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徐水良文集
·再驳设立国教等陈旧烂货
·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
·再笑造谣撒谎的刘刚附带蠢人顾晓军
·谈彭明等问题
·笑笑高学历特线科盲刘刚
·近日部分跟帖汇编修改
·上午在共舞台再谈特线问题
·徐林先生的说法和观点都很错误
·社会转型自由先行还是民主先行?我的意见
·揭露曾节明企图误导破坏中国民主运动阴谋
·对刘刚等特线破坏茉莉花革命的揭露批判
·对几个问题的评论
·再谈文化和制度等问题
·造成雾霾等问题的社会原因和哲理
·美国将联俄制中共
·思想、言论自由等问题再讨论
·救世主、大救星、神、骗子和恶魔
2017年
2017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 关于环境问题网上文章两篇
·对环境污染问题的讨论
·部分网友提供的曾节明小部分材料链接
·本人近日部分意见汇编
· 郭永丰《拆除自由女神像美国才能真正强大!》评论
·再谈破除迷信、解放思想
·现在是全世界解决马列教一神教问题的时代
·再谈土义和团、洋义和团
·关于台湾问题的一点意见
·对民运等一些问题的评论
·谈中共特线掩盖狭义民运圈沦陷区的问题
·一神教问题再调侃
·今日杂谈:白左白右习大大,神棍谎言老穿帮
·谈贵族制度及其它
·再谈贵族、神棍和革命
·对朱学勤先生文章的简单评论
·也谈老虎咬死人问题
·现代世界,动物园是奢侈品还是公共必需品?
· 我在公有私有问题上的简要意见
·人就是需要正义和良心
·丛林法则和丛林动物
· 探讨对川普问题的合适态度和策略
·生命和规则,何者是根本?
·近日部分讨论和辩论帖
·谈对付原教旨主义恐怖主义的策略
·继续探讨敌人首、次和应对策略问题
·谈如何评价岳飞等问题
·再谈川普等问题
·川普像是本能的独裁者
·再谈当代世界的历史任务
·部分川粉图穷匕首见,公开反民主
·评民阵过渡工作委员会《重申和平理性非暴力》
·再谈盛雪问题
·反自由反民主的代表作
· 关于228事件等历史问题
·几个短点评
·闲聊儿童教育问题
·“反对政治正确”荒唐口号的本质
·惊世骇俗的荒唐口号——打倒政治正确
·两系特线的大致轮廓
·对吴向宏文章的批评
·中共两系特线内斗、中央系大规模反扑
· 也谈“伪善”问题
·语言、文字、文化:用信息科学常识批驳陈腐教条
·具像化是信息时代的大趋势
·国际通用文字只能是表意文字,不可能是拼音文字
·纠正拼音迷沿用的西方哲学心理学语言学某些基本错误
·继续讨论教育问题
·互联网时代革命的策略
·继续批评国际意识科学社会科学及中国拼音迷的错误
·继续讨论语言文字问题
·颠倒的国际意识科学和社会科学
·关于数学和哲学
·与某网友的一次小辩论
·在微信再谈马列教一神教问题
·重视形象思维和右脑作用
·避开狭义民运圈沦陷区踏踏实实做工作
·再谈儒家问题
·思想、信仰、文化、制度、素质
·美国应该尽快对北朝鲜动武
·再谈文化、信仰和素质
·再驳汉奸谬论
·笑谈朝鲜问题
·再辩汉奸和普适价值等问题
·今日评论:混乱颠倒的左右概念
·说说揭露特线问题的一些怪现象怪逻辑及其原因
·关于自由主义和左右问题的讨论
·为什么必须阻止北朝鲜发展核武器?
· 中国大陆人为什么怀念江泽民?
·美国多州免费上大学,中国怎么办?
·谈反对派对中共内斗的策略
·《人民的名义》仍然是洗脑作品
·批评刘军宁“极权都是极左”的说法
·再谈革命、自由主义、特线等问题
·传统文化需要承担马列文化及制度的罪责吗?
·法国大选简评:川普现象将成为世界历史上的昙花一现
·驳传统文化土壤说
·再次重申“反帝反封建”是反动荒唐口号
·再批“反帝反封建”
·谈封建概念兼批中共反帝反封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徐水良


