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徐水良文集
·中共对海外中文媒体的控制
·关于杨振宁先生婚事的讨论意见(三则)
·苏联解体13年评语二则
·当前中国社会的性质
·性、性爱、婚姻和家庭本质简谈
·君本文化、民本文化、官本文化、神本文化、资本文化、金本文化和人本文化
·中国秦汉以后是集权专制社会,不是封建社会
·台独和中共的共同特点
·军阀混战天下大乱,也比共产党统治好
·点评吕加平先生文章(摘录)
·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
以上2004年文章绝大部分已初步恢复
2005年文章(绝大部分已经初步恢复)
·《网路文摘》新年献辞:全民奋起,反抗暴政
·史学的重建
·再次简批自由主义和伪自由主义
·“存在决定意识”还是“意识决定存在”
·历史学的巨变和重建
·认真对待宗教问题
·社会政治光谱中的自由主义
·中国的希望在老百姓
·沉痛悼念赵紫阳先生!
·悼念紫阳,呼唤良知
·奇哉,怪事!
·关于上届民联换届选举问题的说明
·共产党垮了,由谁来领导
·我们当前文化方面的任务
·中共嗜血成性的本质
·关于和理非问题与封从德先生商榷
·关于上访问题
·评胡锦涛
·中共及其走卒自打嘴巴
·反对派的困境和未来中国的危险
·致全德学联彭小明先生的信(本文暂未找到待恢复)
·中国的教育改革
·中共人海间谍战与民运团结“统一”问题
·国家、宪法和法律
·关于妥协及民主党组党教训等问题
·台湾民进党可以采取的高招
·评中共的《反分裂国家法》
·怎样看广义民运和狭义民运?
·关注中国新左派的人权问题
·政党的定义
·一点看法
·中共汉奸儿皇帝的近交远攻政策
·徐水良点评:袁红冰执笔《联邦中国民主建政行动纲要》
·顺便写一点我的建议
·台湾和大陆之争,实质是民主和专制之争
·关于“以人为本”
·外树国格、内除国贼
·中共历来向日本献媚
·支持江棋生先生“信息三通”的建议
·再谈“以人为本”问题
·谈和平道路非和平道路
·谈网上亲共写手
·不能离开共产党地下势力破坏谈民运问题
·也谈程序正义和实质正义
·用大规模人民起义的方式埋葬中共
·必须揭露中共卖国嘴脸
·反对派对游行及爱国问题的策略
·在4•23游行集会上的讲话
·海外“民运”对大陆两次游行的失常表现
·就大陆成立国民党问题说一点我的管见
·让海外亲共侨领及中共地下势力无处可逃
·砸玻璃罪大过火烧赵家楼罪
·胜利的凯旋
·绝不能让“稳定压倒一切”
·“国民党又回来了”
·互联网和手机的新用途
·评清华大学传播研究中心主任、新闻学院副院长李希光(此文暂未找到)
·政治家首重着眼大局
·认真研究当代社会转型形式,及其通例和特例
·中国未来应该建立多种形式的联盟
·冼岩的奇谈怪论
·中共的假抗日及其自吹谎言
·自由民主是两岸统一的前提和条件
·再谈自由主义概念
·为颜钧先生呼吁
·保护北方领土和国家尊严
·有真相正义公道才有宽容
·支持朱学渊批评王怡
·关于法轮功问题答朋友信
·[短评]制止叛卖行为!
·与张三一言及实子先生讨论打倒中共问题
·迎接决战
·胡安宁给中共情报机构的两个电邮
·谈庆典式革命、天鹅绒革命、颜色革命
·答草虾
·[短评]再谈没有共产党,中国不会乱
·[短评]:中国股民,请认清中国股市的本质!
·中国的问题,在于一党专制
·[短评]结束滥用重刑、死刑的中共乱世(本文暂时没有找到)
·驱逐马列,让中华民族重新走向世界前列
·答吕京花十个问题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学术上的严格探讨和政治上的多元宽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网上文章: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前言:根据维基百科,秘密警察也称为政治警察。他们通常以秘密方式执勤,目的不是维持法律秩序,而是维持当政政府免受攻击,并经常被用作政治迫害的工具。
   
   在集权【注:应该是极权】国家,秘密警察常作为国家级恐怖主义的行使人,监控人民思想、未经审判秘密处刑,犯下许多反人性罪行。有显著秘密警察活动的国家,常常被称为“警察国家”。而对于对冷战时期的东欧人来说,反对政府是件危险的事。一旦被打上“异见人士”的标签,无孔不入的秘密警察就会对你严密监视,将你的一言一行记录下来,并对你采取恐吓、威胁、迫害等手段。1989年东欧剧变后,东欧各国的秘密警察系统也随之寿终正寝,一些国家也通过法律对秘密警察进行惩罚,而这一切都在告诫那些仍在行恶的共产国家的秘密警察们,做了什么迟早是要还的。本系列将按国别阐述几个东欧国家秘密警察的罪恶以及它们的结局。
   
