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郑恩宠
[主页]->[百家争鸣]->[郑恩宠]->[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郑恩宠
·国际学校大量出现也是人心向背
·文东海律师诉云南律协案12月14日开庭
·“免费”上访拿维稳费后果严重
·上海房价再过十年也不会跌
·好律师大有人在并不都在监狱中
·四川三老人拒官派律师要自请律师
·走进人权律师的情感世界
·勿忘知青回城的维权抗争运动
·5任律师20年新疆周远案从死刑到无罪
·上海丁德元案几个看点和教训
·北京、广东律师为被强拆上海大四学生服务
·依法治国从律师权益开始
·中国人权律师李苏滨去世
·陈光诚:李苏滨等律师们生活本可十分富足
·李苏滨律师遗体告别仪式在洛阳举行
·誓把反法治势力钉在耻辱柱上律师
·2013-2016政府法律援助为76亿元
·2018年9类人员须通过法律资格考试
·律师实名举报贪官为何被刑拘?
·经律师辩护两法轮功学院无罪回家
·美国将中国一公安局长列入黑名单是事实
·律师年掏50亿腰包搞法律援助
·唐新波律师团队整理法院处理1.2万受贿案
·俄国律师挑战普京竞选总统的启示
·法界泰斗、律师发对北京驱赶外来人口
·11律师为福州大抓捕案11被告辩护
·整律师上海司法局长的结局酸溜溜
·不要入狱后才急需维权律师
·《信访法》出台判访民“死刑”
·韩国有“全国动迁户联合会”
·举报黑律师、不良律师是每公民责职
·丁德元首先是基督徒后是维权公民
·中国人权律师团2018新年献词
·王全璋无罪!中国人权律师团新年呼声
·中共高层为何开始承认“死磕”律师
·真假维权抱团取暖的分水岭
·维权律师英雄和巨大影响力
·习近平论干部专业化专门化精细化
·709李和平律师新年开始发声
·中共向看守所派驻法律援助值班律师
·709案为何高调开场低调收场?
·为入狱维权者筹集律师费值得提倡
·2018“福州”案律师辩护团组织得好
·《律师法》修改进步与倒退
·上海有访民要炸律师的破船
·房子用来投资的货币定会贬值的
·老板们为何纷纷与政府闹离婚
·当局用官派律师排挤维权律师成风气
·维权者糊涂骂律师结果很差
·中共加紧提高“赤脚律师”入门标准
·中共30年对国民法律援助真相
·中国人申请法律援助难于上青天
·中国法官逼律师为娼
·香港人权律师任大律师公会主席
·王宇律师儿子出境就读当局明智之举
·中国法官犯罪率远高于律师犯罪率
·纪念曹顺利要走向健康方向
·好样的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
·按台湾比例中国年法律毕业生应50万
·香港与中国内地律师地位天地之别
·中国人权律师不会被灭种!
·上海官派律师全面进社区钱从哪里来?
·中共第一政治对手是人权律师
·关注政治讲法治是访民进步开始
·律师是民主社会最重要人权保障者
·李庄律师是否能平反看依法治国真与假
·韩正的正规学历是小学五年级
·复旦六党员炮打张春桥悲剧人生
·上海访民进黑监狱官派律师在哪里?
·法学家江平、张千帆为随牧青律师呼吁
·安徽拟对572名干部暂缓、不宜使用
·上海社区官派律师誓师会对付访民
·上海实习律师每月2500元收入真相
·香港十团体呼吁全球声援中国人权律师
·2017中国查处警察违纪8159人次
·制造“秘密”案上海领导人罪责难逃!
·人权律师近300年来中国唯一骄傲
·中共明确法律援助经费由政府承担
·上海安监局局长齐峻被提起公诉
·司法部公开处罚42名律师消息
·32名律师成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两律师所被没收被罚款千万元启示
·许艳婚后无工作靠余文生律师收入养活
·最高法:着力解决缠诉、闹访问题的反思
·北京已有公职律师392人公司律师412人
·官派律师代替自聘律师教训和对策
·北京14律师任人大代表16律师任政协委员
·10律师当选人大代表、政协委员
·民告官勿忘罗豪才!
·江平:律师是中国未来法治的希望
·中国55律师2月6日声明
·鲁炜倒台!小米公司对我有客观评价
·山东副省长低价购房入罪上海呢?
·多国外交官探望三在京人士思起什么?
·全盘否定官派律师并不可取
·从12上海访民诉状看中国局势变化
·曹忱律师犯罪为何不大张旗鼓报道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从未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中共成为承认无限上访、无限申诉合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色高棉最终拒绝大选而灭亡

