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党社团之声
中国共和党
[主页]->[政党社团之声]->[中国共和党]->[不要救世主和皇帝是二十世纪中国祸乱的根源——驳余杰]
中国共和党
·信仰一定要虔诚——告郭国汀
·信仰一定要虔诚——告郭国汀
·把民运人士组织起来,是当务之急——告陈泱潮
·君子闻过则喜——告陈泱潮
·中共必将火拼,民运要在等待中发展——告曾节明
·未来中国属于正统的儒教徒和基督徒——请陈泱潮悔改归正
·《圣经》预言能顶亿万雄兵——告郭国汀
·要选举制民主,不要罢免制民主——驳王承志
·安定民众并制伏军权才是关键——告郭国汀
·您陈泱潮还有多少光阴可以荒废——若干回复
·我张国堂为广东陆丰乌坎村村民痛哭
·海外民运人士为未来做准备是正确的——告凌黎
·民运如其联合,不如我一群独大——告郭国汀
·中共内斗分析与我们的任务和策略——告曾节明
·可怜的韩寒,可怜的中国人
·我们要在政治思想和文化上与中共争夺领导权——告凌黎
·为维持社会秩序,政府有权杀人——告郭国汀、曾节明
·不可一而再地攻击胡锦涛——告曾节明
·《圣经》预言能顶亿万雄兵——告郭国汀
·不信基督和孔子的国人都是无用的废物——告凌黎
·我们的任务是安定中国——警告王有才
·不要揭批胡锦涛,而要认识张国堂——告余杰
·不可迷信人民,而要专心倚靠上帝——告郭国汀
·我的目的是把人引入《圣经》——告凌黎
·我的目的是把人引入《圣经》——告凌黎
·要见证上帝主宰世界历史进程的大能——告凌黎
·关于《必须旗帜鲜明地反对“中国过渡政府”》的说明——告凌黎
·哪个教会不帮我打倒中共,那个教会就离弃了爱——告凌黎
·《但以理书》的大人像与四个兽的预言的讲解
·中国面临国将不国的危险——告陈泱潮
·不做我的臣仆,就是我的敌人——告陈泱潮
·“哈米吉多顿”争战,正在中国激烈上演
·只有我们掌权,国家民族才有希望——告陈泱潮
·不可反官僚特权,而要循正道争取自己当官——告陈泱潮
·哪个教会不帮我打倒中共,那个教会就离弃了爱——告凌黎
·没有共同信仰,中国将国不成国——告陈泱潮
·我张国堂是蒋介石事业的继承者——告郭国汀
·论民主自由的悖论——告郭国汀
·要灵活运用西方民主政治的原则——告郭国汀
·评茉莉花革命
·必须防止毛左派作乱作恶——告郭国汀
·不可把崇拜上帝与尊崇圣贤对立起来——斥陈泱潮
·中国人民追求民主自由为什么却陷入专制暴政?——问郭国汀
·马克思主义是血腥的谎言——告陈泱潮
·马克思主义是血腥的谎言——告陈泱潮
·既要铲除中共暴政,也不能搞乱中国——告郭国汀
·不可煽动民与官斗,而要争取自己当官做包公惩恶——告陈泱潮
·哪个教会不帮我打倒中共,那个教会就离弃了爱——告凌黎
·我们要争取中共垮台后在中国掌权——告郭国汀先生
·我们要争取中共垮台后在中国掌权——告郭国汀先生
·我继承蒋介石平定中共叛乱——告宗棠老人
·宪政民主,从自己做起,不要苛责他人
·基督徒不可原谅邓小平——警告柴玲
·台湾也是芦苇手杖——告曾节明
·中共即将垮台,准备接管中国是正道——告曾节明
·政府的统一和稳固是人民的最大幸福——告郭国汀和王丹
·没有王道的民主自由与僭主专制独裁是一体的两面——告郭国汀
·占据儒教和基督教的制高点是智慧——告郭国汀
·赵紫阳等人必须为六四死人负责!
