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陈维健文集
·“不要向我开枪”的教训是“不要向人民开枪
·中共黑社会式的统治是最大的恐怖主义
·郎教授说中国制造业完了让我们一起哭泣
·狼终于来了!中国楼市全面崩盘
·当艾未未的债主一场了不得的公民抗争运动
·唱不完的歌“不要做中国人的孩子 ”
·燃烧的西藏燃烧的自由
·希拉莉、昂山素姬两个女人的拥抱对中国民主的启示
·“还人权、反独裁”天顶雷公天下海陆丰
·金正日之死、中共哀伤、人民欢庆
·乌坎村代表了中国民主运动的方向
·Last shopping最后一次购物
·2012文章
·曙光在前头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只有民主才能告别革命
·台湾大选吓煞共产党羡煞老百姓
· 台湾大选中共赔了夫人又折兵
· “活埋”中共图穷匕首见
·“不合作”走出西藏的困境
·乌坎的选举朱虞夫的诗----中国是时候了
·王立军拉响了中共爆炸的引信
·一首即兴诗 七年有期刑
·习近平访美老调老规矩
·中共二代抢劫民财 土匪的儿子还是土匪
·中共谈政改:“下面呢?下面没有了”
· 胡锦涛是制造西藏问题的罪恶魁首
·温家宝最后一课:薄熙来下台与恶法出台
·胡锦涛的“形左实右”路线导致了薄熙 来事件
·平反“六四”真诚忏悔 走出政治改革第一步
·改革何不从中共分左右两党开始
·揭毛批毛是改革不可跨越的前提
·八十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到胡耀 邦墓祭奠为那般
·奚落嘲笑如何诋毁得了方励之与政治流亡人士
·胡温打薄复活了文革的政治模式
·打薄熙来的性质正在起着严重的变化
·薄熙来的刑事罪与毒胶囊的危害生命罪
·到底有多少个党中央?
·温总理十三亿人在等待着你回答陈光诚
·陈光诚事件以美国价值解决 中共的无奈与恼怒
·若大一个中国容 不下一个盲人
·薄熙来“翻案”石破天惊中国政情扑朔迷离
·“人民日报”论改革前后两重天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
·孔子学院一场海外文化闹剧
·“六四”不平反只有推翻共产党
·宽恕不能代替惩罚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砍头也不回头的民运义士李旺阳
·“薄王事件”使中国的政治不进反退
·刘洋飞天升太空冯建梅胎儿被逼堕地
· 让生命的河流入中国人的心窝
·墨尔本大会产生的墨尔本模式
·中国与俄罗斯结盟是自寻死路/
·大雨冲了北京城只因城官好面子
·北京水灾罢捐是对政府的一次信任公投
·启东事件的启示
201208/chenwj/2|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201208/chenwj/3|恭友(一分钟小说)|1|2012年08月06日
·辽宁罢市挑战政府“黑打”
·看谷案审判可以了知“十八大”
·砸自己财产的“反日”抗议示威
·缅甸新闻开禁与中国媒体人抑郁身亡
·柴静演讲援藏女教师那只记录西藏30年的箱子
·香港反“洗脑”与中国送子女出国留学
·中日钓鱼岛冲突激化与习近平躲猫猫玩失踪
·中日之战文明的较量我们已经输了
·是谁让“反日”成为对同胞的暴行
·薄熙来所犯的罪是中共利益集团的共罪/陈维健
·大变局的前夜中共“十八大”何去何从?
·莫言为刘晓波一言抵得十万金/陈维健
·看中共为西哈努克送终“十八大”不必期待
·以温家财产曝光为契机全面公布中共要员家族财产
·“十八大”坚决不改 宁愿等死 绝不找死
·“吃饱了没事干”既是习的文化特色更是习的政治路线
·曼久嘎追拉(Majnu Ka Tilla)的祈祷声
·习近平正在延续中共的罪恶历史
·习近平以意淫方式推行民族复兴
·2013年文章
·新年伊始习李南北两记杀威棒/陈维健
·从南周事件展望未来之中国
·不得不说的纽西兰圣诞大餐华人之丑闻
·把权力关进笼子首先是把民众从笼子里解放出来
·灰霾从老天爷讨债 看欠债总是要还的
·天 哭地哀的访民“春晚”
·养虎成患朝鲜核爆中国无可奈何
·尼泊尔:从藏人的庇护所到受难营
·从台湾“二二八”想到“六四”
·“两会”已成“万年国会”
·小李新婚奇遇记
·左派右派齐声唱“社会主义制度就是好”
·死猪投江与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国梦何处梦 藏人自焚汉人也自焚
·习近平访俄中国恋苏旧情复发
·中国政治逆转回走毛的路线
·中美联合干掉金家政权正当时机
·“马三家女子劳教所”的罪恶与三位第一夫人
·波士顿爆炸彰显中国反美失败
·没有真相的新疆巴楚县恐怖事件
·善款挪用抚恤吝啬捐款人寒心
·赵红霞被起诉 习近平反腐露真相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2016 年台湾大选以国民党惨败告终,蔡英文以56.12%的得票率,远远超过主要竞选对手、国民党候选人朱立伦的31.03%。蔡英文获得689万票,朱立伦得票380万。民进党不仅赢得总统大选的胜利,而且还首次赢得立法院多数席位。在全国79个立法委员席中,民进党夺得50席,国民党得24席。

