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独往独来
[主页]->[现实中国]->[独往独来]->[庄晓斌: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独往独来
·戴高乐的遗嘱
·张洞生:中共想要‘文化强国’是在‘痴人说梦’
·白岩松 :幸福在哪里
·杜月笙教你怎么看人的本质
·张洞生:老江和中共要求《领导干部一定要努力学习外语》暗藏那些玄机?
·慕容雪村:慕容雪村
·美国连番逮捕中共海外头目 唐宇华被指北美最大特务
·张 洞 生: 分析比较中美两国社会潜在危机的严重程度
·“耀邦太天真了!” ——杨西光评价胡耀邦
·中国没有“贵族”,只有“暴发户”
·何方:应为社会主义正名
·张 洞 生 :对中国当前的政治派别分折
·资中筠:岁末杂感致友人
·张洞生:从人性角度认识公有制和私有制,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矛盾面是对立
·金正日竟做过这么多让中国尴尬的事
·张洞生:请不要对中共使乌坎骚乱暂时软着陆抱过大的幻想
·朱家台:政變經又熱 北京 十八大險象迭現•
·崔武年:我对政治改革的十三点看法
·张洞生:毛泽东不断地‘群众斗群众运动’使中华民族变成“低素质民族”
·胡锦涛与马英九的元旦献词对比(附全文)
·2011年十九个最无耻新闻(转)
·妙哉高论!):幸亏当年J没占领Ch,否则都要这样了!
·陈正中:中共党史对毛泽东的罪恶不要再遮遮掩掩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1)
·林辉:《还原历史系列》,朱忠康作序---(2)
·中宣部爲什麽害怕辛子陵?·作者: 龐觀清
·孙 越:2012年俄罗斯政局
·张洞生:只有民主法治,民众才有权作‘分蛋糕’的主人,而不致仅当‘作蛋糕
·对中央党校尹保云教授的采访(摘要)
·毛泽东的政治特色
·王力雄:除了自焚,还能做什么?一年来16起藏人僧侣自焚
·台湾大选日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走红
·余杰:揭露中共暴政,奔向自由世界――我的去国声明
·刘长海—敲丧钟的英雄
·真实的赫鲁晓夫
·张洞生:任何时候,中产阶级(中间阶层)才是发展生产力和推动社会进步、转
·毛情人自白录/金钟
·陈有西:法治中国:变革时代的法律秩序
·江氏访俄签定卖国条约之谜
·钱理群 :张木生令吾担忧
·张洞生:中美今后10年之间的激烈冲突、较量的前景和结局
·铁流:是巧合,还是胡锦涛向“改革开放”亮剑?
·张洞生:18大政治局常委抢位战掀起新浪潮,好戏或许还在后头
·严家祺傅国涌余英时荆楚:中国向何处去?
·中共反人民的疯狂暴力镇压与人民反中共的暴力革命
·大学生抗议官方在校园处决犯人(附图)
·阮铭,时鉴对远华案一书的序言
·张洞生:中共高层某领导的讲话证实了余杰揭露中共‘要活埋200精英的话’并
·侯工:贪官盛行将会天下大乱
·张洞生:幸亏有个美国,才使世界免遭‘一党专政’的共产党奴隶
·戴建业:谁抽去了中国人的脊梁?
·张洞生:对王立军进出美国成都领事馆事件后果的拙见
·刘瑜:美国的“四项基本原则”
·维梁的博客: 要活埋余杰的原来是他们
·刘亚洲:毛刘周
·忘记毛时代的罪恶就是背叛
·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汪洋胡锦涛得利、
·张洞生:王立军被精神病、薄熙来没有末日、习近平日子难过、、、
·雅尼克:中国是否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
·朱忠康:反右五十五周年,应该给右派补赔!
·为他们立碑为中华民族立碑·孔令平
·张洞生:我对中共如何进行改革提一个最简单易行的先行倡议(新)
· 彭博财经:中国的富豪代表们让美国的议员们相形见绌
·张洞生:天朝最近重提‘改革’是否为了缓和民怨,在给民众‘画饼充饥’?
·杜君立:作为历史终结者的蒋经国
·曹思源:“六个不搞”毫无道理
·周素子:百歲學者周有光談政治
·张洞生:为什么中共会定性王立军事件为‘孤立事件’和‘间歇性精神病发作’
·别提弱智的阴谋论
·趙駿河:中國精神
·钱学森郭沫若马寅初梁漱溟
·贫农寇学书 为何“扇了毛泽东三个耳光”?
·张洞生:中共权贵搞特权、贪污腐败、当裸官卖国、搞世袭制,却要人民爱国、
·陈行之:掩映在历史深处的个人动机
·陈 昭:打开中共党史迷宫的三把钥匙
·张洞生:为什么走投无路的中共哀求与普京结盟反美,甘当俄罗斯的喽啰?
·严演:太子党三千伏兵归顺习近平
·铁流探望辛子陵纪实
·曾节明:切忌以血统论论断人
·章天亮:薄熙来案何时演变成谋反风暴?
·张洞生:胡温现在向反改革顽固势力所作的坚决斗争,结局尚难预料。
·港媒:刘源公开叫板军中三巨头
·王立军揭发的薄镇压法轮功的那些残忍指示和做法,
·张洞生:中共急迫地想要与普京结盟,却热脸贴上了普京的冷屁股
·吕加平:“关于江的 “二奸二假”和政治诈骗问题与要求调查的呼吁
·分析人士:胡锦涛为何既不政改又不反腐
·奥巴马胡锦涛去年会白宫,今年会首尔
·闫桂勋: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文字狱
·曹思源:政改路径: 国家宪政与党内民主
·冉帝令:越南要建美国式国家
·政治辛子陵:体制改革是为了管住官员而不是为了管住百姓
·杨恒均:你所不知道的香港
·张洞生:西南王下课了,与中共是否实质上启动政治改革是两回事
·辛子陵:-政改兴邦 脱苏入美 ,致中共十八大新领导人
·“弱势”经济学家胡星斗
·震撼!!!王净文: 高智晟是两派生死争斗的焦点。
·张洞生:中共疯狂地反美,只能加速其崩溃倒台
·宋美龄之死 颠覆中共抗日谎言
·张洞生:紧急呼吁胡温习李,抓紧天赐良机,解散中共,实行全面政改,救中国
·中国人震惊:郎咸平曝光惊人秘密
·曾节明樵夫:胡温是两种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庄晓斌: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
   
