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謝田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謝田文集]->[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謝田文集
·“吃不动”的年代和欲望的沟壑
·养鸡大学和帕拉佐匹萨店
·甜甜圈背后的甜酸苦辣
·嘴唇上的牛奶和国际友人的伤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一:自在和方便
·宝岛台湾印象之二:天灾和人性
·宝岛台湾印象之三:传统与现代
·宝岛台湾印象之四:楼道里的民主
·宝岛台湾印象之五:长荣的围裙和便利店的发票
·宝岛台湾印象之六:西门的夜市和金门的气球
·宝岛台湾印象之七:台湾的色彩和安阳的古国
·宝岛台湾印象之八:女儿的蛋黄和台湾的槟榔
·宝岛台湾印象之九:台湾的莲雾、芭乐和多元社会
·歪理为啥在国人中流行?
·平和而充满善意的赚钱
·“美丽坚女孩”店的仿真娃娃
·费城的地铁和国人的智慧
·沈阳的油漆行和波士顿的面包店
·匹萨教授和公司内的党组
·从韩国的稻田到福建的小镇
·带斗的指甲刀和紫檀黄金书
·门德尔松的后代与“学琴的孩子不变坏”
·看看美国佬是怎么起名字的
·跨国买药的老人和药厂的新招
·“礼上往来”的中国人和美国人
·耶鲁印象和“耶鲁公司”的经营
·群体抗议的艺术和市场分析
·长寿的灯泡和便宜的教科书
·比尔特摩的家产和日本汽车的蚕食
·橡树岭的百科全书销售员
·美国的中国通:从卢飞丽到庞福瑞
·洗衣机的困惑和当手表的手机
·岫岩的大米和反向的卫星
·教学相长:美国学校里师生的互动
·“善意”的谎言与“撒谎”的手机
·咖啡可乐和美国的“反华势力”
·冰箱门上要不要电脑和电视
·美国失利的CA与中国碰壁的雅虎
·日本木屐和中国缎鞋的落差
《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专栏
·新八旗子弟从商与中西方的太子党
·清水的希尔顿旅馆和曼哈顿的万豪酒店
·新年礼物的温馨与创新的甘苦
·经理人的脚注和巴比欧的不争
·九龙的丐帮和纽约的帮丐
·巴伯的狼理论和善念的流失
·哈佛室友的人生轨迹与知人善任
·返乡的中国、美国人和家里渡假的英国人
·涂错漆的乔治亚房子和乱开药的陕西医生
·悄然变质的对冲基金和随风逝去的社保基金
·竞争中的艾德曼定律和中国古训
·双规、及时制、和价廉物美的韩剧
·给美国大使塞纸条的藏人和吹哨子的人
·猎头的公司和猎手的起落
·田纳西的房租和中南海的租金
·京城两会的瞌睡和德拉华法庭的提醒
·三千万美金两个字背后的忧思
·康熙畅春园和日本金刚组的惋惜
·瑞蓓卡和姚立法的两样烦恼
·洞察先机的天赋与新朝代的商机
·哥大商学院中国人的无名业火
·奔驰赔钱的无奈和赌博必赢的秘诀
·西哈努克的螃蟹和亲王港的大蒜
·德·比尔斯的神气与天津空客的憋气
·智商、教育、和财富的相关和不相关
·赛斯纳的三维空间和甜甜的晋商贡宴
·当中国人的情邂逅法国人的理。。。
·中美对峙时夹在中间的华人
·香港的九九租期和三地的隔日包子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上)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中)
·商道·贾道·商之真道(下)
·国家战略储备肉和储备的国家战略
·能飞行的僧人和活佛的“管理”
·管理顾问的梦魇和当武器的美元
·汉口妇人的对阵与中国制造的玄机
·逆向行车的老人和替党倜傥的苦衷
·皮埃尔的枪声和机灵的掌声
·吃寿司的自由和中南海的早课
·信用管理者的信用和信誉
·曼哈顿的哥特教堂和世界的忏悔回潮
·洋腐败的张冠李戴与真腐败的李代桃僵
·中国航空何以不敌美国航空
·集中力量的本能与办大事的本事
·甜酸肉、红烧肉、和菲力牛肉
·大陆的官博士和台湾的博士官
·德州阿拉莫的谅解和北京奥运的难解
·跋扈的物业公司和中南海的影壁
·国际冲锋枪指数和中国猪肉的成本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上)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中)
·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末日情怀(下)
·日本印象之一:黑川晋的谦逊与日下公人的骄傲
·日本印象之二:东京的胶囊旅馆和人际的空间
·日本印象之三:日铁新干线和日本人对时间的尊崇
·日本印象之四:细节中的魔鬼和日本人的礼节
·日本印象之五:神社前的独行者与邻里相处之道
·新奥尔良的温馨、美食、和苦涩
·福建移民的帝王热和东北养户的蚁神梦
·美商界未来精英看当代中国
·一千六百万分之一差错的达巴瓦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诺斯理论为何在中国不能用