·你柴玲要请求他人原谅,而不是你原谅他人
·平等民主自由本身有邪恶的因子——告曾节明
·不要反专制,而要说服人民支持自己当权——告曾节明
·不要反专制,而要说服人民支持自己当权——告曾节明
·政府有权武力驱散无节制的示威游行——警告郭国汀
·假基督、假圣人、假弥勒、假圣王的大量出现是耶稣基督再来的预兆——告郭国
·应以张国堂学说取代孙文主义——致徐文立先生
·中共必亡,基督必胜——不要怪罪胡锦涛,而要责问自己——告余杰
·炼狱是存在的
·关于反日保钓的意见——告徐文立先生
·共产制度必然解体的根本原因——告陈泱潮
·只有救世主张国堂能救中国——告陈泱潮
·建议中国实现总统制,并建议李克强任总统
·我们要做开国功臣——告王有才
·要关注民运,不要关注中共——告郭国汀
·胡锦涛与习近平必将火拼——告法轮功人士
·胡锦涛与习近平必将火拼——告法轮功人士
·天道厌恶混乱——告郭国汀
·习近平三板斧扳倒胡锦涛
·公民与政府官员当有的心态
·决心夺取全国政权是作民运领袖的起码条件——告郭国汀
·中国共和党必能发展壮大——告郭国汀
·毛泽东思想是斗争哲学
·我张国堂必战胜毛泽东,取代毛泽东
·是信靠救世主张国堂,还是倚靠人民?——驳北大张千帆教授
·上帝对世界历史进程的安排——《但以理书》预言提纲
·2012年12月24日张国堂祝网友们圣诞快乐
·基督徒盼望世界末日
·别作习近平的看客和参谋——告曾节明
·要取代习近平,不可臣服习近平——告曾节明
·否认救世主张国堂的人非常的狂妄无知——告郭国汀
·静待教会裁决,不必争论——告郭国汀
·信救世主张国堂的必有大福——告郭国汀
·是信靠救世主张国堂,还是依靠人民?——驳北大张千帆教授
·要关注民运,不要关注中共——告郭国汀
·中国共和党宣传工作的指导方针
·基督教是实证的宗教——告郭国汀
·当今中国需要的不是民主,而是皇帝教——告郭国汀
·基督徒在信仰上当顺从教会——告郭国汀
·三军易得,一将难求——告郭国汀
·凡不顺从我张国堂的人都将被淘汰——告郭国汀
·上帝为什么让中共在中国掌权?——质问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救世主和皇帝是二十世纪中国祸乱的根源——驳余杰

不要救世主和皇帝是二十世纪中国祸乱的根源——驳余杰
    余杰:
     基督的意思你懂吗?弥赛亚的意思你知晓吗?弥赛亚是从希伯来文翻译过来的,基督是从希腊文翻译过来的,弥赛亚与基督的意思是一样的,就是受膏的君王,就是皇帝,也是救世主,是上帝膏立的掌权者,统治者。基督教远比马克思主义先传入中国,但中国人不要耶稣基督,却要马克思主义。因此中国人遭受祸害和苦难。
     中国人民不仅不要耶稣基督,就连中国儒教的皇帝,也不要。辛亥革命后,袁世凯称帝,不久就失败了。袁世凯的失败不仅是袁世凯个人的失败,也是中国国家的失败,民众也遭受祸殃。袁世凯鉴于中国当时混乱的时局,想以皇帝的权威来实现国家的长治久安,结果国人不答应,其后是军阀混战,陈独秀、李大钊、鲁迅、青年毛泽东等亵慢人、蛊惑家都猖獗、放肆,“平等、民主、自由”口号喊得震天响,腥风血雨、兵荒马乱几十年,结果是野心家毛泽东成为僭主。毛泽东不是皇帝,而是僭主。不要耶稣基督的民主,必然是出现僭主的专制独裁,因为人民不可能做人民的主。由于“必有领袖定律”,民主与个人统治总是相伴随的。
     共产党的《国际歌》说:“从来就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我们自己。”这就是谎言,耶稣基督就是救世主,不靠耶稣基督,靠工农兵的结果是腥风血雨、兵荒马乱,是杀戮,是恐怖、贫穷和血腥。不要救世主和皇帝是二十世纪中国祸乱的根源。

     美国是以耶稣基督为永恒皇帝的君主立宪的代议制联邦共和国。美国开国时,几乎所有人都是基督徒,也就是耶稣的奴仆。美国人民信靠耶稣基督,上帝就赐福给美国人民,因此美国人民就富裕、平安、幸福。