   
   
   庄晓斌


   
   
   
    我的老板,瑞典籍香港出版商桂民海(阿海)先生失联已经两个多月了,在这两个月里,老朽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一直悬着,始终放不下来的,心中着实牵挂阿海,他现在人在何处?是否受到了严刑拷打?他今后还能回到他位于德国杜塞尔多夫市的家么?他那两位翘首以盼的亲人既他的妻子和女儿现在是否已经能和他联系了?他在香港和泰国的物产今后还有人为他打理么?他还能吃到法国的鹅肝酱,喝到波尔多的红酒么?
   
    这些都是老朽关注的事情。当然这也是利害攸关的缘故,桂民海先生的处境安危关系到老朽的余生是否会永远地活在战战兢兢之中,因此老朽就格外关注桂民海先生的命运,想方设法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关于桂民海先生的一切消息。但是桂老板犹如人间蒸发了一样,自去年的十月十七日以后,就再也联系不上了,到了年底,香港又传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铜锣湾书店的另一个股东李波先生也被中共特工强行绑架了。这是既桂民海等四人神秘失踪之后,第五位被中共特工秘密控制的香港商人。当然这都是因为出版政治禁书的缘故。李波和桂民海先生都是从事出版政治禁书的商人。而且据说李波还是桂民海的老师,他出版政治禁书的资历比阿海还老,连阿海都视李波为他的老师。中共无视国际法准则,无视人权,如同黑社会一样,用土匪绑票样的下三滥手段 ,公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越界抓人捕人,胆大妄为已经到了肆无忌惮的地步,真是令人触目惊心,心寒齿冷啊!
   
    各种肤色的人类为什么都一个个族群毫无例外地组成了一个个国家,就是因组成了国家能给人类带来一种安全感。因为国家可以制定出法律,要求公民遵守,要求公民的一切行为都要遵纪守法,这是行为的底线,说白了,也就建立一种秩序,一种规则,人类社会因为有了秩序和规则,才划开了文明和野蛮的区别,文明社会是以遵纪守法作为社会最鲜明的特征的。地球人都知道,一个政权是不是以法治国这是检验这个政权有没有值得让人民拥戴的理由,假如一个政权肆意妄为,随心所欲地践踏自己制定的法律,这个政权就一定是一个流氓无赖政权无疑。
   
    毫不隐瞒,本人虽然未曾和李波先生有过交往,却是先前失踪的桂民海先生麾下的一名写手。可以坦白地交代自己和桂民海结交的这一层关系。
   
    老朽结识阿海,至今还不到两年时间,唯一的一次交往,也就是去年的十一月份,老朽去香港和他在一起朝夕相处了十来天时间,就是那次我知道了阿海喜欢吃法国的鹅肝酱和喜欢喝法国波尔多红酒。阿海是性情中人,他虽然学贯中西,有相当深厚的文化底蕴,却喜欢爆粗口,常把那句国骂 也挂在嘴边上。据说阿海会四种语言,老朽亲眼见到阿海在香港街头用流利的英语在手机里和他的朋友对话交谈,当时就令老朽钦佩得不得了。
   
