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道家理论不是驭民思想]
徐水良文集
·近來一些評論(未來局勢,再駁胡平反暴力論等等)
·再駁鮑彤胡平
·一評川金會二評郭粉
·驳陈汉中对本人的攻擊污蔑
·隨筆兩則
·郭陣營剩下不要或不太要臉皮的人
·與郭陣營及胡內奸辯論
·冬小麦返青前的苗色
·再說道德和德治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一)
·评只要权贵规则不要社会道德的奇谈(文章两篇)(二)
·必须搶在中共發動世界戰爭前推翻中共
·再聊民運問題
·今日评论
·国际国内反对派中特线比率
·對《明鏡》《財經全觀察》第74期的一個評論
·也谈反毛颂毛问题
·我怀疑邓文迪是燕子,郭文贵是乌鸦
·再谈颂毛反毛问题
·权贵走卒反道德的原因和本质
·再谈不吃猪肉狗肉牛肉等饮食禁忌
·再批新自由主义谬论
·启 事
·胡安宁自爆一些重大特务活动
·悼朱長超先生,轉喬忠令說法
·在推特上再驳胡平口头改良派
·对郭文贵7月17日爆料的评论
·再批专制独裁造神运动
·二天三叛变的内奸特务胡安宁自曝的部分特务材料
·指鹿为马不属于言论自由范畴
·中共策划假民运的某些历史回顾
·中共掏空中国洗钱到海外
·关于“人民”一词
·再谈中共策划假民运假反对派等问题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的部分评论
·在民主阵营中宣扬“没有敌人”,本质上是背叛民主、帮助专制敌人的叛徒或奸
·民主运动和造神运动势不两立
·本月再批毛左黄俄(部分评论合编)
·近来部分意见汇编
·近来对郭文贵问题部分评论汇编
·对黄河边先生最新视频的评论
·闲聊郭文贵每秒5000发机枪
·两日短评
·驳“民运不如贪官”的谬论
·说几点我的意见
·逻辑在哪里?也来说点逻辑和推理
·西方对中国:经济决定论的破产
·再谈台独港独等问题
·对黄川粉和全球性倒退潮流的简评
·到西方学什么?(兼谈西方左右派)
·应该如何看待美国党争(再谈中共党文化党性思维问题)
·对禽兽化反道德谬论的批判
·聊聊刘强东乌鸦燕子反道德禽兽和屠夫魔头
·答刘晓东女士
·再谈杜撰道德婊概念反道德
·黄川粉的奇葩概念和逻辑
·反普适价值政治正确是个国际性大逆流
·捍卫新闻自由,CNN初赢对川诉讼
·他们真是右派吗?
·本人对郭文贵大吹大擂的新闻发布会的评论
·对郭文贵新闻发布会的评论
·离奇的逻辑
·认清狭义民运沦陷区不代表中国民运,捍卫中国民主运动
·近日时事评论
·低档骗子、王牌特工,何来不“被和谐”之说?
·“千年明君”的大小走卒——郭骗郭蚂蚁
·谈川普、郭文贵、贸易战、白左等
·兩日雜論(编辑修改)
·近日讨论、评论和杂论
·再谈郭文贵、民运及其它
2019年
·几则小评论
·几则小评论(二)
·驳李剑芒先生的谬论
·纠正“主权是人权总和”的错误说法
·近日小评论(六)
·近日小评论(五)
·近日小评论(四)
·近日小评论(三)
·近日时评
·关于理和理性问题的一点意见
·再答特线们炒冷饭的歪曲污蔑攻击
·评蚂蚁帮的“朝天阙”
·就致毛魔信、毛魔批示等问题驳螺杆等人造谣污蔑
·关于郭粉、川粉、左右派等等评论
·近日小评论(七)
·关于“人民”一词駁伪右攻击(修改稿)
·华裔鸡婆女老板佛州统促会副主席与川普关系密切引发轩然大波
·为什么有人反對抓特務?
·高智晟在《二○一七,起来中国》中披露的土共特务秘密
·近日再谈策略问题
·在一个微信群的讨论和发言汇编
·对胡平《克服失败主义》一文的不同意见
·孔子究竟是不是世界十大思想家之首?
·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继续讨论:胡平魏京生的64反思,客观上是帮土共误导民众
·严家祺王丹《"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的基调根本错误
·蘋果日報报道采访魯德成:在激進與“和理非”之間,天安門一潑,冰封抗爭心
·关于中美两主播电视讨论的随笔:结果出于意料之外的差!
·驳仇恨89民运的谬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道家理论不是驭民思想

   

徐水良


   

2015-12-27


   

   
   所跟贴:亦微:不管是儒家思想还是黄老思想,都是驭民之术。
   
   作者:徐水良:儒家、法家是驭民思想;道家不是,黄帝思想则多属传说。老子和道家的自然无为之道,恰恰是要统治者放任不管,不要主动去驭民。
   
   作者:亦微:无为之道实质仍然是驭民,换一种温柔的方式而已。
   
   徐水良:你的意思不驭民就是驭民?对立面互相等同?
   