   
   国民党一个百年老党,在经过二次政党轮替后又重新获得政权的党,为何在这次选举中输得如此之惨。在民主社会中政党轮替,有输有赢不足为训,这次输了下次可以再来。但输得如此一败涂地几乎崩盘这就值得深思了。国民党输得如此之惨有很多原因,如政策上对大陆过于倾斜,“服贸”黑箱作业,民众生活下降,年轻人找不到工作等等,又有大选前夕香港“铜罗湾事件”与“周子瑜事件”的影响,但其中更有深层次的重要原因 。
   
   这次台湾观选我所在的团,对三大政党的竞选总部、党部都作了拜访。国民党作为执政党的竞选总部与其它二个政党的竞选总部并没有太大的差别,但一到国民党党部大楼就显出了国民党这个百年老店不同凡响的气派,大厦前蹲着的二只石狮子似乎在告诉人们大厦主人的威严,进入大厅迎面而去的是宽阔的楼梯,右面是国父孙中山的雕像,左面是会议大厅。观选团在这个会议厅受到国民党中央大陆委员会的一位高层干部会见,为了尊重起见以主任称之。
   
   会议室很大,观选团虽然有三十多人仍然显得空空荡荡。会议室简朴庄重,正面主席台上挂着国父孙中山的像,对面是蒋介石的像左面是蒋经国像。显示党对国父与两蒋总统的尊重。
   
   观选团员坐定后,接待我们的主任就来到会议室,主任的年纪从他脸上的刻纹来看已经不小了,这与我们拜访的民进党与亲民党会见的干部的年轻有着显著的不同。主任进来显得十分匆忙,没有随员没有秘书,他亲自去调节了会场的扩音器,坐下后自我解嘲地说,这二天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去参加竞选服务了,你们来也没有人招待不好意思,我也不作过多的铺阵,对我们的竞选政策作一个简要的说明,大家就提问好不好,他的话显得干练而不拖沓。
   
   主任说这次国民党的总统候选人朱立伦提出:不欢迎任何撕裂台湾的主张,不把台湾变成南北的、统独的、贫富的、阶級的、世代对立的台湾,我們就是一個台湾。国民党在这执政八年里,由于两岸关系进一步加强,促使台湾经济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大批陆客来台旅游让台湾受益,并以一连串的数据来说明问题。
   
   主任话落有团员提出国民党在文宣中“有党无我”的口号,这种口号我们相当的熟悉,共产党一直以来都是要求他的党员有党无我作为精神价值。为何国民党的口号与共产党如此相似。
   
   主任表示,这是过于解读了它的意义。有党无我还有下一句,从心团结。这是增强国民党的竞选士气。
   
   由于主任讲到国民党执政以来对台湾经济的贡献,观选团员表示虽然两岸关系加强后台湾经济得到好处,但为何台湾受雇工资没有提高,年轻人找不到工作,许多年轻人还到海外找工作,甚至很低的工作也愿意干。提问者举了台湾青年在澳洲工作的例子。
   
