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藏人主张
·达赖接受和承认的东西及时地文件化
·西藏境内外的决心探讨会
·西藏无处不在的恐惧
·嘎玛桑珠爱人的博客日记
·中共對藏統治徹底特務化
·西藏一杰出青年终生监禁案引关注
·《人民日报》藏文版欲覆盖藏区
·藏传佛教寺院不受境外干涉
·
藏中交流
·藏中交流一瞥
·西藏將是我筆下永遠的體裁
·達賴喇嘛與華人學者交流觀點
·中國流亡人士致函達賴喇嘛
·达赖喇嘛会北美各界华人的讲话
·中国民间研究揭密西藏危机真相
·达萨和北京互相指责谈判诚意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从达赖喇嘛“窜访”说起
·《寻找共同点》—国际藏汉讨论会
·贡噶扎西谈“国际藏汉会议”
·藏中专家在国际藏汉会议
·民运健将知多少?—兼评藏汉对话
·参加藏汉会议的高兴和悲哀
·对比为何西人支持西藏的视角
·藏人代表在“中共60年悼念”集会上的发言
·“中美应在西藏问题上建沟通交流机制”
·北京向西藏实施“大外宣”
·西藏问题是藏汉两族之责
·未來藏中會談已無讓步餘地
·達賴喇嘛特使談中藏對話
·青海“循化事件”始末
·藏人向你告诉西藏的地位
·中国对西藏的入侵与统治
·中国对西藏的移民和控制藏人人口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社会 经济状况及殖民主义
·西藏的环境状况
·军事基地与地区的和平
·西藏人权全球最差
·中国军事基地与地区和平
·西藏自古是中国的一部分”吗?
·翻譯误导了中国人对西藏的了解
·西藏危机是中国革命的起点
·仿苏格拉底追问西藏问题
·桑傑嘉和他的心事
·三江源与文明的嬗变
·从《大藏经》出版的新闻报道引起的一些联想
·辛亥革命与汉藏关系
藏印动态
·達賴喇嘛致印度政府及人民的感謝函
·为何西藏感冒就印度发烧?
·中国可能在2012年前攻击印度
·象龙之战非一日之始
·印度经济能否超越中国?
·印度即将失去自家的活动权
·达赖喇嘛将按计划访问中印争议地区
·达赖喇嘛达旺之旅背后的中印关系
·印美领袖有望将讨论西藏问题
·印度從未承認西藏是中國一部分
·西藏水坝计划引发印度担忧
藏人有话说
·朱瑞:专访阿嘉活佛
·公主出山任重道远
·“和谐奥运”真的“和谐”吗?
·西藏學者呼籲西藏流亡政府重新審視對華政策
·疯牛:藏族人民的心愿
·可怜的藏人
·西藏三作家“炮轰”李敖
·人民的灾难就是共产党最好机会
·“西藏”是什么?
·“丢掉幻想,准备斗争!”
·达赖喇嘛前侍卫长答多维
·保护藏语就是保卫藏族文化
·圖博的代溝不是鴻溝
·谁敢说这不是即将来临的种族冲突?
·達賴喇嘛官方國際華文網站開通
·中國五千年文明剩多少?
·反藏神笔华子落马内幕
·迟来的悼念
·2008年西藏的第二戰場
·達賴喇嘛對農曆新年賀詞
·西藏高度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的本
·《一个藏人的童年》(暂名)
·从藏獒热谈起
·西藏為什麼要高度自治
·评近期达萨和北京互动
·从给尊者达赖喇嘛献哈达说起
·中国作家镕畅剽窃藏人作家小说
·西藏前政治犯向國際法庭要求懲治中共高官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透视一名西藏年轻作家的“失踪”
·談《西藏之水救中國》一書
·藏、藏人、藏语
·雪莲: 我们要回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妖西(劉敬文) 先生谈《中华民国祭》