郑恩宠点评:
    今日台湾大选国民党没有亡党,而当年的红色高棉在同意参加大选的况下,拒绝参加大选,人心向背,天灭柬共。红色高棉是毛泽东、邓小平一手扶持,历史是一面镜子。
    转载来源:博讯网
    [博讯网:新闻、文集、论坛,是留学生创办的自由综合新闻网] .
   

   
   
    于洪君:红色高棉运动始末
    (博讯2016年01月13日发表)
   
   
    来源:共识网 作者:于洪君
   
    摘要:1986年西哈努克发出政治解决柬埔寨问题的倡议后,中国作为柬埔寨问题相关方之一,积极参与了有关柬埔寨问题的巴黎国际会议。作为1993年柬埔寨问题巴黎协定的签字国,中方不仅主动中止了与红色高棉的联系,而且与越南帮助建立的柬埔寨新政权改善了关系。
      
    1975年4月,距今恰好40年,中南半岛传出一个震惊世界的消息:柬埔寨的红色高棉,即共产党的武装力量打败了美国支持的朗诺政权,进入首都金边。由红色高棉领导并以社会主义为目标的新柬埔寨宣告诞生。当时世界上不少力量为柬共的胜利而欢呼,认为世界社会主义又有了重大突破。中国1979年出版的《各国概况》就此写道,柬埔寨人民经过五年多浴血奋战,终于“解放了全国,取得了民族民主革命的伟大胜利,建立了柬埔寨历史上第一个工农革命政权”。然而,令人沮丧的是,这年年初,即1979年1月7日,红色高棉的“工农革命政权”已被彻底推翻,柬埔寨式的社会主义遭到失败。之后,红色高棉苦苦挣扎20年,最后曲终人散,走向沉寂。
      
    红色高棉领导的柬埔寨共产主义运动,跌宕起伏,由盛而衰,历史教训极其复杂和深痛,抚今追昔,让人难以释怀。
      
    红色高棉初创时期历经磨难,艰难求索
      
    柬埔寨位于中南半岛西南部,20世纪中叶红色高棉运动初起时,该国人口不到600万,其中主体民族为高棉人,约占80%左右。另有占族、普侬族、老族以及越裔、泰裔、华人等20多个少数民族和族群。
      
    早在公元一世纪,高棉人就有了自己的国家。1863年法国人侵入印度支那后,柬埔寨沦为法国保护地,从此深受法国影响。二战期间,日本人一度占领了柬埔寨,1945年日本投降,法国殖民者卷土重来。柬埔寨人民为争取民族独立进行了长期抗争,于1953年实现了国家独立。
      
    柬埔寨共产主义运动的发生,与印度支那地区民族独立斗争密切相联。1930年,以胡志明为代表的越南共产主义者在法属印度支那地区成立了印度支那共产党,作为苏联主导下的第三国际(共产国际)的一个支部。1951年2月,由于印支地区形势发生重大变化,越南共产党人已经夺得政权,印支共产党在越南北部召开第二次代表大会,决定解散统一的党组织,而由越南、老挝、柬埔寨三国共产主义者独立建党。当年6月28日,柬埔寨的山玉明、萧兴、杜斯木等人成立了建党宣传委员会,筹备中的新党当时称柬埔寨人民革命党。
      
