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徐水良文集
·为《网路文摘》写的几个按语:
·简评冼岩文章
·按语辑录
·读一篇文章引起的回忆
·简评冼岩文章
·简谈文革
·读田晓明《中国的道德教育竟然成为一种游戏》有感
·有选择性地揭露、警告和打击严重危害民主事业的恶警和特务
·评茉莉女士和朱学渊先生的讨论
·按语辑录(二)
·突发事件和人民起义
·破除幻想,准备全民起义
·评李光耀的法西斯呓语
·评中国和俄罗斯不同的改革模式
·评谄媚奸佞之风
·谈满清等异族入侵
·再谈满族入侵
·再谈中国的外交国策
·中国特色的汉奸卖国贼
·不对中共抱幻想
·谈土改和文革中杀人问题
·孙丰《呼吁解放军将土起义书(7)》按语
·走入歧途的中国改革
·按语辑录(三)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四)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五)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六)
·网路文摘按语辑录(七)
·推翻共产党就是人民包括军队的合法权利
·一代不如一代
·读朱学渊《高句丽不是中国的一部分》
·反对贪官劫掠国家财产
·胡锦涛的前途
·东方和西方
·公民维权运动经费问题
·中国国企产权改革问题
·孙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按语
·胡锦涛能逃出共产党这一代不如一代的规律吗?(本文暂未找到)
·《独立宣言》和人民起义(本文暂未找到)
·再谈文革历史
·谈胡耀邦
·评“实践证明西方的政治模式不适用中国”
·驳中共必须由“革命党转变为执政党”的伪命题
·恢复赵紫阳自由和防止中国法西斯化危险
·理性取代信仰的时代
·如何对待狭义民运圈?
·胡锦涛掌权后转向保守
·关于捐款问题的意见
·对张远山王怡之争的评论
·中国随时可能爆炸
·不能用“私有化”作标准
·共产党的掠夺和霸占本质(本文暂未找到)
·关于易经
·评中共司法制度评论
·伪经济自由主义
·人民起义的时代来临了
·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和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帮凶
·再谈西方民主制度
·世界警察
·谁卖国?
·中国改革再反省
·关于“仇富”
·再谈革命压力
·谈当前中国作为马列余孽的“左派”和“右派”
·对胡锦涛温家宝的最後规劝
·关于理性主义
·关于“改革”
·关于多维
·实践和实际
·从易经到毛泽东
·中国该怎样维护和促进统一?
·什么是政党?
·哲学基本规律的数学形式
·就王光泽《我的声明》对《观察》编辑部指责的回信
·什么是政治?
·再批伪精英
·为《网路文摘》写的《告白》
·中国农民是为自由、民主、平等而奋斗的最积极、最坚决、最强大的力量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讨论
·矿灾环境灾难的原因在哪里?
·火戈和徐水良关于组党及王荣清等问题的通信
·再谈“左派”和“右派”(修改稿)
·留在共产党内部反对共产党
·中国上层人士对下层华人的歧视
·专制和民主永远不可能对等
·再谈合作问题
·研究台海局势,防止中美开战
·小局和大局
· 喉舌和平衡
·不要一哄而起退党,应分别不同情况采取不同做法
·共产党的土匪行径
·社会管理机构的产生
·美国的公共图书馆
·抛掉幻想,立足自己
·中共对美涉台政策的歪曲和误导
·短评:中国人素质低在哪里?
·造假文学《半夜鸡叫》
·没有共产党,天下不会乱
·西方学中国学得好,中国再搬回来为什么不可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报效党和政府的自述


   陈女生,你不看他的文章,难怪你对他本质认识不清。他是及到现在为止的九年之间,不断申请人党。请看他最近的自述:
   
   “我一个右手严重肢残,在少年时代就立志要报效祖国,胸怀惊天奇才,本应该成为作家、诗人;本应该成为世界第一的残疾农民企业家,本应该成为世界著名的策划师(企业策划、产品开发和品牌策划、广告策划、人才策划等);本应该成为中国人的骄傲,残疾人的骄傲的一个先天性右手严重肢残,残疾证上被定为肢残二级(右手先天性严重肢残象镰刀型畸形,只有正常左手的二分之一长且没有拇指,手掌手指都小),又因十几年来长期受到有关部门的迫害、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残害,2009年后又被吓成了心理障碍疾病双腿要靠依赖拐杖才能走路的严重肢残的农村残疾爱国青年农民,在我2000年8月从安徽省宝丰劳教所解教释放后至今十二年多来的其中的九年间,一面是我积极申请要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向党和政府立下了报国誓言;一面是我长期受到了有关部门对我的脑控迫害和公开监控迫害。”
   