   系列一:波兰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系列二:捷克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系列三:罗马尼亚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系列四:东德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系列一:波兰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波兰有一 部名为《三位好友》的记录片,讲述的是共产党统治时期的一个真实故事:具有共同反共理念的瓦兹坦、皮雅斯、梅勒斯卡,在大学时代结为好友。然而,梅勒斯卡 还有一个身份,那就是秘密警察的线人,他不时地将两位好友的言行上报给秘密警察,这导致皮雅斯被警方逼供、殴打。当皮雅斯开始怀疑梅勒斯卡是奸细时,为了保护后者,秘密警察将皮雅斯暗杀。
   
   秘密警察的恐怖统治
   
   这个真实故事揭开了波兰秘密警察黑幕的一角。波兰秘密警察机关称为波兰国家安全部,也是在苏联的帮助下建立的,拥有极为先进的武器装备和通讯设备。大量的史料表明,波兰共产党正是依靠苏联军队和秘密警察对整个国家进行恐怖统治的。在1945年到1948年期间,有8,700名反波兰政府成员被杀死,绝大多数都是由秘密警察干的。在1947年举行的所谓选举中,秘密警察秘密逮捕了反对派著名人士,并雇用11,500名线人渗透到各个地点,以监视民众。据悉选举的前一周,国安部军警和内政部军队总共逮捕了5万到6万名的农民党党员,因为农民党在竞选时势力比较强大。
   
   波兰共产党通过所谓虚假选举上台后,除了取缔一切政党,实行一党专政外,波兰还实行中央计划经济,强行取缔教会,并继续利用秘密警察进行恐怖统治。
   
   秘密警察监控的主要对像有军人、抵抗战士、共产党干部以及二战以前的政府官员等。1953年1月,秘密警察将全国520万人列入了黑名单,而这占整个成年人口的三分之一。这些人随时受到国安部的严密监控,在必要时还被搜查、逮捕,而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不与共产党合作或反对共产党。资料显示,仅在1948年就有上万名共产党干部被处死;至1954年,被送入劳改营的富农达84,200人;到1951年全国共有2千名的神职人员被逮捕。
   
   国安部除了通过秘密警察监控社会,还征募线人。截至到1949年夏天,波兰已有7万4千名线人,另外在全国范围内组建了600多 个小型安全组织,每个组织下有几百人到几千人不等。依靠这些线人,秘密警察将迫害延伸到社会的各个角落。比如,如果工厂发生停工或者发生爆炸,就会被推定 为是反革命所为,导致不少无辜工人被逮捕。二战期间曾拥有独立司法和媒体的波兰陷入一片恐怖之中,司法黑暗,酷刑普遍已是常态。
   
   1953年后,随着非斯大林化,波兰共产党对人民的迫害,才开始逐渐减轻。从1956年到1981年,秘密警察的监控对像集中在法律界、地下反抗运动、天主教会和知识界,并继续对他们采取恐吓、威胁、逮捕等手段。
   
   波兰工人不懈的抗争
   
   但即便在秘密警察的恐怖统治下,波兰工人仍分别在1956年、1970年、1976年和1980年发起了四次大规模罢工。虽然每次罢工都被残酷镇压,都有人遇害和被逮捕,但波兰工人的勇气从没有失去。在1980年的大罢工中,诞生了团结工会,电工瓦文萨成为领导者。团结工会提出了要有自己的报刊、有自由出版权,要“自下而上夺权”。瓦文萨和团结工会很快得到了波兰知识份子的支持,并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
   
   在这种情况下,最初想再次动用秘密警察和军队暴力镇压的共产党高层暂时妥协,承认团结工会合法。不过1981年,时任总书记的雅鲁泽尔斯基迫于苏联的压力,将其取缔,瓦文萨被拘禁。团结工会转入地下。
   
   波兰走向民主
   
   1988年,罢工再度爆发。1989年2至4月,波兰共产党与团结工会等反对派举行圆桌会议,同意团结工会合法,并通过了改行总统制和议会民主等重要协议。6月波兰举行全国大选,团结工会获99%的参议院席位。雅鲁泽尔斯基辞去波兰统一工人党总书记职务。9月,团结工会的马佐维耶茨基组成以团结工会为主导,包括统一农民党和民主党的联合政府。雅鲁泽尔斯基出任首任总统,任期6年。12月,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决定改国名为波兰共和国,史称波兰第三共和国。
   
   1990年11月,波兰举行大选,瓦文萨当选总统,他提出了“建设自由、民主、富裕的新共和国”的口号。他决心带领波兰走上一条新的民主转型之路。
   
   妥协协议的危害
   
   不过,1989年团结工会在和波兰共产党谈判时,因担心政权交替发生流血冲突而签署了一项协议,即“同意放弃开放秘密警察档案的要求”。在这一协议的约束下,原共产党秘密警察档案里大量特工、线人和他们迫害民众的罪行没有被公布,而他们遍布全波兰的各阶层各领域,包括社会名流。新政府允许他们继续留任。而这些原共产党人,大多数并非洗心革面,只是改头换面而已。
   