《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與談來賓致詞逐字稿(第四部分:妖西(劉敬文) 先生致詞)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國際社會把中華民國逐出是一九七零年代的事情,我那時候才剛出生,年份我常常忘記,反正大概七零年代的事情,那它們已經做了一個這樣的決定,它不可能讓你復活,就國家在國際社會,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已經是dead body,你也沒辦法over the dead body,它就是 dead body。那dead body必須要透過新的一個國家的建造工程,要重新發出一個新的聲音,由台灣人集體向國際社會發出一個新的聲音──你要建立一個新的國家,才比較有可能、、、、、、 ——妖西(劉敬文)」

   
   
   【編按:《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除了袁紅冰教授的演講之外,與談來賓論述亦均極為精闢。與談來賓論述逐字稿將逐篇刊出,分享讀者。逐字稿務求不失原意,若有不足之處請讀者不吝提出,並請與談來賓指正,俾便修訂。
   
   錄影除全程之外,為方便讀者閱聽,另分割成四段,皆在文末附上連結。——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
   
   袁紅冰《中華民國祭》新書發表會暨「二〇一六台灣大選之後的兩岸關係變化預測」專題演講(2016/1/9)
   
   與談來賓致詞逐字稿〈4〉福爾摩鯊會社社長 妖西(劉敬文) 先生(四千餘字)
   
   
   (錄影全程 1:39:48處開始~1:51:31 或分段第三段 10:51:00處開始~22:34:00)
   