     胡适说:宪政民主不可能由一群奴才建成。他的说法没有历史事实的根据,却有历史事实的反例,美国就是一群耶稣的奴才们建立的。可见胡适也是胡说八道。鲁迅更是胡说八道。
     鲁迅说:中国古代几千年的历史是中国人做稳奴隶和做不稳奴隶的历史,他高喊:“不做奴隶!”鲁迅是最邪恶、最奸诈的汉奸。他疯狂否定孔孟之道,是为了搞乱中国,为日本侵略中国开道,因此鲁迅是汉奸。清朝人并非是满清皇帝的奴隶,只是满清皇帝的臣仆和子民。鲁迅当时的中国人也不是北洋政府首长的奴隶。鲁迅故意混淆臣仆、奴仆与奴隶在概念上的区别,叫嚣“不做奴隶”,就是要中国人谁也不服从谁,使中国人成为一盘散沙,以方便日本侵略,以方便日本天皇的统治。
     在1949年之前,中国人民在陈独秀、毛泽东、鲁迅的蛊惑下,反抗蒋介石总统的合法统治,中国大陆经过长期的腥风血雨、兵荒马乱之后,到1949年,疯狂叫嚣“不做奴隶”的大陆中国人民却都做了毛泽东的奴隶。
     为什么说古代中国人只是皇帝的臣仆和子民,并非皇帝的奴隶;而毛泽东时代的大陆中国人都是毛泽东的奴隶呢?因为毛泽东实行社会主义公有制,大陆中国人都没有个人自己的私有财产,西方名言说“无财产,则无自由。”因此,那时的大陆中国人因无自己的财产,就毫无自由。每个人的饭碗都不能由他自己支配,而由毛泽东和毛泽东的干部支配。如果一个人不能支配他自己的饭碗,他就是奴隶,因此,毛泽东时代的大陆中国人都是毛泽东的奴隶。中国古人的饭碗都由各人自己支配,不由皇帝支配,因此,中国古人不是皇帝的奴隶,只是皇帝的臣仆和子民。
     老子的《道德经》说:“民不畏威,则大威至。”人民的肩上必须要有轭,如果人民折断自己肩上的木轭,上帝就会把铁轭加在人民的肩上。人民在反叛现有统治者时,必有政治领袖,一旦原来的统治者被推翻之后,反叛的政治领袖就会成为新的统治者。而新的统治者会比原来的统治者更残暴。只有耶稣基督的担子是轻省的(太11:28-30),只有认识耶稣基督的人的统治对被统治者是有益的。
     1919年的“五四运动”的新文化运动是叛乱,是祸国运动,不是爱国运动。你余杰肯定五四运动是中毒,是受共产党的教育,你余杰的大脑被共产党的邪恶思想污染了。你余杰至今都不是合格的基督徒,而是鲁迅的信徒。
     你们现在把“皇帝”的头衔加给毛泽东,也加给习近平,叫嚣“不做奴隶”,使反共人士谁也不服从谁,这样反共人士就一盘散沙,就毫无政治力量,根本就不能取代中共的领导,因此,你余杰在客观上是中共暴政的帮凶,虽然你余杰主观上反共。
     你余杰如果读读《阿奎那的政治著作选》,就知道自由人也当服从当政者的统治。
     圣托马斯·阿奎那说:“一个人对另一个仍然自由的人的管理,当前者为了后者自身的幸福或公共幸福而指导后者时,是能够发生的。由于两种缘故,这种统治权可以在无罪状态下的人与人之间存在。首先,因为人天然是个社会的动物;因而人即使在无罪状态下也宁愿生活在社会中。可是,许多人在一起生活,除非其中有一个人被赋予权力来照管公共幸福,是不可能有社会生活的。许多个人作为个人来说,关心着种种不同的目的。一个人关心着一个目的。所以亚里士多德说(在《政治学》的开头):‘每逢多数人被导向一个目标时,总可以发现有一个人执掌权力,作出指示。’第二,如果有一个人比其余的人聪明和正直,那就不应当不让这种天赋为其余的人发挥作用;正如《彼得前书》第四章中所说的:‘各人要利用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事。’所以奥古斯丁说(《天城论》,第十九篇,第十四章):‘正直的人并不是由于统治欲的冲动而执掌政权的,而是因为他们有献计献策的義务’;又说(第十五章):‘这是自然体系所规定的,因为当初上帝就是按照这种方式创造了人。’根据这些理由,自然就可以得出结论来答复第一种统治形式的一切反对意见。”(《阿奎那政治著作选》第102页)
     什么是民主?什么是自由?什么是尊严?你余杰说得清楚吗?你们追求你们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你们明智吗?