   

2015-12-1~2日


   

   
   好多年来,希特勒的超级粉丝,戈倍尔式的社民党宣传部长曾节明,一次又一次无数次不厌其烦地宣传和崇拜希特勒以及希特勒德国。近来,他又一再推崇希特勒。许多网友严肃批驳这个希特勒超级粉丝。笔者将笔者近日对曾节明的部分批驳帖,汇编修改,合成本文。
   
   有几个网友说:“中国有很多无知青少年,民族主义愤青都崇拜希特勒”。“刘晓波就说过‘我最崇拜希特勒’”。
   
   笔者认为:崇拜希特勒等极左极权的,不可能是真民运,只能是愤青或特线。
   
   有个别网友赞成曾节明崇拜希特勒,说:“如果希特勒胜利,这世界上还有共产国家吗?”
   
   笔者认为:事情恰恰相反。第一、没有希特勒颠覆德国民主,德国必然与自由世界站一起,就不可能与斯大林合伙入侵瓜分波兰,共同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即使产生第二次世界大战,那德国与自由民主国家在一起,二战就可能消灭斯大林的苏联。没有希特勒和法西斯阵营,苏联就不可能在战后搞出一个庞大的“社会主义阵营”。
   
   第二、“如果希特勒胜利,这世界上还有共产国家吗?”这个说法,不知道是什么逻辑?希特勒如果胜利,那就全是共产党、工人党国家!
   
   希特勒的纳粹党,名称是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与共产国际共产党工人党属于同类性质、同类名称的同类极左派政党。社会主义就是共产主义的一种,是共产主义低级阶段。因此,社会主义工人党与共产主义工人党或共产党名称上是一样的意思。
   
   斯大林和希特勒的分歧和斗争,不过是极左派内部的分歧和斗争,就像一神教内部的派别分歧和斗争,总是斗得你死我活,打得你死我活类似。
   
   把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说成极右,那是斯大林和共产国际保极左形像、为极左辩护的诡计。
   
   凡极权专制的派别和组织,内部总是斗得你死我活,打得你死我活。
   
   二战就是希特勒斯大林订立密约,联手侵略瓜分波兰,联手发动。英法不得不应战。
   
   江系曾家军这个曾小特,对二战历史一窍不通,全是胡说八道。
   
   他甚至连张伯伦、邱吉尔属于哪个政党都没有搞清楚,就不断大骂邱吉尔。
   
   有网友重复过去的传统说法,认为:“希特勒极权主义和共产主义是两个极端。”
   
   笔者从来不赞成这个说法。笔者认为:这两者都是极左极权,都是社会主义工人党之类。二次大战就是希特勒和斯大林订立密约,联手入侵、瓜分波兰,联手发动的战争。英法是不得不应战。
   
   某种意义上,希特勒的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比全世界大多数共产党工人党都要左。
   
   再说一遍:把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工人党说成极右,那是斯大林和共产国际保极左形像、为极左辩护的诡计。
   
   所跟帖:曾节明:反希特勒的最彻底的,正是你老贼老线后台的缔造者尸大林!
   
   徐水:你江系小特一贯胡说八道,斯大林与希特勒订立秘密条约,合伙入侵瓜分波兰发动二次大战,何来反希特勒最彻底?
   
   两个极左极权政体互相勾结,又勾心斗角,是极权专制派别的一贯特点。你戈倍尔式的宣传部长、江系小特一贯学戈倍尔,颠倒黑白,颠倒历史,造谣重复一万遍就是真理,造谣诬蔑攻击真民运真反对派,为你主子服务。
   
   所跟帖:曾节明:早注意到以色列从不打is,这是为什么?请明眼人指教。
   
   美国和西欧倾力扶助以色列,但这个犹太种族主义国家和中东的头号军事强国,却从不反美国和西方国家,乃至全人类最凶恶的敌人is,未免太过分了吧?
   