   主任的回答是:现在台湾年轻人找不到工作,不是没有工作让他们做,而是他们不愿去做,这些年轻人以为自己是大学生了,就应该在有空调的办公室工作,而实际上他们是没有能力做办公室工作的。他们大都是一些野鸡大学毕业的,而目前台湾的大学已经泛滥,人人都可以读大学了,不象以前我们那个时代读大学不容易,现在在台湾要找出一个不是大学生的已非常的困难。因此,年轻人不好好读书,混一个大学文凭,就想有一份好的工作,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年轻人找不到工作,问题在于年轻人本身,而不是政府。
   
   一个政府官员如此的语调调侃自己国家的教育,将年轻人找不到工作怪罪于年轻人好高鹜远,把政府责任推得一干二净,这样一种态度真的让听者大跌眼镜。就是中国大陆的中共干部恐怕在会上也不敢如此说。
   
   观选团对国民党低迷的选情十分关心,民调显示朱立伦与蔡英文要差二百多万票,自然提到选情的问题。
   
   主任回答是这样的:你们所得到的数据是不确实的,因为这是民进党的自我宣传。现在至少还有一百多万的投票人没有表示态度,而这一百多万票我相信到时会投给国民党。大选不到开票谁都不能说胜利,历史上许多国家都有民调低,开票后来者居上的先例多得去了。
   
   主任对如此低迷的选情还能信心满满,不得不佩服之至。因为地球人都知道这次台湾大选是一次胜负毫无悬念的选举。难道他真的相信会出现奇迹。
   
   主任又说:我现在还要向大家说明一个问题,民进党是一个无赖党搞事党,我们民调之所以低,皆因民进党掌握了媒体作了夸张的宣传。以前国民党拥有媒体时,他们说党不能拥有媒体,我们国民党就傻傻地把媒体放弃了,当时党内就有人提出党不能放弃媒体,但我们的党主席马英九先生,是一个不听党内同仁的话,只听民进党的话的主席,无论什么事只要民进党一嚷嚷,他就无原则地按照民进党去做。好了,现在没有了媒体,民进党无论什么垃圾都丢到我们头上,我们也没有办法了,真是后悔莫及。
   
   事实上台湾民主化后,党政军退出媒体是立了法的。不是民进党嚷嚷国民党就退出了媒体这样的简单。当然民间媒体的倾向性是有的,有的倾向民进党,有的倾向国民党。
   
   有团员提出国民党有党产,为何在宣传上做得不如民进党?
   
   主任说: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们国民党早已没有什么党产了,这都是民进党的对本党的污蔑,而民进党却通过“小猪猪”的捐助,搜刮民财。蔡英文家庭是巨富,她怎么好意思让贫穷的民众拿出钱来为她选举,说明这个人品行十分有问题。
   
   蔡英文家庭有钱无钱,这与竞选费用有什么关系。家庭财产是私,选举是公,主任混淆了二个不同的概念。2011年的那次选举,來自台南的黃姓三胞胎,一人一只小猪捐出了他們的积蓄,但是,三胞胎的小小心願,却受到国民党的起诉:年紀太小不能捐政治献金。后来遭到社会强烈的反对起诉没有成功。从此三只小猪猪成为民进党吸收民众小额捐款,拒绝大财团捐款的竞选文化,意义非凡。
   
   在团员提问时,主任每次都要求提问者报出自己的姓名与职务,然后低头查看手上观选团提供给他的团员资料,再看看提问的人,好象是在作一种政治审查。搞得团员们都不敢提问了,他的这种态度让台上台下出现了紧张关系。这样的一种气氛让团员觉得十分无趣。主任见台下沉默就自说自话起来。
   
   国民党执政以来有许多好的政策都不能得到实施,原因就在于反对党,我到大陆访问,看到大陆发展得这么好很有感触,就因为大陆没有反对党捣蛋说做就能做。在蒋经国主席时代我们也是这样的,政府提出十大经济建设说做就做,为台湾的经济起飞奠定了基础,如果这十大建设放在现在恐怕一个也建不起来了。比如说“核四”明明是造福台湾民众的,但民进党硬是要反对,并煽动学运搞了什么太阳花运动。说到这里主任不无感动,陷入对两蒋时代的深深眷念之中。
   
   十大经济建设是蒋经国提出的,当时有人提出借款巨大将拖累台湾的财政,蒋经国说今天不做,明天就会后悔,一锤子定音。专制政治的特点是,做好事迅速,做坏事也同样的迅速,且无人可以阻拦,比较之下对社会的破坏力更大。
   
   当主任将自己的的情绪调整回来后,抬起头来看看时间说:现在给你们提最后一个问题。
   
   一位团员说:时间不多了我就简单地提一个问题,如果国民党这次选举失败了,你们有无作好做一个在野党的准备。
   
   主任十分干脆地回答:我们还是作执政党好!
   