    1953年柬埔寨独立后,一批曾在法国留学的“革命青年”返回国内,其中包括后来成为柬埔寨共产党即红色高棉核心人物的波尔布特(沙洛特绍)、英萨利、宋成、乔森潘等人。抗法斗争时期,人民革命党建立了武装,在柬埔寨已有一定影响。波尔布特等人回国后,相继加入了人民革命党。
      
    1954年,关于印度支那问题的日内瓦协议签字生效。按照这份协议,柬埔寨人民革命党应当解除武装,复员部队,和平地参与新国家建设。但人民革命党反对西哈努克建立的王国政权,为保存实力,山玉明带领部队退入越南,在那里秘密潜伏,伺机再起。萧兴留在国内领导地下工作。
      
    当时柬埔寨实行的是君主立宪体制。西哈努克国王意识到中国在地缘政治环境中的特殊地位和作用,坚持走和平中立道路,拒绝追随美国,受到中国的高度赞赏和支持。但对待柬埔寨人民革命党,西哈努克国王毫不妥协,必欲除之而后快。因此,人民革命党从未公开存在,而是以红色高棉名义开展活动,但很多人实际上也清楚,所谓红色高棉,就是地下共产党。
      
    1958年,柬埔寨人民革命党国内负责人萧兴叛变,红色高棉内部出现深重危机,国内组织几乎全部瘫痪。1960年9月30日,人民革命党21位代表在金边秘密召开代表大会,将党改名为柬埔寨劳动党,选举杜斯木为书记(实际上是总书记),农谢为副书记(即副总书记)。英萨利、波尔布特当选党的政治局委员,从此进入核心层。1962年夏季,杜斯木神秘失踪,柬埔寨劳动党于1963年2月召开二大,波尔布特接任书记职务,成为党的最高领袖。以他为首的留法派,从此控制了红色高棉运动和柬埔寨劳动党。
      
    波尔布特1928年出生于磅同省一个较为富裕的农民家庭,职业技术学校毕业,毕业后一度打工为生,1949年获得公派留学资格,赴法留学,在法国参加了英萨利领导的“柬埔寨马克思主义研究小组”,回国后成为金边一所中学的教师。他参加过反法武装斗争,但日内瓦协议签字后,他没有随部队去越南,而是留在了国内,继续从事地下活动,并且直接参与了柬埔寨劳动党的筹建活动。1963年7月,为躲避当局对红色高棉的监控和镇压,身份暴露后的波尔布特与宋成、英萨利等人陆续离开了金边,进入东北部腊塔纳基里省的丛林地区,在那里秘密开展活动。后来,曾经留学法国的胡荣律师、柬埔寨中国协会主席符宁等人也因身份暴露而潜入农村。这两人当时都是国会议员。
      
    1968年1月17日,柬埔寨劳动党在马德望省维甲山地区发动农民群众,以武力方式反对强征土地,从此开始了武装斗争,红色高棉领导的武装力量应运而生。1969年3月,美国扩大印度支那战争,轰炸柬埔寨,红色高棉率先举起反美大旗,在国内赢得了广泛的同情和支持。他们领导的武装,很快控制了东北大区,波尔布特本人开始兼任党的东北大区书记,同时也是党的武装力量的最高指挥。
      
    在抗美救国斗争中抓住机遇,迅速发展壮大
      
    1970年3月18日,以朗诺将军为首的柬埔寨右翼势力趁西哈努克国王出访之机,发动政变,夺取了政权。此时,作为红色高棉领袖的波尔布特正在北京秘密访问,亡国之君西哈努克按原定出访计划恰好也到了北京。中国强烈谴责柬埔寨右派政变,不但以国家元首规格接待了被黜的西哈努克,而且促使红色高棉与柬埔寨各派反朗诺力量捐弃前嫌,共同组成了以西哈努克为首的抗美救国统一阵线。在这个阵线中,红色高棉力量最强,它拥有5000多党员,4000多军人,在全国19个省份中的17个省开展武装活动,控制区人口超过百万。其中,西南地区由达莫(即切春,又名努刚)领导,东北山区为红色高棉领导机构所在,由波尔布特直接控制。这两个区的力量最大。
      