   徐水良:像你这样无知愚蠢两眼一抹黑的小特,也敢胡说八道信口开河作评论?不准以色列直接插手伊斯兰宗教冲突和反恐问题,是美国和西方的既定的并且相当强硬的政策,你连这一点都不知道,就敢信口开河乱评论?
   
   还有其他许多常识都一窍不通,让人笑掉大牙。包括你小特楼下说:“希特勒不懂得中国道家的中庸之道。导致了过犹不及的悲剧。他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停止,这是普京超过他的地方",暴露你小特对中国传统文化一窍不通。中庸之道是孔子儒家之道。道家之道,是道法自然的自然之道、清静无为的无为之道,不是孔孟的中庸之道。你小特真是无知透顶!
   
   还有你对二战历史你一窍不通,不断宣传推崇希特勒。你对伊斯兰内部派别也是非常无知,就一在高谈阔论,竟然连伊拉克居民大多数是什叶派等等许多常识也不知道,就说伊拉克逊尼派占绝大多数,这说辞说明小特对穆斯林派别一窍不通,却一贯在无知领域胡说八道。
   
   你不断在你不懂的领域,高谈阔论,大发谬论。例如在你一窍不通的科学领域,大反所谓的“科学教”,大谈算命测字看相推背图神棍神汉神婆特异功能打卦占卜等等等等各种江湖骗术,支持参与神棍陈大骗冒充弥勒佛和上帝之子、只有你和陈大骗两个信徒的邪教,留下无数笑话。只是大家懒得教你这种无赖小特许多常识,除了与你一样无知的才会给你肯定鼓励,稍微懂一点的,都在你急躁无知好显摆好信口开河好出丑的小特背后嘲笑而已。
   
   所跟帖:曾节明:你特线老贼高举无神论,狂反作为西方文明基石的基督教。
   
   徐水良:你江系曾家军小特从来颠倒黑白。西方文明基石是启蒙运动民主革命打垮一神教和一神教影响下产生的其他极权专制,继承和发展古希腊民主制度,建立起来的政教分离的自由民主制度。其中包括处决反对自由民主的大批一神教神棍。
   
   有网友转贴:《以色列为何不怎么操心伊斯兰国&IS与以色列井水不犯河水》。
   
   笔者回帖:是欧美国家压着以色列不准动。以色列当然遵从。否则让以色列参与西方反恐,就可能模糊反恐战争性质,让许多穆斯林以为是帮助以色列反对阿拉伯国家。所以西方欧美国家不准以色列直接加入反恐战争。但以色列对伊斯兰极端派别的渗透和掌控的厉害,是欧美国家无法与它相比的,估计欧美国家在情报和对伊斯兰极端势力的渗透掌控上,必然会与以色列秘密合作。
   
   
   附1:
   

旁观者昏:为何就放不下希特勒这个恶魔?


   

2015-12-01


   
   这是为劝曾节明而写的。主要是对他近日来写的一篇文章的看法。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1&post=1345612
   
   曾先生:关于希特勒,你我都写过不少了。
   
   你是无论怎样设计,都要把他对人类“可能”的“正面贡献”给设计进去。
   
   以前你的主张是为希特勒打苏联叫好,现在你的主张是如果不打苏联,希特勒就能
   
   撑过去,世界会更好。把你的逻辑联成一体就是这个样子:他打苏联很好,不打苏联也很好,更好。
   
   我不清楚,你到底了解不了解希特勒,了解不了解纳粹德国,了解不了解在希特勒进攻苏联之前他们对整个欧洲犯下的罪行,了解不了解今天德国人的真实想法?这样一个纳粹德国,无论怎么演化,它对人类怎么会有丝毫的正面贡献哪怕仅仅是谈论可能?一个中国人如果连希特勒这关都过不去,是没有资格去谴责日本法西斯的。
   