   根据我的经验,这样的人,很容易被中共利用。中共现在招募线人很策略,不说要他们当间谍,而是说你要入党,要求进步,那非常好,但你要接受党的考验;或者说,你想去搞民运,搞宗教,也没问题;但请你帮我们党在那里做工作。什么工作,当然是线人工作。但有没有正式的线人头衔。现在民运中许多线人都是没有线人头衔的线人。因为没有正式头衔,我们可以慎用线人称呼,只说他们是中共走狗,即可。
   
   上面吕千荣不断申请入党,要当党员。而每个党员,几乎都要经受“党的考验”,先做党的耳目。这是必然经历。吕千荣也不可能例外。
   
   徐水良
   
   2015-12-31日
   
   
   在12/31/2015 10:33AM,陈卫珍写道:
   刚刚从外面回来。
   
   徐老先生,我说句公平话,吕千荣弟兄什么时候递交入党申请书献媚中共来着?如果在年轻的时候,大家还不了解中共,那也不说明什么的。我年轻时还递交过入团申请书呢?人在无知的时候做的事,不说明什么的,最最重要的是当下的态度嘛,您说呢?
   
   他其实上次一开始还是很诚恳,希望您能解答一下他的问题,我那个时候感到很好的方式,后来不知怎么,你们就尖锐地对立起来了。他在国内那边,正处在一种高压当中,很容易在文字里会带出一种冲突的情绪或者一种无辜地控诉什么,也很正常,他其实就是希望在平安之地的我们能够给予一份理解、同情和支持,这不能成为他是精神病的证据。您看,对于同样的一种文字表达,我们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的。
   
   到现在为止,我真的不认为他是中共走狗,这样的说法是重了,我感到他虽然可能没机会读书很多,但还是有一颗简单而纯净的心灵,只不过就是因为在某些方面很较真,不小心就钻入了一点牛角尖。而在他死钉着您是特务的时候,一不小心又碰到了您在40年反共生涯中所磨砺的犀利锋芒,然后你们就针尖对麦芒了!
   
   徐老先生,您的脾性真的是很倔强,是我碰到的老人中最倔强的一个。不像张三老先生,就带着老者的那种从容,而您呢,简直就是20多岁的愤青!我有时还在想,要是我老爸跟您这么倔,那我跟他抗争了20年,我肯定早就是一个秋瑾!
   
   我还是建议徐老先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真的要让自己好好休息。您对民主和自由事业很执着,这个小女子我真的很欣赏也很佩服。您在抓特务这个方面,我也对您的观察,在某个方面还是很肯定,不怕因此得罪人,因为这就是我最真实的看法。可是,您真的需要休息。因为您老是抓特务,您总是得绷紧神经,还得要火眼金睛,时间长了,肯定会血冲脑门犯糊涂的时候,这个应该没说错吧?您可能抓对了8个,弄错了2个,特线就会充分利用您的这点错误大做文章的,再加上这2个被冤枉的再来几窜鼻涕眼泪的,一下就把您顶在了一个被误解的尴尬处境。您说我这分析得是否有道理?
   
   中国的问题就这么放着,特线们也就那里东游西荡的,他们可很悠闲而快乐的。我们也得要悠闲而快乐啊!不能被他们搞得太精神高度紧张了。呵呵!
   
   好好休息吧。
   上帝祝福您!
   
   
   勿谓言之不预
   
   徐水良
   
   2015-12-30日
   
   
   吕千荣:
   
   我早已一再说过,中共一方面把许多正常人被关进精神病院,另一方面,又特别卑鄙,把不少精神病人放出来,来对付和破坏民运及其他反对派。
   
   你一再满怀仇恨、漫天造谣,以一封又一封邮件长篇大论污言秽语毫无根据地恶毒攻击,不断地纠缠。再加上你那个邮件,带有特别可疑的功能,所以,我高度怀疑你是安徽和霍邱公安特意放出来围攻本人,破坏民运、宗教和反对派团体的精神病人。
   
   因为这段时间来,我揭发曾节明和他的海外上级,与安徽公安、霍邱公安合伙,制造假国民党,所以你安徽和霍邱公安对本人恨之入骨。你有可能是一个他们放出来的一只精神病走狗。
   
   当然,你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声明,一再说你自己被脑控。这也并不排除另一种可能:即如果这脑控说辞不是指精神病人的幻听幻觉,而暗喻是正常人被中共控制的比喻,以便中共垮台后对自己的罪行有个推脱之辞,那么,你一而再、再而三地声明你被中共脑控,是预先暗示你的身份,以便今后有个除罪借口。(不知道你长篇大论的自述真是你自己的经历,还是从其他的精神病人那里抄来的?)
   
   但如果真是借喻,真是暗喻被中共真的脑控指挥,那么,中共要脑控你做什么?当然是要你为他们做事,攻击民运人士,丑化宗教形象,要你当他们走狗。因此,你自己天天就在论证你自己是走狗这一点。还用我用辩论来驳斥你吗?
   