    突如其来的“3o18政变”,为红色高棉放手发动群众、扩大武装力量、进一步拓展根据地,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西哈努克当时在北京没有见到他的老对手波尔布特,但由于中国大力推动,红色高棉成了他所领导的柬埔寨统一阵线的中坚力量。这时,在越南生活多年的山玉明、高密等人也已来到中国。波尔布特认为这些人长期脱离国内斗争,对他们没有好感,不想和其相见。这位红色高棉领袖,对党内的所谓“亲越派”不感兴趣,而不管他们过去资历如何。
      
    1970年5月5日,柬埔寨统一阵线领导的王国民族团结政府在北京成立,红色高棉推出乔森潘担任副首相。此人1931年出生于柴祯省一个职员家庭,1954年赴法留学,获经济学博士学位,1960年回国从事新闻工作,因激烈反美而声名大振。1962年1月,乔森潘被任命为商业部国务秘书(相当于副部长),同年11月当选为国会议员,后来又相继担任了经济大臣、商业大臣、国民议会经济事务和计划委员会副主席等重要职务,拥有红色高棉其他领导人所不具备的显赫身份。1967年,乔森潘身份暴露,转入丛林开展秘密斗争。1968年,乔森潘被当局缺席判处死刑。
      
    柬埔寨王国民族团结政府成立后,中方向留居北京的高密通告情况,建议红色高棉尽快派人来华,以便加强各方面的协调沟通。高密遂于当年5月途经越南回国。1972年2月,红色高棉派英萨利来华,担任驻华特使。当年7月,英萨利开始公开活动。这时,红色高棉的头面人物是乔森潘,驻华代表是英萨利,但党的灵魂和最高领袖始终是波尔布特。1971年9月,柬埔寨劳动党召开三大,正式改名为柬埔寨共产党,波尔布特继续担任党的书记,同时兼任党的中央军委主席、全国战场军事指挥部主席。
      
    这段时间红色高棉发展很快,到1973年春,其“正规武装力量”已经壮大到5万余人。在这种形势下,为争取国际社会对柬埔寨抗美救国斗争的支持,也为了扩大红色高棉自身在国际上的影响,1974年4、5月间,乔森潘、英萨利率领柬埔寨代表团正式访华,各方做了高调宣传和报道。随后,在中方直接帮助下,乔森潘、英萨利访问了欧亚非许多国家,开始大踏步地走向国际舞台。
      
    1974年底,柬埔寨共产党召开中央常委扩大会议,会议在波尔布特主持下,全面分析了国内战场形势和力量对比关系,最后通过了决战计划,即在短时期内发动大规模军事攻势,彻底推翻朗诺集团,夺取全国胜利。1975年4月17日,柬埔寨共产党领导下的红色高棉部队,一举摧毁了腐败无能的朗诺军队,在几乎没有遭遇重大抵抗的情况下进入首都金边。随后两天,红色高棉攻占柬埔寨其他地方。
      
    美国支持的朗诺集团彻底垮台,意味着柬埔寨的民族革命取得了胜利。突然走上执政舞台的红色高棉,面临着如何巩固新生政权,如何对待原统一阵线中的盟友,如何处理朗诺势力残余,如何医治战争创伤,以及如何恢复国民经济、组织社会管理、建设新型国家,如何建立对外关系等一系列重大任务。要解决这样一些复杂而艰苦的任务,红色高棉无论在政治上、思想上,还是在组织上,都没有充分的认识和准备。对已经公开共产党身份的红色高棉而言,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何为执政党,如何执政,从高层领袖到普通党员,可以说他们不甚了了。
      
    柬埔寨共产党夺取政权后,没有从本国实际情况出发制定并执行有助于团结社会、安邦立国的政治路线和行动方针,而是从简单化、概念化的社会主义教条出发,制定并执行了一系列极端激进、极富冒险主义色彩的政策。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