   事实是,当希特勒开始兼并邻国之后,其首先去破坏的并不是共产党统治下的苏联。
   
   相反,他勾结苏联去吞并波兰,英法才不得不宣战。至少在对两个极权专制国家联手对波兰的吞并上,英法做得在理。当然,英法在处理一战战后问题上犯了巨大的错误,帮助了希特勒上台。不过苦果是自己栽的,收获这颗苦果的却是整个世界。
   
   一个没有希特勒的德国,对人类社会的正面贡献,倒是你应该设想一下的。你怎么这么吝啬以至于不去想想没有希特勒的德国,世界会怎么样呢?难道德意志,这个在你眼中最伟大的民族,你精神的故乡,就不存在一种在30年代后没有希特勒却仍然对世界贡献巨大的可能性?
   
   我给你举个实在的例子吧,虽然你一直不太喜欢人们谈论科学。量子论诞生在德国,广义相对论诞生在德国,几乎可以说量子力学也诞生在德国,就在一战之后的20年代,德国刚刚战败没有多久。也就是说近代物理是从德国起步的。整个20世纪,除了计算机的诞生,没有什么别的科学发现可以和这几项贡献相比了。我不知道假如没有希特勒,计算机诞生在德国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但那至少是可以讨论的可能性。也许这些在你看来并不重要,我觉得相当重要。没有科学我们根本就不能有这样一个平台来交换意见,读一万年易经也不能搞出哪怕一个最烂的手机。
   
   在30年代以前,世界上最好的科学家不在美国,在德、英、法,在欧洲许多小国。30年代之后,德国的科学不仅不是第一,反而迅速倒退到了无足轻重,剩下有份量的不过是海森堡和哈恩等少数几个,能打几根钉子?希特勒清除犹太人的政策是在进攻苏联之前开始实施的。并不夸张地说,这个政策的实施--包括消灭犹太物理学,已经预示了它必败,不打苏联也要败。打苏联愚蠢,驱赶第一流科学家离开德国也愚蠢如果不是更愚蠢。对后一种愚蠢表现在人文价值上的涵义可以说的东西更多,但大多是老生常谈,不说也罢。
   
   关于二战的有关研究已经很多很多了。西方的战史研究,即便不是十全十美,至少因为有言论自由,出版自由的保护,大多数学者是以探求的精神来研究二战史的。
   
   他们希望对历史问题能够找出新的有说服力的解释。因此他们作出的细致工作后的结论大部分是可以在历史挡案里找到根据的,可谓言之有据。我几乎见不到你这样天马行空地飞过来又飞过去的说法。特别是,你保留了对希特勒可能正面的贡献猜测--在这方面你的好意可以延展到很远很远,却又在日本的问题上把日本贬得不堪一击。然后让美国不去管欧洲,或者管不下来欧洲的情况下,和日本打得要死要活。
   
   你对这样两个法西斯国家倾注了过于不同的感情,那和探求历史的可能性如果不是背道而驰,至少是毫不相干了。都爱都恨还有点儿道理,一个爱得不成,一个恨得不成,看上去就很柠巴。所以,设想希特勒这样那样并不是不可以,假如你根本不在乎他还是不是希特勒。比如说希特勒不妨让犹太人做他的外交部长,或者军事顾问,而不是排犹。这敢情好,假如他和马丁路德金有一样的梦想那就更好了,有希特勒的世界会完美得令人厌倦。
   
   一个走上绞架的纳粹战犯(Hans Frank)曾经说过:千年易过,纳粹的罪孽难消。"A thousand years will pass and still Germany's guilt will not have been erased." 难道他仅仅是在忏悔纳粹德国在进攻苏联后犯下的反人类的罪行吗?绝对不是。
   
   如果我们愿意正视二战“胜利”后难以避免的巨大失败,应该不难看到二战给整个世界带来的巨大灾难,是通过在过后的几十年里共产世界迅速的扩张慢慢地表现出来的。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