   诺斯的“新制度经济学”虽然影响着中国学界, 但在中国却没法应用。图为纪念诺斯的著作《制度、产权、和经济增长》的封面。(网络图片)

   道格拉斯‧诺斯(Douglass Cecil North)生前是华盛顿大学西雅图校区的教授,星期一以95高龄在密西根家中去世,离感恩节只差三天。人们感怀诺斯对经济理论的贡献,但也发现他的“新 制度经济学”虽然深刻影响了中国学术界,但却没对中国的体制产生真正的影响。诺斯是中国经济界最熟悉的西方大师之一,他的几乎所有著作都有中译本。其产权理论和制度变迁理论,对中国经济有指导意义,但指导归指导,这个深受国人欢迎、揭示了中国经济本质的理论却不能真正运用。

   诺斯的理论模式

   1942年诺斯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毕业时,他得到的不是一个学士学位或双学位,而是政治、哲学、和经济的三个学位!十年后,又得到了伯克利的经济博士。1993年在他得知获得诺贝尔经济奖的那个上午,接电话时他正在上课,他谢绝了所有媒体采访,直到把安排的课程上完。

   诺斯的学术生涯长达70年,这对研究经济史来说非常难得。他毕生研究的一个非常简单、但又变化多端的课题,是为什么某些国家变富,而另外一些国家却一直穷困?诺斯的成果对欧美经济发展和工业革命,都有指导意义,也对中国经济发展提供了很好的借鉴。

   作为经济史家,诺斯的专长是政治和经济体制(制度)的形成,及体制对经济成长的影响。诺斯和芝加哥大学的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共同获得诺贝尔经济奖,是因为他们“用经济学的理论和定量化的方法改进了对经济史的研究,并以此来解释经济和体制(制度)的变革。”诺斯还研 究过14世纪的黑死病(Black Death)对经济的影响,那时,这个极其致命的传染病在欧亚夺去了几千万人的性命,使世界劳动人口骤减。

   夏天,诺斯和夫人喜欢在密西根北部居住,他会上午做研究,下午带着狗爬山,或打网球、游泳,晚上听音乐。此外,他还喜欢烹饪、开跑车、摄影、钓鱼、狩猎、驾飞机,还有过两处农场。他在北加州偏远地区160英亩的农场,是以每亩10美元的价格买来的;而买农场的钱,是在玩扑克牌时赢的。

   诺斯理论对中国有用吗?