   由于大量原共产党人的存在,他们限制了一些媒体的透明度,即不能公开揭露一些事件背后的历史背景和共产流毒的深层原因,从而减弱了媒体对政府和社会生活的有效监督作用。一些曾在波兰转型过程中发挥作用的知识份子也以“和解”之名,反对追究和清除前共产党高官和线民。
   
   追究秘密警察和线人罪责
   
   1997年,波兰议会通过的宪法明确规定:法西斯主义和共产主义在波兰都是非法组织。议会还首次颁布了一项类似捷克《除垢法》的法案,但调查范围只局限在政府和社会高层,涉及人数不超过三万。因此,大部份前秘密警察的情报人员未被公开。
   
   2006年,在法律与正义党的卡钦斯基孪生兄弟分任波兰总统和总理后,对共产党时代的波兰进行一次彻底的透明化调查呼声再起。卡钦斯基兄弟认为,迄今为止,前共产党员、腐败的经济界人士以及曾经为秘密警察提供情报的人共同组成的“灰色网络”,还在掌控着波兰这个国家,从而导致了波兰社会的混乱,因此,清查是必要的。
   
   2007年1月波兰政府宣布将在未来数周内向议会提交法案,立法惩处共产党统治时代的秘密警察成员。3月15日“波兰清算前共党同谋者”法案增补条例开始生效。补条例包括两项主要内容:一是包括议员、国家与地方政府工作人员、律师、学校领导、大学讲师、记者、经济界领导人士必须公开他们与前共产党秘密警察的关系。
   
   二是委托波兰国家回忆研究所(IPN)将秘密档案中记载的所有前波兰秘密警察系统的工作人员、线人和受害人名单整理成册,供今后的历史研究与查证所用。而根据这项法案,波兰70万精英人士要交代清楚自己那段做过秘密警察、特工、线人等不光彩的历史。法案言明:如果有人拒绝填报声明表格,或隐瞒事实,将被革职,十年内不得担任原职或从事原工作。
   
   这部肃清共产主义余毒的法案生效实施,标志着波兰在去共化的道路上大大前行了一步。尽管在实施中,因触及到前共产党官员的既得利益而遭到他们的抵制,但民众要求曝光、清算的呼声甚高。
   
   2008年,大幅度削减前秘密警察,以及当年参预镇压异议人士和反对派的共产党官员的退休金的法律在议会被通过。支持这项法律的人士认为,前秘密警察享受优惠退休金违 反了波兰宪法规定的社会公正原则。但这项法律遭到波兰左翼政治势力的激烈抨击,左翼上诉宪法法院要求取消这项法律,不过最终失败。
   
   2010年1月,波兰开始实施这项法律。这项法律实施后,前秘密警察的退休金会减少1倍,一些当年参预镇压反对派运动的共产党官员和秘密警察将领的退休金甚至会减少两倍。前共产党领导人也不例外。比如雅鲁泽尔斯基的每月的退休金会从过去的2千8百美元左右减少到1千6百美元左右。据悉,这项法律涉及的人数达到了4万人。
   
   显而易见,实施这项法律不仅能提醒人们不应忘记过去历史,更对那些至今迫害异议人士的共产党政权官员敲响警钟,那就是做了什么迟早要还的。
   
   系列二:捷克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上个世纪70至80年代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街道空旷,没有霓虹灯,没有广告,没有商店和餐馆,而那些镜头中的焦点人们,形形色色,男女老少皆有。他们有在路上和熟人聊天的,有推车去超市购物的,有在上班途中的,有在公园游玩的……而那些匆匆走过的背景人物,基本上是脸色忧郁,没有半点笑容。氛围压抑、凝重。
   
   秘密警察的监视行径
   
   是谁为捷克人留下了如此清晰的历史影像?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摄影者们乃是捷克的秘密警察们,当年的他们像空气和影子一样,将所监视的对象——异议者、宗教人士、外国人等,在看不见的瞬间一个个拍下、存档。而他们的“作品”在捷克斯洛伐克共产党垮台十几年后的2009年,在莫斯科展出,摄影展的名称就叫“秘密警察镜头中的布拉格”(Prague Through the Lens of the Secret Police)。
   
   根据展览介绍,1968年捷克发生“布拉格之春”民主运动后,秘密警察们加大了监视范围。一直到1989年 共产党倒台前夕,捷克活跃着众多秘密警察和众多的线人。秘密警察们重点监视对像除了各界知识份子、宗教界人士外,还有西方和第三世界国家的外交官员。他们 通常采用的手段是在外国人经常居住的酒店部署、伪装或买通工作人员在房间里安装窃听器,监视外国人行动;而到过西方国家大使馆的所有捷克普通人也都被秘密 警察拍照,每个人的身份都被秘密警察调查过。
   
   而对于异议人士的监视则是重中之重,即由拥有专门的行动代号和至少两组特工大概6-10人轮流执勤。秘密警察们一般都配备了通信器材和交通工具,照相机隐藏在大衣、香烟盒、文件箱里。与苏联东欧其他国家秘密警察一样,秘密警察的职能包括:记录人们所言,向上级汇报;恐吓民众,让民众害怕;制造假象,强迫人们与之合作,从而扩大告密者队伍。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