教授认为,如今的自由思维在一定程度上正走入了一个充满悖论的误区。
   
     李希光:现在一个非常可怕的名词叫“自由民主”。“自由民主”本身就是叫大家多看到事件的真相,就是几个人在那查找资料,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一件事情的真相,然后反映在脑子里,把社会认可的某种模式的思维赶跑,这就成了自由思维,但你的思想很有可能是不被社会或者政府认可的,为什么?社会或者政府认可的每种思想都必须经过我们或者说有关部门的认可,我们要通过各种线索,把正反两方面的立场都要替你们想到,各种观点都要找到,同时一定要找到你们喜闻乐见的形式把它表达出来,让你们接受。我们这样做是完完全全的无私无利,我们不为别的,就为了能让你们不用费劲的自己思考问题,我们把一切都为你们安排好了,你们只要像猪一样的生活就好了。(在这里我要补充一点,我认为这世界上最最幸福的生物就是猪了,注意,是家猪不是野猪,你看,家猪在主人的安排下,吃喝玩乐样样不愁,虽然等待他们的命运是死亡,可是正是由于家猪的天性懒惰,没有自己的思维,他们依然生活得很愉快,死亡对他们来说也只是最后几分钟的恐惧,大多数时候他们生活在幸福的天堂里,而野猪就不同了,就是他们太有个性,太有自己的思维,才会想办法和人类周旋在一起,才会想办法自己找食吃,死亡对他们来说不是最后几分钟的恐惧,而是存在于他们一生中每分钟的事实)
   
     自由思维是很没有理性的一种思维方式,他的娱乐性发散性很强。比如你知道公众有一种崇拜明星的心理,你也就打开电视,看到几个明星在那一露脸,这时候你所思考的不是自身的事情,更关注的是明星了。他在想什么?他在做什么?几个明星在给我们广大的公众在设计议程。你们公众,你们要关心什么,你们想什么,不要根据事物发展的真相去关注,而是根据我们几位明星在这聊天,我们觉得什么好玩,你们就听什么。但是你想到的很多,但就是想想,他所谈的事情跟我没关系啊,他好像在另一个星球在谈论事情。可能事情确实发生在我身边,我怎么感觉到这件事情跟我没关系呢?所以自由思维我是非常反对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