   诺斯在与马里兰大学和斯坦福大学的学者合作时,研究过世界各国如何从所谓的“自然状态”转变到进入经济长期发展,这对发展中国家如中国大陆,无疑是很有意义的。

   诺斯早期对社会经济和体制(制度)改革的研究,对发展中国家尤其有价值。他把“体制”(institutions)定义为“人为设置的、确定了政治、经济、 和社会架构及互动的约束性条件。”而所谓“约束性条件”,是指人们设定的正式规范(如宪法、法律、产权)和非正式规范(如制裁、禁忌、传统、习惯及行为准 则)。这些规范使一个市场体系或社会体系得以长久的保持有效的秩序和治安。而这些规范和约束性条件是否能有效维持社会治安和秩序,取决于许多变量和条件, 包括政府的威慑力,社会机构的存在与否,以及是否有强有力的宗教和信仰体系。

   显然,作为从宏观上以社会结构、信仰体系和政府权力的角度分析经济发展的理论,对中国经济和社会的发展,无疑是一剂良药。

   诺斯在学术界受欢迎

   诺斯2004年在北京大学演讲的话,很受学术界欢迎,但对中共官员们却很难入耳,“制度都必须要能够来促进、鼓励生产活动和生产力的发展,而制度也实际上保证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必须要有一个政治市场,还要有一个经济市场,这两者是必须的。”

   虽然中共官员不喜欢,中国学者常常引用诺斯的论述,如“当一国的制度被利益集团绑架或操控的时候,利益集团不仅导致制度的利益化,而且使非生产性寻租、再分 配僵化及制度的实施软化出现问题。更重要的是,这种现象和趋势如果得不到遏制,还将影响政治体制。”体制内的学人,也只能借用诺斯的嘴,来表达他们对中共的不满,诺斯说出了中国知识分子不敢说、不能说的话。

   诺斯的制度变迁理论解释了“西方的兴起”,也可以用来解释中国过去30多年的经济发 展。按诺斯的理论,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恰恰是因为中共放松了对经济的控制,使得“有效率的经济组织”亦即私人产业开始在中国重新出现,包括农村的联产承包、乡镇企业,公司制度的引进,及现代企业产权的建立。国人的吃苦耐劳、世界市场对中国开放,中国成为世界工厂,都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因。

   诺斯理论在中国不能用

   诺斯的理论和告诫,无疑是正确的选择。但在中国现有体制下,却不能真正运用。诺斯是中国、拉美、东欧等国政府的经济顾问。在各国担任做顾问时,诺斯坚持在每 个国家待上至少半年,因为他要好好研究一下这个国家的宗教和信仰体系,以及这些宗教和信仰是怎样组织起来的,然后才开始他的顾问谘询。

   诺斯的成果最有趣味的,是他综合了社会体制和政治体制对经济的影响,法律制度和风俗习惯对经济(财权)的影响,尤其是宗教信仰和人类思维对经济的影响!对中国来说,诺斯的这个结论无疑是最有价值、最令人振聋发聩的。

   人们用脚后跟想一想就会知道,诺斯在中国进行这样的长期逗留和对信仰体系进行详细的研究,几乎是不可能的。中共政权不会让他去对中国真正的基督徒(地下教会)、密宗信徒(西藏)、和法轮功修炼团体去进行接触、研究、和探索。

   目前,中国经济增长已经走到了极限,要走出困境,按照诺斯的理论,就需要进一步改变中国的政治和经济制度,这立即戳到了中共的软肋。中国政府希望以技术创新 推动经济增长,但最关键的、中共的政治制度,却是窒息创新的。中国没有知识产权的真正保护,专制的文化在处处压制创新者,中共的教育体制扼杀的不仅是中国 人的创造力,也扼杀了中国人的道德和良知。中国的金融企业为既得利益集团垄断控制,无法为创新提供金融上的支持。

   在伯克利念书时,诺斯的成绩不太好,平均为C,读研究生时,就是全A了。上大学时,他还加入了马克思社团,但他后来与共产分子渐行渐远,最后完全抛弃了马克思主义。诺斯的这些人生插曲,更是中共官员不敢正视的。 ◇

   

   

   本文转自第457期【新纪元周刊】“商管智慧”栏目

   想提前看到新纪元更多精彩文章吗?请访问新纪元周刊网站:http://mag.epochtimes.com/

   新纪元杂志PDF版订阅(52期10美元)

(2015/12/07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