    阿海在香港的住宅,楼下一个中餐馆就是阿海的食堂,他的一日三餐,基本上都在这个食堂里解决的。他家来了客人,这里也是他招待客人的地点。去年我去香港的这几天,这里也就成了我和阿海就餐的地方。那时我还没有戒烟,而我和阿海的烟瘾都非常大。因为香港的餐馆内都是禁烟的,往往在吃一餐饭的时间里,我和阿海要分别到餐馆的门外去过过烟瘾。阿海为人很仗义,到他家里来的客人,吃饭都是由他来买单的。当然这也是那种所谓的中国人的仗义了。而我是个东北汉子,也乐于争抢着买单,就这样在一次晚餐时我乘阿海到门外过烟瘾时,抢先把餐费付了。阿海回来得知此事后,大不满意,他对我讲,这里是他的地盘。我来到他的地盘,就要遵循他的规矩,是不可我来买单的。见此我只连声表示歉意,并说“|至此一次,下不为例。”,果然,我在香港住了十天,在这个食堂里用餐,都是阿海买单,我再未付过一次。不仅仅是吃饭,而且我这个烟民,连香烟也是阿海事先都买好了的,阿海待人接物就是如此厚道,他虽然在西方生活了二十多年,但对待朋友,还是像中国人那样热情好客。
   
    我曾对阿海说过这样的话:“结识了您阿海,是我此生的荣幸,此前,无论是中国大陆的出版社还是海外的出版商,没有一家出版社愿意为我写出的文稿付薪酬的。只是在您阿海这里我才知道了自己写出的文字竟然也能换来真金白银的。因此给你写书稿我无怨无悔,因为在您这里,我才无愧是一个劳动者。感觉到自己付出的劳动也都是有价值的。”
   
    阿海失联之后,几乎世界上所有的新闻媒体对此都有过关注。但也仅仅是关注而已,只是报道了一个瑞典籍香港出版商在泰国神秘失踪消息而已。除了爆出这一则消息之外,竟然没有任何一国的新闻媒体或政府对此事做抨击和谴责。似乎桂民海先生在泰国被一股神秘力量秘密地控制了。这是很正常的事,也是天经地义的事了,这是不应该予以抨击和谴责的了。
   
    真应该是这样的么?桂民海先生他有什么错?或者说他有罪么?,他在香港合法出版书籍,在泰国合法居住,购买物产,这都是符合所在地的法律的。桂民海先生没有任何违法行为,为什么却遭到这股神秘力量的秘密地控制了呢?假如这一股神秘力量真的是国家行为的话,那么这个国家是不是就是个流氓国家呢?他为什么不敢光明磊落地捕人抓人,而是像个黑社会搞绑架一样呢?
   
    桂民海先生在香港出版政治禁书,确实是触动了中共高层敏感神经,由此惹怒了中共高层,这是必然的。但是一个国家政权能不能光明磊落一点,不要把一个国家政权自甘堕落成了一个黑社会好不好?桂先生如果有罪,请拿到台面上来,通过法律定罪审判,科以刑罚,甚至判处死刑,都是可以的。但是就这样用黑社会绑架的手段,把桂民海先生控制住了,秘密押回国内 甚至秘密处死, 这都和黑社会的绑票一样卑鄙可耻!是应给予强烈谴责和抨击的!
   
    一个国家政权如果沦落成了一个黑社会组织,这样的国家政权还有什么理由来得到人民的拥戴呢?现在中共这个流氓政权,动用特工在泰国公然将具有瑞典国籍的桂民海先生绑架回国,这不仅仅侵犯了人权,而且无视于国际法准则。对于中共的这种流氓行径,主持正义的国际社会,本应该给予强烈的谴责和抨击的。但是遗憾的是,桂民海先生的事件发生至今已经两个月了,未见到主持正义的国际社会,对中共流氓政权的这种悍然侵犯人权,无视于国际法准则的行径给予谴责和抨击,正是这样的纵容,使得中共这个流氓政权有恃无恐,任何流氓手段他们都敢使出来的。
   
    对这种肆无忌惮地践踏人权和法律的行为不予以强烈抨击,就是对中共这种流氓行径的纵容,他们将来就会更加肆无忌惮。
   
    俗话说:“不怕黑社会,就怕社会黑”假如掌握着国家机器的统治者可以毫无顾忌地恣意妄为,那么生活在这种毫无顾忌毫无底线的国家机器的人民,还有活路么?大陆的中共政权现在是不是已经堕落到了肆无忌惮地践踏法律践踏人权的境地?这次铜锣湾书店的股东李波先生, 本人的回乡证和护照还在家里,人却神奇地回到了大陆,连香港的出入境管理处都查不到出境的记录,他是怎么通过的海关,这样的海关还叫海关么?香港的海关警察扪心自问,你们不觉得问心有愧和脸红么?
   
    桂民海先生和李波先生的前车之鉴历历在目,老朽给桂老板当写手已实属罪大恶极了,现在还公然撰文抨击中共这个流氓政权的权威,这是不是在“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呢?
   
    说实在话,老朽当然心里有所恐惧,但恐惧归恐惧,还是要发声的。老朽当年还在二十几岁时就已经是死不悔改的“现行反革命”罪犯了,那时节,为了一条贱命可以苟活。竟然胆敢冒着被击毙的危险去越狱,今日当然就不会顾及在“太岁头上动土”了。因为当年的一颗子弹并没有击碎二十几岁的庄晓斌的脑壳,现在已经过了花甲之年的老朽,这几十年的时光已经是格外赚的了,假如真的有人想成全老朽,老朽就当一回烈士又如何? 呵呵。这当然又是斗胆调侃了……
(2016/01/1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