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点滴人生
[主页]->[人生感怀]->[点滴人生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点滴人生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一)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二)
·从费孝通说开去 (之三 -- 完)
·钱学森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上)
·Medicare 的噩梦 -- 完结篇 (下)
·翻译《最后的女皇 -- 宋美龄传》
·顺境.逆境
·
·兩次尷尬的聚會 (1)
·兩次尷尬的聚會(2 - 完)
·司徒華 (一)
·司徒華 (二)
·司徒華 (三 - 完)
·人生一頁 -- 自卑 (重發)
·人生一頁 -- 飚�(上)
·人生一頁 -- 飚�(下)
·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上)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中)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下)
·人生一頁 --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上)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中)
·在美國示威記 (後記下)
·同情唐英年
·對著幹 硬著陸
·江湖飯局情節重構
·唐梁相較
·同志治港
·地下黨之謎
·維護香港最核心的價值 -- 反共
·《神州六十年》
·在人潮中
·振英「僭建門」
·梁營行政成員
·「秀」王梁振英
·正邪之爭
·「問心無愧」
·鬧劇落幕
·搬家記
·鬼醫
·妻子的鼾聲
·山邊 (上)
·山邊 (下)
·人生的兩頭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上)
·陳之藩與童元方 (下)
·神童
·事功 (上)
·事功 (下)
·從朴槿惠、梁振英談起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上)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下)
·遊海南島
·不能原諒日本 (上)
·不能原諒日本 (下)
·Socialization (上)
·Socialization (下)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上)
·從我的校對眼說起 (下)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上)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中)
·梁振英治港一年 (下)
·棄書
·雨果﹕《悲慘世界》
·擇業
·梁振英答問大會
·梁振英橫行到幾時
·梁振英為什麼只發兩個牌
·免費電視發牌答問
·梁振英何去何從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上)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中)
·致余、呂二兄談讀書 (下)
·我的寫作「生涯」(上)
·我的寫作「生涯」(中)
·我的寫作「生涯」(下)
·吳昊逝世
·《平寬譯室》感言
·佔領中環 能否成事
·重讀日記 -- 並更正《吳昊逝世》部份情節
·人生隨筆 -- 「被參加」
·港事隨筆 -- 從新鴻基郭氏家族和解談起
·世事隨筆﹕中日衝突 如箭在弦
·人生隨筆﹕遇故人
·港事隨筆﹕與民為敵的梁振英
·港事隨筆﹕「驅蝗行動」的感想
·國事隨筆﹕宋彬彬道歉
·人生隨筆﹕孫子出生拉雜談
·港事隨筆﹕何俊仁應該退休了
·歡迎抄引
·不要假貨﹗
·港事隨筆﹕劉進圖案
·港事隨筆﹕香港的「百萬富翁」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上)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談 (下)
·人生隨筆﹕人口調查員經驗 (下)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 (上)
·港事隨筆﹕香港大學新校長上任(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從李波想到周榆瑞

声明:此文作者禁止复制,如需转载必须经得作者同意。

   銅鑼灣書店的負責人李波的失蹤,使我想到了不久前閱讀完畢的一書“彷徨與抉擇”的主角周榆瑞。兩人的境況雖然頗為不同,但無緣無故失蹤則同是一樣,使我感覺到中國大陸真是一個恐怖的間諜國家,六十年不變。

   李波沒有經過正式關道被押送回大陸,令人心寒。這樣說來,香港人的人身安全何在?據在港的國事知情者說,這并非第一宗。香港邊境交通頻繁,又有遼闊的海岸,把人私運入大陸,對公安人員而言,輕而易舉。李波便是這樣被擄入大陸了。僥幸這事為民主派獲悉,又有李波夫人向警方報案丈夫失蹤,于是這事被公開,不能掩飾。

   雖然事情被揭發後,“李波”不只一次給妻子寫信傳真和拍錄影帶,表示人身“安全”,自己由非正常管道去大陸處理事務,著妻子銷案,又著不要搞事。但所有人都可看清李波并非在自由情況下作出通信。他沒有人間蒸發,可稱萬幸。

   根據筆者讀到的資料,李波被擄,和出版大陸不喜歡的書籍有關。這需結合銅鑼灣書店另一老板桂文海的失蹤一起看。桂文海的失蹤,為時更早,是在去年十月中,而其失蹤地是在泰國。有理由相信桂文海在泰國被中國特工擄走,偷運進入與泰國接壤的柬埔寨,然後混進將被押送回中國的犯人,神不知鬼不覺地送回中國審問。

   大陸的環球時報提到“越境執法”,不啻自我招認他們是從另一個國家擄人回國,其無法無天的程度,使人不寒而慄。而時報亦講到有人出版“不盡不實”的關于中國最高領導人的故事,可知這是綁架桂文海、李波等人回大陸的主要原因。據悉,桂、李等人出版的秘聞式中文書籍,佔了是類書籍一半的市場以上。中國特工若能“凍結”這些人,則國家領導層或許以為耳根可以清靜。這純粹是干涉出版自由的行為,並且“越境執法”,難怪要保護一國兩制的港人作出強烈反應。

   相對于李波等的被擄事件,周榆瑞的案子平淡得多。周榆瑞是被騙回大陸的。他當時在香港大公報工作,在新聞界中頗有地位,社長費彝民以總理周恩來要見他為理由,著他回國,誰知一過羅湖橋,便有如送羊若虎口﹐完全受到控制。因為以前在國內和外國人有來往,他被指控為間諜,要他交代。是時為1952-53 年間,距現在超過六十年。

   他被多次提問及投進監獄,結果無法,唯有承認,并且裝作誠心悔過。他最後于1957年初被釋放回港,前後失蹤了四年又四個月,期間沒有和妻子兒女見面,只是在後期按中共指示和設計的理由和妻子通信。另外。釋放也是有條件的,他被要求恢复和外國人來往,刺探情報,做中共的間諜。

   但是,周榆瑞對自己的被中共扣押和投下黑獄怨憤甚深,特別自己認為過去對中共盡心盡力,貢獻很大,但竟然得到這樣的對付,悲憤異常,一早已計劃把這內情向自由世界公布。

   周榆瑞1961年9月投奔英國,在此之前,他已經開始寫書,記述他被擄的經歷。原書是英文,書名是“A Man Must Choose”,後來由香港時報翻譯出版,書名改為“彷徨與抉擇”。書名改得好,可是我讀完本書後,卻不覺周榆瑞有什麼彷徨之處,因為他一早,或至遲在他審訊的後期,已決定把這經歷寫出。

   周榆瑞的“彷徨與抉擇”只不過是他個人對中共對他不公的控訴。當然,他是不幸的,我沒有看輕他的意思。不過,我要指出的是,如果不發生這事,他是會仍然為中共賣力,為中共的罪行作掩飾,並在共幹中力爭上游的。因此﹐他不是什麼偉大﹐有自省力的人。

   想不到,周榆瑞的故事,六十年後的今天仍然發生。李波和桂文海,雖然被送回大陸的版本和周的不同,但我相信他們現在所受到的待遇,和周榆瑞的差不多。周榆瑞把他的經歷寫出來,並棄中共而去了。桂、李由于事件通了天,全世界都知道,所以他們的人身安全應該是有保障的。他們活著出來的机會很大,但他們會不會把他們的故事,像周榆瑞那樣,寫出來呢?

(2016/01/14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