     什么是宪政民主?任何人都有权以道德学问和政纲政策说服人们支持他自己执政掌权,这就是宪政民主。因此,读书人当勇敢地竞选行政首长(总统、省长)或议会议员,也要尽心尽力帮助他人竞选国家领导人。我的说法,你们不肯接受,你们自己又说不清,道不明,你们不过是胡闹。
     你余杰声称你是基督徒,那么我引导你考查《圣经》:
     《圣经》记载说:耶稣对信他的犹太人说:“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必晓得真理,真理必叫你们得以自由。”他们回答说:“我们是亚伯拉罕的后裔,从来没有作过谁的奴仆,你怎么说‘你们必得自由’呢?”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所有犯罪的,就是罪的奴仆。奴仆不能永远住在家里,儿子是永远住在家里。所以天父的儿子若叫你们自由,你们就真自由了。我知道你们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你们却想要杀我,因为你们心里容不下我的道。我所说的是在我父那里看见的;你们所行的是在你们的父那里听见的。”(约8:31-38)
     你余杰在《圣经》之外追求自由,得到的不可能是自由,而是成为罪的奴仆。你余杰在国外,共产党管不了你,因为你余杰不重视《圣经》,不遵行《圣经》,因此,你余杰在罪恶之中,被罪恶捆绑,你余杰是罪的奴仆,你没有自由。当然,你余杰在罪恶之中而不自知。你余杰懂《但以理书》吗?你余杰懂《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吗?你余杰懂《启示录》吗?你余杰作为基督徒不懂《圣经》预言是可耻的。
     我再带你考查《圣经》:
     《圣经》说:“这却怎么样呢?我们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吗?断乎不可!岂不晓得你们献上自己作奴仆,顺从谁,就作谁的奴仆吗?或作罪的奴仆,以至于死;或作顺命的奴仆,以至成义。感谢 神!因为你们从前虽然作罪的奴仆,现今却从心里顺服了所传给你们道理的模范。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就作了义的奴仆。我因你们肉体的软弱,就照人的常话对你们说:你们从前怎样将肢体献给不洁、不法作奴仆,以至于不法;现今也要照样将肢体献给义作奴仆,以至于成圣。因为你们作罪之奴仆的时候,就不被义约束了。你们现今所看为羞耻的事,当日有什么果子呢?那些事的结局就是死;但现今你们既从罪里得了释放,作了 神的奴仆,就有成圣的果子,那结局就是永生。因为罪的工价乃是死;惟有 神的恩赐,在我们的主基督耶稣里,乃是永生。”(罗6:15-23)
     人不可能不做奴仆,因为人如果不给义作奴仆,就必作罪的奴仆。你余杰愿意做上帝的奴仆吗?你余杰愿意做耶稣基督的奴仆吗?我张国堂非常乐意做耶稣基督的奴仆,我张国堂以做耶稣基督的奴仆为荣,以做耶稣基督的奴仆为尊严!耶稣基督是至圣者,做至圣者的奴仆,怎么会没有尊严呢?
     《圣经》记载说:所以耶稣又对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我就是羊的门。凡在我以先来的,都是贼,是强盗,羊却不听他们。我就是门,凡从我进来的,必然得救,并且出入得草吃。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我来了,是要叫羊(或作“人”)得生命,并且得的更丰盛。我是好牧人,好牧人为羊舍命。若是雇工,不是牧人,羊也不是他自己的,他看见狼来,就撇下羊逃走。狼抓住羊,赶散了羊群。雇工逃走,因他是雇工,并不顾念羊。我是好牧人,我认识我的羊,我的羊也认识我。正如父认识我,我也认识父一样,并且我为羊舍命。我另外有羊,不是这圈里的;我必须领他们来,他们也要听我的声音,并且要合成一群,归一个牧人了。我父爱我,因我将命舍去,好再取回来。没有人夺我的命去,是我自己舍的。我有权柄舍了,也有权柄取回来,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 (约10:7-18)
     耶稣基督是牧人,普通人就是羊。如羊群的民众或群众是不可能做主的,普通人因为胆怯、愚昧,因此需要智慧、勇敢的人领导、保护。如果你余杰读过奥古斯丁的书,就当知道:好人的统治对被统治者是有益的。你余杰当以耶稣基督为主,不得以人民为主。要忠于耶稣基督,讨上帝的喜欢,不可讨人们的喜悦。
     毛泽东、习近平都不是从耶稣基督这门进来的,因此是盗贼,他们“盗贼来,无非要偷窃、杀害、毁坏”。毛泽东的罪恶就是不信耶稣基督,又背叛中国儒教,误信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的罪恶并非是想当是帝王,而是叫喊“民主”,并以富人的财富为诱饵,诱惑好勇疾贫的人,以讨好民众,争取民众的拥护以做僭主。不得以骄傲自大和嫉妒的心理来评议毛泽东,以骄傲自大和嫉妒的心理评议毛泽东,虽然能获得人们的欢迎,但你仍然在罪恶之中。习近平现在被形势所迫,也推崇孔子,这是亵渎孔子,因为他把孔孟之道置于马克思主义的指导之下,这是亵渎孔孟之道。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