   很榮幸今天來這邊,跟大家談一下,我看完這本袁老師、袁紅冰老師的書,《中華民國祭》的一些感想。
   當然首先我推薦這本書,我認為這本書用很不一樣的角度,來談中華民國。這個是我做為一個獨立建國運動的工作者,我覺得這個書,在這個,尤其是前半部的部分,很值得推薦。
   因為在台灣長大,從小在台灣土生土長的話,很不容易用這樣的一個視角來看中華民國。那麼我覺得袁老師的視角是蠻特別的,他是中國人,所以他應該是用一個中國視角;那中國視角大概百分之九十九點九,不會以「台灣共和國」做為書的結尾,所以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一個視角──它是中國人的視角,但是它是一個反中共的視角,那也是一個站在台灣人主體這邊,聲援、支持的視角。
   他對中華民國的看法,像我這一輩,包括我在內,其實很多年輕人就一樣,一直大概要到八年級生才可能能夠比較免疫。免疫,但也不是完全免疫。免疫於什麼呢?就是對於中華民國有的認知,整個中華民國歷史的認知。
   那我的認識是這樣,基本上,尤其看了袁老師的書之後,我馬上浮現一個感想:過去我們所認識的中華民國,其實是(以)國民黨跟蔣介石(為)中心的中華民國,其實就是國民黨的黨史,或是一個非常非常國民黨本位主義的,甚至蔣介石本位主義。那這個其實對中華民國的瞭解是不夠全面、不夠客觀的。
   大家從前面的幾章可以看到《中華民國祭》在談中華民國,包括辛亥革命的那個寫法,事實上,我覺得很有趣,而且也確實讓我們這一輩的行動者,也可以說是某種羨慕吧,羨慕中國人在一百年前──應該是,現在是民國,因為我都習慣用西元前,今年是民國幾年──所以是一百零五年前,中國也出了一批這樣有(建國)想法,然後甚至有了更高行動力的一大群人,推翻了滿清、清帝國殖民政權。我覺得這個對我們這樣的行動者來說,是非常的感佩的。
   事實上我的看法啦,這本書貫穿在其中的,其實是袁老師對於先秦、春秋戰國中國思想的一種嚮往,我不知道我的解讀有沒有錯誤。但那是我看到這個東西一直隱隱地貫穿著整本書。基本上我大體來說是可以理解,也認同的。
   確實辛亥革命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台灣沒有辦法革命。有很多很多勇敢的前輩,在座也有很多我剛剛有看到,很多都事實上比我們勇敢;因為我們在立法院其實沒有多勇敢,還好,就翻個圍牆,然後把東西堆一堆;前輩不一樣,那個時候是,很多人說是前輩提著頭,在跟蔣介石對幹,這個實在是我們自嘆不如啦。雖然很多前輩對我們的評價很高,但是其實至少我是覺得我們這一輩真的生活相對比較好啦。所以,再更進一步的,可能大家就會有____。
   好,那這是我對這本書大概一個評價,我認為這本書很值得看,尤其是前半部,而不是後半部。因為後半部其實我反而有一些不同的意見,尤其對於袁老師的樂觀,那我做為一個一線的工作者,我其實不敢這麼樂觀。
   我舉個例子來講,我(剛從羅斯福路)走過來的過程中,看到很可怕的東西,看到很傷眼的東西;一大堆人拿著中華民國國旗,在我面前揮來揮去的。雖然年紀普遍偏大,但還是會看到一些年輕的面孔,讓我尤其憂心──喔,天哪,未來還要繼續跟他們作戰,我們到底要戰到哪一天?還不要講中華民國祭了,講國民黨祭,都恐怕……唉我不知道二零二零年,有沒有辦法把它們從台灣這個政治圈裡面逐出,都還不知道,還未定之天。
   因為像剛剛這樣走過來,仍然(人)這麼多,雖然是花錢買的啦……我有一個記者朋友,剛剛中午跟我吃個飯,就在跟他(一起)碰到(國民黨遊行的時候),有一些朋友建議他「你去訪問啊,你去訪問那些人,那個一台車(要花)多少錢?」就是國民黨幾乎都是用錢來買的那些走狗。但是不管怎麼樣,可見得它還是很有錢,(因為你要讓它,)人真的滿多,真的滿多,你待會出去,也許還是看到一大堆也說不定。
   人那麼多,我就在看,你看其實大家說柯P贏了,柯P不管怎麼樣,不管他代表誰,因為其實柯P演變到現在,能不能代表我,我雖然投他一票,人民代表我,我自己有點question,但是不管怎麼樣,他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台北市,一個象徵國民黨永久統治的地方,國民黨的皇居之所在地,終於可以把它攻陷。可是回頭看,連勝文還是拿了差不多六十萬票,我一想到,噢天哪,還有六十萬人民,走在街上,八十萬分之六十萬,代表一百四十分之六十──也大概十個人裡面,有四個人、三個人會是支持國民黨的。我一想到這個,我就覺得很頭痛哪。所以我是不會像袁老師這麼地樂觀,說中華民國的祭典要來了,二零一六是個祭典。
   我同意,二零一六非常非常重要,非常重要,這是一個第三次政黨輪替,政黨輪替當然對台灣來說,對台灣的民主來說,是個很重要的指標。那麼也是國民黨預期(會敗選),我也希望。預期(會勝選的)蔡英文最近又開始喊告急,因為我們這些(人)小小扯了後腿。在這邊不要批評他們,批評我們自己,不要批評他們。反正,Anyway,局勢就是這樣往前走了,我是覺得不會這麼快啦,而且肯定還會有一些變化,那國民黨可能也會趁機地去分化我們,或者是什麼。這些都是有可能的,所以我是比較謹慎以待,謹慎以待。