   我前面说过:你完全没有中国农民的朴实,总是满怀仇恨造谣污蔑,不断纠缠不休。即使你是精神异常,如果不是内心里被魔鬼灵魂占据,也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表现。我过去心里很有顾忌,怕我的言辞加重你的精神病症状,很怕因此成为我的罪过。但现在看来,即使你是真的精神病,即使加重你的精神病症状,让你和你内心里的魔鬼一起,到精神病院去度过余生,最后进入地狱,也许是防止你危害社会和他人,为社会除害的好事,对你,是让你少作恶。因此,对你,对社会,也许都是好事,也许是功德一件。所以,思来想去,还是听其自然,无需对你特别客气和小心,所以,今后,我对你也就不客气了。
   
   我不想与你这样的人有什么争论,我一般不会理你。为什么不理你,过去已经说清楚了(见楼下的前一封信)。
   
   但我劝你从此停止,不再漫天造谣,不再满怀仇恨恶毒攻击、不断纠缠。如果你不愿停止,那么,必要时,我该怎么做就会怎么做。我想,大家也会理解我不得不作的必要的反击。
   
   勿谓言之不预。
   
   ====
   
   再答吕千荣
   
   徐水良
   
   2015-12-30日
   
   (按时间顺序倒排)
   
   吕千荣,你又是不断谩骂造谣,一封又一封邮件长篇大论污言秽语毫无根据地攻击。鉴于你这个的态度,那我决定在回答你下面这个问题以后,就不再回答你的问题了。否则像我这样为民主事业奋斗四十几年,首先发起当代中国民主运动并且为中国民主运动命名的人,现在倒是要受你这样不断献媚投靠中共,一再写入党申请书乞求加入中共,年纪轻轻,文化素质极低,没有教养的精神病人的气,让你来质疑审查我是中共特务,别人会以为我是在与这样粗俗抵挡的精神病人吵架,那就必然把我看成二百五了。
   
   你完全没有中国农民的朴实,总是满怀仇恨造谣污蔑。虽说你精神异常,但如果没有你自己本来的心地邪恶,即使得了精神分裂症,一般也不会有这种表现。精神分裂症的病人,一般比较温和,不是充满仇恨攻击别人的精神病种类。因此,你由于心地本来就不好,所以一提问题就出丑。你应该忏悔你自己心地不善良的罪。
   
   你下面提出的这些问题,早就许多次回答过了。你文化水平低,读不懂。更是一提问题,就像造谣的上海国保一样出丑。这是回答这些问题的其中的三篇,请你再看一遍:
   
   本人第一二次入狱的公检法文件(共5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09/xushuiliang/11_1.shtml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http://blog.boxun.com/hero/200812/xushuiliang/7_1.shtml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29_1.shtml
   
   此外,以下这些文章,供你参考,你自己去读读吧: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1/xushuiliang/7_1.shtml
   
   就王炳章问题答胡安宁(共2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1203/xushuiliang/5_1.shtml
   
   关于王雍罡造谣文章的通信
   http://blog.boxun.com/hero/200812/xushuiliang/7_1.shtml
   
   中共特务上海国保下流得人类历史上罕见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12/xushuiliang/4_1.shtml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0/xushuiliang/3_1.shtml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11_1.shtml
   
   链接
   
   ·就8201大案再答胡安宁纠缠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03/xushuiliang/9_1.shtml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共3页)
   http://blog.boxun.com/hero/201511/xushuiliang/21_1.shtml
   
   链接
   
   
   最后,再劝你一句,赶快去看病,别把你自己的病耽误了,这是关系到你自己一辈子的事情。
   
   徐水良
   
   2015-12-30日
   
   附:
   
   吕千荣说道:
   
   徐水良,现在该你回答网上大量揭露你的偷糖浆做牢、骗奸寡妇和诈骗寡妇钱财、儿子是精神病、被中共巨额送到美国后是假反共真特务、配合中共打压、迫害、破坏海内外中国民运组织和人士等以及我揭露你的等大量滔天罪行了!
   
   在 12/29/2015 10:29 PM, xushuiliang01 写道:
   
   而且,你那个文化水平,什么理解能力也没有,竟然把我回答陈卫珍说陈泱潮的话,看成说你的,不用辩论,你自己就先出丑了,你还有辩论能力吗?
   
   你一点都伤害不了我,相反,我如果不小心,到有可能伤害你,加重你的病情。所以我再真心劝你一句,别乱闹了,赶快去看病,那是关系到你一辈子的大事。那才是正事。
   
   徐水良
   
   在 12/29/2015 10:19 PM, xushuiliang01 写道:
   
   吕千荣,我给你讲清楚了:我不需要与你辩论。因为,如果我把你当作正常人辩论,那你自己天天在强调论证你是中共走狗,因为你天天强调中共对你脑控,你被中共脑控了。中共脑控你做什么?当然是要你为他们做事,攻击民运人士,丑化宗教形象,要你当他们走狗。因此,你自己天天就在论证你是走狗这一点。还用我辩论吗?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