   主任如此厚颜无耻,团员们无话可说。做不做执政党由选民说了算,而不是想执政就可以执政。在政党轮替时代每一个政党都不可能永远执政,哪有不作在野党准备的道理。
   主任在说完这句话后停顿了一下,推开了面前团员的资料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些什么人,我本来完全可以找一个借口拒绝你们的拜访,但因你们团长的面子我还是接待了你们。今天的会就到这里结束。
   
   我们都是些什么人,我们都是来自大陆的异见人士,是为了感受学习台湾的民主来到这里,主任因亲了共产党把我们也当作异见,连起码的待客之道都不顾了。我们能够原谅他傲慢,也许这些天来的选情弄得他情绪失控,知道来日无多,逼不住要发泄一下自己的情绪,已是破罐子破摔了。对于一个即将离开权力离开政治舞台的老人我们有什么好说,他所说的全是肺腑之言,真实的心声。
   
   主任讲完话会场发出了几声零落的掌声,目送着主任消去的背影,团员都觉得受到了一番意想不到的教育。我们这个观选团大都来自大陆的海外人士,有许多人是民国之后,对国民党都抱有相当的情结,毕竟国民党与大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希望台湾民主化后国民党能够把台湾的民主带回大陆,至少可以与中共谈判将台湾的民主作为筹码去影响中国,当然也希望国民党在竞选中能够获胜。没料到此公的一番宏论让人大跌眼镜,竟然对民主政治充满了仇恨,对威权政治充满了怀念,对对岸的中共专制政治充满了羡慕,如果将中国大陆的民主寄希望于他们,那不是缘木求鱼吗。
   
   在拜访国民党党部以前,我曾与台湾某所大学的一位教授有过一个私下的谈话,这位教授是外省人的后代,也有中国情结,回想起他的父亲,祖父讲起家乡的事还历历在目。但他却没有支持国民党,而是支持比民进党更深绿的“社会民主党”“时代力量”等一些要求台湾独立的小党。他说象他这样具有国民党外省人家庭的人,很多已经从他们的家庭的背景与党国情结中淡出,他们是新台湾人。
   
   任何一个政党都需要传人,这位教授与他背景相同的许许多多的国民党外省人的子女,本来应该成为国民党传人的人已经背他而去,且是永不回头了,国民党的希望还在何处?国民党已经无可奈何花落去……
   
   这位教授说我不支持国民党是因为他完全是一个反对民主政治的政党,党的整体观念充满了专制主义的色彩,对台湾的民主进步十分仇恨,也是一个权贵利益集团,与大陆经济往来已经成为卖身投靠。
   
   我说应该不至于吧。虽然国民党以前是一个专制政党,但他毕竟开放了党禁,使得台湾的民主化能够顺利地进行,又进过二次政党轮替,应该已经脱胎为民主政党了。他说你也许跟他们接触不多,如果有更多的接触你就会相信我的这一结论。
   
   在聆听主任的一番宏论后,我相信了这位教授所说果真不虚。国民党虽然经过二次政党轮替,政权失而复得,但并没有通过这样一种政党轮替,感受到民主的公平性,合理性,因社会政治空间的开放与自由而有了一份民主的情怀而却是相反,为了保住政权不是去争取民心,而是一头扎入对岸专制政治的怀抱,妄图以专制政治保住自己永掌政权,将威权时代当作自己最为灿烂的政治景观,并在选举中不惜以中共来威胁台湾的选民。主任如是说正是国民党大败的深层原因。虽然结论如此,但我们仍然希望象主任这样的思想情怀在国民党内是少数,相信国民党内有着民主健康的力量存在。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