   老子和道家的自然无为之道,提倡道法自然,顺乎自然,清静无为,对统治者来说,就是要他们不作为,不去驭民,听任老百姓自由行动和发展。如果这是驭民理论,那自由民主社会给老百姓自由的自由理论,就更加是驭民理论了。
   
   当然,国家和统治者,本身就是要进行管理的,如果像你这样把管理都说成驭民,那国家管理者的任务就是驭民。他们使用老子和道家的理论,按你的驭民概念,当然是驭民。但是那是统治者的事情。那老子和道家的本身,并不是驭民理论,驭民哲学。就像现代的自由理论,自由民主社会的国家管理者也必须尊奉。但自由理论本身,并不是驭民理论一样。
   
   这自由理论,管的是私人领域,原则上不属于公共管理理论,与民主理论,管的是公共管理领域,属于公共管理理论。两者分属两个领域。
   
   当然,现代社会不会奉行道家放任自流、不加管理的理论,包括道家小国寡民,老死不相往来的闭锁理论。但无论如何,老子和道家理论本身,不能被说成是驭民理论。统治者在驭民中是不是利用它的问题,与它本身是不是驭民理论的问题,并不是一回事,一个问题。
   
   亦微:此管理不同于彼管理
   
   “老子和道家的自然无为之道,提倡道法自然,顺乎自然,清静无为,对统治者来说,就是要他们不作为,不去驭民,听任老百姓自由发展。”——听任老百姓自由发展到何种程度呢?能越过让百姓参政并制约国家权力的边界么?若百姓提出参政,老子及统治者是否还能继续“无为”下去?
   
   现代自由理论与无为之道不是一回事,同样,两种国家管理也不可同日而语。现代自由民主社会的国家管理,前提是倡导民众监督和参政、限制统治者的权力;而无为而治作为一种治国之术,是做不到这一点的,不过是主张套在百姓头上的枷锁松动一些而已。
   
   无论是儒家的“仁政”还是老子和道家的“无为而治”,其实都是相对暴政而言的,其实都是驭民或牧民政治理论。
   
   无为而治的实施,都是在中国历史上大乱之后朝代更迭之初。如,唐初的垂拱而治,明初的休养生息政策,清初的轻税减赋政策。在此意义上,这种政治理论的确是被统治者利用在了特定历史时段和社会格局,若非如此,便无法谋求和缓过渡,无法维持王朝的专制统治。
   
   徐水良:老兄把什么都一锅煮,牵强附会,非要把对立物等同起来,没有道理,没有逻辑。
   
   第一,老子和道家,与儒家法家不同。法家直接讲的是管理,本身就是专制驭民哲学和理论,是一种相当残暴的驭民哲学驭民理论。儒家主要讲伦理道德,但把伦理道德推广到国家管理,以君臣上下等伦理和礼制,规范国家管理。因此是一种间接的、变相的、相对不太残暴的比较温和的驭民思想。老子和道家,却主要讲自然无为之道,即自然无为的哲学,很少涉及管理,不是管理理论,因此,不是驭民之道。
   
   你把老子和道家说成管理领域的驭民理论,完全不对。
   
   第二、即使老子和道家偶尔涉及管理,也是强调清净无为,自由放任,主张不要采取行动去进行管理,也就是反对统治者去驭民。
   
   所以,你把反对驭民反对管理的理论,与主张驭民主张管理的理论混为一谈,把对立说成同一,这是思维混乱,概念混乱,老兄的逻辑,有待提高。
   
   第三、中国的统治者,往往是儒表法里,从来不是真正的道家。事实上,任何国家及其统治者,都不可能奉行老子和道家的清静无为,不做事,不做管理的理论。清静无为,不做管理,那只是道家的空想。老兄对中国历史的了解,有所欠缺。
   
   第四、正因为如此,现代社会,也无法采取道家的理论,而只能用现代的自由理论(研究私域)和民主理论(研究公域)来取代。
   
   道家理论和现代自由理论,都不是研究国家公域的理论。我比较两者的共同点,不是把两者等同混淆起来。老兄上面似乎以为笔者把两者混淆了,因而全力在这个问题上争论,其实是误解。
   
   第五、统治者用老子和道家理论,限制当权者过多干预社会,干涉私域,以便限制儒家(儒表、是表面),其实主要是限制法家(法里,是本质),那是驭民理论。但统治者驭民,用的是儒家、法家理念。相反。搬一点黄老或道家,不过是要限制儒法两家驭民权限,要当权者不要过分干预社会,过分驭民。所以,道家的无为,不是要去驭民,而是要限制驭民。老兄把道家理论本身说成主张驭民的驭民理论,是搞错了方向。

此文于2015年12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