   我當然希望,我也知道執政權肯定可以奪回來,但是你說,你要講國會,能不能真的確定過半,然後能不能夠順利地推動,一些很基礎的……一個正常民主國家應該有的一些基礎的法制建設,我其實是不敢講的。當然不是說不信任民進黨而已啦,而是說還有很多很多的變數,真的還有很多的變數。國民黨事實上,像我們有在跑選舉的都知道,國民黨在最後的兩個禮拜開始狂灑錢──OK啦,告我沒關係,我們這邊也很多人被國民黨告,我就敢這樣講,我們都知道──它就是開始狂灑錢。
   錢很多,開始買票,然後很多地方的選情開始,本來也許六:四,買買買,買到五五波等等。那這個都會讓(這個書名的)《中華民國祭》的後半段的樂觀的一個結尾,可能蒙上一些陰影。
   當然我完全是贊同,我也希望,希望真的就是明年開始,就是一個中華民國祭。但是,我也感謝,其實我對這本書,尤其就是作者袁老師,充滿了感謝。他做為中國人,沒事幹嘛跑來聲援我們台灣,我也覺得這點還滿有趣的,也覺得很感謝。然後他也下了這樣一個標題(中華民國祭),這個標題坦白說台灣人我們自己其實都不見得敢下,不敢下,因為你如果真的有熟悉台灣政局,你們都知道台灣的主流還是維持現狀。
   那什麼是現狀呢?現狀就像馬英九講的,也包括蔡英文講的,就是那個中華民國憲政體制。這個東西對於我來講,對於我們希望推動獨立建國的人來說,那個是最重要被打破的東西。
   我們可以接受維持現狀,是因為它是過渡時期,對我來說這個所謂的中華民國憲政體制,絕對不可能是一個永遠的狀態。
   我在這個部分會跟剛剛李酉潭老師有一點點不同的意見,就是說在國內其實真的沒有差,我也同意,那面旗幟雖然它很討厭,跟台灣實在沒有關係,又是一個國民黨黨徽在上面,但是沒有關係,我們可以裝看不見。
   這真的都是小事,國號、國歌、名稱,確實是小事,但是有一點是實實在在的,就是「中華民國」這四個字,是不可能讓台灣走入國際社會。這個東西絕對不是名字的問題。因為就是你宣稱你是繼承一個中華民國的體制,一個國體的話,國際社會就不會接受你。因為國際社會把中華民國逐出是一九七零年代的事情,我那時候才剛出生,年份我常常忘記,反正大概七零年代的事情,那它們已經做了一個這樣的決定,它不可能讓你復活,就國家在國際社會,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已經是dead body,你也沒辦法over the dead body,它就是 dead body。那dead body必須要透過新的一個國家的建造工程,要重新發出一個新的聲音,由台灣人集體向國際社會發出一個新的聲音──你要建立一個新的國家,才比較有可能,而且在此還不考慮中國的因素。
   這是一個很理想化的來講,你勢必要經過這樣一個過程,你才可能、才會有這個機會去加入聯合國。用中華民國名義加入聯合國,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因為人家就已經……可以是說,當然這例子可能不是很好,但我先暫時用這例子,有點像你已經被退學了,你再求復學,你也許可以重考,可是你重考基本上是以一個新的身分;有點類似這樣啦,你不可能一樣用舊的身分,用一個被開除的身分,再去、再跑到這個國際社會裡。那這一點我覺得這不是單純,絕對不是單純的名字的問題。
   也是這些,至少我們這些,包括我,其實比我晚的比較算,就是天然獨們,所真正希望(……其實天然獨們,你們可以發現),用「台灣」加入國際社會這個東西,作為一個標的是大家非常感興趣的,因為其實想得比較多的人,或他有在跑,或他有留學過──留學過的人不用講,留學過的幾乎啦,很有趣的現象,就是可能他本來也是一個中華民國的擁護者,也是認為中華民國跟台灣不需要作進一步的區分,沒有差,只是個名字而已,反正都是一樣嘛,制度都還是一樣,大家還在這個制度下拿一樣的身分證,拿一樣的護照,這沒有差;但是他一旦出國留學之後,回來後就變台獨了,就不要中華民國了─因為中華民國在國際社會真的沒有人理你,你講台灣人家會理你,國際社會辨識的符號,雖然台灣還不是一個國家,但是他們是可以辨識「Taiwan」(的)。你講「R.O.C」, 「So you’re Chinese?」,那個嫌惡的表情,「No, no , no, we are Taiwanese, not Chinese. No, definitely not Chinese.」我在英國留學的時候,只有在做壞事的時候會跟老外說我是Chinese,亂丟垃圾的時候,「 Oh, I’m Chinese, sorry.」就跑掉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